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下载
  3.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
  4. 第十一章 密团

第十一章 密团

作者: |返回: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TXT下载,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epub下载

VOL.01

第二天午后,天气放晴,我在屋外晒着被子,几只白色的蝴蝶精神抖擞地在我身边飞来飞去。

“社长——社长——”Q人未到声先到。

我抬起头就看到他挥舞着双臂兴高采烈地往这边跑来。有什么事让他这么高兴啊?该不会是谈恋爱了吧。

Q满头大汗撑着双膝气喘吁吁地说:“社,社长……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你有喜欢的女孩子了?”我笑着打趣道。

“不!不是啦——”Q满面通红地说,“社长你想到哪去啦……”

“那还有什么好消息?”我纳闷地问。

“社长,你的处分被撤消了,你可以马上回圣罗兰了!”Q兴奋地说,两眼闪闪发光。

处分被撤消了?Q说处分被撤消了?!

“……”我睁大了眼睛不敢确定地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了,当然是真的了。我把通知书都带来了,你看这是学校要我转交给你的通知,我一拿到就马不停蹄地跑来了!”Q兴奋地把通知书交给了我。

我颤抖着手打开通知,望着上面的内容,心“怦怦”直跳。真的撤消了,我的处分真的撤消了。

清者自清,他们终于知道我是被陷害的了。我激动得浑身发抖。

“社长,那我们现在就回圣罗兰吧,学校里没你,我真的好寂寞哦,感觉一下子从温暖美丽的天堂跌到了冰冷的地狱!”Q嘟着嘴,可怜巴巴地说。

“嗯,好!你等下,我去换制服!”我跑回小阁楼,拿出洗干净整整齐齐叠放在衣橱里的制服。

换好制服我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蓝白两色的水手服,刚到膝盖的裙子,胸口处的刺绣——圣罗兰校徽。好怀念啊,连以前很讨厌的裙子此时看在眼里都是那么可爱。

圣罗兰我又杀回来了!我现在战斗力100,杀伤力100,接招吧!

来到学校望着熟悉的一草一木,我不禁感慨。我又回来了,我真的回来了。虽然离开了只有2天,可是感觉有2年之久似的。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来到教室景夜莲坐在不远处看到我对我笑了笑,我回以一笑,坐回自己的位子

抚摸着自己的课桌,像老友久别重逢。我们又见面了啊!

“她怎么又回来了?”

“听税是学生会会长向教务科施压,才让她回来的。”

“果然他们关系不浅啊。”

“哎?!会长怎么会喜欢她啊,那么粗野,一点都没女人味。”

周围的女生都压低了声音指着我议论纷纷,可是我仍旧听得清清楚楚

是殷月辉给教务科压力,让我回来的?!我简直不敢相信

殷月辉在离开我家时丢下的话浮在我脑海里

云璎珞,以后就算你求我,我也不会再看你一眼!

他不是讨厌透了我吗,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如果真的是他帮我回来的,那我是不是误会他了

我脑袋里乱作一团,已经搞不清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了。一定是他们在乱说,一定是的

放学后我不想和这些唧唧喳喳的女生们一起走,所以特意等人都差不多走完了,才开始收拾书包准备离开,这时理事长却走进教室叫住了我

“璎珞,能等一下再走吗?”理事长微笑说,一如既往的温柔美丽

“恩,好的理事长。”我点了点头放下书包问,“有什么事吗?”

她笑了笑说:“给你个惊喜!跟我来!”

说完她就不顾我的惊讶,拉着我跑出了教室,我慌忙拎起书包,向Q使了个眼色,让他先回家

不过我心里十分纳闷,惊喜?到底是什么啊,今天好象有很多惊喜似的

咦?这不是学生会吗?

望着面前的歌特式建筑我停下了脚步,犹豫不决。上去会碰到殷月辉的吧?

“怎么了,快上来!”

理事长不由分说拉着我来到3楼

现在是3楼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几间办公桌完全打通,看上去通透明亮,透明玻璃做的自动门感应到我们“哗”的一声朝2边打开

里面用半透明的磨沙玻璃隔出了几见宽大明亮的办公室,地上的深蓝色地毯、墙上的天蓝色油漆都是崭新的,甚至还能闻到淡淡的油漆味

正对门口摆放着一张超大的办公桌,桌子光可鉴人,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上面摆放着最崭新的液晶显示器的电脑,还有崭新的传真机无线电话

里面的每一样东西都是那么精致高档。连角落处绿化都考虑周到了,高大的绿色植物使整个办公室绿意昂然

我张大了嘴望着眼前的一切问:“这是”

理事长握着我的肩膀,转过身体指着大门处几个大字说:“云璎珞侦探社,这是送谁你的礼物!”

