1. 爱下电子书
  2. 风云雷电下载
  3. 风云雷电
  4. 第六十六回 悲欢离合

第六十六回 悲欢离合

作者: |返回:风云雷电TXT下载,风云雷电epub下载

原来明慧公主陪同武林天骄闯进帅帐,无妄上人刚要阻拦,便给武林天骄点了他的麻穴。木华黎是谁也得罪不起,只好跟着他们进来禀报。

龙象法王暗暗吃惊,心里想道:“听说武林天骄的点穴功夫称为惊心指法。天下无双,听刚才的情形,师弟似乎是才一照面,便即给他点倒,果然名不虚传!李思南有他相助,只怕我门是难免要吃眼前亏了!”要知无妄上人的本领虽然远远还不及帅兄,在武林中也已算得一流高手,如今不过一个照面,便给武林天骄点了穴道,龙象法王焉得不惊?

拖雷板起面孔道:“明慧,你来作甚?”

明慧公主说道:“哥哥,你和思南约会,为何不告诉我?你不知道我也想见他吗?檀贝子是我邀他作伴的,你要怪,怪我好了,和他们可不相干。”

拖雷挥了挥手,说道:“木华黎,你下去吧。”情知多一个木华黎护卫也是无济干下,乐得故示大方。心想:“明慧这丫头当然是帮李思南的,但料想不会加害于我。即使李思南要伤害代,她也会阻拦的。”如此一想,倒是反而没有刚才那样紧张了。

武林天骄笑道:“我不请自来,请元帅见谅。”

拖雷勉强笑道:“檀贝子的大名,我也久仰的了,难得相会,不必客气。”

完颜长之则是哼了一声,说道:“檀贝子,在大都我要留你给朝廷效力,你不愿意,看来你是连祖宗也不要了,如今我们在此祭陵,你却又来作甚?”

武林天骄说道:“我正是为了爱护金国,这才来的。”

完颜长之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武林天骄瞅着他冷冷说道:“我是来给你贺喜呀!”

完颜长之道:“喜从何来?”

武林天骄缓缓说道:“你和拖雷元帅订了密约,以后你的荣华富贵可以更上一层,在你来说,这不是大喜事么?可惜在金国来说,可就未必是好事了。是以,我为了爱护金国,不能不来!”

完颜长之是王叔身份兼御林军统领,富贵已到极点,“再上一层”,除非做皇帝!武林天骄用不着说破,完颜长之与拖雷都是心里明白了。

此言一出,完颜长之不由得心头大震,颤声喝道:“檀贝子,你,你胡说什么?”

武林天骄淡淡说道:“你和拖雷所订的密约,你自己应该知道得十分清楚,难道还要我明明白白的说出来么?”

拖雷力持镇定,说道:“檀贝子,你是那里听来的谣言,这种话可是不能传开去的啊!我和完颜王爷私交虽然极好,贵国的兴废大事,我是不会插手的。”

武林天骄冷冷说道:“是么?不过我得到的消息似乎不是谣言,这封信请元帅过目,不知元帅可还记得?”

拖雷接过那信一看,不觉变了颜色,原来这正是他上次托龙象法王带去大都,给完颜长之的密函。密函约定,他支持完颜长之篡位,完颜长之做了皇帝,必须向蒙古称臣。不过这封信并非他的原函,而是别人一字不易抄下来的副本。

武林天骄笑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原函在我最可靠的一位朋友手中。不过元帅亲手所写的信件,大概总还记得?这个副本是真是假,元帅走必知道?”

拖雷暗自想道:“武林天骄和李思南都是本领非几的人物,在我的营地,我纵然可以杀了他们,料必也要经过一场恶战,他们把这秘密大叫大嚷的抖出来,可不是当耍的,何况原件还在他的朋友手中!”要知当前的局面虽然是李思南武林天骄在拖雷的势力范围之内,但在长白山中,却又是拖雷在金国皇帝的势力范围之内。他带来的几个精骑决敌不过全国的数万大军。

这霎那间,大家都是不由得静了下来,各自盘算如何应变。

明慧公主轻轻说道:“哥哥,我和你说几句话。”

拖雷跟她走过一边,明慧公主小声说道“路上檀贝子已经把他的意思告诉我了,只要你让李思南平安回去,他不揭发此事。”拖雷说道:“我怎么可以相信他?”

明慧公主道:“他们出了营地,我把原信交还给你!”

拖雷吃了一惊,说道:“信件在你手中?”

明慧公主道:“我没带在身上,但我决不会害你的,你总应该相信我吧?除非你一定要杀害李思南安答,否则我可不能不顾兄妹之情。”

拖雷咬了咬牙,说道:“好,这桩交易冲着你的面子就算成交吧。”

明慧公主松了一口气,说道:“这桩交易可还得看看他们谈得如何?”

