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金色德兰岛之度亡经传说1下载
  3. 金色德兰岛之度亡经传说1
  4. 第六章 找寻赫利俄斯山

第六章 找寻赫利俄斯山

作者: |返回:金色德兰岛之度亡经传说1TXT下载,金色德兰岛之度亡经传说1epub下载

1

经过好一阵的折腾,太阳趁着我们不注意时已经落到了地平线。整个森林被紫红色的晚霞笼罩,幽深静谧的森林里回响着归鸟的鸣叫声和振翅声。

“天就要黑了,你快联系你的手下,和他们一起离开吧!”我边走边提醒着辰玄野。

随着夜幕的降临,一些栖息的食肉动物就会舒展着四肢出来觅食,森林会陷入另外一番难以想象的危险中。

“你以为我不想啊,都是因为你,害我被那群野人抓走,通讯器也被抢走了,我现在完全和他们失去了联系!”辰玄野撇了撇嘴,冲我不满地大吼起来,发泄着他半天来的遭遇。

“这个……我压根就被想过用警报器,所以一开始就交给了福特,没有带到比赛现场。”路德维希一脸为难地说。

“这样啊,要不用我的?反正你到时候跟他们说清楚是你在用就是了……”我边说边往口袋里掏着,可是掏了半天,也没有掏出那个警报器。

“别掏了,我刚才看到你逃命的时候掉出来了!”辰玄野一脸不屑地说道。

“喂!你看到了还不说!”我一下子气上心头,这家伙,简直就是故意的。

“拜托,那个时候逃命都来不及,谁还有时间去管那玩意儿。再说了,我亲爱的硕果果小姐,我们现在的处境到底是谁造成的?”辰玄野没好气地说。

“我……”我张了张嘴,窘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的确,辰玄野是因为我才被土著人抓去的,不过好歹我和路德维希也冒着生命危险把他救出来了,这笔账也该一笔勾销了吧。

“好吧,那你就跟着我们,不过我警告你——不要拖我们的后腿!”我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警告道。

这个混蛋真是折磨人,刚才让我担心个半死,现在又把我气个半死……不过,看到他能安然无恙地回到我们身边,我突然觉得他生气的样子也不那么讨厌了。

咦?!我低下头疑惑——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想法呢?为什么我要那么担心他,看到他安然无恙又那么高兴?硕果果,你什么时候变得对那个混蛋那么有同情心了?

不对不对!换作是别人,我也一定会这样的,毕竟他是我认识的人,是给过我一些帮助的人……我……我只是关心他罢了……

对!一定是这样!

“我拖你后腿?你也太小瞧我了吧!”辰玄野不甘心地朝我吼了回来。

“像你这样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少爷,如果被一个人丢在森林里,保证不是饿死就是被野兽吃掉!”我的思绪被打断,转过脸故意用冷冷的口气奚落了他一番。这个小子还是那么嘴硬!

“你!”辰玄野气得面红耳赤,指着我的手指都带着颤抖。

“哼!”看到辰玄野气得快要内伤的样子,我仰起头以胜利者的姿态继续往前走去。路德维希默不做声地跟在我身后。辰玄野握着拳头愤愤地瞪了我一眼,半天才不情愿地跟上来。

我们走进了一处茂密的灌木林。各类灌木形态各异,浓密的枝叶交错在一起,爬藤植物从半空垂挂下来,上面星星点点地点缀着一朵朵黄色的小花。夕阳西下,阳光呈现如金子般的光泽,透过树缝,形成一缕缕光束斜射下来,好似大舞台上的投射灯,在昏暗奇异的丛林里美得如梦似幻。几只蓝色的蝴蝶不知从哪里飞了出来,漂亮的湖蓝色翅膀反射着纯净的光芒,在我们周围划出一条条美丽的弧线。

是欢乐女神蝶!

