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公主大人爱作怪下载
  3. 公主大人爱作怪
  4. 第六章 古老的鸽子钟楼

第六章 古老的鸽子钟楼

作者: |返回:公主大人爱作怪TXT下载,公主大人爱作怪epub下载

放学后,大家都离开了学生会,只剩我一个人留在学生会打扫。

我整理完大家桌子上的东西,然后拖了地后,才关锁好学生会的门,离开了学生会。

学生们都已经离开了学校,偌大的学校空旷而寂静。

我拎着书包从学生会大楼里走出来,在经过钟楼时,我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仔细一看,我才发现那是原本早已离开学校的崔神义。只见他拿着拖把和扫帚走进钟楼,我赶紧追了上去。

“你在干什么?”我追上了他,好奇地问道。

他看到我愣了愣,接着微笑着说:“打扫钟楼。”

我的嘴巴张成“O”型,堂堂的学生会长居然会打扫钟楼。他笑了笑朝上走,我连忙跟了上去。

“我帮你吧。”我干劲十足地说。

“好。”他微笑着点了点头。

钟楼有点暗,窗外的光投射在楼梯上,他崔神义的影子拉得长长的。

他爬到了楼顶,鸽子从四面八方归来,他把玉米撒在地上,鸽子全围到了他身边。

眼前的情景美得就像一副画,让人快要窒息。

现在不是整点,钟楼很安静,只有鸽子“咕咕”的叫声和闪动翅膀的声音。

“它们怎么一点都不怕你?”我望着围在崔神义脚边的鸽子,好奇地问。

“因为没有人伤害它们。”崔神义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摸着鸽子的脑袋。那只鸽子似乎非常享受,眯起了眼睛。

我惊奇地张大了嘴。

“你每天都来喂它们吗?”我继续问。崔神义身上似乎有很多不可思议的地方,每次都能给我惊喜。

“有空就来,它们很可爱。”他分给我一些玉米,我摊开手,几只鸽子落到我手上啄食着我手里的玉米,感觉痒痒的。

我咯咯笑了起来,他也笑了起来,笑容就像春天的阳光般温暖。

我们喂完鸽子就开始打扫钟楼。

钟楼很古老,就像这学校一样,已经有百年历史了。墙上斑驳的石灰不断脱落,楼梯也有点凹凸不平了,扶手红色的漆有点褪色。

“这钟楼要修缮一下了。”崔神义边扫地边说。

“是啊,学校其他建筑都修缮过了,为什么这里这么破旧。”

“因为平时很少有人到这里来,这里被大家忽视了。”

“我也是第一次来钟楼里面呢,原来这里这么安静舒服,以后我会常来的。”我望着崔神义,笑着说。

打扫完,我们坐在楼顶,看着夕阳一点一点沉下去。

崔神义俊美的侧脸镀了一层金黄色的光芒,金色的头发毛茸茸的。突然,他转过头,对我说:“我……”这时钟声敲响,浑厚的钟声震耳欲聋,我只看到他的嘴巴张张合合。

钟声在寂静的校园里回响,远处古欧风格的建筑镀了一层金黄色的光芒,看上去神圣庄严。

钟声停下,校园里的回声渐渐散去,四周又安静下来。

“你刚才说什么?”我睁大了眼睛,疑惑地望着崔神义。

“没,没什么。”他有点局促地转开脸。

“哦。”我讷讷地点了点头,心里有点失落,小小的失落,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第二天,崔神义就向学校申请修缮钟楼的提议。提议很快被认可,学校还拨了一笔钱让学生会处理这件事。

“会长,学校越来越重视学生会了,全是会长您的功劳啊!”猥琐男望着面前的钱感叹不已。

“这么多钱,我们去大吃一顿吧!”尹龙一刚想伸出手拿桌子上的钱就被猥琐男一掌拍开。

“这是公款,怎么可以贪污,你知不知道贪污公款可是要坐牢的!”猥琐男瞪着尹龙一,义正词严地指责道。

“我开玩笑的,我会稀罕这点钱嘛!”尹龙一不屑地撇了撇嘴,“我可是西区老大,要多少钱就有多少钱!”

