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公主大人爱作怪下载
  3. 公主大人爱作怪
  4. 第五章 无尾熊内裤事件

第五章 无尾熊内裤事件

作者: |返回:公主大人爱作怪TXT下载,公主大人爱作怪epub下载

前面两个项目学生会和自由联盟会都是一胜一败打成平手,第三个项目两队都是虎视眈眈。

第三个项目是篮球比赛。

我们队换上了白色球服,和穿着黑色球服的自由联盟会的队员面对面站在赛场上。

看到自由联盟会的那神气活现的样子前面的仇恨就涌向心头,队员们和我一样气愤,个个双眼喷火地瞪着他们,恨不得在他们身上烧出一个个窟窿。

“粗眉毛大猩猩!你这卑鄙的小人,没本事就使阴招,欺负女孩子你害不害臊啊!”尹龙一指着粗眉毛破口大骂。

“为了目的不择手段,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你这头脑简单的跳蚤!”粗眉毛像听到了一个很可笑的笑话似的哈哈大笑,旁边的队员也都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你说谁跳蚤呢!你这只粗眉毛大猩猩!”尹龙一恼羞成怒,扑上去一把拽住了粗眉毛的衣领。

裁判吹响了哨子,尹龙一才忿忿不平地甩开他。

我看到粗眉毛嘴角一闪而过的冷笑,心里一惊。他是故意的,他故意激怒尹龙一!

不知道这次他又在算计什么,前面的事让我变得非常警惕。

比赛开始。

裁判抛出了手中的球,那球飞向空中,又像黑影一样压来。

两队你挤我我挤你,虎视着那颗球。我被一个大个子男生挡着,黑压压的仿佛一堵墙,我连球的边都摸不到。

忽然,尹龙一像一只雄鹰般高高跃起,一把把那颗球牢牢抓在手里。

对啊!他说他的弹跳力很好,果然,脚下好象按了弹簧一样,居然可以跳那么高,简直就像飞起来了。

砰——

尹龙一双脚着地,运球往篮板冲去,就像一只刚被放出笼子的猛兽,所向披靡,无人可阻。

他就像一道雷电,眨眼之间就来到了篮下,又扣下一个灌篮。第一次看到那么猛的灌篮,就像一颗炸弹在篮板上炸开,球扑通扑通在地面上跳跃了两下,尹龙一双手抓着篮框吊在上面摇晃了两下,然后松开手轻松落下。

“哇——”

“龙哥,酷毙了,我崇拜你!——”

“尹龙一,太帅了,我爱你!——”

尖叫声此起彼伏,就像海浪似的一浪盖过一浪,拉拉队摇着彩球为尹龙一加油呐喊。

尹龙一满场跑着抛着飞吻摇着手,仿佛一个巨星一样璀璨夺目。

“尹龙一,好棒!”我也忍不住为他欢呼。

他跑了回来,和我击掌,大喊:“加油!打得粗眉毛大猩猩他们落花流水,屁滚尿流!”

球队的气势一下子被提了起来,个个振奋精神准备把粗眉毛自由联盟会的球员撵碎。

比赛继续进行着。

被团团围住的尹龙一把球传给了崔神义,崔神义运着球灵活地闪过层层阻碍,在大家以为他要冲向篮板时,他却在线外停住,轻跃起身,投出了球。球就像一个抛物线,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距离空心落入了篮狂。

“啊!——”

“会长帅呆了!——”

“崔神义我爱你!——”

又一翻尖叫掀翻了天,拉拉队再次摇旗呐喊。

尹龙一的篮板球和崔神义的三分球就像两颗重型炸弹,炸得自由联盟会灰头土脸。再加上两人的完美配合,自由联盟会一分都捞不到,简直就是打遍天下无敌手!

平时势不两立的两个人,在场上居然可以配合得这样天衣无缝,真是让人跌破眼镜。

这时,我看到粗眉毛偷偷的向队员们打了个手势。

他又要耍什么诡计?来不及细想比赛接下去进行,只见自由联盟会改变了队形,本来一直挡着我的大个子男生跑到了尹龙一前面,尹龙一被两个大个子男生牢牢地盯住,而我面前空无一人。

KAO!太小瞧我了吧!

