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七种武器-碧玉刀下载
  3. 七种武器-碧玉刀
  4. 第三章 月夜钓青龙(2)

第三章 月夜钓青龙(2)

作者: |返回:七种武器-碧玉刀TXT下载,七种武器-碧玉刀epub下载

段玉也不禁叹息。

顾道人已沉默了很久,这时才忽然问道:"你认为这件事就是青龙会指使铁水来做的?"段玉道:"想必如此。"

顾道人道:"据说青龙会的分坛,共有-一百六十五处,杭州想必也是其中之一。"段玉道:"不错。"

顾道人道:"铁水莫非就是这里的堂主?"

段玉道:"我本来也以为是他。"

顾道人道:"现在呢?"

段玉道:"现在我已知道另有其人,铁水在这里,也一直在被这个人监视着,所以这件事出了意外后,他就立刻被这人杀了。"顾道人道:"为什么杀他?"

段玉道:"为了灭口,也为了立威。"

顾道人道:"立威?"

段玉道:"替青龙会做事的人,不成功就得死!"他叹息着,接着道:"所以替青龙会做事的人,没有一个敢不尽力的。"顾道人叹道:"也许这就是青龙会能成功的原因。"段玉道:"但这件事他们并没有成功。"

顾道人点点头展颜笑道;"你现在不但还好好地活着,而且说要走,就可以走……"段玉打断了他的话,道;"但我若真的走了,他们就成功了。"顾道人道:"为什么?"

段玉笑了笑,道:"他们这次计划,最大的目的就是要除去我和卢小云。"顾道人道:"现在卢公子已死了。"

顾道人道:"不错。"

段玉道:"我虽然还活着.也等于死了。"

顾道人道:"为什么?我还是不懂。"

段玉道;"因为我已是个凶手,至少还无法证明我不是凶手,所以就算我还有脸到宝珠山庄去,想必也是空走一趟的。"顾道人恍然道:"不错,朱二爷当然不会要一个有凶手嫌疑的人做女婿。"段玉苦笑道:"一个有凶手嫌疑的人,无论走到哪里.也不会被人看重的,就算突然暴死在长街上,也没有人会同情。"顾道人道:"所以你认为他们随时随地都可能暗算你。"段玉叹道:"而且他们杀了我之后,还是可以将责任推到卢九爷身上,因为卢九爷不愿正面跟段家结仇,却又不甘儿子惨死,所以就只有找人来暗算我,这岂非也很合理?"顾道人看着他,忽然长长叹息了一声,道:"我真看错了你。"段玉道:"看错了我?"

顾道人笑道:"我本来以为你是个吃喝嫖赌,样样精通的花花太少,后来想法虽然变了,却还是没有想到你竟是这么样一个人。"华华凤也总该已有很久没有开口,忽然插口问道:"你看他是个怎么样的人?"顾道人微笑道:"他看来虽然象是个什么事都不懂的大少爷,其实他懂的事简直比我们这些老狐狸还多。"华华凤忍不住嫣然一笑,道;"这个人最大的本事,就是扮猪吃老虎.谁若认为他真是个呆子,那就错了。"她眼睛里发着光,脸上也发着光。

顾道人笑道:"所以我若是朱二爷,不选他做女婿选谁?"华华凤的脸色忽然就沉了下去,冷冷道:"只可惜你不是。"卢九轻轻地咳嗽着,慢慢地站了起来。

天色似暗了,风中似已有了寒意。

他站在风里,凝视着那口棺材,缓缓道:"这里面躺着的人,是我的儿子。"没有人说话,没有人知道该说什么。

卢九缓缓道:"他虽然并不十分聪明,也不能算很老实,但是我却只有这么样一个儿子。"儿于总是自己的好,这不必他说,无论谁都能了解的。

卢九道:"他母亲最了解他.知道这孩子天生的脾气倔强,行动好胜,在江湖中最容易吃亏.所以临死的时候.再三求我,要我特别照顾他。"他脸色更苍白,声音也已有些嘶哑,惨然接着道:"她十六岁进卢家的门,克勤克俭,辛苦做家十几年,直到临死时,只不过求了我这么一件事,而我——-我竟没有做到。"段玉垂下了头。

他了解这种心情,他也有个母亲。

卢九凝视着他,缓缓道:"我告诉你这些话,只不过想要你知道.我也同样希望能找出真凶来,为这孩子复仇的,我希望复仇的心,比你更切。"段玉垂首道;"我明白。"

卢九道:"但是在没有真凭实据时,我们绝不能怀疑任何人是凶手。"段玉道:"我明白。"

卢九道:"你不明白。"

段玉道:"为什么?"