“那最好不过了!哼!”猥琐男不屑地扭开头。

“白雁你去找个工程队,联系一下赶快把钟楼修缮好。”崔神义说道。

“好的,会长!”刚才还不屑地翘着鼻子的猥琐男一下子变得必恭必敬。

“眼镜男,你可不要趁机贪污哦,你知不知道贪污可是要坐牢的!”尹龙一把刚才的话原原本本的还给了猥琐男。

猥琐男顿时气得跳了起来:“你当我是你啊!”

这时桃美走了进来,望着桌子上的几叠钱问:“这么多钱是干什么的?”

“是学校拨给学生会修缮钟楼用的。”我立刻薇笑着回答。

“小桃子!要不要和我约会啊,我可有比这多得多的钱!”尹龙一向桃美抛着眉眼。

桃美吓得立刻躲到了我身后,像只被饿狼虎视眈眈的小兔子般瑟瑟颤抖。

我护着桃美,生气地对尹龙说:“你不要欺负她!”

尹龙一兴致缺缺地摸了摸下巴,不以为然地说:“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

“你以后不要跟她开这种玩笑,桃美可是好女孩!”我严肃地警告道。

“哼,一副母鸡保护小鸡的样子!”尹龙一不屑地撇开脸。

“不要理他!”我拉着桃美坐到一边。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尹龙一对其他女孩子好,对我却冷冷淡淡,我心里有点失落的感觉。

崔神义把那些钱收进了抽屉,桃美的眼睛一直望着那笔钱直到抽屉锁上。

当我转过头时,桃美立刻慌张地撇开了视线。

我望着桃美,心里弥漫起一股奇怪的感觉。但或许,只是我的错觉……

钟楼很快动工,学生会的人大多时间都集中在了钟楼底下。

夕阳下,崔神义向工人描述着修缮后的样子:“扶梯换成黑色铁艺的,墙面仍旧是白色的,重新刷一下,还有阶梯也要修复一下,铺上黑色的大理石……”

工人点了点头,明白了但一副不是很清楚的表情。

崔神义对工人说了声等等,朝我说:“乐儿,去把我办公桌中间抽屉里放的图纸拿来。”

“好的。”我立刻往学生会跑去。

正当我跑到门口时,学生会的门被从里面推开,从里面跑出来的桃美差点撞上了我。

“桃美!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我惊讶地望着她,大家都在下面呢,她在这里干什么?

“没,没什么,我把东西落在这里了。”她看到我好像有点惊慌失措。

“哦,我来拿图纸,要么等下,我们一起下去。”我笑了笑对她说。

“不用了我还有时。”她说完就头也不回的匆匆跑开了。

我纳闷地楞在原地。桃美这是怎么了?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不会是又被人欺负了吧……

我带着疑问走进了学生会室,打开了崔神义办公桌的抽屉,找到了那张图纸,然后离开。

“拿来了?”崔神义看到我回来微笑着向我走来。

“给。”我把图纸交给他。

他拿着图纸,然后对着图纸又和工人去讲解了一遍,很快工人就明白了,按照他的意思进行修缮。

“哎呀!这个不能玩啊!”

突然,一个慌张地叫声传来,我看到一个工人正慌慌张张地阻止着正拿着油漆刷在墙上乱涂乱画的尹龙一。

“我帮你忙不好吗!”尹龙一说着,拿着刷子沾了红色油漆,继续在墙壁上图图画画。

“天那!我刚刷好的……”工人抓着头发快要崩溃了。

“我帮你再刷一遍!”尹龙一咧着嘴笑了笑。

“不用了!把刷子还给我!”工人伸出手,想去抢尹龙一手中的油漆刷。

“刷子,看着!”尹龙一摊开两只手,那把刷子凭空消失了。

“啊,去哪了!——”工人快要发疯了。

“哈哈哈哈——”尹龙一仰起头,哈哈大笑起来。

……这家伙可真喜欢作弄人。

我转头,看到崔神义正背对着监督着修缮工作。

夕阳把他的背影衬得颀长深沉,他半透明的金发镀上了一层琥珀色,温暖得好象要融化。

他突然转过身,我吓了一跳,有点偷窥的罪恶感。他对我绽开一抹令人目眩神迷的微笑,那一瞬间仿佛有微风吹过,在我心里激起点点涟漪。

他拿着图纸缓缓走来,我的心怦怦直跳,不,不会吧……我为什么看到他要脸红?!