“好美!”我伸出手,一只刚好从我身边飞过的女神蝶落在了我的指尖上,吸吮着我手指上的汗液。它美丽的蓝色翅膀轻轻颤动着,从翅膀上散落的粉末闪烁着如星辰般璀璨的光芒。

辰玄野和路德维希也睁大了眼睛,惊叹地望着我手指上停留的蝴蝶。

我抬起头,对上了辰玄野的眼睛,他如黑曜石般的瞳仁倒影着蝴蝶那闪闪发光的蓝色翅膀,美得令人窒息。我看着他的瞳仁,竟然有一瞬的失神。

突然,停留在我指尖的蝴蝶振动着翅膀,飞了起来。

“啊!”我望着朝天空飞去的蝴蝶,惊叫了一声。

“我去帮你把它抓回来吧!”

路德维希正要追过去,却被我一把拉住:“蝴蝶飞在天上的时候才最美!”

路德维希望着我,微笑地点了点头,紫蓝色的瞳仁就像两颗澄净的蓝宝石。

这时,隐约有潺潺的水流声传过来。

“那边好像有水流声,可能有河,我们今晚就在河边扎营休息吧!”路德维希指着西边开口说道。

“好,晚上在森林里赶路太危险了,我们今天就扎营休息,明天一早起来再赶路!”我附和着点了点头。

打定主意后,我和路德维希同时望向辰玄野。辰玄野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很随便地耸了耸肩。接着我们三人就改变方向,快步往西面走去。

没过多久,我们就穿过了树林。刚一走出树林,一条长长的河流便呈现在我们眼前。河流两边依旧是茂密的树林,河水掩映在重重的翠绿之中,晶莹剔透。

“我们又碰面了!”突然,一个含笑的声音在我们身后响起,我们三个立刻警惕地回过头。只见一个身材瘦长,两眼闪烁着精明的光芒的少年朝我们面带微笑地走了过来。

“克米特!”我惊讶地大叫起来。没想到在沼泽地分开后,居然还会在这里碰到他!我朝他身后看了看,却发现只有他一个人,于是我疑惑地问道,“其他人呢?”

笑容瞬间在克米特的脸上凝固,我看到他暗暗叹了口气,神色黯然地说道:“艾伦和宋夕薇受了伤,被救援队救走了。”

“他们受伤了!严重吗?”听到宋夕薇受伤的消息,我立刻惊讶地叫了起来,整颗心也被悬得高高的。

“放心,只是皮外伤,不会有太大的危险。”见我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克米特立刻安慰道。

“哦,那就好。”听克米特这样说,我才放下心来,不经意地向身后看去。

辰玄野站在我身后,冷冷地望着他,一脸排外和孤傲的表情。而路德维希则站在我身边,漫不经心地打量着他,微眯的眼睛里似乎透露着能洞悉一切的目光。看来他们对克米特都很有成见呢。

“我在煮东西,等下聊!”克米特抱歉地点了点头,然后转身朝河边的一个白色帐篷跑去。这时,我才发现那个帐篷。帐篷前面燃着篝火,上面坐着一个小锅,白乎乎的热气在晚霞下袅袅升起。不知道克米特在闷煮着什么,只闻到一阵阵令人垂涎欲滴的香气悠悠地飘了过来。

我放下了背包,在周围检查起有没有野兽的足迹。路德维希拿出了背包里的帐篷,在河边搭建起来。夕阳的余辉勾勒着他微卷的金发,他柔软的发丝就像琉璃般透明,他的身影在晚霞中完美得如同剪影。在他灵巧的双手下,帐篷很快被搭建了起来。

辰玄野独自坐在河边,不时往河里丢着石子。平静的河面上被激起一阵阵涟漪,像花朵般一圈圈绽放开。

这个家伙,一点帮助别人的意识都没有!我冲着他吐了吐舌头,转身朝路德维希走去,帮他一起搭起帐篷。

很快地搭好帐篷后,我们又生起了火,围着火堆吃着干巴巴的压缩饼干。辰玄野依旧臭着一张脸,仿佛我们欠他几百万似的。

真是个别别扭扭的人!

