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下载
  3.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
  4. 第十二章 面具

第十二章 面具

作者: |返回: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TXT下载,怪盗KING和侦探QUEEN1epub下载

天空一碧如洗,比水彩还要艳丽,云朵洁白干净没有一丝瑕疵,就像一片片轻柔的羽毛

微风夹带着暖暖温度吹拂着大地,醉倒了一大片樱花,淡粉色的花瓣像雨一样落下,在风中纷纷扬扬

我靠在窗边看着一阵阵美丽的樱花雨,薄纱的窗帘像羽翼一样在我身旁飘动

唉—好无聊啊

“一对Q!”

“A一对。”

“啊!我输了,没想到莲这么厉害啊!”

“是我运气好,呵呵………”

Q和景夜莲围着接待桌杀的不可开交

“你们俩当这里是娱乐场啊!”我扭过头生气地说

“不是啊,社长……是因为这几天一位委托人都没有啊。”Q委屈地瘪了瘪嘴,捏着纸牌低下头垂头丧气

“……”唉—为什么最近这么平静,KING销声匿迹了,委托也一个都接不到,当初找狗找猫的委任到现在

看来也是多么难能可贵

好不容易再次拥有了自己的侦探社,而且,又是这么豪华,可是………居然派不上用场…

沉重的打击啊

“唉—为什么最近这么平静呢?”我耷拉着脑袋,垂着肩头,焉焉的就像一根腌黄瓜

“是呢,最近真是什么新闻都没有,连KING也停止了活动呢!”Q放下纸牌,推了推眼镜

一直讷讷地盯着手里纸牌的景夜莲也抬起头点了点说:“好象是这样。”

“……的确呢。”我低着头摸了摸下巴。这个KING自从中了我们的颜料弹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不但不再作案,连一丝消息都没有了,仿佛人间蒸发了似的

“说到这个,后援会那边也很安静呢,好象KING的人间蒸发令他们很受打击呢。”Q边拨弄着桌子上的纸牌边漫不经心地说

“唉—KING的线索真是越来越少了,要是他就这样凭空消失再也不出现的话,我们这辈子都别想抓到他了。”我趴在桌子上,完全失去了信心

KING啊KING—为什么你总是这样难以琢磨

“KING还没找到东西。”景夜莲突然没头没脑地蹦出一句

“什么?”我和Q同时转头惊讶地望着他

“……….”他尴尬地推了推眼镜,咽了口口水紧张地说,“那个KING……上次不是在找东西吗?好象好没有找到……所,所以我想他不会就这样消失的。”他说完又紧张地望着我们,生怕自己说错一个字

“是啊!”我垂拳大笑道,“我怎么给忘了!”

KING前段日子大费周章地在圣罗兰挖了那么多洞,那东西对他来说一定很重要,他怎么可能轻易放弃呢!

哈!KING你也是有弱点的

我望着低头埋着手里牌的景夜莲。这小子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愣头愣脑的,可说出来的话却一针见血

“可是KING在找什么呢?”我又在为这个问题困惑了。这世上有什么东西会让KING这样大费周章?

“一定是跟这个学校有联系的,而且是很秘密的东西。”景夜莲看着手里的纸牌说

“和这个学校有联系的,有很秘密的东西?我没听说过啊,而且如果是很秘密的东西,我们也不可能会知道。”我摸着下巴,苦恼得2条眉毛都纠结在了一块儿

“也不一定,最近一定发生过不寻常的事情。”景夜莲放下了纸牌笃定地说

我豁然眼睛一亮。我怎么给忘了?不寻常的背后必有什么隐情。最近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呢?我摸着下巴努力寻思着….

学校倒没什么不寻常的,不过我身边倒发生了几件不寻常的事情,一次是家里被闯,一次是在大街上遇到抢匪。好象都是冲着前社长交被我的烟斗来的

砰—

我重重地拍着桌子。联系起来了!一切都联系起来了!

KING和那些抢匪都知道烟斗里的秘密,而且想得到它。可是KING却不知道烟斗在我手里,以为在学校的某处,而那些抢匪却知道烟斗在我手里。这一系列的怪异事件其实等候是冲着烟斗而来

Q和景夜莲都瞪大了眼睛心有余悸地望着激动不已的我

如果是这样,那我不是很危险?成了一大群人的目标。我嘴角抽搐。为什么我要卷入这样莫名其妙的事件中,明明烟斗在我手里,而我却不知道里面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社长,都是你干的好事