卢九道:"我的意思是说,青龙会纵然多行不义,我们也不能怀疑他。"段玉忍不住又要问:"为什么?"

卢九道:"因为我们心里若有了成见,有时就难免会做错事的,但青龙会实在太强、太大,我们只要做错了一件事,就难免也要被它吞下去。"段玉肃然道:"你老人家的意思,现在我已完全明白了。"卢九道:"你明白了就好。"

他没有再说什么,用丝巾掩着嘴,轻轻地咳嗽着,慢慢地走了出去。

风迎面吹来,吹在他身上。

他弯下了腰,连这一阵风他都似已禁不起了。

走到门口,他竟咳嗽得连腰都直不起来。

这时风中忽然传来了一阵很沉重的叹息声…。

停灵的地方,是在凤林寺的偏殿里,殿外是个小小的院子,院子里种着紫竹和菩提树。

听到了这叹息声,卢九的脸色忽然变了,轻叱道:"什么人?"叱声中,他的人已箭一般窜了出去。

这衰老而多病的人,在这一瞬间,竟似忽然变成了一只鹰。

也就在这一瞬间,只听得竹叶"哗啦啦"一响,也有条人影从竹林中箭一般窜出去,身形一闪已到了院墙外。

卢九的身法虽快,这人也不慢。

墙外也有片树林,枝叶长得正密,等卢九掠出去时,这人已看不见了。

不知何时,阳光已被乌云掩没,风中的寒意更重。

现在毕竟还是初春。

卢九遥望着远山,痴痴地站在那里,脸上带着种奇怪的表情,谁也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段玉也看不出。所以忍不住问道:"你看出了他是谁?"卢九迟疑着,点了点头,忽然又摇了摇头!这究竟是什么意思,还是没有人懂得。

那人究竟是谁?

为什么要躲在竹林中暗中窥伺?又为什么要叹息?

莫非卢九已看出他是什么人,对自己却又不愿说出来。

段玉叹了口气,道:"无论如何,我看这人并没有恶意。"华华凤道:"没有恶意为什么要逃?"

段玉解释道:"也许他只不过不愿被人看见而已。"可是他为什么不愿被人看见呢,难道他也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苦衷?

华华凤忽又道:"我倒觉得他很象一个人。"

段玉道:"象谁?"

华华凤道:"他的脸我虽然看不清,但他身上穿着谁的衣服,我总能看得出的。"段玉道:"他穿的是什么衣服?"

华华凤问道:"你难道真的认不出那是谁的衣服?"段玉忽然不说话了。

他当然不会认不出那是谁的衣服,事实上,他看得很清楚,那人身上穿着的,正是华华凤在女扮男装时穿的紫绸衫。

她落水时穿的还是这身衣服,回去后才换下来,随手抛在门后。

段玉记得昨天晚上出门时,还看见这套衣服在那里。

华华凤压低了声音,冷笑道:"你用不着瞒我,我知道你一定也已看出他是那位被人装在箱严里的仁兄了。"段玉淡淡道;"你既然没有看清他的脸,最好就不要随便怀疑别人。"华华凤撇了撇嘴,冷笑道:"我偏要怀疑他,说不定他跟这件事也有很大关系,否则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不敢见人?"段玉笑了笑.只不过笑了笑,连一个字都不再说。

他早巳在他父母那七大戒条之外,又加了一条-一绝不跟华华风抬杠。

华华凤却还是不肯放松,还是在冷笑着道:"人家刚说你聪明,你是不是就真的觉得自己很聪明,难道别人就都是笨蛋?难道我也是个笨蛋。"段玉虽然没有承认,却也没有否认。

华华凤的火气更大,手叉着腰,大声道:"你若真的以为你自己是聪明的,你就错了,其实你知道的事,还没有我-半多。"段玉还是拿定主意不开口,顾道人却恰巧走了过来,已经在微微笑着道:"姑娘还知道些什么?能不能说出来让大家听听?"华中风狠狠地瞪着段玉,道,"我本来不想说,可是这个人实在太小看我了,我实在受不了他这种气!"顾道人虽然没有帮腔,眼睛里却带着种同情了解之色、好象也在为她抱不平。

华华凤道:"解铃还须系铃人.要解开这秘密,就-定要先找到花夜来。"顾道人立刻表示同意。

这意见本就是谁也不能反对的。

华华凤冷冷道:"可是你们能不能找得到花夜来呢?你们这些人,又有谁知道她在哪里?"顾道人眼睛里已发出了光,试探着问道:"姑娘你莫非知道她在哪里?"华华凤用眼角瞟着段玉.道;"现在就算我说知道,你们也不会相信的,因为你们根本还不知道我究竟是什么人,究竟是什么来历?"她究竟是什么人?