我望着透明玻璃上印着的“璎珞侦探社”几个红色大字,眼泪差点“扑哧扑哧”落了下来

在经历那么多事之后,我居然又拥有了自己的侦探社!

这不是在做梦吧?

“喜欢吗?”理事长笑着问

“恩恩太喜欢了”我捂着嘴流着眼泪拼命点着头

理事长微笑地望着我,完全没有责备我哭得像个傻瓜似的

“谢谢你,理事长!”我哽咽地说

“不要这么早就谢我哦!”理事长摇着手指狡黠地笑道:“不过,我可不是白送的哦!”

“”我困惑地望着她

“我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你要帮我早些找回七彩水晶!我相信你绝对有这个能力!”她笑道

“恩!我一定会的!”我流着泪用力点着头

VOL.02

“社长,理事长居然送给你这样豪华的侦探社啊!哇—”Q仰望着宽敞豪华的侦探社赞叹道,“真是太漂亮了—”

“呵呵!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了!”我坐在皮椅上肆意地转来转去感觉自己像了董事长

得到这样豪华的礼物,先前的委屈和不快早就成为过眼云烟了!

“社长,现在我们搬进了这么宽敞的办公室,是不是也应该多招募几个成员呢?”Q意味深长地看着我

“真不错啊!太豪华了!”这时景夜莲突然冲了进来,摸摸玻璃又摸摸绿色植物喃喃地说

“景夜莲!”看到他,我大叫一声从椅子上跳起来跑到他跟前

我想到了个决定

他吓了一跳,惊恐地望着我,结结巴巴地说:“干、干干什么”

我一拍他的肩严肃地说:“我现在要慎重地委任你,景夜莲担任我们侦探社的副社长!”

“啊?!”他惊讶地张大了嘴半天没反应过来

“怎么?!”我故意用凶恶的目光瞪着他说。“让你担任我们侦探社的副社长,难道还委屈了你不成?!“事实上,我已经感觉到这个家伙看上去呆头呆脑的,其实肯定不简单,总是能出乎意料地帮我化险为夷。我要是再不能发现他的不同,那我侦探的头脑岂不是虚有其表嘛!

哈!我正需要这么个深藏不露的帮手

“不!不!没有!”他连忙摇着手慌张地说,”不是的!不是的!没有不高兴!我太惊讶了!”他低着头惭愧地挠着乱糟糟的头发

哈哈!这小子真可爱

“那你答不答应啊?!”我双手叉腰威胁似的瞪着他问

“答应,我答应!”他连忙拼命点头,惟恐我又生气

“哈哈!”我一拍他的肩膀说,“这还差不多!”

一旁的Q却不高兴了,鼓着2个青蛙似的腮帮子说:“社长你偏心,我跟了你这么久都没当副社长”

“哈哈哈哈哈”我干笑着走过去搂着他的肩膀笑着说,“你是我们侦探社最重要的社员啊!你是我得力的干将,我要委任你重要的案子呢!”

“真的吗社长!”Q双眼放光地望着,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真是个容易满足的孩子。我笑笑:“那当然了!我有骗过你吗?”

“谢谢你社长!”Q两眼泪汪汪地望着我,充满了感激之情

哗—

侦探社的自动门打开,我们都停下来望向门外

金色的阳光从玻璃门外透近来,在五彩斑斓的阳光下,殷月辉手捧着一大束玫瑰花气宇轩昂。白色的制服包裹着他完美的身躯,金色的臂章彰显着他的尊贵,那头亚麻色的头发比金子还要闪耀

阳光勾勒着他精美绝伦的脸,那束红玫瑰娇艳欲滴,此时的他看起来就像个画中走出的王子

我就像被一只神气的手按了暂停键似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望着他

怎么是他?我设想过我和他再次见面的无数次情景,可能会形同陌路,可能会像以前一样水火不容,也可能会像仇人

可是我从来也没有想过他会拿着一束玫瑰花出现在侦探社门口,我该把他赶走吗?