“无聊吗?”他走到我面前,微笑着问。

“啊……还,还好……”我结结巴巴地回答,不敢正视他的眼睛。

“这是钟楼修缮后的样子,好看吗?”他在我面前展开图纸,望着我问道。

我抬起头,望向那张图纸,一座如殿堂般美丽庄严的钟楼呈现在我面前。我忍不住伸出手去摸了摸图纸上的钟楼,赞叹道:“……好美!”

“呵呵。”他笑了笑说,“你喜欢就好。”

“啊?”什么叫我喜欢就好,他这是为我设计的吗……我瞪大了眼有点不敢相信。

他不好意思地撇开脸,避开我直视的目光,白皙无暇的脸上泛起两片红晕。

原来他也会害羞……我在心里偷偷笑着。

突然,钟楼顶画着的一间白色小屋子引起了我的兴趣,我指着它好奇地问:“这是什么?”

他转过头,看了看说:“这是鸽子屋。”

“鸽子屋?”我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这么漂亮的小屋子居然是座鸽子屋!

“嗯,我看到原来的鸽子屋太旧了,而且鸽子越来越多,那间旧鸽子屋快要住不下了,所以我就打算重新做一个。”暖暖的橘红色夕阳下,崔神义的微笑温柔得仿佛能融化一切,那双深邃的眼睛像大海一样宽广,仿佛能够包容着一切。

我望着图纸上的那间鸽子屋,想象着那群鸽子每天在这间屋子里飞出飞进的样子。

崔神义真的好温柔好善良,连这样的事也想到了,连做他养的鸽子都可以这么幸福……

一个星期后,钟楼已经修缮得差不多了,那座老旧的钟楼就像去美容院做了次美容又换了身新衣服,变得焕然一新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收工的那一天,猥琐男从钟楼那边回来,对坐在办公桌前办公地崔神义汇报:“会长,修缮工程快要完工了,工程队希望能快点结帐。”

“好,今天就把钱结给他们吧。”崔神义说着就打开抽屉,可是很快他就愣住,脸上闪过一丝异样,“钱呢……”

“怎么了?”正在给大家端茶送水的我放下盘子走过去问道。

“我放在抽屉里的钱不见了。”崔神义的脸色看上去有点难看。

“啊!惨了——”猥琐男捧着脸爆发一声尖叫。

“怎么会这样?”我担忧地望着崔神义,这可是笔不小的数目。

崔神义蹙着眉,脸色阴沉。

“不会是你贪污了吧。”尹龙一翘着二郎腿,坐在一边幸灾乐祸地笑着。

“你胡说什么!会长怎么会贪污呢!”猥琐男指着尹龙一厉声说。

崔神义脸色很难看,显然他也有点不知所措。

“会不会放在其他地方了?”我小声说。

他摇了摇头,确定地说:“我放在这个抽屉一直没动过。”

“会不会不小心移动后忘了,我们再找找。”我挤出一个僵硬地笑容,说道。

他犹豫了一下,打开每个抽屉,翻找起来。而我和猥琐男,则在其他地方仔细寻找。

但是我们找遍了整个办公室,还是没看到那笔钱的踪影。

暮色降临。

崔神义停了下来,对猥琐男说:“你对工程队说一声,过两天把钱结给他们。”

“好的,会长。”猥琐男说完就跑出了办公室。

我担忧地望着脸色凝重的崔神义,暮色下他看上去有点疲惫。

可是,因为工程队的钱一直拖着没结的事很快就被学校知道了,并且派人着手调查。

崔神义整天心事重重的,话也变少了。我很担心他,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帮他。

这天中午,广播里传来让我去教务科的通知,我纳闷地离开教室往教务科走去。怎么突然要我去教务科?会是什么事呢?可是我怎么想都没有头绪。

推开教务科的门,教务主任严肃地坐在办公桌前。

“老师,您找我。”我走上前。

“嗯。”他点了点头指了指面前的椅子,我坐下后他又开口问,“你最近都在学生会吗?”