难道她还有什么惊人的来历?

大家都只有转过头,眼睁睁地看着段玉,好象希望他能回答这问题。

段玉却只有苦笑。

他也不知道。

华华凤道:"我知道你们的想法一定跟他-样.-定也都认为我只不过是个什么事都不懂、只喜欢抬杠的小姑娘。"她又在冷笑:"可是你们为什么不想想,我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的?为什么也恰巧是在那时候出现的?这件事本来跟我连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为什么偏偏要来多管闲事?"大家仔细一想,立刻全都发现这实在是件很奇怪的事。

华华凤的名字,以前从来也没有听说过,更从来也没有人看见过她。

她这人就好象是忽然从天上掉下来的,而且恰巧是在初九那一天的黄昏时掉下来的,恰巧正掉在段玉旁边。

天下那有这么巧的事?

这其中当然一定另有秘密。

连卢九都忍不住在问:"姑娘究竟是什么来历?什么身份?"华华凤迟疑着,好象还在考虑,是不是应该将真相说出来。

她毕竟还是说了出来。

"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六扇门中,有位独一无二,空前绝后的女捕头,号称当世气大名捕之一,叫七爪凤凰的人?"大家当然全都听说过。

他们本就全都是见闻渊博的人,何况这位"七爪凤凰"也的确很有名。

据说她近年来破的巨案之多.已不在昔日的天下第一名捕神眼鹰之下。

华华凤又问道:"你们有没有见过这位七爪凤凰?"大家都摇了摇头:"没有。"

华华凤悠然道:"那么你们现在总算是已见到了。"顾道人动容道:"你就是七爪凤凰?"

华华凤谈淡道;"正最区区在下。"

顾道人道:"你到这里来,为的就是要捉拿那女贼花夜来?"华华凤点点头,道:"她犯的案太多,我们早就在注意她了。"顾道人叹了口气,苦笑道;"看来我们实在是有眼无珠,姑娘你也实在是真人不露相。"华华凤道:"其实我早已到这里来了,早巳盯上了那女贼,只不过,这本是我们六扇门里的事,我本来不想你们插手的。"顾道人道:"难道站娘你早已查出了那女贼的藏身处?"华华凤傲然道:"那女贼的确比狐狸还狡猾,只可惜流年不利,偏偏遇上了我。"她又在用眼角瞟着段玉:"你以为你很会装傻,其实我装傻的本事,比你还强一百倍,那女贼也一直以为我只不过是个什么事都不懂的小姑娘,完全没有警觉,所以才会落在我手里。"段玉还是只有苦笑。

现在他当然更没有话说了。

华华凤道:"我知道她这两天为了躲避风声,暂时绝不会动的.所以我本来预备等我的帮手来齐了后,再去下手!"她也叹了口气.接着道:"只可惜现在我既然已将这秘密说了出来,就已不能再等到那个时候了。"顾道人道:"我们也绝不会让姑娘等到那时候,姑娘若是要找帮手,我们都愿意效劳。"华华凤道:我知道,为了你们自己,你们也绝不会再袖手旁观的,"顾道人道:"却不知道姑娘要在什么时候下手呢?"华华凤神情已变得很严肃,道:"我也知道你们绝不会走漏这消息的,可是为了预防万一,今天晚上我已非下手不可,而且从现在起,听到了这秘密的人,都绝不能离开我的身边.也绝不许再跟别人说话。"她居然似已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变得又谨慎,又沉着。

卢九肃然道:"从老朽这里起,我们大家一定都唯姑娘之命是从。"华华凤又瞪了段玉一眼,道:"你呢?"

段玉苦笑道:"我本来就一直都很听话的.你要我往东,我从来也不敢往西。"华华凤居然还是板着脸,冷冷道;"很好.只不过……"卢九、顾道人、乔老三,立刻同时问道:"只不过怎么样?"华华凤道:"为了万无一失,我们一定还得另外找个帮手。"卢九又问:"找谁?"

华华凤道:"江西霹雷堂的堂主。"

卢九道:"王飞。"

华华凤点了点头,道;"要捉狐狸,随时可能要用霹雷堂的火器。"其实她自己现在看来也很象是条狐狸,而且是条老狐狸。

连段玉看着她的神态,都好象显得很佩服。

华华凤沉吟着,又道:"却不知他是不是肯来管这件闲事。"顾道人立刻道:"我保证他一定肯的,他本来就是个喜欢管闲事的人。"华华凤道:"你能找得到他?"