完颜长之又恨又气,可还不得不对武林天骄下气低声的恳求:“檀贝子,我这是一念之差,请你高抬贵手。”

武林天骄说道:“但愿你当真只是一念之差。我和你说句实活,谁做金国皇帝,并不放在我的心上。不过你要勾结蒙古,祸害本国,这不但使金国沦亡,而且女真鞑子和汉人都要同受灾难,如此倒行逆施,我可是万万不能容忍你。”

完颜长之装作心悦诚服的听他教训,连连点头,说道:“是,是。我知道,我知道错了。檀贝子,你意欲如何,请明白赐示,我无有不从。”

武林天骄说道:“好,你要我饶你一次,这也不难,只须依我两件事情。”

完颜长之道:“莫说两件,十件也行。”

武林天骄说道:“你听着,第一,你这阴谋必须放弃。只要你当真如你刚才所说,知错能改。我也当作没有这件事情,不向别人提示。”

完颜长之没口应承,武林天骄冷笑道:“你若阳奉阴违,我也还有办法制你,你自己好自为之吧。第二件事情,我要你亲自送李大侠出去。”

完颜长之忙道:“这是应该的,应该的。李大侠远来是客,我做主人当然应该送他一程。”心中则在暗暗盘算,如何方能在途中摆脱李思南,在他们未出营地这前,来个斩草除根,将武林天骄也一并杀了。

明慧公主道:“你们谈好没有?”

武林天骄笑道:“谈好了。完颜王爷很客气,他要亲自送李大侠出去呢。”

拖雷哈哈笑道:“那好极了。李大侠是和我换过哈达的异姓兄弟,我也盼望他能够平安离开此处。完颜王爷,我可以放心了。不过,思南安答,我可不能远送你啦。”

李思南道:“多谢你的招待,你也无谓假惺惺了。我告诉你,以后你若只是在蒙古做你的元帅,咱们还可以朋友论交;你若侵犯中原,我和你就只能是敌人了。好,我走啦!”

明慧公主咬了咬嘴唇,站起身来,拖雷瞪她一眼,说道:“明慧,顾住你的身份。”

明慧公主苦等了二十年,方能和李思南见上一面。她帮助李思南脱险,此时眼看李思南又要离开,心中既感安慰,又觉痛苦,但是她是未出嫁的蒙古公主身份,却怎能在众目睽睽之下,送李思南出去了?

李思南道:“明慧,多谢你了,我走啦。”

明慧公主愉偷咽下眼泪。走到李思南面前,说道:“思南安答,替我问候婉姐。”李思南的妻子姓杨名婉,在和林的时候,她门三个人曾经一起相处过的。

李思南道:“我来的时候她也托我问候你。不过我却想不到真的会见着你。”

明慧公主听了这几句话,心中更为凄苦,勉强笑道:“思南安答,我还未曾问你,你有几个子女了?”

李思南道:“一子一女,大的女儿已经有十七岁啦。”

明慧公主道:“盼望有一天,在和林见得着你们。”

李思南道:“明慧,你,你——”说了两个“你”字不知怎样安慰她才好,只能如此说道:“你多加保重,我和檀贝子是不能再耽搁了。”

明慧公主目送他们走出“帅帐”,颓然坐下,再也忍受不住,眼泪终于流了出来。

忽听得拖雷说道:“人都已经走了,伤心又有何用?拿来!”

明慧公主正自惘惘怅怅,一时间神智尚未清明,给拖雷一喝,失惊无神的问道:“什么拿来?”

拖雷说道:“给完颜长之那封密函。”

明慧公主道:“我不是说过的吗,待池们出了长白山,我自然还会给你。”

拖雷说道:“好妹妹,你还害怕我害你的思南安答?完颜长之伴着他,我就是要下毒手也不能呀!再说我和李思南也是换过哈达的安答呢。快点给我吧!”

明慧公主道:“你何必这样着急要它?”

拖雷说道:“早点到我手,我可以早点安心。好妹妹,你又何必折磨我呢?反正是要交给我的。”

明慧公主道:“那封信,不,不——”

拖雷冷笑说道:“你别骗我,我知道是在你的身上!”

明慧公主毕竟念在兄妹之情,说道:“哥哥,我并不是想要骗你。不错,那封信是在我的身上,但迟早我会交给你的。”

拖雷说道:“既然如此,为何不能早点给我,让我安心?”

明慧公主给他说得软了心肠,暗自想道:“不错,李思南是由完颜长之陪他出去的,哥哥纵然想下毒手,他也不敢送掉完颜长之的性命。”于是笑道:“哥哥,你说我不相信你,其实是你不相信我呢。好吧,你既然急于要得回你的信件,我给你就是。”

拖雷受过那一封他自己亲笔写给完颜长之的密函,撕成粉碎,哈哈笑道:“现在我可不怕李思南和檀羽冲的威胁了!”

明慧公主吃了一惊,说道:“哥哥,你想干什么?”

拖雷说道:“没什么。你知道我的脾气,我不惯受入威胁,如今威胁解除,我还能不高兴吗?”