“是的。”我困惑地回答。教务主任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难道!难道他知道雕像被我砸坏的事啦……这可怎么办……我心里开始慌张,想着怎么解释,却又听到教务主任说“那你知道学生会用来修缮钟楼的钱失踪了的事吗?”

原来他是要问这个呀……我终于松了口气,点了点头说:“知道。”

“那你能说说是怎么丢的吗?”教务主任盯着我,似乎话里有话。

怎么丢的?我怎么知道,为什么问我这个,我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

“真的吗?”他严肃地望着我,眼神有点可怕。

我眨巴眨巴眼睛。我又不是侦探,我怎么可能知道……

他重重地吸了口气说:“可是有人说看到你丢钱那天从学生会室慌慌张张的出来,而且据调查那天就你一个人去过学生会室。”

“什么!”我震惊地睁大了眼睛,焦急地解释道,“不是我,我是去拿图纸的,而且那天我还看到桃美……”不,我不能说,不然桃美也会变成嫌疑犯……

“你居然还想诬陷林桃美同学,就是她看到你鬼鬼祟祟地从学生会室走出来!”教务主任拍着桌子,生气地说道。

我就像被雷劈到一样,楞在原地,震惊得一动都不动。

桃美,为什么是桃美……

突然,我想到那天桃美撞上我时慌张的表情,还有匆匆忙忙跑开的背影……

难道……难道钱是她偷的!

不……不会……她不是这样的人……

这时,崔神义慌慌张张地冲了进来,看到我表情有点难过。

他转头对教务主任说:“老师,钱不是她拿的。”

“你有什么证据吗?”教务主任面色不悦地望着崔神义。

“可是你们也没证据证明钱是她拿的呀。”崔神义焦急地说。

“可是有人看到了。”教务主任冷冷地说道。

崔神义望了我一眼,转过头看着教务主任坚定地说:“不可能,我不相信。”

“你还是好好劝劝她,把钱交出来,我们就原谅她。”教务主任冷冷地看了我一眼,眼里带着分责备,让我觉得很委屈。

“请再好好调查这件事!”崔神义语气坚决地说道。

“已经调查清楚了。”教务主任推了推眼镜,斩钉截铁地说,然后又转过头对我说,“我希望你能把钱交出来,你还小难免犯错,但是知错不改我们就不能原谅了。”

我又委屈又难过,攥着拳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这件事是我失职!”崔神义冲到教务主任面前,双手撑着桌面大声说,“要处罚就处罚我,是我没保管好那笔钱!”

“你作为学生会会长不好好劝导你身边的人,还袒护对方犯的错!”教务主任有点恼怒了,脸涨得通红。

我知道这件事就算是崔神义也没有办法了。

崔神义平复了下心情说:“我不是袒护她,我是说事实,事实上就是我失职,如果我能保管好,那笔钱就不会丢了,她也不会被怀疑。”

教务主任不耐烦了,一拍桌子,指着崔神义厉声说:“好,你们互相护着,是不打算认错把钱交出来了,那你们两个就等着吃大过吧!”

“但请老师重新调查这件事。”崔神义的态度依旧很坚决,脸色冷峻地站在教务主任面前。

我被他的举动惊呆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袒护我!

连被记大过也不在乎吗?