顾道人笑道:"要找别人,我也许还没有把握,要找王飞,那简直比猫捉老鼠还容易。"(五)

要找王飞的确很容易,因为他就在凤林寺外,顾道人的那小酒铺喝酒。

那位风姿绰约的女道士,正在旁边陪着他。

今天她心情仿佛很好.又喝了两杯酒,显得更容光焕发,明艳照人。

看来顾道人实在是个有福气的人.能娶到这种老婆的男人并不多。

顾道人已经将王飞拉到旁边,只说了几句话,王飞已经不停地点头。

女道士用眼角瞟着他们,忍不住道:"你们两个嘀嘀咕咕的在搞什么鬼?是不是又想偷偷摸摸的去找女人?"顾道人笑道;"我们绝不会找太多的,每日最多只找三个。"女道士瞪了他一眼,又嫣然道;"那么我也不会找太多的。"顾道人道:"你找什么?"

女道士道:"你们出去找女人,我难道不会在家里找男人。"顾道人道:"幸好这附近全都是和尚。"

女道士淡淡道;"莫忘了和尚也是男人,女道士配男和尚,岂非正是再好也没有。"顾道人大笑,居然一点也不着急,更不吃醋,无论谁都看得出.他一定很信任自己的老婆。

华华凤也觉得很满意,因为她已发现这个人的确守口如瓶.就算是在自己老婆面前.都绝不泄露一丝口风。

王飞却叹了口气.道:"我实在很佩服你。"

顾道人道;"佩服我?我有什么好佩服的?"

王飞道:"你至少有-点比我强。"

顾道人道:"哦。"

王飞道:"我若娶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我就绝不会放心让她一个人留在家里的。"顾道人又大笑,道:"难怪你总是乘我出去时到这里来喝酒,原来看上了她。"女道士也笑了,咬着嘴唇,瞟着王飞.道:"他既然这么说,我们下次就送顶绿幅予给他戴戴,看他怎么办?"本来是艳阳高照的天气,突然变得阴云密布,接着,竞有雨点落下来……

(六)

雨下得还不小。

看着檐前的雨滴,大家都不禁皱起了眉。

华华凤却笑了,道:"这倒真是天公作美。"

顾道人皱眉道:"你喜欢下雨?"

华华凤道:"别的时候不喜欢,现在这场雨却下得正是时候。"顾道人不懂:"为什么?"

华华凤道:"你们都是这地方的名人,目标都不小,无论走到哪里,都难免惹人注意,要易容改扮,一时也不容易。"她微笑着,又道:"可是这场雨一下,问题就全都解决了。"顾道人更不懂,别人也不懂。

华华凤却已将墙上挂的一副蓑衣笠帽拿下来,笑道:"穿上这件蓑衣,戴上了这顶笠帽,还有什么人认得你们是谁?"有很多人都认为,西湖的妙处,就是不但值春,也值冬,不但值雨,也值雪。

坐着宽敞的画舫,穿着干净的衣裳,在湖上观赏雨景,的确是件很风雅、很美的事。

可是穿着蓑衣,戴着笠帽.淋着雨.踏着泥,去捉拿江湖大盗.那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湖畔有六角亭,亭子里有个卖茶叶蛋和卤豆干的老人,正在看得外面的雨发怔。

雨点打在湖面上.就象是一锅煮沸了的汤,他这一天的生意也泡了汤,华华凤道:"大家不如先吃几个蛋,填填肚子,今天能不能吃得到饭,还是问题。"顾道人道:"我们为什么不先到楼外楼吃了饭再去。"华华凤冷冷道:"干我们这行的人,本就吃惯了苦的,你们既然要跟我去办案,也就得受点委曲。"顾道人不说话,愁眉苦脸地买了几个蛋,慢慢地吃着。雨下得更大了。

华华凤道:"大家最好是多买几个蛋,在路上吃。"卢九道:"我们现在就动身?"

华华凤道:"现在时候已经不早了,路却并不近。"乔老三也不禁压低了声音,问道;"那地方究竟在哪里?"华华凤伸手往湖岸对面的山蜂指了指,道:"就在那边。"乔老三道:"好.我去找条大船,我们先坐船去。"华华凤道:"不行。"

乔老三怔了怔,为什么不行?"