崔神义运着球立刻被人左右夹击,密不透风,崔神义不能前进也无法后退。

“把球传给我!”尹龙一挥着手大喊。

崔神义想也不想地就把球扔给他。尹龙一拿了球就往前冲,他身边的两个大个子立刻就包围了过去,尹龙一左闪右躲,其中一个大个子伸出手去抓他胸前的衣服,他不屑地笑了笑向跳鱼一样灵巧地转身逃开在人群里穿梭自如,那个大个子追了上去,伸着手不死心地抓他。

“笨蛋!”尹龙一嘲笑了一身,运着球向篮板冲去,那大个子被惹毛了,一把扑了过去。然后不幸的事情就在我眼前发生了,只见大个子拽着尹龙一的白色运动裤栽倒在地跌了个标准的狗吃屎,而他誓死紧拽不放的运动裤滑到了尹龙一的脚踝。

全场爆发一阵震翻天的轰笑。

尹龙一举着篮球楞在原地,惊得都傻掉了。

他那条印满了无尾熊的四角裤就这样晾在光天花日之下,像一面鲜艳的旗一样飘啊飘飘啊飘……

“哇哈哈哈——”

“尹龙一居然穿无尾熊的卡通内裤!”

“笑死人了,无尾熊四角裤!”

“哇哈哈哈……”

“哇哈哈哈……”

众人笑翻一片,有的人还笑得在地上打滚,还有人立刻拿出手机和数码相机拍下这震撼性的一幕,做薇永远的留念。

尹龙一终于反应过来,脸上的温度像温度计一样直线上升,他立刻提起运动裤,一张红得像熟透的番茄的脸烫得快要冒烟。

我看到崔神义的嘴角轻轻地抽搐了两下。

其他队员都不忍心地蒙上了眼睛。

“阿门!”我在胸前划着十字为尹龙一哀悼,尹龙一啊,你就当为球队牺牲吧。

那拉尹龙一裤子的大个子终于清醒过来,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被当成笑话的尹龙一恼羞成怒,一把拽住他大吼:“死猴子!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我……我不是故意的呀……”那人吓得结结巴巴。

“你是不是嫉妒我长得比你帅球技比你好啊!”

“我……我,我没有啊……”

这时裁判走了过来,指着尹龙一,严厉地说:“放开他,比赛继续进行。”

可是尹龙一依旧不罢休,拽着大个子继续大吼:“死猴子!你让我当众出丑你不想活了!”

“放手,不要影响比赛!”裁判抓住尹龙一的手,似乎有点火了。

“放开我,我要教训着只死猴子!”尹龙一一把甩开裁判。

裁判脸色刷白,从口袋里掏出了红牌,“你出局了,下场!”

“什么!”尹龙一不可置信得瞪大了眼。

很快就有几个人架着他离开,尹龙蹬着腿大喊:“有没有搞错,是他耍阴招,你不罚他罚我有没有天理啊!——”

我终于明白了粗眉毛的目的,他是故意惹怒尹龙一,让他被罚下场。

太卑鄙了!

比赛继续进行。

尹龙一低着头,像条流浪狗一样坐在休息区。

我突然觉得心里好难过,酸酸的仿佛吞了颗柠檬。

粗眉毛!我咬着牙瞪着粗眉毛,他嘴角挂着一抹阴冷的笑容瞥了眼坐在场外颓丧着头的尹龙一。

真是太阴险狡猾了!我紧紧地攥着拳头,我一定要为尹龙一报仇!

可是少了尹龙一的球队就像少了一条臂膀,崔神义虽然球技高超,可是光他一个人还是力不从心,对方球员死死的盯住了他,只要他一拿到球就被层层包围,他根本没有机会出手。

尹龙一在场外急得几次都想冲上来,却被人阻止了,他只能在场外大骂:“混蛋!卑鄙小人!粗眉毛大猩猩有种和我单挑!”

望着对方球队记分板上的分数越翻越多,我们队的队员额头都冒出了汗。

我对我的无能为力感到气馁。为什么?为什么我依旧帮不上任何忙?为什么在崔神义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不要泄气!还有时间,加油!”