教务主任非常地生气,用力深呼吸着:“崔神义我本来认为你是个优秀的学生,但现在我要重新评估你了,你也不能再做为全校学生的榜样了,现在开始你不再是学生会会长了。”

“老师!你不能这样!”我立刻冲上去,焦急地说,“你可以记我过,但是崔神义只是为了帮我,他并没犯什么错。”

“不要说了,你们等待处分吧!”教务主任一挥手,打断了我的话。

“老师……”我还想争取,但是被崔神义拉住,他不顾我的挣扎把我拉出了教务科。

“你放开我,我要跟他说清楚,让他取消对你的处分!”我用力挣脱崔神义的手。

“不用了,你再说也没用。”崔神义面无表情地说。

“可是你根本什么都没做啊!”我焦急地望着他。

“你也什么都没做啊。”

崔神义的话让我瞬间楞在原地。

“你相信我……”我无法置信地望着他。

“我当然相信你,是我让你去拿图纸的,要是我自己去拿就好了。”他低下头,表情很自责。

他这个样子让我更加愧疚了。

明明是我连累了他,为什么他还要如此自责……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呢?

第二天,中午。

学校的巨型液晶屏幕突然亮了起来,教务主任出现在屏幕上。

他坐在桌子前,面前摆放着话筒,他对着话筒表情严肃地说:“现在有个通知,二年D班的尤乐儿由于偷窃学校用来修缮钟楼的经费,学校决定给予记过处分。学生会会长崔神义没有开导她反而故意包庇他我们也给予记过处分并革去他学生会会长的职务,并且两人给予罚扫游泳池一星期的处分。”

听完教务主任的话,大家议论纷纷起来——

“怎么会这样啊?”

“这个尤乐儿是谁啊,竟然偷钱还连累崔神义被革职记过!”

“崔神义为什么要包庇这样的人啊,是不是被迷惑了呀!”

……

听着那些议论,我站在角落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被记过就算了,为什么连崔神义也要记过还要革职,我这次真把他害惨了……

这时,教务主任又说:“由于学生会会长位置突然空缺,我们几位老师和校长讨论下来决定由雷少凰同学继任,他不但成绩优秀而且平时表现一直突出。现在我们有请雷少凰同学讲话!”

轰!

我的脑袋被炸一样完全一片空白。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粗眉毛!崔神义的死对头,这意味着什么……以后会怎么样……

我简直不敢想象。

镜头切向了雷少凰。

他穿着笔直的黑色制服,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对着镜头故做深沉地说:“对于这次的事件我深感遗憾,崔神义一直是位不错的同学,没想到他也有迷惑的时候,竟然做出这样为学校抹黑的事,我们不能让这样的人管理学生会,给学校带来不良风气。大家请相信我,我一定回严格律己,绝不会做有损学校的事,并且我会带领学生会为大家尽职服务。”

大家听后都高兴地鼓掌,一瞬间他就像一个领袖一样耀眼崇高。

哼,说得比唱得还好听!

我不屑地转身离开,不想听他在那里猫哭耗子假慈悲。

放学后,我和崔神义拿着长柄刷子来到学校南面的游泳池。

上完一天课的游泳池已经放掉了水,池底积满了污垢,我们拖下了鞋子拿着水管跳进游泳池。

“你来冲水,我来刷吧。”崔神义把水管递给我。

“嗯。”我接过水管,冲着池底,污垢混合了水形成一滩滩泥水。

崔神义弯着要用力刷着,金色的头发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摇曳。很块他背部的衬衫便渗透了汗水,变了半透明贴着他的皮肤,使他看上去有点消瘦。

我突然有点难过。

要不是为了我,他也不会被革职,更不会在这里打扫游泳池。他一直是这么骄傲高高在上的一个人,现在却看上去有点落魄和凄凉。心里酸酸的,我的眼前有点模糊,是泪水蒙住了我的眼睛。为了掩饰,我放下水管拿起刷子用力刷池壁。

这时,尹龙一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站在泳池边俯瞰着我们。

“死狐狸,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不去调查清楚到底是谁偷了那笔钱,而在这里刷游泳池!”尹龙一望着我们,咋呼咋呼地大叫。

崔神义当做没听到他的话,依旧低着头刷游泳池,只是手上的动作更快更重了。

“你平时不是很狡猾吗,居然会让人在你眼皮底下把钱给偷了,还连累了香肠妹!”尹龙一看他不回答更加生气了。

崔神义停下动作,低着头紧紧地攥着手里的刷子柄,苍白的手背上青筋高高的突起着,让人看了有点不忍心。

我看不下去了,对着尹龙一大声说:“你来干什么!”