明慧公主放下心上一块石头,说道:“我以为你还在打什么主意,不肯放过思南安答呢。”

拖雷说道:“那有此事,明慧,你大多疑了,现在没事啦,咱门兄妹聊聊。”

李思南刚出去没多久,明慧公主不便就在此时回转自己的营帐,只好有一搭没一搭的陪哥哥谈天。随从献上茶来,拖雷喝了一口热茶,说道:“这是上品名茶,完颜长之送给我的,要趁热喝最好,明慧,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

明慧公主啜了一口,说道:“不错,茶味很香。什么事情?”

拖雷说道:“父王生前最宠爱你,他本来也相当喜欢李思南,但为何他却不肯成全你们的大好姻缘,要迫你嫁给镇国王子呢?”

明慧公主眉头一皱,说道:“过去的事还提它干嘛,李思南有妻有子,镇国王子也早已死了。”

拖雷说道:“不,我提起此事,因为它是和今日之事有关!”

明慧公主心中一凛,说道:“什么有关?”

拖雷说道:“当日父王逼你嫁给镇国王子,那是因为以咱们蒙古的霸业为重!镇国王子后来给我杀掉,那是因为他反我的缘故,当时他却是爹爹手下最得力的大将的。”

明慧公主道:“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拖雷淡淡说道:“我是要让你知道,不能为了私情,不顾爹爹的遗志!”

明慧公主大惊道:“你、你还是要害思南安答?”

拖雷哼了一声说道:“那就要看他是否肯顺从我了?要是他不知好歹的话,我和他纵有结义之情,也只好把他除掉了!”

明慧公主又惊又怒,愤然说道:“哥哥,你,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我不许……”她要拦阻拖雷,忽地只觉浑身酥麻,连站也站不起来了。

拖雷冷冷说道:“明慧,你在这里歇歇吧,我可要去办理紧要的公事。龙象法王,请你保护公主。”原来明慧公主刚才喝的那一杯香茶,里面是下了“稣骨散”的。内功多好的人,受了稣骨散的药力,也得三两个时辰方能恢复。拖雷还怕药力不够,要龙象法王“保护”她。名为“保护”,实是看管。

明慧公主情知中计,气得说不出话。只听得拖雷在外帐招来了木华黎,问他道:“咱们的炸药是不是埋在山口?”

木华黎道:“不错,那是金国最外一层营地的地方。”原来拖雷预埋炸药,为的是一来提防金主完颜雍对他不利,二来也是准备在紧急之时,封锁山口,以防外敌攻来的。这秘密连完颐长之也不知道。

拖雷说道:“很好,你带领五名金帐武士,快马抄小路先去那个山口,待李思南这一行三人通过之时,引发炸药!”

木华黎大惊道:“这不是连完颜王爷也一并炸死了么?”

拖雷说道:“有我担待,你怕什么?”

木华黎道:“这、这……恐怕还要请元帅三思而行。咱们是在金国的大军包围之下,当真打起来的话,那、那、那——”

拖雷笑道:“你别害怕,我杀了完颜长之,完颜雍(金国皇帝)还要感激我呢!我拿出他给我的私函,只说是他求我帮他篡位,我不肯答应,故而为金国除害。他亲自送李思南出去,金国皇帝更是不会不信我的话了。”

木华黎道:“要不要先知会完颜雍?”

拖雷说道:“完颜雍我会应付。你只须看我的旗号行事!”

拖雷继续说道:“我在对面山头,你见我的旗号一扬,便即引爆火药。”

木华黎道:“卑将遵命!”挑选了五名金帐武士,便即快马出营。

拖雷下了命令,得意之极,哈哈笑道:“好如今我也该去送思南安答一程了。无妄上人,你陪我去。”

无妄上人笑道:“元帅这次是名副其实的给他送行,送他上西天啦。”

拖雷说道:“说实在话,我也舍不得杀他,不过,为了大局,这叫做没有办法。”

无妄上人奉承他道:“元帅对他也算得是仁至义尽了。是死是活,那就全看他自己啦,嘿嘿,李思南恐怕做梦也想不到元帅还会赶来给他送行!”

两人一面说话,一面走出帅帐。明慧公主听到这里,后面的话已是听不见了。她气怒交加,强运内功,忽地一跃而起,叫道:“哥哥,你要害思南安答,我和你拼命!”

龙象法王吃了一惊,叫道:“公主,不可——”话犹未了,只见明慧公主跌倒地上,已是晕了过去。原来她强运内功,稣骨散的药力行得更快,虽然能够跃起,却是难以为继。在心力交疲之下,再也支持不住。龙象法王松了口气,心道:“我还以为她的内功当真练得这么神妙,连稣骨散的药力也克制得了呢。幸亏她自己晕倒,倒是免得我使用武力,左右为难了。”

武林天骄与完颜长之手挽着手,一路前行,李思南紧紧跟在他们后面。

完颜长之称为金国第一高手,但论真实本领,恐怕还未必比得上武林天骄。加上背后跟着一个剑术卓绝的李思南,他如何还敢轻举妄动?