我气愤地握紧拳头,真想把云游四海的社长抓回来,好好扁他一顿

不过这是其次,重要的是如果烟斗真如社长所说的那样重要,那我就要肩负起好好保护烟斗并把里面隐藏的秘密给解开

看来烟斗要换个地方藏起来

半夜,夜深人静。银色的月光从倾斜的窗子流泻近来,聒噪的青蛙“呱呱”叫个不停。大家都进入了梦乡

我从床上爬了起来,钻进床底翻开可活动的木板把里面的盒子取了出来。烟斗几放在盒子里,这里虽然隐秘可是也不是长久之地,下次我就不能保证不被发现了

我抱着盒子出了门,在离家不远处的东面有座小山,那里鲜少有人经过

借着朦胧的月光我沿着小路爬上了山,在数到第三棵树时停了下来,在树根边挖了个洞把盒子埋了进去

绝对不会有人找到这里的吧!踏结实了土,撒了些草和书页,我仔细检查了一下,看不出痕迹才放心离开

VOL.02

第二天侦探社依旧冷冷清清的,我坐在办公桌前无聊地上网,浏览网页。这样下去侦探社真要关门大吉了

好无聊啊,委托不到,ING也一直不出现。唉—

“一对J。”

“一对A。”

“啊,莲你又赢了!怎么好牌都在你手里啊!这牌有问题。”

“呵呵….我运气好而已………”

Q和景夜莲依旧围着接待桌玩扑克。有什么事好让大家做的呢?我撑着下巴思索

打扫侦探社吗?这个星期已经打扫4次了……

不如对前段时间发生的怪事展开调查好了,恩…除了殷月辉把边,其它的也没什么明确目标,就先调查殷月辉,看他这段时间在密谋什么

对,就这么做。我不能再坐以待毙了!恩………该从哪里入手呢?没方向,不如试探试探他,最好他自己露出什么马脚

这样决定后我就拿起了电话,拨通了学生会室的电话

“喂。”

“是我。”

“哦,什么事?”

“我刚查到了点KING的线索,想告诉你一下。”

“恩。”那边传来不冷不热的声音

果然他对KING的追查已经失去了热心,曾经信誓旦旦要亲手逮捕KING的他,怎么突然没了兴趣?这太奇怪了

“那个,你明天有空吗,我们一起到后援会调查一下,我找到新线索了。”

“明天?呃………我正好有点急事,不如你先去调查,把结果告诉我,就可以了。”

“…….哦。”

挂上了电话,我摸着下巴。明天他有急事?可疑。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急事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和景夜莲埋伏在殷月辉家门口,而Q则留在侦探社做我们的外援支持

阳光洒落在那幢奢华雄伟的欧式建筑上,白色的大理石,大扇的落地窗,精美的复古雕花,整幢建筑就象一件艺术品。周围是大到可以媲美球场的草地,花圃里栽种着各种珍贵的花草。里面还建了一个圆形游泳池,注满了水的游泳池在阳光下清澈见底,波光粼粼

每次看到这所大宅我就情不自禁拿来和自己家比,每比一次我就会感叹老天的厚此薄彼。

唉——和他家一比,我家就像贫民窟。

呼呼——呼——

景夜莲趴在草地上已经打起了瞌睡。我受不了地猛翻白眼,这么热的天钻在树丛下,他居然也睡得着,不怕被虫子咬死啊。

这时那扇复古的雕花大门缓缓朝两边划开,殷月辉的白色宝马从里面平缓地驶了出来。

“快醒醒!”我用力摇着景夜莲。他睡眼惺忪地抬起头,揉着眼睛。

那辆宝马车从树丛前的大道上驶过,带起了一阵风。光滑的车身闪闪发亮。

“走了走了!”我拉着景夜莲从树丛后面爬了出来,然后推出藏在树丛后的“小绵羊”,催着他坐了上去。

嗡——

我一拧油门,“小绵羊”像利剑一样冲了出去。

那辆宝马一路毫不犹豫地往前开,根本没有发现我们。一大早的,这小子要去哪里?

“这好像是开往海滩的方向。”景夜莲从后面探出了小半个身子说。

“难道他又是去玩的?”我嘴角抽搐,希望不是如此,不然我们一大早的是为了什么啊?

很快我们就闻到了咸咸的海风,随后一大片金色的沙滩出现在我们面前。那一望无际的大海美得如同一块蓝宝石。

那辆宝马车在沙滩前停下,殷月辉从车子上走下来,关了车门大步往沙滩走去。我们也立刻下了车,把小绵羊停放好迅速地跟了上去。

金色的沙滩上竖满了五颜六色的遮阳伞,就像一朵朵硕大的彩色蘑菇。柔软的沙滩上留下了无数深深浅浅的脚印。岸边栽种着一大片芭蕉树,肥厚的叶子在阳光下散发着盈盈绿光。

海浪时轻时重地拍打着岸边,溅起白色的泡沫。

Vol.03

殷月辉毫不犹豫地往海边走去,亚麻色的头发闪耀着金子般的光泽,白色的衬衫被风吹的鼓鼓的,左臂的狮子臂章闪闪发光,今天他还带了一幅宽大的琥珀色太阳眼镜,不认识他的人会误以为他是个明星。因为他实在太俊美太耀眼了。

我们小心翼翼地跟在他后面。他不会是来游泳的吧?