崔神义举着拳头给所有队员加油助势。

“对!只要有会长在我们就不会输!”猥琐男听到了崔神义的声音立刻恢复了精神,就像一下子充满了HP值一样,活力四射。

“对!加油!我们一定会赢的!”我也放声大喊,我也是崔神义的崇拜者,我怎么可以输给猥琐男呢!

“加油!”

“加油!”

太阳火辣辣地散发着光和热,我们把手叠在一起,互相加油打气,队员们又振奋了起来。

比赛如火如荼地进行。

我奋力甩开挡着我的大个子,接住了崔神义传给我的球,可是立刻又有两个大个子拦住了我。我转头看到猥琐男正焦急地朝我招着手,我立刻把球传给了他。

“呀——”他运着球铆足了劲往前冲,拦着我的两个大个子立刻围了过去,猥琐男左闪右躲之时眼镜从鼻子上滑落掉在地上。

“白雁,把球传给我!”崔神义在不远处大喊。

“会长?”猥琐男睁着两只迷茫的大眼犹豫了一下扔出了手里的球,粗眉毛大笑一声接住了猥琐男扔出的球。

呃……

队员们全楞住了,为什么猥琐男把球传给了对方……

这之后接二连三出现乌龙事件。

“眼镜男,接住!”

猥琐男运着球眯着眼睛一路往前冲,最后把球扣进了篮框。

“哈哈哈哈——”对方球员爆发一阵狂笑,观众席也笑翻一片。

呃……

队员们全晕倒了,为什么猥琐男把球扣进了自家篮框……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无数嘲笑的声音像洪流一样把我们队淹没。

比赛结束,我们队惨败。

尹龙一抓着猥琐男用力的摇:“你是笨蛋啊!怎么有你这么蠢的人!”

“会……会长……”猥琐男口吐白沫。

休息室里队员们你怪我我怪你争执个不停。

“现在我们是一胜两败,如果再输一个项目那我们就不用比下去了。”崔神义的话让所有人都没了声音,队员们一个个忧心忡忡。

一共是五个项目,我们已经输掉了两个,只赢了一个,接下来的两个项目我们要全部拿下,不然学生会就要落入粗眉毛的手里了。想到粗眉毛的阴险狡诈,我就不敢想象学生会如果落入他的手中学校会变成什么样。

“下个项目不是你的嘛,你自己不要输掉了!”尹龙一翘着腿坐在一边落井下石。

对了!下个项目就是马拉松接力赛了……我也要出赛……我的头又开始晕了,有点低血压。不行,我猛力拍了拍自己面颊,我不能这么没出息!

“你不要把自己忘了。”崔神义冷冷地说。

尹龙一瞪着他火药味十足。

第四场,马拉松比赛。

起跑线上站满了人,唧唧喳喳沸腾一片。

望着一个个长手长脚的选手我的手心直冒汗。旁边像根柱子一样的肌肉男朝我轻蔑地笑了笑:“小个子,你也参加马拉松啊。”

“干嘛?个子小就不能参加马拉松啊,法律有规定吗!”我很有气势的瞪了过去,我个子比他矮气势却可一点都不输给他。

他意外地看着我,然后笑着转过头。

可是光有气势有什么用啊……个个腿都比我长,他们跨一步我要夸两步,这怎么比啊,先天就吃了大亏,而且我后天也不足,天那……死定了……

“香肠妹加油!”尹龙一在一边握着拳说道。

我笑着向他比了个OK的手势。

“死狐狸!你等下不要拖我后退!”尹龙一突然一百八十度转变,对崔神义凶巴巴地警告道。

崔神义冷冷地撇开脸。

裁判手里的信号枪举起,所有选手都安静了下来,摆好起跑姿势眼睛直直地盯着前方,就像一把架在弓上的箭。

砰地一声,信号枪响起,我和其他人都像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

人群拥挤,我被人挤来挤去,晕头转向的。

但我不能输,这场比赛至关重要,我就像条沙丁鱼一样在人群里铆足了劲地往前钻。

呼——呼——

好累,好累,我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啊!我看到崔神义了,他就在不远处望了我,我立刻跑了过去,我要把接力棒交给他。

“香肠妹!你往哪跑呢,我在这里!”另外一边突然传来尹龙一的叫声。

啊?哎呀!忘记了,尹龙一才是第二棒,尤乐儿,你真是个笨蛋!

