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七种武器-多情环下载
  3. 七种武器-多情环
  4. 第二章 暴雨荒冢

第二章 暴雨荒冢

作者: |返回:七种武器-多情环TXT下载,七种武器-多情环epub下载

(一)

霹雷一声,闪电照亮了荒冢累累的乱石山岗。

山坳里,两个衣衫褴楼、歪戴着破毡帽的大汉,正在暴雨中挖坟。

暴雨打灭了满山鬼火.也打灭了他们带来的灯笼,大地一片漆黑,荒坟间到处都弥漫着令人毛骨依然的森森鬼气。

这两个是什么人?

他们要埋葬的人,又是什么人呢?

其中一个塌鼻斜眼的猥亵汉子,正喃喃地埋怨;"若不是昨天晚上在场子输得精光,就算再多给我二十两,我也不来干这种鬼差使。""这差使就算不给我,咱们也得干。"另一人虽然口嘴有点歪,眼睛却不斜:"赵老大平时对咱们不错,现在人家出了事,咱们难道能不管?"斜眼的叹了口气,用力挥起了锄头。

又是一声霹雳.闪电击下,一条铁塔般的大汉,赶着辆骡车,冲上了山岗,车上载的.赫然正是两口崭新的棺材。"赵老大来了。""你猜棺材里装的是谁?"斜眼的还是满肚子疑问;"死人总是要入士的.为什么偏偏要做得这么鬼祟?""这种事咱们最好少问,"枉腱的冷冷道:"知道的越少,麻烦也越少。"骡车远远地停下,赵老大正挥手呼唤,两个人立刻赶过去,推起了棺材。赵老大自己一个人扛起了另一口,嘴里吆喝着,将棺材拢进了刚挖好的坟坑。

二个人正准备把土推下去,"砰"的一声,仿佛有人在敲门,声音还很大。

这里既没有人,也没有门,声音是从哪里出来的?

斜眼的机伶伶打了个寒噤,突然间,又是"砰"的一声响。

这次他总算听清楚了,声音竟是从棺材里发出来的!

"棺材里怎么会有人敲门?"

赵老大壮起胆子,勉强笑道:"说不定是条老鼠钻到棺材里去了。"他的话还没说完,棺材里突然又响起一阵阴侧铡的笑声。

老鼠绝不会笑,只有人才会笑。

棺材里却只有死人!

死人居然在笑,不停地笑。

三个人脸已吓得发绿,对望了一限.拔腿就跑,跑得真快。

雨还在不停地下,三个人眨眼间就逃下了山岗,连骡车都顾不得带走。

棺材里的笑声,却突然停止了。

又过了很久,左边的一口棺材盖子竟慢慢地抬了起来。

一个人跟着坐起来,鹰鼻、锐眼,黑衣上满是血污,左臂已被齐肩砍断。

他四面瞧了两眼,一翻身,人已猫般从棺材里窜出。

看他惨白的脸色,就知道他不但伤势极重,失血也极多。

可是他行动仍然十分矫健.-窜出来,就掀起了另一口棺材的盖子.沉声道:"你还撑不撑得住?"棺材里的人咬着牙,勉强点了点头。

这人的脸着实比死人还可怕,也是满身血污,断的却是条右腿。所以连坐都没法子坐起来。

"撑得住还要懒在棺材里装死。"

这人牙咬得更紧,恨道:"你看不出我已只剩下一条腿?""没有腿也得站起来,否则就得烂死在棺材里。"这鹰鼻锐眼的黑衣人,心肠就是铁打的:"我岂非早已叫赵老大替你准备了根拐杖?"棺材里的确有拐杖。

比黄豆还大的雨点,一粒粒打在他身上、脸上,这个整个一条右腿都被砍断了的人,竟真的挣扎着,撑着拐杖站了起来!

看来他也是个铁打的人!

双环门下的七大弟子,本来就全部是铜浇成的,铁打成的!

有人甚至认为,你就算把他们的脑袋砍下.他们也还是照样能张嘴咬你一口,咬进你的骨头里,喝干你的血!