一路碰见许多金国的巡逻官兵,听说王爷亲自送客,都是觉得奇怪,但也不敢多问。有的人则以为他是冲着“檀贝子”面子,故而“纤尊降贵”,却不知他的心里正自暗暗叫苦。

当然也有几个精明能干的军官看出有点不对,但武林天骄的本领他们是知道,何况武林天骄也是“贝子”的身份,即使他们起了疑心,疑心“王爷”已是受人威胁,他们也是宁可装作不知、不敢多事的了。

不知不觉已是走到金国最外一圈营地,完颜长之苦笑道:“我可以回去吧?”武林天骄道:“你急什么,过了这个山助你再回去不迟。”

李思南眼利,忽见山头上影绰绰的有几个人,其中一个,好像就是木华黎。李思南心头一动,想道:“拖雷只怕不肯就这样轻易的放过了我,他叫木华黎来作什么?”

心念未已,只听得马蹄声恍如暴风骤雨,李思南回头一看,只见拖雷与无妄上人两骑快马业已驰上自己后面的这座山头,和对面山头上的木华黎等人遥遥相对。

李思南用“传音入密”的上乘内功把声音远远送出去:“拖雷,我劝你还是莫打坏主意的好,否则吃亏的不见得一走是我!”拖雷当然没有本领用“传音入密”的内功回答,但李思南却是隐隐听得见他的笑声。

就在此时,忽地只听得号角齐鸣,万马奔腾,转瞬之间,大队骑兵已经追到,把李思南、武林天骄、完颜长之三人团团围庄,刀出鞘,弓上弦,箭簇的寒芒,好像黑夜的点点繁星。

李思南哼了一声,说道:“拖雷要杀我不足为奇,如此兴师动众,却是未免太不把完颜‘王爷’放在眼内了。嘿嘿,完颜‘王爷’,你这‘靠山’当真是可靠得很啊!”

武林天骄忽道:“这不是蒙古兵,这是完颜‘王爷’手下的御林军,好呀,完颜长之,你是不想要命了么?”

完颜长之惊诧无比,说道:“不是我叫他们来的?”武林天骄道:“你是御林军统领,若然不是你下命令,谁人能将他们调动?”

完颜长之道:“我也不知道啊,待我将他们斥退便是!”

话犹未了只见中军两边分开,前呼后拥的在阵前出现一匹高头大马,骑在马上的是个穿着龙袍的中年汉子,竟然是金国的皇帝完颜雍。倚立两旁是御林军副统领翦长春和大内卫士的总管旭烈兀。

旭烈兀喝道:“御驾亲临,檀贝子还不速来朝见!”

武林天骄与李思南一左一右,把完颜长之夹在当中,走上前去,在距离五十步开外,面对着完颜雍说道:“大军之中,请恕微臣不能行朝拜之礼。”

完颜雍哼了一声,说道:“你是皇亲国戚,世袭贝子。朕待你有如子侄,你却因何叛朕?”

武林天骄道:“不敢!”

完颜雍向李思南一指,说道:“这是何人?”

武林天骄道:“是我的好朋友。”

完颜雍道:“姓甚名谁?”

武林天骄道:“李思南!”

完颜雍怒道:“李思南?他是不是所渭汉人的武林盟主。”

武林天骄道:“不错!”

李思南亢声说道:“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来历,何须多问?”

完颜雍不理睬李思南,却向武林天骄斥骂:“你说不敢叛朕,因何与反金的盗魁一起?”

李思南哈哈大笑,说道:“谁是强盗?你占了我们汉人的地方,我不说你是强盗,你反而说我是强盗!”

完颜雍喝道:“大胆!你以为你武功高强就敢蔑视朕么?朕要杀你,易如反掌!”

李思南冷笑道:“怕死我也不会来的。你要杀我不难、不过,嘿嘿——”

完颜雍道:“不过什么?”

李思南道:“首先完颜长之就得给我陪葬了!”唰唰拔剑出鞘,剑尖已是指着完颜长之的背心。完颜长之吓得面如死灰,颤声说道:“皇上,皇上,请顾微臣性命。”

武林天骄说道:“皇上请听一言!”

完颜雍斥道:“你还要给叛逆求情?”

武要天骄道:“李思南虽然抗金,不过他也抗蒙古,刚才拖雷就想要杀他。请皇上三思,放了他也未必没有好处,这道理

话犹未了,完雍雍已是慌得变了面色,喝道:“不可胡说八道!咱们与蒙古新订和约,拖雷元帅如今正是咱们的国宾!”

武林天骄道:“拖雷在那座山上,他听不见的,皇上,你何必这样害怕蒙古?”

完颜雍喝道:“军国大事,岂能容你胡言?你帮忙叛逆,挟待亲贵,已是大逆不道!”

御林军副统领翦长春做好做坏的劝道:“皇上请息雷霆之怒,论理是檀贝子不该,不过咱们也该顾全完颜王爷的性命,请皇上法外施仁,让他们有条主路。”

完颜雍道:“好,谅一个李思南也作不了什么事,看在皇叔的份上,联也未尝不可放他一条生路。檀羽冲,你叫他把皇叔放回来!”