华华凤板着脸道:"湖上的船家,每个都可能是青龙会的眼线,我们绝不能冒一点险。"乔老三还想再说什么,看见她冷冰冰的脸色.就什么也不说了。

段玉忽然走到她身边,悄悄道:"你知道你现在看来象是个干什么的?"华华凤道:"还象个女贼?"

段玉笑道:"现在你当然不象女贼了.只不过象是个女暴君。"大家既不能施展轻功,又不能露出形迹,只有在泥泞中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走了一段路,天已黑了,走到对岸的山脚时,夜已很深。

这座山既不是栖霞,也不是万岭,山路崎岖,就算在春秋佳日,游山的人都很少。

在这种雨夜里,一个没有毛病的人,更是绝不会上山去的。

卢九、顾道人、乔老三、段玉、王飞这些人的神经都正常得很,连一点毛病都没有。

但现在他们却只有跟着华华凤上山。

因为每个人都知道.要解开这秘密,就一定要抓住花夜来。

只要能破了这件案,无论要他们吃什么苦.他们都是心甘情愿的。

只不过,这要命的花夜来,实在是一个害人精,什么地方都不躲,偏偏却要躲在这种要命的地方。

雨还是没有停,而且连一点停下的意思都没有。

江南的春雨,本就象离人的愁绪一样.割也割不断的。

新买的蓑衣和笠帽,好象并不太管用。

大家的衣裳都已湿透,脚上更满是泥泞。

上了山之后,泥更多,路更难走,风吹在身上,已令人觉得冷飕飕的,刚才吃的那几个蛋,现在也不知哪里去了。

每个人都觉得又冷,又饿,又累,但却也只有忍受着。

因为这本是他们心甘情愿的。

好容易才爬到山腰,华华凤才总算停下来,歇了歇气。

她也是个人,她当然也累了。

王飞忍不住问道:"到了没有?"

他说的声音已压得很低,华华凤却还是板着脸,瞪了他一眼。

这位名声赫赫的霹雷堂主人,居然也吓得不敢开口了。

就在这时,山道上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华华凤立刻一挥手,窜入了道旁的树林.整个人伏倒在地上。

大家立刻全都跟着她窜进去,伏下来。

地上的泥又湿又冷,大家都似已完全感觉不到,因为脚步声已越来越近,终于到了他们面前。从杂草中看出去,只见一个被着蓑衣的老樵翁,摇摇晃晃地从山上走下来,一只手拿着把破伞.一只手提着个酒葫芦。

看来他已经喝得太多了,连路也走不稳,嘴里还在醉醺醺地自言自语,好象还准备到山下去打酒。

就因为他已喝得差不多了,所在这种天气里,还要下山打酒-

个人若已喝到有了六七分酒意时,要他停下来不喝,实在比要饿猫不偷鱼吃更难。

——难道这老酒鬼也是青龙会的属下、花夜来的眼线?

大家都屏住了呼吸,连动都不敢动。

他们都已是老江湖了,打草惊蛇这种事,他们当然不会做的。

好不容易总算等到这老鬼走下了山坡,渐渐连脚步声都已听不见了。

王飞才忍不住道:"难道他….""嘘!……"他刚说了三个字.就立刻被华华凤打断!

绝不许开口!绝不许开口!若是惊动了花夜来,这责任谁担当得起?

大家只有沉住气.爬在泥泞中,等着,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就象条无家可归的野狗。

也不知等了多久,华华凤总算站了起来,打着手式,要他们接着往山上走。

这时他们不但脚上是泥,身上也全是泥,段玉这一辈子也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可是别人却居然还是连一点埋怨之色都没有,就连卢九爷这么样喜欢干净的人.都毫无怨言。

每个人都只希望能抓住花夜来那女贼,为卢小云复仇.为段玉洗刷冤名.为大家出口气。每个人都很信任华华凤.这位鼎鼎大名的七爪凤凰,办案时果然是步步为营,小心谨慎,令人不能不佩服。

山上更黑,更冷。

华华凤忽然又停下来,伏在树林里。

林外有一片危崖,危崖下居然有两间小木屋,里面还燃着灯。

——难道这就是花夜来的潜伏处?