我立刻往回跑,跑来跑去我晕头转向的,脑子也有点迷迷糊糊。为什么场地是迂回的形状,这样第二棒第三棒的站点离得好紧,真是分也分不清。

“乐儿小心!”崔神义紧张地声音让我回过头,才我不知不觉跑到了马路上,一辆摩托车离我只有一米远,我吓得一动都不动。

在我发楞时崔神义一把推开我,一辆原本要撞到我身上的摩托车把他撞倒在地。

望着他像个布偶一样滚出几米远,我吓得心脏就要停止跳动了。

所有声音都看不见,所有东西都看不见,只有他苍白的脸,脆弱的身体,粘上了血液和泥土的翻飞的衣角,还有……我心碎的声音。

我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颤抖地把他从地上扶起来。“崔神义!崔神义!”我的声音沙哑颤抖,连自己都要认不出,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扑啪嗒啪嗒往下掉。

他轻颤着睫毛睁开了眼睛,脸色苍白得接近透明,他用着虚弱的声音对我说:“我不要紧……只不过撞破了点皮……你不要管我继续跑下去……”

“不……都是我不好……对不起……我们马上去医院……”我望着他一片殷红的脚腕心疼得快要死掉,眼泪掉得更凶。

那辆摩托车的主人立刻下了车跑到我们身边惊慌地问:“怎么样,怎么样,你还好吧?”

“不要管我!代替我继续跑下去!”他使尽仅有的力气朝我大吼。

“不要!我死也不要!”我紧紧地抱着他,把头埋在他胸膛,伤心地嚎啕大哭起来。

“小姐,对不起,我会照顾他的!”摩托车的主人愧疚地对我说。

“乐儿,乖……”崔神义摸着我的头发,声音柔和了下来,“相信我,我没事……我保证我没有生命危险,我们不能让学生会落在雷少凰手里……对不起,是我当初太自信了,我不该答应和他赌的……连累了你……”

他歉疚的表情,紧锁的眉头,颤抖的手指,无不敲击着我脆弱的心脏。我握住了他颤抖的手,好希望刚才撞上的是我自己。

我要怎么办……为了学生会丢下他……还是为了他丢下学生会……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么多难题……

自由联盟会总是阻挠这学生会,给学生会制造了不少麻烦,我知道崔神义是为了废除自由联盟会才会答应这次赌博,如果这次输了学生会会怎么样,崔神义会怎么样?

“乐儿,拜托你……如果学生会落到雷少凰手里学校将变得鸡犬不宁……我不知道他这样卑鄙的人会做出什么事……”崔神义望着我,焦急地说。

“好,我答应你。”我哭着点着头,如果这是你愿望,我答应你,就算死我也不会输掉这个比赛!

他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我把他轻轻放下,看了他一眼拼命克制下心里的疼痛,才咬牙转过身跑开。

可是他靠在树下白色的身影,虚弱的笑容却烙在了我脑海里。

等我……我马上回来……

给你带回好消息。

路上已经没多少人,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我从尹龙一手里接过了接过最后一棒,拼尽全力往前跑。

抛开一切,带着崔神义给我的勇气的翅膀一路往前跑。

天空好苍白,终点遥遥无期。

我的汗水洒了一路。

我一定要第一个跑到终点,上帝啊!给我一点奇迹吧!

乐儿……乐儿……加油……

我好像听到了崔神义的声音,那么的飘渺,虚幻。是他在远处给我加油呐喊吗?

远远的,我看到了人群,是参赛的选手,胃里好象翻江倒海一样难受,头晕忽忽的,脚好象千斤重抬也抬不动,我想我是体力透支了。

我一定要替崔神义跑完最后一棒,终点就在前面了,我甚至能看到飘扬的红色彩带了,我不能在这时候倒下。

心底升起了一股悲愤的力量,我发挥了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潜能,铆足了劲一口气冲向终点,超越了所有选手,撞上了那条红色的彩带。

一瞬间,尖叫声像炸开了锅一样爆发。

人群拥挤往跑道流动,高渺的淡蓝色天空彩纸像蝴蝶一样飞舞,我的世界突然一片寂静,眼前苍白一片,在失去知觉的那一刻有一双有力的手抱住了我。

崔神义……我赢了……

乐儿……

白色的雾气中有一个声音在呼唤我。

“是谁!”我拨开雾气四处搜索,是谁在叫我,那个声音那么熟悉……

“乐儿!”