这两人正是七大弟子中,还没有死在乱刀下的杨麟和王锐。

(二)

又是一道闪电,照亮了乱石和荒冢。

王锐用他的独臂,从骡车上提起口木箱,反手一抡,抛给了杨麟。

杨麟居然接住了,居然没有倒下。

可是支持着他身子的拐杖,却已被压入了地上潮湿的泥土里.他可以感觉到右腿根刚包扎好的伤口,又开始在流血。

王锐又从车上提起一大壶水,用力猛踢骡股,骡子负痛惊嘶.奔下山岗。

杨麟看着他眺肱水壶大步走过来,目中竟似充满了悲愤痛恨之意。

王锐道:"箱子里有干粮和刀创药,只要节省着用.足够我们在这里过半个月的。"杨麟在听着。

王锐道:"葛停香绝对想不到我们还会回到这里,有半个月的功夫,我们的伤也差不多能够好了。"这片山岗就在双环山庄后。埋葬在山岗上的.至少有一半是死在双环门下的。

盛天霸-家人的尸体,也已被葛停香葬在这里。

王锐道:"白天我们一定得躲在棺材里,可是天黑之后,我们还有很多事可做。"他在紧咬着牙关,勉强抑制着心里的悲愤,过了很久,才慢慢地接着道:"师傅和大哥的坟一定在这附近.我们虽然暂时无法替他老人家报仇,至少也得在他老人家坟前磕几个头。"杨麟盯着他,慢慢的将箱子放在棺材里,忽然道:"我们同门已有十年,这十年来,你跟我说过多少次话?"王锐道:"不多。"

杨麟冷笑,道:"我知道你看不起我,因为我本来是黑道上的人,你总认为我是被逼得无路可走,才投入双环门的。"工锐也在冷笑,道:"是不是只有你自己心里知道。"王锐冷冷道:"但我却还是冒着险,把你也带走了。"杨麟道:"所以我不懂。"

五锐道:"你不懂?"

杨麟道:"你救我.绝不是为了同门之义,因为你从来没有把我当做你的同门兄弟。"王锐沉默着,又过了很久,才盯着他,一字一字道:"你要我说真话?"杨麟点点头。

王锐道:"那么我先问你,葛停香的功夫,比不比得上我们师傅?"杨麟答道:"永远也比不上的。"

王锐道:"但是这次他几乎没有费什么力,就已将师傅打倒。"杨麟道:"那只因师傅当时喝醉了酒,而且醉得很凶因。"王锐道:"他老人家怎么击腠的?"

杨麟道:"那天是他老人家与师母昔年第-次见面的日子。"王锐问道:"你知道他老人家每年到了那一天.都会喝醉的吗?"杨麟道:"我们师兄弟全知道。"

每年到了这-天,盛天霸总会将他的门下全都请入后院,痛饮去年春天就埋在树下的百花酒。

因为他觉得自己这一生的成功,全靠他有了个这么样的贤内助。

王锐道;"除了我们兄弟外,还有什么人知道这件事?"杨麟道:"好象没有别的人了。"

每年只有到了这-天,盛天霸必定开怀痛饮,尽情而醉。

但他却从不愿别人知道他也有喝醉的时候。他的仇家实在太多。他绝不能给别人一点机会。

王锐目光如刀锋,盯着杨麟:"这件事既然没有别人知道,葛停香怎么会知道的?"杨麟的脸色变了。

王锐又道:"我们是在后院喝酒的,无论谁要闯进去.都得先闯过六七道暗卡,我们必定早已有了警戒,可是那天葛停香去的时候,我们却连一点影子都不知道。"那天葛停香突然出现时,就好象飞将军突然从天而降。

王锐的手紧握道:他们去的一共有十三个人,这十三个人是怎么通过外面那些暗卡守卫的,这件事我一直想不通。"杨麟道:"所以你怀疑双环山庄里.早已有了他们的内线埋伏?"王锐道:"不错。"杨麟道;"你怀疑他们的内线就是我?"王锐道;"不错!"杨麟道;"你救走我,带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要查明这件事?"王锐道:"不错!"杨麟也握紧了双拳,闭上了嘴。