大家伏在地上,更连大气都不敢出了,希望能赶快冲进木屋去,一下子将花夜来捉住。

华华凤却是很沉得住气,看来她已打定主意.不等到十拿九稳时,她绝不轻举妄动。

木屋里连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们又等了很久.就象是等了一百年似的,华华凤才终于悄悄道:"我一个人先进去.你们在外面将木屋围住,等到我招呼时,你们再闯进去。"她为什么要一个人孤身进去涉险?为什么不索性一起闯进去?"大家都不懂。

可是她既然这么样说,就一定有道理的,大家都只有听着。

华华凤身形已掠起,就象是股轻烟般,掠了过去。

这位七爪凤凰,功夫果然不弱。

只见她在木屋外又听了听动静,才一脚踢开门.扑了进去。

这时大家也全都展动身形,围住了木屋。

每个人的身法都很快,每个人都是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

看来花夜来这次就算是条狐狸,也是万万进不了的了!

忽然间,木屋里"砰"的一声,华华凤在厉声大喝:"花夜来,看你还能往哪里走?"顾道人、王飞、乔老三,都已沉不住气了,已箭一般窜出去,闯入了木屋。

然后三个人就全都怔住。

木屋里只有一个人——-一个华华凤。

(七)

木屋里又脏又乱,还带着一阵阵劣酒的臭气。

屋角堆着一堆柴,桌上点着盏破油灯。

华华凤正悠悠闲亲地坐在灯畔,用一块干布擦着头发上的雨水。

"花夜来呢?"

"不知道。"

王飞第一个叫了起来;"你也不知道?"

华华凤悠然道:"我既不是她同党,也不是她朋友,她在哪里,我怎么会知道?"每个人全都怔住。

顾道人终于忍不住道:"可是你自己明明说,你已查出了她的下落。"华华凤嫣然一笑,道:"那是骗人的,完全都是骗人的。"顾道人又怔住,华华凤道;"我既不是七爪风凰,也不是女捕头,我只不过是个专喜欢抬杠的小姑娘而已,你们这些老江湖难道真的看不出?"顾道人看看自己身上的一身泥,哭也哭不出,笑也笑不出。

他忽然觉得自己简直是个呆子.是个白痴。

别人的感觉,当然也跟他差不多。

五个大男人,竟被一个小姑娘骗得团团乱转.这滋味实在不好受。

华华凤忽然道:"我这么样做.只不过是在试探试探你们。""试探我们?"

华华凤道:"我总怀疑你们之中,就有一个是龙抬头老大。"她接着道:"只有龙抬头老大,才知道花夜来的下落,才知我是骗人的,我这样做,他心里当然有数,就算肯跟着我受这种冤枉罪,也一定难免露出些破绽来,我就一定看得出。"顾道人忍不住叹了口气,道:"现在你看出来没有?"华华凤道:"没有。"

她又嫣然一笑,道:"看来你们全都是货真价实的好人,我以前根本就不该疑心你们的。"一个笑得这么甜的女孩子,在你面前,说你是个大好人,你还能发得出脾气来么?

卢九也只有叹息一声.苦笑道:"现在姑娘你还有什么吩咐?"华华凤道:"只有一样了。"

她眨着眼,微笑道;"现在大家最好是赶快回家去,洗个热水澡.喝碗热汤,舒舒服服地睡一觉。"(八)

小楼的窗子还是开着的,灯却已灭了,雨已停了。

他们划着原来坐出去的那条小船.又回到这里来.一路上段玉连半个字都没有说。

华华凤偷偷地瞟着他,搭讪道:"不知道那位被人装在箱子里的仁兄还在不在?"段玉还是板着脸,不开口。

华华凤道:"猜他们还在不在?"

段玉不猜。

华华凤忽然跳起来,大声道:"你生什么气?凭什么生气?我这么做,难道不是为了你?你受了罪,我难道没有在受罪,你一身泥,我难道不是一身泥?"段玉忽然也跳了起来,大声道:"谁说我在生气?"他一叫,华华凤反倒怔住:"你既不是生气,一张脸为什么板得象棺材板一样?"段玉大叫道:"因为我心里不高兴。"

华华凤道;"为什么不高兴?"

段玉道:"你若是我,你会不会高兴?"

华华凤说不出话来了。

无论谁遇着段玉遇见的这种事.心里都绝不会愉快的。

华华凤终于轻轻地叹了口气,柔声道:"现在你怎么办呢?"段玉道;"不知道。"

他跳起来,掠上了小楼,拔开了门栓,冲出去——他也想看看那位被人装在箱子里的仁兄还在不在?

