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一指成仙下载
  3. 一指成仙
  4. 1310.空间黑洞(终)

1310.空间黑洞(终)

作者: |返回:一指成仙TXT下载,一指成仙epub下载

让人没想到的是,飞渊去的快,回来的更快!

只是,他带回的不是安安,而是受了重伤的严星舞,“师父,咳咳……,紫电宗出事了,门下四十五弟子,尽数被人迷晕抓走,安安和两位师伯,在我醒来后,也不知所踪。”

什么?

卢悦面色瞬间发白,“什么时候的事?”

“差不多半天前,弟子是飞渊师叔救醒的。”严星舞努力抑制胸间的麻痒,“来人是五个金仙级的人物,控制了门人弟子,直入宗门,他们给您留了一封信。”

卢悦一把抓住那封信,“赢四拜上!”

一开始的四个字,让她心下一颤,那个最聪明的天蝠修士终于找来了吗?

“当年之事,道友一再顾左右而言他,现在也该给个交待了,我们外仙域战场见。”

卢悦捏住那信,“飞渊,安安怎么样?”

“安安无事,现在差不多要到外仙域战场了。”

透过鲲鹏族的秘术,飞渊在救严星舞的时候,已经跟女儿取得了隐隐的联系,“南宫强和叶媚虽然有伤,但他们三人现在在一起。”

“我们马上过去。”

谷令则透过神识,也看到了信,顾不得妹妹的倒霉体质,甩手就是一道飞剑传书送出,让林芳华来接严星舞,“对方抓了人,还跑得这么快,绝辅可能也参与了,他们万一拿紫电宗弟子为饵,让安安破了血雾外的重重禁制,那就糟了。”

紫电宗人都会御雷,雷霆之下,吴露露他们布下的阵法,可能也会出现漏洞。

这一会,谷令则严重怀疑那些家伙,真的联手了,要借紫电宗人,突破重重禁制。

定位好的空间,一撕而开,卢悦跟着飞渊、泡泡和谷令则,一脚踏过。

飞渊正要再次感应女儿的方位,远处数道求救烟花,与隐隐的黑云压顶,已经帮他们指明了方向。

巡防到这片山谷的夏瑜首先发现不对,逍遥有鲲鹏,她对空间波动非常熟悉。

这处山谷,靠近阴风峡谷,飞渊就算闲着无事,也不至于到这里玩。

更何况,昨天她就收到消息,师弟要带泡泡回三千城看师妹。

只是她能感觉到空间波动,一时却找不到在哪,只能与四位队友打手式,地毯式搜查。

可是等他们发现隐匿阵法,并且破开的时候已经迟了,那个一次性的传送阵上光芒闪动,六个陌生面孔已经现了出来。

其中五人拥有强大气息,可是夏瑜等却全不认识。

仙界大佬若到外仙域战场,绝对不会偷偷摸摸,所以,他们扔出求救烟花时,亦毫不犹豫地一齐出剑。

与此同时,安安透过紫电宗一些人的气息,也追宗到此,空间一撕而开,南宫强和叶媚冲入的时候,毫不犹豫,便加入了战团。

半日之前,在宗门里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若不是他们本身强悍,又有安安在旁相帮,不要说追击了,只怕紫电宗已被抹了名。

南宫强和叶媚自入仙界以来,还没遇到如此挫折。

谁能想到堂堂金仙大能,能五个一起,行卑鄙手段,挟弟子混进山门?

紫电宗的山门,是吴露露耗费无数宝贝,亲自布下的,若不是他们这般不要脸,怎么也不至于,一点消息也不外露地,就被人这样从里攻破了。

叮叮叮……

“安安,快走!”

看到自家小师侄,夏瑜一下子就急了,顾不得修为比不上人家,且战且退地拖延时间等待援军,反而逆行而上,连连出剑,为安安破开人家用法力禁锢的空间。

小丫头的空间天赋再厉害,也挡不住,她还小的事实,在对方以强大灵力禁锢的地方,不要说撕空间了,连如意瞬移都做不到。

好在南宫强和叶媚虽然心急某人腰间挂的乾坤屋,却也顶着一切压力,把安安死死护在身后。

“天堂有路你们不走,那就怪不得我们了。”

全控抢人事件的赢四,对安安更有必得之心。

翻查前事,当年天母被杀,遗体被偷之时,卢悦和飞渊,正在天裕关。

虽然隐形人找不到,但有鲲鹏飞渊在,逃出他们的重重围堵,根本不是难事。

只恨当年,他们没查出这两人的关系。

等真相慢慢显露时,他们却已无资本再跟人家斗了。

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违背那位主上的命令,他和绝辅,与新来的血线虫王取得了联系。