武林天骄摇了摇头,说道:“我可不敢作这中人,皇上有话,请和李大侠直接说吧。”完颜雍端着皇帝的架子,叫翦长春出去传话:“李思南,你把完颜王爷放回来,皇上答应让你平安离开!”

李思南冷笑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出了长白山,我自会把完颜长之还给你们,”完颜雍怒道:“翦长春你叫弓箭手准备,朕数到一个三‘字’,李思南若不放人,把他乱箭射死!”

翦长春道:“王爷和贝子呢?”

完颜雍道:“毒蛇噬臂,壮士断腕,顾不得那么多了!”

翦长春装作无可奈何的模佯应道:“遵命!”登时把弓箭手调上前来!

完颜长之又惊又恨,心里想道:“皇上怎么知道此事?想必是翦长春跑去密告他的?说不定我想篡位的事情皇上也知道,他趁这个机会把我除掉!”

完颜长之猜中了一半,原来完颜长之被李思南挟持之事,的确是翦长春去禀告完颜雍的。但篡位的阴谋,由于牵连太广,认真追究起来,翦长春也脱不了关系。他可不敢密告。他的目的,只在于假皇帝之手除掉完颜长之,那么他就有机会可以升任御林军统领。为了这“统领”的“室座”坐得安稳,他可还得宠络完颜长之那班旧人,若然揭露完颜长之的阴谋,株连太广,即使自己可以将功赎罪,也是得不偿失。

李思南道:“檀兄,抱歉得很,连累你了!”

武林天骄哈哈笑道:“能够和际同一天谢世,死又何憾?”

完颜雍已在开始数道:“一、二——”

就在这千钩一发之际,忽听得有个霹雳似的声音喝道:“且慢!”

只见对面那座山头,突然出现了三个人。其中一个是丐帮帮主陆昆仑,另外两个人,一个是轰天雷的父亲凌浩,一个是秦龙飞的父亲秦虎啸。

木华黎和他手下的五名金帐武士也是隐藏在那座山头。和陆昆仑等人相距不过百步左右,但事先却也不知陆昆仑等人就在他们附近,不禁大吃一惊。

可是吃惊最甚的还是金国的皇帝完颜雍。陆昆仑这一声大喝,虽然隔着一座山头,竟然震得他的耳鼓嗡嗡作响,险些跌下马来,翦长春连忙将池扶稳,这一个“三”字自是叫不出来了。

拖雷在对面的山头,连忙吩咐无妄上人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喝道:“你们还不赶紧把这三个贼人拿下!”

话犹未了,只看秦虎啸已是陡地一声大喝,扑上前去,喝道:“且看是谁把谁拿下?”他这一声大喝,比陆昆仑的喝声还更惊人,完颜雍惊上加惊,连忙撕破龙袍,塞住耳朵。

秦虎啸的“霹雳掌”刚猛之极,一声大喝,跟着就是一掌,只醉得“乒乒”两声,一掌打翻了两个金帐武士,猿臂轻舒,迅雷不及掩耳的就把本华黎抓庄。剩下的那两个金帐武士,那里还敢动手。

陆昆仑见秦虎啸已经把拖雷的手下制服,这才回头来,喝道:“完颜雍,你倘敢杀了李思南,我就把你的祖宗陵墓毁掉!”

翦长春低声说道:“陛下别怕他的虚声恫吓,咱们几万大军在此,这几个贼人再强,也是伤害不到陛下。”

完颜雍惊魂稍定,一听翦长春言之有理,自己是在御林军保护之下,何必害怕几个“贼人”?可是,“那人说是要毁掉我的祖宗陵墓,却不知是真是假?他们真的能有这个本领吗?”完颇雍惊疑不定,一时之间,倒还不敢当真就下箭射李思南的命令。

陆昆仑喝道:“完颜雍你不相信,我们先给一点厉害,让你瞧瞧!凌大哥,动手吧!”

凌浩一支火箭射出,只听得轰隆一声,惊天动地!

只见半山一座横空突出的危崖,竟给炸掉,磨盘大的石头,好像冰雹乱落,幸而距离得远,没有伤着兵士。

完颜雍吓得伏在地上,过了一会,待爆炸声完全停止之后,方敢站起。

陆昆仑喝道:“这只是给你看看一点厉害,你若不信,我还可让你瞧瞧,这一次要炸掉你的祖宗陵墓外面三里之外的七个翁仲!”

此言一出,完颜雍虽然吃惊,却是不大相信,心想:”那个地方离这里有五六里路,他的火箭怎射得到?射不到又如何能够引爆?”

心念未己,只听得陆昆仑与秦虎啸同时发出一声长啸,啸声宛若龙吟,震得山鸣谷应!