“我……”他突然变得支支吾吾,“我看我的手下……被处罚了,就……来看看咯,我这个老大可不是白当的,我当然要罩着自己的手下!”

……说了半天,原来是来帮忙的。

“帮忙就帮忙嘛说那么多废话。”我生气地吼道。

他委屈地瘪了瘪嘴,突然脱了鞋子跳了下来,一把抢过我手里的刷子。

“还给我!”我伸手去抢,他转了个身让我够不到他手里的刷子。

“这不是女孩子干的活!”他嘿嘿笑了笑。

“可是这是学校给的处罚,你不能帮我!”我态度坚决。

“什么处不处罚,只要给它刷干净了,他们管是谁刷的呢!”尹龙一的态度也很坚决。

“不行,你回去吧!”我一把把刷子抢了过来。

他气鼓鼓地瞪着我,像一直鼓着腮帮子的青蛙。

崔神义很平静地刷着游泳池,好像眼前的事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只是他攥着刷子柄的手不寻常地用力着。我不再理尹龙一,麻利地工作起来。他也没有再和我争论跳出了游泳池,很快又拿了把刷子回来,在我们一胖刷了起来。

唉……由他去吧,我不再阻止他。

天边橘黄色的夕阳像雾气般慢慢染开,寂静的学校偶尔响起一声鸟叫。

望着闪闪发光的游泳池,我很有成就地抹着额头上的汗。终于刷完了!

崔神义放下手中的刷子,拿着手帕帮我擦汗,我笑了笑,从他手里拿过手帕,擦着他额头和鬓边快要滴下来的汗。

“你们在干什么!”尹龙一一把推开崔神义,凶巴巴地瞪着他。

崔神义冷冷地撇开脸。

“哈哈哈哈哈……”

这时,一阵笑声传来,我转过头看到粗眉毛带着手下得意扬扬地走过来。

“崔神义你也有今天啊!”粗眉毛站在泳池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崔神义,高大的身影投射下一大片阴影。

崔神义望着他不说话,深邃的眸子透着一股倔强和不屈不挠。

粗眉毛以为崔神义不说话是认输了,不可一世地说:“我说过我会拿回属于我的一切,包括学生会!”

“哼。”崔神义冷冷地哼了一声,表情不屑一顾。

这个落井下石的粗眉毛!

我气得直咬牙,真想打歪他骄傲的鼻子。要是眼神能够杀人,我真在把他射成马蜂窝。

“粗眉毛大猩猩,我尹龙一在这里谁允许你趾高气扬的!”尹龙一指着他,双眼喷火地大吼。

粗眉毛挑了挑眉毛,不悦地转过头望向尹龙一:“我现在才是学生会会长,已经是不手下了,你应该站在我这边吧!”

“呸!要我尹龙一做你手下,你够不够不格啊!你想给我提鞋我还嫌不配呢!”尹龙一朝他呸了一口,不屑一顾地说道。

粗眉毛气得两个鼻孔喷火,咬着牙说:“随便你,我还嫌你麻烦呢!”

崔神义拿起刷子拉着我正要离开,粗眉毛的手下立刻拦在了池边不让我们上去。

粗眉毛走了过来,嘴边挂着一抹奸诈的笑容,“你们这算刷干净了吗?”

“难道这还不干净吗?”我冲着他大声说,“都可以当镜子照了!”

“很脏唉,这么脏你们不觉得吗?”他摇着头啧啧道。

“哪里脏啦,你是瞎子啊!”我转过头指着游泳池,“我们不是刷干净……”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粗眉毛的手下拿起油漆往游泳池泼去,五颜六色的油漆混合在一起给游泳池绘上了一副抽象画。

“你!”我指着粗眉毛咬牙切齿。

“我不是说很脏吗,这样的游泳池你叫别人明天怎么用啊?”粗眉毛蹙着眉,装作一副头痛状。

崔神义眯着眼睛,脸色刷白,拳头紧紧攥着。

尹龙一没他沉得住气一下子扑了过去,拽着粗眉毛大吼:“你这混蛋,你来找茬的是不是!”