暴雨如注,在他们之间隔起了一重帘幕。

他们就象是两只负了伤的野兽一般,在暴雨中对峙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锐才一字一字道:"你承不承认?"杨麟突又冷笑,道:"其实我也有件想不通的事。"王锐道:"你说。"杨麟道:"他们来的那十三个人中,除了葛停香之外,最可怕的,就是杀了盛大哥的那个灰衣人。"王锐道:"不错!"杨麟道;"他杀了盛大哥后,就转过来,跟另一个人联手对付你。"王锐道:"不错!"杨麟冷冷道;"你一向自命是少林正宗,打的根基最厚,所以才看不起我这个出身在下五门的师弟,只可惜你也不是那灰衣人的对手。"王锐居然立刻承认:"不错,他武功远在我们之上。"杨麟道;"他练的本就是专门为了杀人的功夫……王锐道:"不错。""他杀盛大哥时.连眼睛都没有眨一眨,但却没有杀你!"王锐的脸色似也变了。

杨麟道:"他本可杀你的,却放过你,而且居然还放了你一马,让你逃走,这件事我也一直都想不通。"王锐问道:"难道你认为我才是内奸,所以他们才会放过我吗?"杨麟道;"除此之外.我想不出别的理由。"王锐也闭上了嘴。

两个人又彼此对视了很久,王锐忽然道:"那个人也姓王,叫王桐。"杨麟冷笑道:"原来你认得他。"

王锐道:"我当然认得他,还在三十五年前,我就已认得他。"杨麟很惊奇;"你今年岂非才三十六岁?"王锐道:"不错。"杨麟道:"难道你一出世就认得他了吗?"王锐点点头。

杨麟耸然动容,失声说道:"他也是姓王,难道他是你的兄弟?"王锐道;"嫡亲的兄弟。"

杨麟怔住。

他其实想不到他们之间竟会有这种关系,更想不到王锐居然会承认。

王锐道:"我们虽然是嫡亲的兄弟,但却已有多年未曾见面了。"杨麟道:"有多少年?"王锐道:"十四年。"

杨麟道:"你投入双环门已有十四年。"

王锐道:"我脱离少林门下后.就已发誓永远不再见他。"杨麟道:"为什么?"王锐的手握得更紧,目中又露出悲愤之色,缓缓道:"因为我出家做和尚,就是为了他;被逐出少林,也是为了他!"杨麟道:"我不懂。"王锐黯然道:"这件事我本不愿说出来的。"

杨麟道:"但现在你却非说出来不可!"

现在的确已到了非说不可的时候,否则两个同门兄弟,也许立即就会象野兽般在这暴雨荒冢间互相厮杀!

他们心里的悲愤和仇恨都已积压得太多.只要一点导火线,就立刻可能爆发。

王锐叹息着,终于道:"我们虽然同父,却不同母,我是嫡出,先父去世后,他就毒杀我的母亲,几乎也已将我置之于死地。"扬麟又不禁动容。

他当然也看得出王桐是个多么心狠手辣的人。

"你出家做和尚,就是为了躲避他?"

王锐点点头,道:"我投入少林,本是为了要练武复仇。"杨麟道:"但后来你却并没有去找他?"

王锐长叹道:"因为我出家之后,受了少林诸长老的薰陶感化,就已将仇恨渐渐地看得淡了,何况,他毕竟还是我的兄长!"杨麟道:"后来呢?"

王锐道:"谁知我不去找他,他反而来找我了。"杨麟道:"他知道你已在少林?"

王锐道:"他说他一知道我的下落,就立刻赶来找我,因为他也已知道他以前做的太过份,所以来亲忠原谅他。"杨麟道:"你当然接受。"

王锐黯然道:"我非但接受,而且还很高兴,我实在想不到他还有别的图谋。"杨麟问道:"图谋的是什么呢"?