那个人居然还在,居然正在外面的小厅里,吃昨天剩下的包子,喝剩下来的酒。

他身上穿的,还是他从箱子里出来时,穿的那套内衫裤.还是赤着一双脚。脸色却比昨天更苍白、更憔悴。

段玉也坐下来.开始吃包子.喝酒。

这人忽然笑了笑,道:"包子还没有臭。"

段玉也笑了笑,道:"肉也没有臭,虾也没有臭.鱼丸也没有臭,我的人却臭了"这人微笑道:"看来你好象也被人装进箱子里去过.而且还是漏水的箱子。"段玉叹道:"我情愿被人装在箱子里,那至少比被人骗得象土狗满地滚好。"这人道:"你被谁骗?"

"被我。"

华华凤背负着双手,施施然走了出来,淡谈道;"他的确是被我骗得白滚了一个晚上,可是这件衣服……"她忽然扬起了手,手里拿着的,正是她女扮男装时穿的那件紫绸衫。

现在这件紫衫上竟也全是泥。

华华凤眼睛盯着那人.冷冷地说道:"这件衣裳本该好好地躺在屋里睡觉的,怎么会也滚了一身泥,难道它自己会长出脚来走出去?

先到凤林寺去鬼鬼祟祟地偷听,再鬼鬼祟祟地跟着去打滚?"这人苍白的脸.已变得有点发红。

华华凤冷笑道:"衣服上当然不会长出脚来的,你身上却有脚!"她瞪大了眼睛.瞪着这个人,忽然大声道;"我问你,你为什么要跟着我们到凤林寺去,又跟着我们上山?难道你也想找花夜来?你究竟是什么人?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这人已发红的脸.忽然又变得苍白,好象想说什么,却又偏偏说不出。

窗外面的雨水,忽然响起了-阵摇船声。

段玉和华华凤不由自主,想到那小屋中去看看,这脸色苍白的神秘少年,却已突然凌空翻身,箭一般窜出了门外。

也就在这时,一个人已从窗外的湖面上箭一般窜了进来。

一个瘦削、修长、面容清癯、神情严肃的老人,赫然正是卢九。

他身上的衣服也还没有干透,也还带着一身泥,一张脸也板得像棺材板一样。

华华凤吃惊地看着他,勉强笑了笑,道:"你还没有回去?"卢九冷冷道:"我还没有回去。"

段玉笑道:"幸好这里还有酒.喝两杯驱驱寒气如何?"卢九冷冷道:"我不是来喝酒的。"

看他的脸色,无论谁都看得出他绝不是来喝酒的。

华华凤眼珠子转了转,笑道:"不来喝酒,来干什么?"卢九道;"来杀人!"华华凤笑不出了"来杀人,杀谁?"卢九道:"老夫一生,恩怨分明,铁水是我至交好友,小云是我独生爱子,无论谁杀了他们.我都不会让他活过今夜。"段玉也笑不出了。

华华凤道:"你是来杀他的?你明明知道杀人的真凶并不是他?"卢九冷笑道:"杀人的刀,是段家的碧玉七星刀,杀人的凶手,不是他是谁?"华华凤怔住。

她实在想不通卢九为什么会忽然间改变了主意的?

卢九道:"我的确不愿与段飞熊结仇,但杀人之仇,也不能不报。"华华凤道;"所以你当着别人的面,虽然故作仁义.别人一走,你就想来要他的命。"卢九道;"不错。"

华华凤道:"你不怕杀错了人?"

卢九道:"杀错了一个人,不能放走一个仇人。老夫一生纵横江湖,杀人无数,级然杀错个把人,也是寻常的事。"华华凤冷冷道:"你不怕别人杀错了你!"卢九淡淡道:"老夫年过半百,今日既然来了,就早将生死两字置之度外。"他目光刀锋般盯着段玉.突然厉声道:"亮你的碧玉七星刀。只要你有些手段,不妨将老夫的头颅也割下来,作你的饮酒器。"段玉叹了口气,苦笑道:"我喝酒向只是用酒杯喝的。"卢九道:"我却想用你的人头作酒杯,盛满你的鲜血作酒,祭我的亡子英魂。"他的声音已嘶哑,一双眼睛钉子般盯在段玉的咽喉上,一双瘦骨嶙峋的手,已鹰爪般扬起,仿佛恨不得一爪洞穿段玉的咽喉。

无论谁都看得出,他已将数十年性命交修的内力.全都聚在这双手上.只要一着击出,必定是致命的杀着!

就在这时,突听一个人大声道:"你千万不能出手,千万不能杀错人!"喝声中,一个人从门外直窜了进来,竟又是那脸色苍白的神秘少年。

这少年究竟是谁?他怎能知道卢小云不是死在段玉手下的?怎能会知道卢九杀过了人?

他当然知道。

这世界也许只有他一个人能证明卢小云不是死在段玉手下的。

因为他就是卢小云!