“你干什么!”

“你快放开会长!”

粗眉毛的手下利马围了上来,一大群人剑拔弩张。

“尹龙一,放开他。”崔神义冷冷地命令道。

尹龙一拽紧粗眉毛转过头对崔神义大吼:“死狐狸,你这个懦夫,人家骑到你头上来了,你还不反抗吗!”

“哈哈哈——”粗眉毛大笑,“这样的懦夫你还要做他的手下吗,不如到我这边来,我比他强多了!”

“你脑子被门夹到了,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是他手下了!”尹龙一转过头对粗眉毛大吼,“我西区飞龙会老大会做人手下,笑死人了!”

粗眉毛像吃了大便一样臭着一张脸说不出话来。

“不教训教训你,你就不知道谁才是老大!”尹龙一说着就要一拳打下去,可是立刻被崔神义紧紧地抓住了手腕。

“死狐狸!你放开我,你干什么不让我揍他!”

“事情已经够糟了,你不要再制造事端了。”崔神义加重了语气冷冷地说道。

“是你把事情搞那么糟的,关我什么事!”尹龙一一张脸涨得通红,就快要气炸了。

崔神义眯着眼盯着他,不说话也不打算放手,尹龙一也不甘示弱地瞪大了眼,两人像斗鸡一样谁也不让着谁。

“起内讧了呀!哈哈哈哈——”粗眉毛幸灾乐祸地大笑了起来,他那群手下也跟着哄然大笑。全是群马匹精!

两人依旧对视着,我仿佛能看到两股电流在半空互相抨击。

怎么办,怎么办?!

要是他们俩打起来怎么办?我在一旁急得团团转。谁知道尹龙一却愤恨地甩开了崔神义的手,不甘地站到一边,让我大跌眼镜。

这家伙今天这么明事理!

粗眉毛没趣地哼了声,然后幸灾乐祸地说:“你们慢慢扫吧,当作是免费的健身,要知道去健身房健身可是很贵的哦!崔神义你做了那么久学生会室的办公椅一定没有好好锻炼身体了吧,你可要感激我哦!啊哈哈哈——”粗眉毛说完就不可抑制地笑了起来,他那群手下又像跟屁虫一样跟着哈哈大笑。

崔神义咬着牙,攥紧拳一声不吭。

我看到他忍气吞声的样子心里好难过,好像有一把刀割着我的心。

粗眉毛带着手下大笑着离开,那笑声好像一片无边的阴影,把崔神义笼罩在里面,我仿佛能感觉到崔神义强忍的痛楚和愤怒。

“可恶!”尹龙一踹着刷子泄愤。

暮色笼罩着大地。

校园里光线昏暗,只有几盏路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风吹过,树影摇晃,簌簌的声音仿佛是谁在哭泣。

我们三人拿着刷子跪在游泳池里,刷得手脚酸软头昏脑涨。沾满了汗水的衣服湿了干干了又湿,油漆很顽固,我们已经刷了两个小时了,肚子咕噜咕噜地不断抗议,我们全都饿得前胸贴着后背。

“该死的粗眉毛大猩猩,总有一天我会连本带利地还给他!”尹龙一愤恨地刷着池壁,仿佛面前的游泳池就是粗眉毛,他巴不得刷掉粗眉毛两层皮。

崔神义在一边不说话,从前面起他就一刻都没停过,仿佛在赎罪一般拼命干活。我看了心好疼,仿佛被蝎子蛰到一样的疼痛一点点地蔓延,似乎要将我整个人吞噬。

暮色把他的身影模糊,我想对他说点什么,但又不知道要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等我们刷干净游泳池已经快九点了。

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我像瘫痪了一样倒在床上,可是头脑却很清楚,身体越疲劳头脑越清楚的感觉好痛苦。

这几天发生的一幕幕不断在我脑海里浮现。

崔神义和我一起打扫钟楼时的笑脸,崔神义发现钱失踪后苍白的脸,崔神义替我担保时坚定的表情,崔神义被粗眉毛侮辱时忍气吞声的表情……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