王锐道:"就是少林寺的藏经。"

少林藏经,在武林人的心目中,一向比黄金珠宝更珍贵。

只不过无论谁都知道,少林七十二绝技的可怕,所以谁也不敢左轻捋虎须。

杨麟动容道:"他去找你,为的就是利用你.去盗少林藏经?"王锐叹息道:"后来他虽然没有得到手,但我也被逐出了少林。"杨麟凝视着他,过了很久,才长长叹息,道:"我是个孤儿,本来-直都在埋怨苍天对我的不公,现在我才知道,你的遭遇实在比我更不幸。"王锐笑了笑,笑得很凄凉,道:"其实我也没有想到,他今次居然会放过我。"杨麟道:"他也是个人,每个人一生中.至少总有片刻天良发现的时候。"王锐苦笑道:"他也许早巳算准,纵然放了我,我也逃不远的。"杨麟道:"不管他是为了什么,我都已相信你绝不是内奸。"王锐道:"你……你真的相信?"

杨麟笑了笑.道;"你虽然有些自大.却绝不是会说谎的人。"王锐看着他,目中的憎恶,似已变为感激。

杨麟道:"现在你若还认为我是内奸,就不妨过来杀了我,我也毫无怨言,因为我根本无法辩白解释。"王锐没有过去。

两个人又动也不动地站在暴雨中,互相凝视着,却已不再象是两只等着互相厮杀的野兽。

王锐忽然冲过去,紧紧握住了杨麟的手,叹声道:"其实我也知道不是你。"杨田道:"你知道?"王锐道:"我仔细想了想,你若是内奸,就不会被他们砍剩一条腿了。"杨麟道:"也许他们是想杀了我灭口。"

王锐道:"那么他们就绝不会让我将你救走,就一定要第一个杀了你!"杨麟笑了。王锐也笑了。

雨虽是冷的,但他们胸膛里的血却已在发热。

王锐苦笑道:"这两天来,我们遭遇的不幸实在太多,心里实在太痛苦,总难免变得有点失常的,所以我才会胡思乱想、疑神疑鬼。"恐惧本就会令人变得多疑,多疑就难免会发生致命的错误。

杨麟说道:"所以我们一定要冷静下来,想想内奸究竟是谁。"王锐道:"我想不出。"杨麟道:"但这次双环门之惨败,一定是因为有人出卖了我们。"王锐凄然道:"可是除了我们两个外,双环门下,已没有活着的人。"杨麟道:"还有一个。"王锐立刻问:"谁?"杨麟道:"萧少英!"王锐道:"他已不能算是双环门下的人。"

杨麟道:"但双环门中秘密,他知道得却不比我们少。"王锐道:"你认为是他出卖了我们?"

王锐不说话了,双拳却又握紧。

就在这时,突听"格"的一响,竟是从旁边一座荒墓中发出来。

墓已颓败倒塌,露出了棺材的一角。

破旧的棺材里,竟突然伸出一只手来了。

(三)

一双灰白色的手,手里还托着个酒杯。

棺材里的这个人,无论死活,都一定是个酒鬼。

王锐和杨麟的脸色都变了。

他们都不相信这世上真的有鬼,但现在对他们来说,人却比鬼更可怕。棺材里是什么人?

托着酒杯的手.正在用酒杯接着已渐渐小了的雨点,已接满了一杯。

手缩了回去.棺材里却发出了声叹息。

一个人叹息着.曼声而吟:"但愿雨水皆化酒,只恨此生已非人。"王锐、杨麟又对望了一眼,脸上忽然露出种奇怪的表情。

他们竟似已听出了这个人的声音。

杨麟突然冷笑,道:"你已不是人!"棺材中的人又在叹息。

"既不是人.也不是鬼,只不过是个非人非鬼,非驴非马的四不象而已。o又是"啪"的一声.棺盖掀起,一个人慢慢地从棺材里坐了起来,苍白的脸,满脸刚长出来的胡碴子,还带着一身连暴雨都不能冲掉的酒气,只有一双眼睛,居然还是漆黑明亮的。