我转过头看到崔神义俊美的脸正对着我温柔的笑,他穿着一身白衣,全身闪闪发光。

“崔神义!”我高兴地跑向他,突然“嚯”地一声他背后张开了一对巨大的白色翅膀,我吓了一跳楞在原地,“崔神义……”

他向我笑了笑,笑容变得飘渺空洞。

我的心剧烈收缩了一下,冲了上去,他拍着翅膀腾空飞了起来,转过脸看了我一眼,就远去。

“不要——”伸出手却什么都没有抓到,望着陌生的四面白色墙壁自己坐在一张陌生的床上,“呼——呼——”我用力呼吸着,原来我是在做梦。

这是哪里?崔神义呢?

不!他还在树林里!正当我焦急下床时门被推开,尹龙一端着一盘食物走了进来。

“你醒啦!”他笑着说,笑容就像清晨的露水一样清新。

“崔神义!崔神义还在林子里,快去救他!”我抓住他的手,盘子里的东西打翻了一地,碗碟砸碎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尤其刺耳。

尹龙一的笑容凝固在脸上,黯然地望着我说:“他没事,在隔壁病房呢。”

我听了他的话立刻冲出了房间往隔壁病房跑去。

“你干什么!快回来,医生叫你好好休息!”尹龙一大喊着追了上来。

可我根本没听进他的话,我一把推开隔壁病房的房门,看到崔神义躺在雪白的床上,那么安静,那么苍白,我立刻握住他的手。

是真实的……没有消失……我终于松了口气。

“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死狐狸那么狡猾,不会那么容易死的!”尹龙一气鼓鼓地站在一边。

窗外的阳光从白色的窗帘缝隙中透进来,病床上的崔神义颤了颤睫毛醒了过来,看到我露出了安心的笑容,那么温柔,就像春天里的微风轻抚过我的心。

“乐儿……”他虚弱地望着我。

“我赢了。”我微笑着望着他,眼眶一下子就湿了。

“谢谢……”他虚弱地笑了笑。

我紧紧握着他的手,心里好温暖。

这样就好,只要这样就好了……

只要能陪在他身边就好了。

吃午饭时,听尹龙一说了他的英勇表现,知道跳高比赛我们也赢了,我们取得了最终胜利,以尹龙一的话来说,是他这个救世主救了整个学生会,打败了粗眉毛大猩猩。

“你没看到比赛结束后粗眉毛大猩猩那张脸啊,臭得好象是刚从马桶里捞出来的一样!”尹龙一坐在我床边拿着筷子,口沫横飞地说道。

真想看看当时粗眉毛的脸呢!我吃着碗里的饭,心里好痛快。

“等你们出院后就去废除自由联盟会,要是粗眉毛大猩猩不肯我就带着兄弟们把自由联盟会给拆了……”尹龙一继续在我耳边滔滔不绝地说着,可我的思绪却越飘越远。

不知道崔神义现在怎么样了,饭吃了没有……

“香肠妹?香肠妹,你怎么了,有没有听我说话啊?”尹龙一看到我发呆,在我眼前晃着筷子。

“啊?”我猛然惊醒,茫然地望着他,“你说什么?”

“是不是身体还是有点不舒服啊?”尹龙一蹙起眉,担忧地伸出手,探了探我的额头。

“我没事。”我讷讷地摇了摇头。

他没发现异常才放下了手。

“我想去……看看崔神义……”我瞄着尹龙一,小心翼翼地说。

“他很好,不过是点皮肉伤,过几天就能出院了,你不用担心。”尹龙一的语气里带着一丝不悦,似乎只要我提到崔神义,他就会不高兴。

可是我还是不放心,想到他就躺在我隔壁病房我就静不下心来,好像只有握着他的手我才能安心。

“我只是想去看看他饭吃了没有……我……”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尹龙一打断了。

“你为什么那么关心他!是我在你昏倒时第一时间扶住了你,是我焦急地把你背到医院,是我整夜不眠地陪在你身边,他做了什么!他为你做了什么?你要这样无时无刻地牵挂他!”尹龙一突然站了起来对我大吼大叫,仿佛一只被触到伤口的狮子,用凶暴来演示自己的伤口。