我瞥了他一眼,转过头望向静静流淌的河流。

落日渐渐沉入地平线,晚霞漫天,不远处的树林和平静的河水交相辉映。心中的彷徨渐渐被眼前的美景取代,我的心境此时就像面前的河水般澄澈。

这时,一股浓郁的香味飘入我的鼻翼,差点让我的口水流了出来。

我立刻回过头,只见克米特端着锅子走到我们面前,然后把锅子放在了地上。

“我煮了浓汤,一个人喝不完,大家一起喝吧!”他笑着打开了锅盖,一阵浓郁的香味伴随着白色的蒸汽迎面扑来。

“真的吗?”我难以置信地望着他。一阵阵香味从我鼻翼间飘过,刺激着我的脑神经。饥饿感铺天盖地地向我袭来,我盯着锅子里浓浓的汤汁,嘴巴里拼命分泌出唾液。我用力咽了口口水,不好意思地望着克米特。

“请吧,希望你们不要嫌弃!”克米特笑了笑,拿起汤勺给我们盛起汤来。

正当我准备伸手去接汤碗时,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我腰上撞了撞。我疑惑地转过头,看到路德维希一脸戒备地站在我身后。

趁着克米特弯腰盛汤的空隙,路德维希小声对我和辰玄野说道:“真奇怪,之前一直对我们很冷漠的克米特怎么突然变得那么热情?”

“这个……”我正准备好好思考一下路德维希的话,只见克米特已经盛好汤,笑呵呵地把碗递给了我。

面对香气四溢的热汤,我的大脑立刻弃械投降,完全臣服在香喷喷的热汤下。

我立刻丢开干巴巴的压缩饼干,望着手里热气腾腾的浓汤,仰头喝了一口。鲜美的汤汁立刻溢满了口腔,哇,好好喝啊!在这种情况下居然可以喝到这样美味的热汤,真是太幸福了!

辰玄野瞪大了眼睛紧张地观察着我,过了一会儿看我没有什么异常,也接过克米特手里的汤,咕噜咕噜地喝起来,边喝边称赞道:“这汤真鲜!”

路德维希微眯着眼睛,疑惑地望着我们,脸上的表情有点犹豫。

“给!趁热喝吧!”克米特殷勤地把汤碗放到路德维希手上。路德维希抿着嘴,迟疑地望着手里的汤碗。

“路德维希,快喝啊!这汤味道很好哦!”我举着手里空空如也的汤碗,冲他乐呵呵地说道。

路德维希看看我,又看看正一脸享受地喝着浓汤的辰玄野,终于放下心来,端起了手中的汤。

见路德维希也喝了,我转过身来,盯着锅子里剩下的汤,味蕾又再次活跃起来——好想再喝一碗哦!

看到我一脸向往的表情,克米特拿起汤勺,又替我舀了一碗:“想喝就多喝点吧!”

“那你呢……”我一下子涨红了脸,很不好意思地望着他。

“我刚才喝过了,没关系!”克米特微笑着说道。

“谢谢你哦,克米特!”我高兴地笑弯了眼睛,连忙捧起碗大口喝起来。

克米特美味的热汤,让我们之间的气氛立刻融洽了起来。我们四个人围着柴火,边喝汤边聊着白天的经历。

“原来你们也碰到了那些土著人!”克米特听完我们的叙述激动地说。颇有点难兄难弟,同病相怜的感觉。

在克米特的叙述中,我们知道了克米特、宋夕薇和艾伦三个人也受到了土著人的攻击,而宋夕薇和艾伦在对抗中还受了伤,于是不得不退出比赛。

“看来我们都被那些土著人当做是猎物了!”我边往碗里盛着第四碗汤,边撅着嘴郁闷地说。

“猎物?”克米特有点疑惑地皱了皱眉,寻思着说,“我倒不觉得他们是把我们当做猎物,倒是好像是在捍卫自己的地盘,攻击我们是为了把我们赶出森林。”

“嗯?”听了克米特的话,我疑惑地停下了手边的动作,不太明白他的意思,“捍卫自己的地盘?为什么这么说呢?”