杨麟盯着他,一字字道:"萧少英,你本不该来的。"(四)

雨已小了。

暴雨总是比较容易过去,正如盛名总是比较难以保持。

"我的确不该来,"萧少英慢慢地爬出棺材:"只可惜我已来了。"王锐也在盯着他,一字字道:"你已知道本门的祸事?"萧少英凄然而笑,道:"我虽已见不得人,却还不聋。"王锐道:"你知道我们在这里?".萧少英点点头:"我知道赵老大是条够义气的好汉!"王锐道:"所以你算准了我一定会去找他?"

萧少英道:"我也知道他是你的朋友。"

王锐问道;"你还知道了什么?"

萧少英道:"我还知道他绝不会无缘无故叫斜眼老六到这里来挖墓。"王锐道:"所以你就跟着来了。"萧少英又点点头。

王锐道:"你算难了我们一定会来?"

萧少英笑得更凄凉:"不管你们来不来,棺材里都是个喝酒的地方,就算我醉死,这里也没有人会把我赶走。"王锐看着他,眼睛里似已露出了同情之色。

杨麟却在冷笑,道:"你本来明明可以做人的,为什么却偏偏要过这种非人非鬼的日子。"萧少英淡淡道:"因为我高兴。"

杨麟闭上了嘴,面上巳现出怒容;

王锐忽然说道:"箱子里还有酒,拿出来,我陪你喝两杯吧。"萧少英笑了,杨麟沉下了脸,冷冷道:"你还要陪他喝酒?"王锐叹道:"他虽已不是双环门下,却还是我的朋友。"杨麟冷笑,道:"他算是哪种朋友?"王锐道:"至少不是出卖朋友的那种朋友。"杨麟道:"他不是!"王锐道:"他若是那个出卖了我们的人,我们现在就早已真的进了棺材。"萧少英突然大笑。

笑声中充满了-种说不出的悲伤和寂寞;"我实在想不到,这世上居然还有人肯将我当做朋友的!"他斟满酒一杯,递过去:"来,我敬你一杯,你用酒杯,我用酒瓶,我们干了。"满满的一瓶酒,他居然真的一口气就喝了下去。

王锐皱眉道:"你为什么总是要这么样喝酒?"

萧少英道:"这么样喝酒有何不好?"

王锐道;"这已不是在喝酒,是在拼命!"

萧少英缓缓道:"只要还有命可拼,又有何不好?"他眼睛里又露出奇怪的表情.眨也不眨地凝视着王锐。

王锐忽然用力地握住了他的手,叹声道:"你真的愿意拼命吗?"萧少英慨然道:"我至少还有-条命!"

王锐的声音更嘶哑:"你愿意将这条命卖给双环门?"萧少英道:"不是卖给双环门,是卖给朋友。"他用力握紧王锐的手:"我虽巳不是双环门的子弟,但双环门却-直都有我很多朋友!"王锐的手在发抖.喉头已被塞住。

他实在也想不到,在这种时候,还有人肯承认自己是双环门的朋友。

萧少英慢慢地接着道;"何况,我就算不去找葛停香,他也绝不会放过我的。"王锐道:"为什么?"

萧少英淡淡道:"双环门虽巳不认我这个不肖弟子,可是在别人眼里,我活着是双环门里的人,死了也是双环门里的鬼。"他的声音虽冷淡,可是一双手也已在发抖。

王锐日中不禁露出歉意,黯然道:"你虽然错了.可是我们……我们说不定也错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萧少英已改变话题;"你们刚才说的话.我已全部听见。"杨麟冷冷道:"我知道你并不聋。"

他对萧少英的态度.就好象王锐本来对他的态度一样。

萧少英却完全不在乎:"那天他们去的十三个人中,有几个是你认得的?"杨麟沉吟着,终于道:"只五个。"

萧少英问:"是不是葛停香和天香堂属下的四大分堂主?"杨麟点点头。

那一战天香堂的确已精锐尽出.但天香堂中的好手并不多。

"其余八个人是谁?"