“我……”我被他的怒火吓得手足无措。他怎么了……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尹龙一转过身,气愤地甩上房门,离开了病房。

是我在你昏倒时第一时间扶住了你,是我焦急地把你背到医院,是我整夜不眠地陪在你身边……

尹龙一的话在我脑海里回响着。

我突然想起昏倒时,抱住了我的那双有力的手,还有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尹龙一的微笑……

我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在医院休养了三天后,医生宣布我和崔神义可以出院了。

崔神义出院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学生会的人,去学生会对面大楼的自由联盟会,兑现之前的赌注。

“恭喜你出院啊!”粗眉毛假惺惺地伸出手,脸上的笑容是典型的黄鼠狼给鸡拜年。

崔神义看也没看他伸出的手,冷冷地说:“我是按照事先的约定来废除自由联盟会的。”

“好!”粗眉毛摊了摊手说,“我雷少凰说话算话,愿赌服输,我现在就废除自由联盟会!”

“会长!”

“不行啊,会长!”

粗眉毛的手下个个都露出震惊和彷徨和表情。

“不要说了!自由联盟会从现在开始就不存在了,我也不是你们的会长了!”粗眉毛一扬手,果断地说道。

“不过!”他又指着崔神义,冷冷地笑了笑说,“这只是个开始,这次我输了,下次你就没这么好运了,总有一天我会哪会属于我的一切,包括学生会!”

“我不会让这一天到来的。”崔神义不以为然地望着他,根本不把他的警告放在心上。

“哼!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如你愿。”粗眉毛眼里闪烁着危险的气息。

崔神义没有和他多费口舌,兑现了赌注后,就带着我们离开自由联盟会。

可临走时粗眉毛眼里闪烁的阴冷让很在意,只要一想起来我就心里毛毛的,忍不住浑身颤抖。

我总觉得事情不会就这样轻易解决,粗眉毛肯定还会卷土重来。

清早的空气就像带着薄荷的味道一样清爽舒服。

运动会后粗眉毛就再也没了动静,学生会也没什么特别事,日子逍遥自在得让我快变神仙了,真希望平静能这样一直持续下去。

“尤乐儿,去买几根冰棍。”猥琐男看到我悠哉游哉地坐在床边看漫画,走过来对我吩咐道。

“为什么要我去!”每次都指使我,明明学生会这么多人!

“你忘了你来学生会是做什么的吗?”猥琐男推了推眼镜,奸笑着提醒道。

“去就去!”我不服气地走出学生会。

我哼着歌从钟楼前走过,突然看到角落有一群人在嘲笑,我停下了脚步。

“桃美,你真是我们班的耻辱,你看你一副穷酸相!”

“就是,每天低着头阴沉沉的,像贞子一样恐怖!”

一个瘦小娇弱的女孩子被几个女生围在中间指指点点,女孩却一吭都不吭,只是拼命低着头,瘦弱的肩膀不断颤抖着,看上去很可怜。

“你们干什么!”我生气地走过去,指着他们大声说道。以多欺少,真是太过分了!

“要你多管闲事啊,这是我们班的事!”其中一个看上去最高傲的女生凶巴巴地对我大吼。

“既然是同班同学那就该团结友爱,你们怎么可以欺负她!”要是以前我肯定缩在角落不敢吭声,但是我在崔神义身上学到了正义和勇气,我要跟他一样帮助别人。

“你是几年纪的哪个班的,那么嚣张!”

“这么喜欢多管闲事,你很拽嘛居然敢教训我们!”

“长得又矮又丑,居然敢对我们大呼小叫!”

几个女生把矛头对向了我。

我只有一张嘴,她们的话劈劈啪啪就像子弹一眼争先恐后地射向我,让我措手不及。我一下子楞在原地,是不是太卤莽了,想救人也该有本事,我可不是崔神义什么事都能解决。

“乐儿,发生什么事了!”崔神义的声音突然传来,然后看到他远远地跑来,在晨光下金色的头发闪闪发光,耀眼得让人无法忽视。

“哇!是崔神义会长!”