紧接着是郁雷也似爆炸声,由于是在五、六里外传来,没有刚才近处爆炸的那样骇人,但听进了完颜雍的耳朵,却是令他更为震惊了。

要知对方既然能够炸掉远处的翁仲,那么炸毁陵墓虽然艰难得多,完颜雍也不敢怀疑他们绝对做不到了。

过了一会,守陵的卫士快马奔来,向完颜雍禀报,陵墓三里之外的七个翁仲果然是全给炸平!

翦长春低声说道:“刚才发火箭的那个人名叫凌浩,听说是梁山泊一百零八好汉中绰号轰天雷凌振的后代。”

完颜雍矫舌不下,半晌说道:“怪不得这洋厉害!”

陆昆仑喝道:“你若不放走李思南,我们便发讯号,下一次可要炸掉你祖宗的陵墓了。”

原来陆昆仑把凌浩和秦虎啸请来,就是预防有今日之事的。不过他们仅是在这山腰和金国陵墓前面埋下炸药,陵园内却是没有的。这两处埋藏炸药的地方,都已经爆炸过了。

但是完颜雍业已吓破了胆,又怎敢怀疑他们的说话。

祖宗的陵墓倘若被炸,完颜雍就要担上不孝的罪名,纵然他是皇帝,那也是担当不起的。权衡利害,无可奈何,只好下令叫御林军散开,放李思南过去。

完颜长之颤声道:“李大侠,你已经平安无事了,可以放我了吧?”

李思南道:“你们虽然言而无信,我说过的话可是算数的,你要回去就回去吧。”

完颜长之喜出望外,说道:“多谢李盟主。”

武林天斩冷冷说道:“记着我的说话,别再干祸国殃民的勾当了,否则还会再来揭破你的好谋!”

完颜长之忙不迭应道:“檀贝子金石良言,小王决不敢忘。”心中则在冷笑:“你这次极力维护李思南,宁愿和他同生共死,皇上还能相信你的说话?今后我要提防的倒是翦长春了。”

完颜长之回到御林军中,站在完颜雍旁边。两人眼睁睁的看着李思南和武林夫骄离开,手下纵有数万大军,也是拿他们毫无办法,两人唯有气得咬牙切齿。

拖雷在后面那座山头,也是只有气得咬牙切齿的份儿。要知金国皇帝和文武百官就在这两山夹峙的山谷中,纵然木华黎未曾受制,他也是不敢再叫人去引爆炸药了。

李思南走上山头,和陆昆仑等人会合之后,一声长笑,说:“拖雷安答,多谢你送我一程,咱们后会有期,但愿不是在战场相见!”

明慧公主在帅帐里,迷迷糊糊的忽地听得轰隆一声巨响,登时将她惊醒!

这是什么声音?”明慧公主颤声问道。其实她用不着问,心里已然明白,一定是拖雷叫木华黎点燃火药的爆炸声了。

她做梦也没想到,虽然是火药的爆炸声,但却不是拖雷在下毒手,李思南毫发无伤,这声爆炸反而是救了李思南。

龙象法王作出悲天悯人的神态说道:“元帅为了顾全大局一没办法只好如此。李思南这叫做在劫难逃,公主请你也莫要为她在伤心了!”

明慧公主悲痛到了极点,脑海里好像空空洞洞,这刹那间竟是没有思想,一片茫然。也没流出一点眼泪。

龙象法王倒是给她的馍佯吓得一惊,叫道:“公主,你、你怎么啦?”

就在这时,忽听得有个清脆的声音说道:“你们把我的姑姑怎么样了?让我进去看她!”帐幕开处,只见云中燕和一个少女冲了进来,和她来的这个少女是完颜璧。

云中燕叫道:“姑姑,姑姑!”倏地一抓向龙象法工抓去,喝道:”你把我的姑姑害成这样,我和你的他拚了!”

龙象法王连忙一闪闪开,说道:“不关我的事,明慧公主是听得爆炸声,自己吓呆了的。”

完颜璧也在向着龙象法王叫道:“我的爹爹呢,我来接他回去,为什么不见他了?好呀,是不是你门害了他?”

一个公主身份,一个是完颜长之的女儿。龙象法王武功再高,也是不敢和她们动武。给她们大吵大闹,弄得毫无办法,只好退到帐篷的角落,挥袖成风,令她们不能迫近。说道:“你们先别吵呀,听我说!”

云中燕道:“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龙象法王道:“李思南死了,明慧公主一时受了刺激,静养几天,就会好的。”

云中燕道:“胡说,姑姑这个模样,分明是受了酥骨散的毒,你当我瞧不出来么?”

龙象法王道:“酥骨散没有毒,再过几个时辰就会解的。她现在神智迷糊,主要还是因为受了刺激。”

云中燕道:“好,那你赶快给我解药,我立即和她回去。”

龙象法王道:“元帅有令,叫明慧公主留在这里等他回来的。”

云中燕怒道:“姑姑死了,你担当得起吗?我和她回去,好服侍她!”