"有四个一直蒙着脸,另外四个,也都是我醋执见过的陌生人,想必都是葛停香重金从外地请来的打手。"萧少英又问:"他们的功夫如何?"

杨麟道:"都不在天香堂那四大分堂主之下。"萧少英道:"伤亡如何?"

杨麟道:"天香堂来的四个人中,死了三个,重伤一个。"萧少英沉思着,缓缓道:"这一战天香堂虽然击败了双环门,他们自己的元气也已大伤,看来真正占了便宜的,只不过是葛停香请来的那八个打手。"杨麟道:"看那八个人的武功,绝不是江湖中的无名之辈,却不知他是从哪里找来的?"王锐忽然道:"王桐好象早已在跟着葛停香,只不过一直没有露面而已。"杨麟道:"你怎么知道?"

王锐道:"两年前我已在兰州看见过他一次,那时葛停香也在兰州。"杨麟道:"但你却-直没有提起。"

王锐苦笑道:"那时我实在没想到葛停香会有这么大的阴谋,这么大的胆子"萧少英叹了口气,道:"何况,没有人会愿意提起自己的伤心事的。"杨麟仿佛还想再说什么,看了王锐一眼,终于闭上了嘴。

萧少英又问道:"那八个人之中,武功最高的是谁?"杨麟毫不考虑,立刻回答:"王桐。"

萧少英接道:"但他在江湖中并不是一个很有名的人。"杨麟道:"也许他的兴趣并不在成名而在杀人!"萧少英道:"他练的本就是专门为杀人的功夫?"杨麟道:"他的武功并不好看,却极有效。"

萧少英长长吐出口气,苦笑道:"那么葛停香这次派出来对付我的,一定也是王桐。"杨麟道:"为什么?"

萧少英道:"因为他还摸不清我的底细.何况,他只要出手,就绝不想落空。"葛停香只要出手-击,的确总是十拿九稳的。

他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王锐已不禁露出忧虑之色,道:"他若是真的已派出王桐来找你,你最好暂时躲在这里。"萧少英却摇了摇头道:"他既然已来找我.我就要让他找到的。"王锐皱眉道:"为什么?"

萧少英答道:"我一定要让他找到后,才有机会混入天香堂的。"王锐道:"为什么一定要混入天香堂?"

萧少英接道:"因为我只有混入天香堂之后,才有机会报仇的。"杨麟突然又冷玲道:"只可惜死人是没法鬃知朋友报仇的。"萧少英笑了笑,道:"我还没有死。"杨麟进:"那只因王桐还没有找到你。"

萧少英道:"他只要一找我,我实必死无疑?"

杨麟道:"我见过他出手,也知道你的武功。"萧少英又笑了。杨麟道:"你不信?"萧少英笑而不答。

杨麟道:"我们老大的双环功夫份量,你总该知道的。"萧少英当然知道。

盛重双环的份量.本就比别人加重了-倍。再加上他手上力量,那出手一击,的确有开山裂石之力。

杨麟道:"可是我亲眼看见老大出手双飞,击中了他的胸膛,他居然象是完全没有感觉。"萧少英淡淡道:"我相信他是个很可怕的人,只不过我总不能躲他一辈子。"壬锐道:"你至少可以躲他半个月,等我们的伤好了,再作打算。"萧少英道:"等到那时,我们就能凭个人的力量,击败天香堂?"王锐说不出话了

萧少英目中露出沉思之色,突然问道:"王桐杀了盛老大之后,就来对付我?"王锐点点头。

萧少英道:"他手下留情,放过你,也许并不是天良发现。"王锐道:"你想他是为了什么?"

萧少英道:"那也许只因为他被盛老大一击之后,已经受了内伤.伤势只到那时才发作。"王锐接着说道:"可是别的人…."