(九)

卢小云竟没有死!看见自己明明巳死了的儿子.又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的面前,卢九居然并没有露出丝毫惊奇欢喜之色。

卢小云已跪下,垂着头跪在他面前。

"孩儿不孝,让你老人家担心。"

卢九还是沉着脸,冷冷道:"我并没有为你担心,我知道你没有死。"华华凤却又忍不住叫了起来;"他就是卢小云,他就是你的儿子?

你知道他没有死?"

卢九点点头,道:"就算青龙会用假扮他的那尸体瞒过了我,我还是知道他没有死,就算他没有在凤林寺铁水的灵堂外叹息,我也知道。"华华凤道:"你怎么会知道的?"

卢九淡淡道:"他毕竟是我的儿子!"这句话不能算是很好的解释,却又足以解释一切——父子之间,总会有极奇妙的感情、奇妙的联系。这种感觉没有人能解释,却也没有人能否认。

华华凤还是不懂:"青龙会既然已决心要他的命,为什么又要用另一个人的尸体冒充他,却将他装在箱子里,沉入湖底?"段玉忽然笑了笑,道:"因为他们不愿让卢九爷看到他身上的鱼钩。"他居然好像也早已看出这秘密:"他们不愿让卢九爷看到他身上另外还有伤口,他们一定要让卢九爷相信,他是直接被我一刀杀死的。"卢九道:"死人的脸,总难免扭曲变形,他们已算准了我不会看出这秘密。"华华凤更不懂:"你既早已知道他没有死,为什么还要来杀段玉,替他报仇?"卢九道:"因为我也知道,他自己-定会觉得没有脸见我,若不将花夜来那女贼亲手捉住,为自己出这口气,他是绝不会出来和我相见的。"直到现在,他疲倦冷淡的脸上,才露出极怜惜伤感之色,慢慢地接着道:"他毕竟是我的儿子,他的脾气我当然知道得很清楚。"华华凤总算明白了一点:"所以你才故意用这法子,激他出来!"卢九点点头,叹道:"这孩子虽然倔强骄傲,却绝不是忘恩负义之人,绝不会看着的他救命恩人,跟他的老子拼命的!"华华凤又有一点不懂了:"可是,你怎么会知道他在这里!"卢九面上终于露出微笑:"我早已猜出,被人装进箱予里的那位仁兄就是他。"华华凤也笑了:"你也听到我说,他身上穿的.就是我的衣服。"卢九笑道:"我虽然已年老多病,耳朵却还不聋。"华华凤笑道:"非但一点也不聋,简直比…我还灵。"她本来是想说:"比兔子还灵"的,可是现在对这垂老而多病的人.也已产生一种说不出的尊敬。

卢九已接过她手里的衣服,被在他儿子身上:"这件衣服虽然脏,至少总比没有衣服好,你小心着了凉。"卢小云道:"我…我……"他又是感激,又是激动,只觉得热血上涌,堵住了咽喉,竟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华华凤长长吐出口气,道:"现在你既然还活着,暗算你的人究竟是谁,你总可以亲口说出来了。"卢小云却还是说不出来。

华华凤盯着他,道;"你还不肯说?"

卢小云道:"我……"

华华凤道:"难道你还有些什么说不出来的苦衷。"卢小云索性闭上了嘴,连眼睛都一起闭上.眼角竟似泌出了一滴晶莹的泪珠。

他的确有难言的苦衷,他不想说,现在也已不必说。看见了他的眼泪,每个人心里都已明白。

——花夜来虽然欺骗了他,出卖了他,他心里却永远忘不了花夜来。

情感本就是件奇怪的事,一个多情的少年,爱上的往往会是他最不该爱的人!

他自己心里纵然也已明白,怎奈相思已纠缠入骨,化也化不除了。

卢九似已不忍再看他。

儿子心里的悲伤,做父亲的当然比谁都清楚。

卢九忽然道:"你刚才虽然没有试探出什么,我却看出了一点可疑之处。"华华凤道:"你看出了谁有可疑之处?"

卢九道:"顾道人。"

华华凤道:"我怎么看不出?"

卢九道:"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华华凤的确不知道。

卢九道:"他本是个最不肯吃苦、最懒的人,就算花夜来真的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叫他冒着风雨在浪涛中折腾一夜,他也不肯的!"华华凤道:"可是刚才却连一句怨言都没有说。"内儿道:"所以我才觉得奇怪。"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夜的命名术轮回乐园全球高武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近身兵王深空彼岸全职艺术家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