蒙古的风俗,虽说不似汉人那样讲穷男女授受不亲,但明慧公主毕竟是金技玉叶之体,病情当真恶化的话,龙象法王可兄不便叫男子来服侍她。

龙象法王一想,李思南已经死了,扣留明慧公主亦已失了作用,放她回去,料想拖雷当也不会见怪。如此一想,他倒是巴不得卸下肩头重担,于是连忙说道:“好,好,我都依你,这是解药,你和她走吧。”

完颜璧道:“我的爹爹呢?”

龙象法王讷讷说道:“令尊,他,他和元帅一同出去,不会有什么事的。郡主,请你放心先回去吧。”

完颜璧明知他是说谎,但她此来的目的,也只是帮云中燕吵闹的,如今目的已达,这出戏她自是不用再唱下去了。

明慧公主本身的内功甚为精纯,酥渭散的药力本来已经给她解了一半,此际再服了解药,已是可以自己走路。但她仍然如痴似呆,让云中燕扶着她走,好像一个身不由己的木偶。

走出“帅帐”,转入山路,云中燕方始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姑姑,李思南并没有死!”

明慧公主呆了一呆,登时清醒几分,叫道:“是真的么?你,你莫要骗我!”

云中燕道:“当然是真的,姑姑,你不想再回和林吧?李思南托人来接你呢!咱们一起走吧!”

明慧公主七分清楚过来,可还兀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说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云中燕道:“说来话长,总之绝对不是骗你。完颜姐姐也是准备和咱们一起走的。”

完颜璧道:“咱们一面走一面说吧。”

忽见翦长春从另一边山路上来,完颜璧道:“不好,他一走是来给龙象法王报讯的。”

云中燕深知翦长春的厉害,心想自己和完颜璧联手,虽然未必会输给他,但事情闹起来却是不妙。当下连忙拉着明慧公主躲人树林。

完颜璧稍迟半步,背影已给翦长春瞧见。翦长春怔了一怔,叫道:“是郡主么?王爷有今……”

话犹未了,忽听得有人冷冷说道:“你瞧清楚我是谁?”

声到人到,翦长春只觉微风飒然,一把折铁扇已是朝着他的面门拨来,接着唰的一响,一根软鞭朝着他的双脚卷到。

这“突然”出现的两个人正是藏在帅帐附近,准备接应李思南的耿电和杨浣青。

他们看见武林天骄和李思南和完颜长之一同出去,情知李思南已是用不着他们帮忙,故此仍然留在附近,等待云中燕到来。此时可恰好用得着他们了。

论武功,翦长春虽然敌不过耿、杨二人联手,最少也可以抵敌三五十招。只是由于他正在注意完颜璧,而耿电和杨浣青的轻功又是远远在他之上,出其不意,闪电般的袭来,不过三招,翦长春来不及呼援,就给耿电点着了麻穴了。

云中燕道:“啊,你们还在这里?”耿电道:“外面消息怎样?刚才那声爆炸声——”

云中燕道:“李盟主已经平安脱险,轰天雷的父亲和师父也来了。刚才的爆炸声正是凌老伯所显的神通。”

耿电说道:“咱们现在怎样?”

完颜璧道:“先回我那里,接秦龙飞出来,趁着此际混乱,咱们一起逃走!”

明慧公主喃喃自语:“我,我也和你们一起走?”自己在问自己,一片茫然神气。

云中燕道:“姑姑,你在和林日子并不好过,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走?”

明慧公主默然不语,低着头跟着他们走。一行五人,轻功都是不凡,不用多时,已是踏入金国女营的营地。

只见四条人影飞跑过来。云中燕“咦”了一声,说道:“另外两个是,是——”她只道完颜璧只是约好了秦龙飞和吕玉瑶来外面等候的,不料来的却有四人之多。

不过她的疑问已是不用完颜璧替她解答了,那两个人业已来到她的面前。

一个是轰天雷,另一个正是她朝夕相思的黑旋风。

轰天雷左手拉着吕玉瑶,右手拉着秦龙飞。黑旋风和云中燕也在不知不觉之间,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呆了片刻,两人同时说了出来:“想不到咱门还能相见。”

完颜璧笑道:“咱们快,点走吧,以后的日子多着呢,你们的情话慢慢再说不迟。”

金国的兵马绝大部分已经调兵保驾,完颜璧带领他们从后山的小路逃出去,沿途虽有零散的官兵巡逻,见是郡主,谁也不敢罗嗦。

忽听得马群驰骤的蹄声,来得有如暴风骤雨。隔着山头,已是看得见火把的光。明慧公主失声叫道:“啊呀,不好!”原来当前一骑,正是龙象法王,他带领一小队骑兵,打着火把追来了。他是替翦长春解了穴道之后,从翦长春口中得知真实的情况的。

轰天雷道:“咱们一起和他拚,不信拼不过他!”

明慧公主道:“不!”突然抢了一个巡逻士兵的坐骑,向着对面的山头斜刺冲去。

云中燕叫道:“姑姑,你——”明慧公主用“传音入密”的内功把声音送了回来,答复她道:“你见了李思南,请代我向他们夫妻问好。你们快走,我是决意要回和林的了!”