萧少英道:"那时葛停香正在对付老爷子,当然无暇顾及你.别的人以他马首是瞻,看见他放了你,也不敢多事出手。"这推测的确很合理。

合理的推测,总是能令人利目相看的,连杨麟对他的看法都似已有了改变。

萧少英沉吟着.又道:"可是盛老大那-击之力,本该立刻致他于死地的,他却还能一直支持到那时,所以我想,他身上一定穿着护身甲一类的防身物。"他又笑了笑,接着道:"要杀人的人,总是会先提防着被人杀的。"杨麟听着他,忽然道:"你并不是个真的酒鬼,你并不真糊涂。"萧少英道:"我…."杨麟打断了他的话,道:"你既然不糊涂,两年前的重阳日,怎么击膂出那种糊涂事?"两年前的重阳,萧少英大醉后,居然闯入了老爷子独生女的房里去——这就是他被逐出双环门的最大原因。

萧少英眼睛里忽然露出一种无法形容的表情,也不知道是悔恨?还是悲伤?

可是他很快就恢复正常,淡淡道:"就算最清楚的人,有时也会做出糊涂事的,何况我本就是个四不象的半吊子。"王锐叹了口气,苦笑道:"不管怎么样,你这半吊予想得好象比我们两个人加起来还多。"杨麟道:"不管怎样,他若真的想混入天香堂,无异是羊入虎口。"萧少英微笑道:"天香堂就算真的是个虎穴,我也可以扮成个纸老虎,让他们看不出我是羊来。"杨麟不懂,王锐也不懂。

萧少英道;"我本来就是被双环门赶出来的人.为什么不能入天香堂?"杨麟终于懂了:"只可惜葛停香并不是个容易上当的人。"萧少英接道;"也许我有法子。"杨麟道:"什么法子?"萧少英忽然问道:"你知不知道荆轲刺秦王的故事?"杨麟当然知道。

萧少英道:"秦始皇也不是个容易上当的人,却还是几乎上了荆轲的当,只因为荆轲带去了一样他最想要的东西。"每个人都有弱点的。

无论谁看见自己一心想要的东西忽然到手时,总难免兴奋疏忽。

萧少英缓缓说道:"荆柯知道秦始皇想要的是-个人的头颅,所以他就借了那个人的头颅带去了。"杨麟动容道:"樊将军的人头?"萧少英道:"不错。"杨麟的脸色变了。

王锐的脸色变得更惨。

他们当然知道,葛停香想要的,并不是要樊于期的人头,而是他们的人头!

杨麟忍不住道:"你……你是不是将我的人头借去见葛停香?"萧少英不说话,只看着他。看着他的头。

杨麟的两只手都已握紧,忽然仰天而笑,道:"我这颗头本已是捡来的,你若真的想要,不妨现在就来拿去!"萧少英忽然也笑了笑,道;"我不想。"

杨麟怔住:"你不想?"

萧少英微笑道:"我只不过在提醒你,你们的头颅,都珍贵得很,千万不能让人拿走。"杨麟看着他,握紧的手已渐渐放松。

王锐也松了口气,脸上却又露出忧虑之色;"你真的有法子对付葛停香和王桐?"萧少英道:"我没有。"

王锐接道:"但你却还是要走?"

萧少英打了个哈欠.仿佛觉得酒意上涌,眯着眼道:"这里已没有酒,我不走干什么?"莫非他直到现在才真醉了?

杨麟又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不把我的头颅带走?"王锐叹道:"你为什么不把我的头颅带走?"

萧少英叹道:"因为这法子已过时了,已骗不过葛停香,你的头颅,也比不上樊将军。"雨已往。

"我走几十天鹤忠再来,只希望那时这里已有酒。"他真的说走就走。

王锐和杨麟看着他走入黑暗里,走下山岗.却不禁叹了一口气。

"你看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管他是什么样的人,他都已是我们复仇的唯一的希望。"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夜的命名术轮回乐园全球高武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近身兵王深空彼岸全职艺术家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