咸咸的海风迎面扑来,带着湿湿的味道。

沙滩上人群走来走去,五颜六色的泳衣让人觉得眼花缭乱,游客的热情比头顶的烈日还要高涨。

跟到海边,我看到殷月辉走到一个穿着橘黄色T恤的男生旁边,那男生看到他立刻恭敬的低头。

我仔细看着那男生的脸,感觉好熟悉。我好像在哪里见过?我在脑海里思索。

啊!我恍然大悟。那张脸……居然是阿司!我惊讶地目瞪口呆。

哪个把录像带公布在学校,害我差点退学的人!殷月辉不是说已经把他逐出学生会了吗?为什么他还会跟着殷月辉?

难道说……一切始终都还是一个骗……不,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头禁不住一阵眩晕。

他们俩交谈了几句,然后往不远处靠近大海的一块巨大的教礁石走去。我顾不得多想便和景夜莲迅速地跟了上去。

他们爬上了大礁石,面向着大海站在一起。风很大,愤怒的大海拍打着礁石,溅起一阵阵白色的水花,“轰隆——轰隆——”的巨响震耳欲聋。

我和景夜莲躲在礁石后,完全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虽然不知道他们俩避开人群神神秘秘地在谈什么,但是看得出来他们俩的关系很好,完全不像是一个学生会长和已经被逐出学生会的会员之间的关系。

我被殷月辉骗了,被他高超的演技骗了。我完全没想到他会让自己的手下替他顶罪,让我如何也怀疑不到他头上。

原来这都是一场骗局,绕了一个大圈子,原来播放录像带想把我赶出学校的还是他!

他导演了一场戏,让所有人都被他迷惑了,他一面扮演着伸张正义责无旁贷的学生会长,一面扮演着神秘狡猾的幕后黑手。而且更高明的是,竟然都没有人知道他做这些事的目的!

殷月辉你隐藏得好深好深!

我再也压抑不住愤怒,冲上了礁石。景夜莲也连忙跟了上来。正在谈话的两个人被我们吓了一大跳,睁大了眼睛愣愣地望着我们。海浪愤怒的拍打着礁石,而我心中的愤怒几乎能摧毁整个世界。

我指着殷月辉的鼻子厉声说道:“殷月辉!你和阿司在我面前合演了一场戏。让我相信阿司是受别人指使,而你毫不知情,还信誓旦旦地要查出幕后指使者。你好卑鄙!”我咬牙切齿,眼中迸发着愤怒的火焰,恨不得把眼前的所有一切燃为灰烬。

“你胡说八道什么?不要随意猜测好不好!”殷月辉看疯子似的看着我。对于我的指责毫无愧疚之意。风吹着他的头发,他的眼里微微透着薄怒。

我指着阿司咬牙切齿地对他说:“你背着我和这个陷害我的叛徒在密谋着什么?是不是想这怎么再次陷害我?”我眼里的火焰在熊熊燃烧。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啊,我……”殷月辉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打断。

我歇斯底里大吼:“你一次次地欺骗我,把我耍得团团转!你这个骗子!恶魔!”

“你听我解释!”他朝我大吼。

“没什么好解释!我已经不止一次被你的解释欺骗了!混蛋!你这个大混蛋!”我愤怒地冲了上去,可是脚下却踩到了一块不牢固的石头。

石块松动,来不及收回脚,我张大了嘴巴仰面摔了出去。面前的风景在迅速倒退,我头晕目眩,脑袋一片空白。

“啊——”我大叫着伸出手,可是什么也抓不到。

这下死定了……

“璎珞!”殷月辉和景夜莲想都不想,就跟着跳了下来。

狂风中,两人就像两只翱翔的鹰。

是我的错觉吗……

风猛烈地刮着我的衣服,眼前是一切都在急速往后退,我的耳边全是呼啸的风声,我伸手想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抓不住

“璎珞—”

景夜莲像一只迅疾的鹰向我扑来,他伸长了手却没够到我

“景夜莲”为什么,为什么他会跳下来!为什么他会不顾一切地救我

我的心仿佛受到了猛烈的撞击。景夜莲焦急地在半空猛抓好不容易一把捞到了我,把我紧紧地护在怀里

刚才耳边吓人的风声渐渐变远了,我的耳边响起景夜莲有规律的心跳声

扑通—扑通—扑通—

他像保护珍宝一样把我护在怀里,抓着我的手拽得紧紧的,好象要把我嵌进他的身体似的

为什么要为了跳下来

你不知道会死吗?