“前面我们碰到那些土著人时,他们虽然有攻击我们,但并没有伤害我们的性命,每次攻击都是留有余地的。如果他们抓我们是为了吃我们,那完全没有这个必要。所以我觉得他们只是在威吓我们,目的是把我们赶出森林!”克米特认真地分析着。

想想刚才我们在救辰玄野时,那些土著人的攻击虽然猛烈,但的确不会致命。虽然他们对我们放了箭,但那也是因为我们偷走了他们的“猎物”把他们惹怒才会那样做的!

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我一直把这些土著人当做是食人族,所以潜意识里就认为他们攻击我们,是把我们当作食物猎食。而我一旦被这个想法蒙蔽了眼睛,就令我看不清事实。现在想想我之前的想法都是很主观的,克米特说的话倒很有道理!

可是那些土著人为什么因要赶我们离开森林而群起攻击呢?隐约地我觉得事有蹊跷,而且绝对没有我们想象中简单。

他们是在捍卫他们居住的家园吗……

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想着想着,我的脑袋突然昏昏沉沉的,一股很强的睡意向我袭来。

为什么突然觉得好困……

我抬起头,发现眼前的景色越来越模糊,就像蒙了一层浓浓的雾气似的。我看向身边的路德维希,只见他丢开了手里的碗,支撑着额头,俊美的脸因为痛苦而苍白如纸。怎么了?难道路德维希也和我一样不舒服吗?

砰——

就在我疑惑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时,只见辰玄野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昏了过去,手里的碗也滚落到一边。

“辰玄野!”我紧张地想去看辰玄野怎么了,可是刚一站起来,立刻就感到头晕目眩,勉强才支撑住不往前栽去。

眼前的景物越来越模糊,我依稀地看到一个人影在我的视线里重叠交错,渐渐混成一团……

“克米特……”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身子一软,扑通一下倒在了地上。

摔倒在地的我再也爬不起来,倦意伴随着一片黑暗像龙卷风般席卷向我。我终于被疲倦打败,沉沉地昏睡了过去……

2

清晨,阳光就像个调皮的小孩,不停地撩拨着正在酣睡的万物。感觉脑子还是昏沉沉的,我就被刺眼的阳光照射醒。

我翻了个身,想躲避掉刺眼的阳光,却不知被什么粗砺的东西扎到了脸。

“好痛……好痛……”我捂着脸,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河边的石头地上,刚才扎到我脸的正是地上的小石块。奇怪?我怎么没睡在帐篷里……我疑惑地向四周看去。

柴火已经燃尽,火早就熄灭了,只剩下乌黑的炭灰在风的吹拂下,飘动着星星点点的黑烟。

我扶着晕乎乎的脑袋,从地上爬起来,突然发现辰玄野和路德维希也跟我一样没睡在帐篷里,而是蜷缩在柴堆边。

发生什么事了……

昨天零星的画面突然闪现在我脑海里——

我们在河边遇到了克米特,他好心地给我们送来香喷喷的汤……我们一边喝汤一边聊着天……我渐渐困了起来,然后看到路德维希和辰玄野相继在我面前倒了下去……

啊!我猛然睁大眼睛,回想起了所有事情。糟糕,我们被下药了!

金色的阳光从毫无遮拦的天际洒落下来,带来炽热的温度,潺潺流动的河面反射着刺眼的光芒。

我举起手,望了眼手腕上的白色电子表。液体屏幕显示着“9:45”。天啊,我们居然睡了那么长时间!

“路德维希、辰玄野!快醒醒,不要睡了,快起来呀!”我用力摇晃着依旧在甜美梦乡里徜徉的路德维希和辰玄野。

“……嗯……”路德维希呢喃了一声,皱着眉掀开了眼帘,因为不适应刺眼的阳光,金色的睫毛轻轻颤抖着。

看到他醒来,我立刻转过身继续去叫睡得跟死猪似的辰玄野:“喂!死猪,不要睡了,快起来!”

“好吵呀!滚远点……”辰玄野翻了个身,背对着我继续呼呼大睡。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睡!”我站起来,朝他的屁股用力踹了一脚。

“嗷——”被冷不防踹了一脚的辰玄野,大叫着从地上跳了起来。睡眼矇眬地看到我叉着腰站在他面前,还没完全睁开眼睛就冲我大吼道,“硕果果!你为什么踢我啊!”