“好帅哦!”

几个女生立刻变成花痴,睁着一对桃心眼望着崔神义猛流口水。

“发生什么事了?”崔神义跑到我面前,一脸担忧地望着我。

“我看到她被欺负,所以来帮她。”我指着始终低着头的那个女生。

“没有!我们只是和她开个玩笑!”

“就是,就是,玩笑而已,我们班上比较随便啦,开开玩笑很正常的,是你当真了!”

那几个女生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搂着那个女生状似很亲密。

“那我们走吧。”崔神义看了她们一眼对我说道。

“等等,”我对他说,又问那几个女生,“我可以把她带走吗?”

“好!带走吧,随便你带去哪里!”她们把那个女孩子一把推向我。

那女孩终于抬起了头,一张可爱的娃娃脸粉嫩粉嫩的,还有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像一个陶瓷娃娃般惹人怜爱。只是她美丽精致的脸始终是一脸崇拜地望着崔神义,双眼仿佛在发光。

也许是我多心了,我拉着她跟着崔神义离开。

“我叫尤乐儿,你叫什么?”我边走边问娃娃脸女孩。

“我叫桃美,谢谢你救了我。”她腼腆地回答。

“呵呵,”想起刚才我就尴尬,“刚才真糗……本来想救你的,没想到我一点本事都没有,不过还好崔神义出现,不然不知道怎么收场呢,你要谢应该谢他。”

“谢,谢谢你……”桃美红着脸对崔神义说。

“不客气。”崔神义淡淡地应了声。

桃美的脸更红了,双眼痴痴地望着崔神义,气氛似乎有点奇怪。

不过也许是我多心了,也许桃美只是崇拜救了她的崔神义。

这之后我很快就和桃美熟络了起来,她很可爱总是甜甜地粘在我身边,我把她当妹妹一样照顾。

“乐儿!乐儿!”

这天,桃美又像往常一样,一下课就来教室找我。

“桃美,坐!”我拍了拍旁边的椅子,坐在我旁边的童童瞥了她一眼。

“好!乐儿,给!”她递了一瓶果汁给我。

“谢谢。”我笑着接过。

“哼。”童童冷冷地哼了声,“自己教室不好待啊,总是来我们教室。”

“童童!你干什么?”对于童童的反常我很吃惊,也有点生气。童童一向对人很友好的,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喜欢桃美。

“本来就是嘛,每天挂着虚伪的笑容跑到我们班,看了我就觉得厌恶。”童童冷漠的脸,嫌恶的语气,让我想到那天欺负桃美的那几个女生。

我的火气顿时就冲上了大脑,对着童童大声说:“我本来以为你只是脾气大了点,没想到你个性那么恶劣!”

“尤乐儿你说我个性恶劣!”童童听我这么所也一下子就火了,气得脸色通红。

“不是嘛!”

“我是为了你才警告你,她不是什么好人!”

“她不是好人,你就是好人了吗!”

“你不领情就算了,算我多管闲事,你的事我以后不再管了!”童童生气地扭开头。

“我不需要!”我大吼一声,拉着桃美走出了教室。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我气鼓鼓地走在楼道上,童童吃错什么药了!

“乐儿。”桃美拉了拉我的手,小心翼翼地说,“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不管你的事,是那个小魔女乱发脾气,她脾气一向那么大,是个自大狂,你不要把她的话放在心里!”

“不,是我不好,都是因为我,害你们吵架……”她说着眼底就泛起了雾气,声音也哽咽起来。

我立刻伸出手帮她抹着眼泪安慰道:“不,不,桃美并没有做错什么!”

看着善良柔弱的桃美我怎么都不相信童童的话,她看起来就像天使一样,让人舍不得她受一点委屈。

我把桃美带到了学生会室,她看到崔神义和猥琐男就脸红着低下了头。呵呵,真是个害羞的女孩子。我拉着她在一边坐下,自己去泡茶。

当我泡完茶回来看到尹龙一围着她打转。

“哪里来了只小兔子啊?”