殷月辉抿了抿嘴,撇开脸说:“我,我是路过”

呃这一层楼都是侦探社,他从哪里路过啊?我嘴角抽搐,不知道该不该拆穿他显而易见的谎言

“哦,那你走好。”既然他路过,就没什么好说了。我转身朝里走。

“==”他着急地一个箭步冲了进来

我转过身面无表情地望着他,Q和景夜莲睁大了眼睛好奇地瞅着他

殷月辉尴尬地抓了抓头发:“呃既然路过了,我就进来看看这个!”他把手里的玫瑰花塞到我手里说,“这个本来是买给别人的,现在送给你好了!”

啊—送给我就说送给我的,什么叫本来是买给别人的,现在送给我好了?哪有人这样送东西的!“啪”,我把玫瑰丢还给他,把脸扭到一边:“别人不要的东西,我也不要!”

“你!”他瞪着我,脸都气绿了,“反正我已经送给你了,你不要就仍了吧!”他又把花往我手里一摔

哎呀呀!哪有这么会气人的人啊。我捧着玫瑰花,鼓着腮帮子瞪着他

他望着我,瘪了瘪嘴说:“你回来了,很好啊。”

我受不了地瞪着他:“你到底想说什么?”

没见过这么婆婆妈妈的人!

他沉不住气,一咬呀大声说:“我已经找出那个播放录象带的人了!”

“什么?!”我惊讶得张大了嘴。Q和景夜莲面面相觑

“我不是说过那录象带不是我放的吗?你就是不相信!所以我把那个偷录象带的人找出来了。”他不耐烦地大吼大叫

我望着他,想起了在学校里听到的话。真的是他压制教务科让我回到圣罗兰的吗?如果是这样

我是不是真的误会他了?可是现在的我变得比以前警惕多了,我犹犹豫豫地开口:“你要我怎么相信你的话”

“如果你不相信,我把人带到你面前让你亲自审问!”

我望了望Q和景夜莲,他们都点了点头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亲自去证实一下!

“跟我去学生会室吧。”

殷月辉说完就走出侦探社,我忙跟了上去

VOL0.3

几只麻雀停在窗台上,白色的纱帘被风吹起,就像波浪一样起伏不定

我和殷月辉在学生会室的办公桌前,望着站在我们面前瑟瑟发抖的一只“白老鼠”

这只不起眼的“白老鼠”我记得是殷月辉身边的小跟班,常替殷月辉跑进跑出,我见过几次但印象不深。没想到是他害我被退学。我两眼喷火的眼睛恶狠狠地瞪着他,牙齿磨得咯咯直响!

“阿司,我们在你的鞋柜里搜出了这盒录象带的副本,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话说!”殷月辉“啪”的一声把录象带丢在办公桌上,望着那只不断发抖的“白老鼠”厉声说

那只叫阿司的“白老鼠”抬起头慌张的地说:“会长,我不是有意想那么做的!我正好缺钱我没办法啊!”

“给我说清楚!”

“是,是会长!”那只“白老鼠”连忙点头说,“是这样的,我在网上聊QQ时忽然有人问我愿不愿意帮他个忙,还说会给我一大笔钱。当时我奶奶住院要一大笔钱,我没办法就答应了!但我真的不想伤害任何人,我完全不知道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他扑到办公桌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说,“我只是按照他的话做,我真的不是故意背叛会长你的!”

没想到这个笨蛋还蛮孝顺的。

“那个人是谁?”殷月辉又问。

“我不知道。”那只“白老鼠”摇了摇头轻声说,情绪比刚才平静多了。

“你怎么会不知道!”殷月辉跳起来一把拽住他的衣领,眼神犀利,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说,“你最好给我老实交代,不然我让你吃不完兜着走!”

“会,会长……”那只“白老鼠”抖得像风中的残烛,连连摇头说,“我真的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那人只和我用QQ联系,我们一次面也没见过,而且最后给钱时,是他从银行汇款到我卡里的,我拿到钱后就再也没跟他联系过了……我连他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呢!”

“你没有骗我?”殷月辉调高眉毛,威胁意味十足地说。

“是,生是的!我没有骗会长,我发誓!”那只“白老鼠”举起右手,点头如捣蒜似的说。

“他的QQ号是什么,写下来!”殷月辉拿起桌上的便条本丢给他。

他慌忙结果立刻拿出笔照着殷月辉说的写下QQ号,然后颤抖着手把便条本还给殷月辉。殷月辉不悦的瞥了他一眼,一把拿回便条本低头打量着。那只“白老鼠”缩着脖子站在一边,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璎珞,把电脑打开。”殷月辉走到我身边坐下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按下了主机箱的电源按钮。电脑闪了几下显示出XP系统的页面。