“砰”的一声我们坠入了海里,海水像猛兽一样瞬间把我吞噬,我的耳朵里、鼻孔里全是又苦又咸的海水,难受得要死。不过还好由于景夜莲的保护我没有受到太大的冲击

“哗—”的一声,我拼命探出了海面,用力呼吸着新鲜空气

呼—呼—呼—

可是我正想呼喊景夜莲时,却没在海面上看到他

海面平静无波,没有景夜莲的身影,连殷月辉的身影我也没有看到。殷月辉刚才确实也跳下来了

他们俩人呢?

一股让人背脊发凉的恐惧瞬间向我袭来

“景夜莲!殷月辉!”我慌张地朝四周大喊,“景夜莲!殷月辉!你们快点回答我啊—”

可是海面风平浪静,没有一丝声音响应我。不会的!景夜莲和殷月辉不会死的!绝对不会死的!

我憋了一口气重新钻入海底,在海底张大了眼睛拼命寻找

景夜莲!殷月辉!你们在哪里?不要吓我啊!求求你们快出来!

海水刺得我的眼睛好痛,不知道是心里太难过了还是眼睛太难受了,我的眼泪无声无息地流出眼睛,和海水融合在一起

可是他们2的身影就像海市蜃楼一样渺茫

景夜莲殷月辉

实在憋不住了,我探出了海面。由于憋气太久胸口痛得发慌,可是没有找到他们2我更加是焦急得要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景夜莲和殷月辉生死一线,如果再找不到他们

蓦地一副黑眼镜飘到我面前,我迅速拿起来端详

是景夜莲的,不!不会的!

景夜莲不会死的!

“你们2个混蛋!你们要是出了什么事,我绝对不会原谅你们的!”我用尽所剩的;力气朝海面大喊

可是大海像睡着了一样,那么平静,没有一点动静,没有一丝声音

我觉得自己像个无助的小孩,弄丢了最珍视的宝贝,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垂下脑袋,眼泪从脸上滑落,“啪嗒啪嗒”流向大海,和咸咸的海水混在了一起

“呜呜呜呜对不起都是因为我都是我害的对不起”

就在我无助地哭泣时,“哗—”的一声,面前突然水花四溅,殷月辉从水里冒了出来,亚麻色的头发像海藻一样贴啊头发上,他撸着脸上的水,不停地甩着脑袋似乎是想让自己保持清醒

“殷月辉!”我惊喜万分,完全忘了他是个接二连三欺骗我、耍弄我的恶魔

他应声抬起头,可是就在他抬头的那一瞬间,我完全楞住了。

一双碧波流转的眸子望着我……那是一双冰蓝色的眼睛,仿佛有碧蓝的海水在里面流淌,灵动而又璀璨,就算世界上最著名的蓝色钻石——噩运之钻“希望”,在它面前也会黯然失色。

而那样一双眼睛竟然出现在殷月辉那白皙无瑕的脸上?!

他的眼睛竟然是冰蓝色的?是海水让我看到了真相?!

那双眼睛……是那么熟悉……

KING!

正是KING拥有的冰蓝色眼眸!

他果然是一个骗子,彻头彻尾的大骗子!伪装……原来他在我面前的一切都是无耻的伪装!

原来KING一直都在我的身边,还把我耍得团团转!

就在我头晕目眩浑身颤抖的时候……

“哗——”身后又是一阵水花声。

景夜莲!是景夜莲!他还活着,我慌忙转身焦急地望过去。

海面先冒出一个个泡泡,在阳光下散发出五彩斑斓的光彩。

接着碧蓝的海面赫然冒出了一个颀长的身影,他的皮肤晶莹雪白如同上好的白玉,他的五官精美绝伦就像是顶级雕刻家的杰作。他……他的头发,那银色的光芒就好像是最皎洁的月光聚集而成,此时正贴在那光滑的脸庞上,散发着柔润耀眼的光泽,梦幻得让人窒息。

他……他竟然拥有KING的银色长发?!

他,真的还是景夜莲吗?

我忘记了呼吸,呆呆地打量着这个人……黑色的长袖T恤,和景夜莲穿得一模一样……

这是从他身旁飘来了一抹黑色的海藻似的东西,我把它捞出来,发现是顶黑色的假发?!

“你,你是景……夜莲……”我犹豫的叫着他的名字,觉得整个人突然麻木了失去了所有思维。

他没有回应,似乎已经昏迷,紧紧的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投下浓重的阴影……让我无法看见他的眸色……可他微仰着脖子,那美丽的线条就像白天鹅一样优雅。阳光洒在他的身上,绝美得让人觉得虚幻。

这样仿佛被神明溺爱而生的人,除了KING……还会有谁?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天哪!为什么会出现两个……KING?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