木华黎叫道:“啊,公主在这里了!”龙象法王叫道:“公主,元帅请你回去!”

明慧公主道:“我本来是去找四哥的,你们大惊小怪作什么?听说他在西面山谷,是么?”

龙象法王恐防她是说谎,连忙向西追赶,说道:“不错,元帅刚才是在那边,现在没事了。他已经到完颜王爷那里商量军国大事啦,公主,请你先回去吧。”

明慧公主吸引了追兵的注意,云中燕等人趁着龙象法王去追她的时候,早已藏身在长茅野草之中,从东已悄悄溜走。

出了山谷,金兵和蒙古兵的营地都已距离远了,完颜璧松了口气,说道:“好了,现在不用怕了。”

那知话犹未了,山坡上乱石堆中,忽地跳出几十个人金国武士,为首的正是班建侯和金光灿二人。

班建侯道:“这些人是什么人?郡主你为何跟他们逃走?”

完颜璧又惊又怒,喝道:“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管!”

班建侯冷冷说道:“我管不着你,王爷可管得着你。王爷有令,叫我把秦龙飞和他们一起捉回去!郡主,你要袒护他们,我也只好不客气了!”

秦龙飞喝道:“好,你要捉我,那就来吧!”双掌相交,“乒”的一声,班建侯身形一晃,秦龙飞接连退出数步,脚跟直打盘旋。他的伤已经好了六八分,当然敌不过班建侯。但班建侯已是不禁好生诧异,心里想道:“这小子学了秘笈上的功夫,果然非同小可!”

轰天雷霹雳似的一声大喝,一招“独劈华山”朝着班建侯的天灵盖就劈下来,班建侯用了一招“拂云手”化解他的霹雳掌力,兀是不禁有胸中气血翻腾之感,喝道:“你这小子好横!啊,原来你就是药王庙那个小子!”轰天雷喝道:“不错,那天我看在完颜姑娘的面上让你,如今你不客气,我还能和你客气么?你让不让路?”班建侯哈哈一笑,说道:“好小子不知天昏地厚,你以为我当真怕你不成?”双掌齐出,同时抵敌住轰天雷和他的师弟。

黑旋风在另一边和金光灿也交上了手。数十个金国武士则把完颜璧、云中燕、吕玉瑶三人团团围住,幸而他们有所顾忌,不敢伤害“郡主”,但她门要想突围,却也极难!

忽听得一声长啸,来得有如迅雷闪电。初起时仿佛还在三数里外,转瞬间便已现出身形。轰天雷大喜叫道:“师父!”原来来的不是别个,正是“劈雳掌”秦虎啸,他闯进官兵队里,当者辟易!

秦龙飞骤然见着父亲。吃了一惊,被班建侯的“怀中抱月”式一推一带,几乎跌倒。幸得轰天雷一招“横云断峰”,阻止了对方续下杀手。

秦虎啸道:“龙儿,你的武功虽还不及师兄,也比以前进步多了。我很欢喜。好,你们现在退下,让他见识见识秦家的霹雳掌!”

一声大喝,掌似奔雷。班建侯全力化解,兀是不由得连连后退,秦虎啸大喝三声,连环三掌,最后一招使的是“独劈华山”,和刚才轰天雷使的一模一样。威力之大,却是远胜。班建侯饶是内功深厚,也是抵挡不住。五脏六肺都好像要翻转过来,哇的喷出一口鲜血。

只见尘土大起,陆昆仑率领丐帮弟子来到,和他同来的还有李思南、武林天骄和凌浩等人。

班建侯连一个秦虎啸都打不过,如何还敢恋战、此时金光灿早已伤在黑旋风剑下,数十名武士吓得个个唯恨爹娘生少了两条腿,转瞬之间,逃得干干净净。

师徒、父子、好友重逢,皆大欢喜。秦虎啸道:“这位姑娘是——”李思南笑道:“她是完颜长之的女儿,不过却是帮咱们的。”轰天雷道:“师弟这次得脱险难,全仗她的帮忙。”秦虎啸情知内有因由,在这种场合,不便多问,笑道:“威儿,我和你的爹爹和吕东岩都说好了,待你回家之后,就替你和吕姑娘成婚。”李思南笑道:“秦大哥,你只说别人的儿子,可忘了自己的儿子。我们都盼在同一天喝到他们师兄弟的喜酒呢。”

武林天骄笑道:“还要加上两对,耿世兄和我的徒儿他们是自小订下婚约的,也该早日完婚啦。”李思南笑道:“不错,那么云中燕和风世兄的婚事,我也只能当仁不让的替他们主婚了。”

云中燕把明慧公主决意回和林的事禀告李思南,李思南黯然良久,接着笑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从今之后,你们风云雷电团圆,我们老一辈的希望你们做出一番事业!”正是:

英雄辈出风云变,电闪雷轰震九州。

(全书完)——

幻想时代扫校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夜的命名术轮回乐园全球高武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近身兵王深空彼岸全职艺术家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