“糟了!我们中计了!”一向沉稳冷静的路德维希立刻反应了过来,拣起地上的行李便开始检查,才翻了几下,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刷白,抬起头对我们说道,“地图不见了!”

“什么?地图没了?!”路德维希的话就像是一道雷,在我的头顶炸响。我无法置信地瞪大眼睛,不知所措地望着他如大海般透明的紫蓝色眼睛,一动不动。

“什么地图……”辰玄野还没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抓了抓头发,睡眼惺忪地望着我们。

路德维希丢下行李包,立刻在周围寻找起来。我也反应了过来,赶紧跟他一起寻找。无意间,我瞥到那堆炭灰中有白色的一角。一种不好的预感在我的心中涌起,那个不会是……

我赶紧冲了过去,拣起那片被烧得残缺不全的纸片。牛皮纸片上印有弯弯曲曲的线条,很像裁判发给我们的地图。

“路德维希……”我捏着纸片,声音颤抖地叫着还在四处寻找着地图的路德维希。

听到我的声音他转过了头,看到我手里的纸片后快步走了过来,接过我手里的纸片看了一眼,表情瞬间变得僵硬:“可恶!”他攥紧了拳头,把纸片揉进手心。

他脸上每根线条都绷得死死的,棱角分明的脸如刀刻般冷峻坚毅。他一动不动地望着前方,紫蓝色的眼睛如宝石般冰冷,手指的关节因太过用力而变得苍白。

看到这样的他,我不禁有些担忧:“路德维希……”

“没事,没有地图,我们想想其他方法。”路德维希低下头,望着足足比他矮了一个头的我轻轻地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心中不禁佩服起路德维希来。才不一会儿他就已经恢复了冷静,这样子的镇定自若让人不由得觉得安心,好像就算天塌下来也不用担心似的。

“这个卑鄙小人,竟然在我眼皮底下作弊,不但下了安眠药,还毁了地图!”此刻的辰玄野终于完全清醒了过来,他捏着拳头咬牙切齿地吼道,“他以为这样就能获得胜利了吗?哼!”他不屑地扯了扯嘴角,浑身散发着桀然的傲气。

“我决定,现在加入到你们的行列,和你们一起去寻找赫利俄斯山!”辰玄野眼中是不甘心的倔强。

辰玄野的气势不禁也感染了我,让我浑身又充满了热情,于是用力点了点头:“凭我们三个人的力量,绝对不会输给克米特的!”

3

地上匍匐着各种藤叶枝蔓,从树干根部的阴影里顺着巨大的树干向上攀爬,在头顶上织出密密的帘幕,把整个丛林填充得密不透风。这个茂密的大森林里很难发现花朵的踪影,仿佛所有的树木在抽枝散叶出一派繁盛的刹那被永远地定了格。正午的阳光洒下来,空气中有潮湿的腐叶味道,周围很安静,只听得见自己呼吸的声音。间或从森林深处传出一两声鸟叫,但是循着声音望去,却看不到任何鸟儿的身影。

时间和空间似乎在某个环节上错了位。我们已经在森林里面走了两个多小时,周围的景色仍然是让人不安的似曾相识,仿佛陷入了一个巨大的绿色轮回,走多久都是在原地踏步,而头顶迅速西移的太阳又在真真切切地提醒你时间的无情流逝。

“你们确定是这个方向吗?我觉得我们一直在林子里转来转去……”辰玄野终于忍不住,停下脚步,问我和路德维希。

在闷热的森林里转了两个多小时,我们三个都汗流浃背,口干舌燥。

“这块石头我们刚才看到过!”路德维希指着路边一块爬满苔藓的奇形怪状的巨石。

我望着那块熟悉的石头,感觉双腿顿时一软。这不是我们刚才走过的那条路边的石头吗,难道我们走了半天是在绕圈子?