殷月辉打开了QQ程序在框里输入了自己的QQ号,没过几秒钟他的QQ就上线了。他点了查找,然后输入便条里的QQ号,这个QQ一看就是不常用的,没有等级没有任何资料。而且此时头像也是黑白的,不是没上线就是隐身着,殷月辉点了一下加为好友发送了请求。

我们俩盯着电脑屏幕,那只“白老鼠”局促不安地站在一边偷偷瞥着我们。

可是等了好久一点回应都没有。

“他没上线吧。”我犹豫了一下说。

殷月辉撇了撇嘴朝那只“白老鼠”吼道:“你的QQ号码和密码是什么!”

“是……”那只“白老鼠”额头不断冒汗,城惶诚恐地跑过来,在框里输入了QQ号码和密码,一会儿他的QQ就上线了。

不爱我爱谁

望着他的网名我差点把中饭给吐出来,有够臭美的。

殷月辉点了那个匿名人打开了对话框。

在吗?有急事找你。

殷月辉输入这样一句话后点击“发送”。

我的心“怦怦”直跳,焦急的等待着。殷月辉手握着鼠标,两眼一眨不眨地望着屏幕,看起来跟我一样焦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QQ上一点回应也没有。等了半小时我们终于放弃了

“每次都是他联系我的,我主动找他,他都不在线。”那只“白老鼠”边说边小心翼翼地瞄着殷月辉,生怕自己又踩了地雷

殷月辉不悦地斜睨了他一眼,顿时吓得冷汗直流。空气为之冻结。我嘴角抽搐。胆子那么小还做这样的事,简直就是找死

“那你给他留言,他会回吗?”殷月辉黑着一张脸问

“以前会,但是自从交易结束后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那只“白老鼠”吞了吞口水紧张地说

“不会是不再用这个QQ了吧。”我道出心中的顾虑。希望不是这样,不然唯一的线索都要断了

“暂时先埋伏着吧。”殷月辉放下鼠标说,又抬起头对那只“白老鼠”说,“你的QQ我先扣下了,等查完了再还给你。”

“是,会长,您爱用多久就用多久!”那只“白老鼠”捧着2只手阿谀奉承道

“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饶过你!”殷月辉瞪了他一眼说,“录象带总归是你偷的,你推卸不了责任,而且我们也没证实你说的是实话!”

“会,会长我知道错了,你就饶了我吧”那只“白老鼠”可怜巴巴地拉着殷月辉的袖子苦苦哀求

殷月辉嫌恶地甩开他的手愤怒地说:“你被逐出学生会了,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还有要是被我查到你说的有一句是假话,你就等着被退学吧!”

“会长……”那只“白老鼠”瘪了瘪嘴委屈地吞下了后面的话。

“还不快滚!”殷月辉厉声大吼,震得天花板都颤了颤。

“是,是!”那只“白老鼠”立刻吓得连滚带爬跑出学生会室。

学生会室一下子安静下来,殷月辉气鼓鼓地瞪着门口,半晌才转回视线问我:“现在你相信我了吧!”阳光透过玫瑰窗洒在他身上,五彩斑斓的光把他一头凌乱不羁的碎发染得像变幻多姿的琉璃,他的周身散发着迷人的姿彩。

“待定吧。”我耸了耸肩膀站起来。一群白鸽咕噜咕噜叫唤着从窗外飞过,透明的蕾丝窗帘随风摇曳。

“什么!”他气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如果我要骗你,我会找学生会的成员,我会找自己的手下吗?你怎么不用用脑子想想!”他气得面色通红。

“再观察一段时间,如果你表现好的话我就相信你!”我冲他粲然一笑,然后转身潇洒地走出学生会室。

“云璎珞——”殷月辉凄厉的咆哮冲破了云霄。

我在楼道上耸了耸肩。虽然这件事不是殷月辉做的,但我也不像以前那样信任他了,我总觉得他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这件事发生得太奇怪了,好象是有人想把我赶出学校,这和前几天发生的家门被撬以及抢劫事件会不会有什么联系,为什么那么巧就发生在了一起?不会都是冲着烟斗而来的吧?

而且殷月辉这段时间的举止也很古怪,总是神神秘秘的,好象一个人在捣鼓着什么?

看来烟斗的事暂时还是不要告诉他好了……

我摇了摇头走回侦探社。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万族之劫圣墟太古龙象诀超级兵王(步千帆作品)绝色丹药师:邪王,你好坏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