桃美低着头,对大大咧咧的尹龙一有点害怕。

“不要欺负她!”我一把推开尹龙一。

尹龙一看到我笑容就立刻从脸上消失,然后扭头冷冷地走开。自从医院那次甩门离开后,他就一直这样抽风着,看到我就像陌生人一样,唉……

被童童当面说了之后,桃美再也没来教室找我,她像我一样下课后就去学生会。被班上同学排斥的她在学生会时是最快乐的时候。我也很乐意,因为她不但可爱,而且还很体贴,经常忙我干活。

“桃美,帮我拧一把抹布!”我站在椅子上,把刚擦过玻璃的抹布递给桃美。

“好的!”她兴高采烈地跑过来,接过抹布,拧了一把又还给我。

我刚接过抹布,突然感觉牙齿一阵钻心的痛,立刻捂住嘴巴手里的抹布也掉到了地上。

“怎么了?”桃美边问边捡起地上的抹布。

“好痛!”我从椅子上下来。

崔神义走了过来,掰开了我的嘴巴,看了会儿说:“有一颗牙齿蛀掉了。”

“什么?蛀啦……”我刚叫一声,牙齿又是一阵巨痛,“呜呜呜……”我捂着嘴巴呜呜咽咽。

“去看牙医。”崔神义的声音又在我头顶响起。

“现在吗?”我惊讶地抬起头,望着他。

“嗯,走吧。”他说着就把我从椅子上拉了下来。

“可是我还没擦完。”我指着擦了一半的窗子说。

“不要擦了,看牙齿重要。”他拉着我就往外走。

“……那桃美,我先走了,你回家是小心。”我回过头,朝桃美挥了挥手。

她攥着手里的抹布站在原地,表情有点黯然地点了点头。为什么桃美看起来似乎不太高兴?

也可能是我多想了。

甩掉心里奇怪的念头,我跟着崔神义离开了学生会。

太阳沉入地平线。

夕阳把我们的影子拖得长长的。

崔神义拉着我的手,柔软的金发在微风下轻轻飘扬。

好幸福,真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

来到医院,我坐在椅子上仰着头,牙医拿着工具检查了下说:“有一颗牙蛀掉了,要清理下,然后补一补。”

“啊?”我想到尖利的钻头要在我的牙齿上钻孔,就背脊发凉寒毛也根根竖起,“能不能不要补啊?”我捂着嘴巴,可怜巴巴地望着牙医。

“不行,不补会蛀孔会越来越大,最后这颗牙就要拔掉了。”牙医诚恳地对我说。

呜呜呜……早知道就不要吃那么多甜食了……

崔神义握着我的手温柔地说:“不要怕,不会疼的,有我陪在你身边。”

“是啊,打点麻药,不会有什么感觉的。”医生也点点头说道。

我这才安心地躺下来。

但是当我看到医生拿着针筒走过来时,心里更加发毛了,那针筒闪过一道冰冷的光芒,我吓得死命闭上眼睛。

崔神义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我能感觉到他手上的温度一点点传向我,给了我勇气。

“啊!”口腔被扎了一下,我忍不住大叫。

“吱吱吱——吱吱吱——”

钻子拼命的在我口腔里破土动工,我又痛又难受,头皮发麻,双手双脚发冷。我反射性条件地死死抓着崔神义的手,眼睛始终闭着,我怕我看到那个钻头会一下子昏过去。

好不容易补完牙,我晕忽忽站地起来,感觉自己魂魄都要飞散了,在崔神义的搀扶下我才走出了医院。

我发誓,我再也不吃甜食了!

“好些了吗?”

“好……先……啊……”我是想说好些了,可是口腔里的麻药还没过,感觉嘴巴又大又肿好像不是自己的。

他掰开我的嘴巴看了下,微笑着说:“补得很好,没什么问题。”

这时我才发现他左手有几道细细的红色抓痕。难道是刚才被我抓的!

我忙拉起他的手,愧疚地说:“对不起,我刚才太紧张了,抓疼你了吗?”

他看了看手上的抓痕,不在意地说:“没关系,一点也不疼。”

望着他温柔的眼睛,我一下子失神了。我发现他变了,变了好多,以前的他就像一块冰块,总是用一张扑克脸拒人千里之外,现在他总会不经意地露出温柔的笑容。

我好喜欢现在的他,温柔善良得像个天使。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一剑独尊逆天邪神圣墟轮回乐园武炼巅峰万族之劫剑来神秘复苏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