“难道是这条路吗?”辰玄野正要往左边的岔路走去,就被路德维希叫住了。

“不要乱走了!我们这样在林子里乱转,永远也到不了赫利俄斯山。”路德维希站在原地,深锁着眉头,脸色凝重。

辰玄野听到他的话,暴躁了起来,转过身火大地说:“前面不是你说,你看过地图,凭印象应该能找到去赫利俄斯山的路吗!”

路德维希没有理会他的话,沉着脸观察着四周,寻思着其他方法,好久都没说一句话。

“喂!我在对你说话呢,你竟然光明正大地无视我!”看到路德维希的态度,辰玄野更加火了,两个眼睛瞪着路德维希,快要喷火了。

“现在不是谁责怪谁的时候,辰玄野,你也一起想想办法吧!”再争执下去也是浪费时间,我适时打断辰玄野。大家都在森林里转了两个小时了,不论身心都已经快承受不住压力了。一定要想办法快点找到去赫利俄斯山的路。

辰玄野瘪了瘪嘴,瞥了路德维希一眼,也冷静下来。

唉——我无奈地叹了口气。

都怪我们太掉以轻心了,才会上了克米特的当。虽然我不赞同他的观点,但是有一句话他说得很对,我太愚蠢了,太相信别人了。

要是我们能防备着点,也不会被克米特下药,更不会连地图都被他毁掉。没了地图,我们完全在林子里失去了方位,我们完全不知道我们在那里,更不知道赫利俄斯山在哪里,现在就算想用警报器也无济于事了——因为我们现在三人的身上连一个警报器都没有了。这样下去不要说我们到不了赫利俄斯山,很可能连这个森林都永远走不出去!

密密层层的枝叶投下的阴影就像是一块厚重的乌云,照在我们头顶。庞大幽深的森林,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无底洞,充满了未知的恐惧,令人无法平静。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我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回想着老爸以前教我的野外生存知识。

“如果在森林里迷了路,就找块高地,从高处俯瞰来找寻出路。”

老爸的话就像一盏明灯,在我脑海里闪现。

对啊!我可以找块高地,说不定能找到去赫利俄斯山的路。

“这附近有高地吗?比如山什么的,我们登到高处看看,能不能找到去赫利俄斯的路!”想到方法,我连忙高兴地告诉辰玄野和路德维希。

“刚才我们在森林里绕时,我有看到一座山,在那边!”辰玄野听到我的话眼睛一亮,连忙指着北面说。

“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吧!”感觉又看到了希望,我的心情无法形容的雀跃。

“嗯!”辰玄野点了点头,和我一起向北面的山快步跑去。

“你们不要跑那么快,小心路上有陷阱!”路德维希边大声提醒,边追了上来。

跑了一小段路,我们果然看到一座陡峭的山崖。嶙峋的山崖就像一柄柄利尖,直指向天空,仿佛要把天空刺破。陡峭的山壁被植物枝叶遮得严严实实,山林中栖息着各种各样的鸟,“唧唧喳喳”地探视着步上山的不速之客。

我们望着几乎和地面垂直的悬崖峭壁,吞了一口口水。

“大家小心!”路德维希慎重地叮咛了我们一声,然后勒了勒背包,带头往山上爬去。

我也赶紧勒了勒包,和辰玄野一起跟了上去。

山壁很光滑,覆了很多苔藓和藤蔓,使攀爬变得无比艰难。我们很难找到一块让我们的手可以抓的石头,以及一块可以让我们的脚踏上去的凸石。除了这些,攀覆在山壁上的带刺的藤蔓也不时钩破我们的皮肤。没多久,我们的脸上、脖子上和手背上就布满了道道纵横的鲜红色伤口,就像一张红色的网覆盖在我们的皮肤上。

越往前走,山路就越狭窄陡峭,最后山路几乎是贴在崖壁上的。脚下的路面只有巴掌宽,我们要侧着身子像壁虎一样紧紧地贴着崖壁,才能勉强行走。

贴着崖壁,望着脚下漆黑的万丈深渊,我的身体不听使唤地颤抖起来。我感觉我的腿有点软,好像被抽掉了所有力气似的。我的头皮绷得紧紧的,一阵阵发麻。

喀哒——

此时,我脚下的一块石头松动,从山崖上滚落了下去,直直地坠入万丈深渊。

望着那块很快就消失不见的石头,我整个人颤栗了一下。要是刚才掉下去的是我,那我肯定已经粉身碎骨了……

“不要往下看,继续前进!”走在最前面的路德维希此刻回过头,对我们大声说。他伟岸的身躯,在狂风中坚毅挺拔,俊美得连天地都逊色的面容此时充满了蓬勃的英气。

“把手给我!”此刻,辰玄野坚定的声音穿越了呼啸的大风,传入我的耳朵。同时一只白皙而骨节纤细分明的手出现在我面前。

我抬起头,再次对上一对乌黑的瞳仁,没有一丝杂色,深邃不见底,就像是两颗纯净的黑曜石,闪烁着璀璨夺目的光泽,坚定的光芒从瞳仁深处透射出来,振奋人心!

是的!这个时候我绝对不能害怕和退缩!在峭壁上待的时间越长,我们的精力和体力就消耗得越快,也就越危险。一定要在我们体力充足,精力充沛的时候登上山顶!

我把手放入辰玄野的手心里,他用力握住我的手,拉着我一步一步继续前进。我的手被他的大手紧紧握住,好像是漂泊了好久的船只找到了一个安全的港口,感觉是那么安心平静。我望着他高大的背影,心里的恐惧和不安全部抛到了脑后。

终于,在经历了千辛万苦后,我们登上了山顶。

4

站在山顶,狂风吹拂着我的脸和齐肩卷发,我们三个感受着站在高山绝顶的胜利感觉,好想对着无边无际的苍穹畅快淋漓地高喊一番。

平复了激动心情后,我们站在山顶俯瞰四周,开始寻找赫利俄斯山。

脚下的森林无边无际,满眼都是绿色,就像一片绵延无边的海洋,在风的吹动下轻轻起伏。几座陡峭的山峰耸立在森林里,静静地一动不动,高耸入云,顶天立地,仿佛一个个巨人。望着那几座几乎一模一样的山峰,我愣愣地呆住了。我根本没见到过赫利俄斯山,我只是在地图上看到过缩小几千倍的平面图,根本不知道赫利俄斯山长什么样子,而且就算我知道,面对这么多相似的山峰,我也根本分辨不出来!

“路德维希……”我转过头,望着身边的路德维希,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

路德维希蹙紧了双眉,金色的睫毛在眼睑上投下浓浓的阴影。我看到他的紫蓝色的眼睛因为忧虑而黯然变成了大海般深邃的湛蓝色。

路德维希也认不出来……最后一点希望像火苗般在风里被吹灭,我丧气地垂下肩膀。这下完了……我们真的输了……

“你们怎么不问我呢?”辰玄野双手抱胸站在我面前,尖俏的下巴仰起一个骄傲的高度,黑曜石般纯净的瞳仁耀眼得令人无法直视。

“嗯?”我疑惑地扭过头,望着他,不明白他的意思。

“你们怎么不问我啊?”辰玄野勾了勾嘴角道。

“你知道?!”我半信半疑地回过头。

“当然,因为我去过赫里俄斯山,度王经钥匙就是我放上去的!”辰玄野挺直着身子站在高山绝顶,细细长长的,微微上扬的眼角满是得意之色。

“那你快告诉我们啊!哪座是赫利俄斯山?”我高兴得差点高声欢呼,在他面前蹦来蹦去,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答案。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比路德维希要有用多了?”辰玄野眼角含笑地望着我,魅惑得差点令我的心脏漏跳一拍。

呃……

我受不了地翻了个白眼,这个家伙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好了!看在你们那么迫切地需要我的帮助下,我就指点你们一下吧!赫利俄斯山上的岩石含有金子!”辰玄野站在悬崖边,双手抱胸地面对着我们,大声说道。

含有金子……

我和路德维希边思索着辰玄野的话,边环视着四周的山脉。绵延起伏的山脉,就像是一个个巨人,耸立在绿色的海洋时。我的眼前略过一座座形状各异的山,就在这时,我看到有一座山峰在阳光下隐隐闪耀着金色的光芒。难道……

我和路德维希两人,都睁大了眼睛一动不动地望着西面那座山峰,瞳孔越放越大……越放越大……

“对!”辰玄野伸出手指,指着西北面的那座山峰说,“那座就是赫利俄斯山!”辰玄野勾起嘴角,自信的笑容比钻石还要耀眼。阳光无遮无拦地从天际流泻下来,洒落在他身上。他整个人都像是镀着一层茸茸的金边似的,恍惚间令人误以为是天神降临。

“哇!太好了,我们终于找到赫利俄斯山了!”我高兴地在山顶又蹦又跳。

“下山吧!”路德维希笑了笑说。

“嗯。”我望着他点了点头。

确定了赫利俄斯山的方位,我们立刻转身下山。

下山比上山容易多了,我和辰玄野打打闹闹地跟在路德维希后面,很快就走到了半山腰。

我们三个的闯入,惊飞了栖息在耸入云端的树梢上的各种各样的鸟,一下子森林里万鸟齐飞,仿佛是一块乌云迅速向天际移动。还有一大堆抱头鼠窜的小松鼠、野兔、山鸡。

不仅是我们吓到了它们,它们也着实吓了我们一大跳。

“啊!啊!啊——”

突然,一个鬼哭狼嚎的声音从山林里传着出来,接着我们就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以火箭般的速度从树林里冲了出来。

那人跑得太快,没有看路,“砰”的一声直直撞在走在最前面的路德维希的身上,然后反弹了出去,一屁股摔倒在地上。

这个身影好熟悉呀……我疑惑地望着那个人。

“哎哟……哎哟……”那人哼哼唧唧地从地上爬起来,抬起头时,我才发现居然是“猴子”!

“‘猴子’!”我惊讶地叫了起来。

“果果!路德维希殿下!”“猴子”也惊讶地望着我们,看到辰玄野时愣了一下,“哎?!辰少爷,你们把辰少爷救回来了呀!真是太好了!不过怎么辰少爷也跟你们在一起?”

“‘猴子’,你刚才是怎么了?跟见了鬼似的从林子里跑出来?”我疑惑地问。

“我……我碰到了一只黑熊……吓死我了!”“猴子”抚着胸膛,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你没受伤吧?”

“我没事,看到你们真是太好了!我和你们分开后,一直担心着你们呢!”“猴子”望着我激动得眼泪汪汪,张开了双臂就要扑过来。

可是他还没碰到我的衣服,就被辰玄野攥住了衣领。辰玄野像拎小狗一样,拎着他一甩手,把他甩出几步外,凶巴巴地警告:“喂!你是谁呀,闪远点。”

“辰少爷,别人都叫我‘猴子’,我也是德蓝岛勇士的参赛者之一!”“猴子”凑到辰玄野面前,堆着讨好的笑容说。

“我管你是谁,滚!不要跟着我们!”辰玄野粗声粗气地吼了他一声,就像驱赶着丧家犬似的赶走“猴子”。

“猴子”被辰玄野凶了两回,缩到一边不敢再招惹他,委屈地瘪着嘴,就像一只被遗弃的小狗。

“好了,你不要欺负他了!”我看不惯辰玄野以强欺弱,严厉地瞪了他一眼,这家伙真是恶习难改……唉——叹了口气,我对“猴子”说,“我们的地图被毁了,能借你的看看吗?”

“可以啊,当然可以,果果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呢!我们干脆继续结伴而行吧!”“猴子”脸上再次恢复了笑容,屁颠屁颠地跑到我面前,眼巴巴地望着我。

“嗯。”我笑着点了点头。

于是,我们四个人就这样结伴而行了。虽然……辰玄野不怎么乐意。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一剑独尊逆天邪神圣墟轮回乐园武炼巅峰万族之劫剑来神秘复苏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