报仇,助盟友,这一次,正好两不误。

殷晍三人,瞬间脱离前方战团,朝就要御雷的南宫强和叶媚去。

渥河大战,他们有多少族人,死在雷霆之下,可以说,天蝠与紫电宗的仇,哪怕倾尽三江之水也洗不尽。

在云梦山,他们害怕惊动其他人被拦下来,才没时间下杀手,但现在,就不必再顾忌了。

叮!叮叮叮……

飞渊不在,夏瑜知道救兵到此还有一会,眼看人家要下杀手,再也顾不得自身安危。

连天接地的剑气,带着恐怖的劲力,哪怕金仙级的殷曛殷晍和新赶来的几个长老级的域外馋风,都不敢正面挡格。

“安安,走!”

夏瑜管不了南宫强,也管不了叶媚,但小师侄是一定要救的,“快走!”

“安安走。”

南宫强和叶媚也连声让小丫头走,可是绝辅已至。

呼呼……

天上才成形的雷云,被那无上罡风,瞬间卷离,“既然来了,就都不要走了。”

“好大的口气。”

流烟仙子从飞渊撕开的空间飚出来的时候,直面绝辅,“绝辅,是你不想走了吧?”

她的话音未落,山谷的地面已然化浆。

谷令则与洛夕儿配合泡泡,几乎在刚锁定安安时,就把她与南宫强、叶媚拽进了不停冒泡的溶浆深处。

最大的威胁没了,夏瑜还没松下那口气,就被殷曛狠狠的一掌劈中。

卟!

被卢悦和飞渊联手接到时,她大口喷血,左边肩头更是血肉模糊,骨头全碎。

“师姐……”

“死不了,赢四在这。”

战场上,容不得一点分神,夏瑜哪敢让师弟师妹把时间浪费在她身上。

卢悦自然也知道此点,由着飞渊给师姐服丹,转身看向一直以目光凌迟她的赢四,“你的目标是我!”

“不错,我们明人不说暗话。”

赢四紧盯着她,“我族天母……死在你手,是也不是?”

“是!”

到了这种时候,也没有再否认的必要了,卢悦大方承认。

“当年在三门滩闹事的神秘人,也一直都是你?”

“是!”

刚刚赶来的陌阡几人心中同时一跳,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人,可不仅仅闹了天蝠,卢悦和飞渊献祭百灵的时候,还闹了他们,闹了无数宗门和世家。

“那时候,你为什么不敢承认?”赢四额上青筋蹦起老高,他不能想当年一个又一个死在卢悦手中的长老,大声咆哮道:“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骗人?”

“因为当年我修为弱小。”

卢悦声音平平,阐述事实,“当年若承认了,我现在早就死得骨头渣子都不剩了吧?”

“……”

“……”

绝辅等闹出的风动静,都小了很多。

他们谁不知道,当年的她修为弱小,当年的三千城也一样的弱小。

但现在……

卢悦已是玉仙修为,三千城早强势崛起,不是任何势力,任何人,能随意觊觎的了。

“你……你如何知道我族天母?”

赢四好想哭一哭,没了变异天母,族人的进阶之路,何等艰难,凭现在的仙界环境,能苟延残喘守于一地,已是侥天之幸。

“……碰巧!”

卢悦看了一眼绝辅和那几个域外馋风的长老,默认了她走哪哪有事的倒霉体质。

但其实,变异天母那里,真说起来,与她的关联真不大。

明明是元狩那个家伙,为了一口酒,贱卖给她的。

想到这里,她的面色突然古怪起来。

能化成人的域外馋风大人,她碰到了两个,一个是绝影,一个是绝辅,这两混蛋都心有十窍,一个虐她少时,一个虐她成仙之前。

可是成仙之后,还倒霉的隐姓埋名,完全是拜元狩所赐。

那老东西,到底知不知道变异天母啊?

如果知道,那他还把选择权交给她……

卢悦突然之间气得想打人。

元狩那老东西,目标是成圣的,怎么可能傻头傻脑?那么当年肯定是挖坑给她跳。

把所谓的秘密基地卖给她,即借了她的手杀变异天母,又借了天蝠的手,把她害得差点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天母的遗体呢?”

“烧了。”

“烧了?”

不仅赢四面目狰狞,旁边的五位天蝠长老也一样的面目狰狞。

“你你……,你好大的胆子,你知道天母对我族有多重要吗?”殷曛要不是看到陌阡等仙界长老全到了,都要冲过去,把她活活吃了。

“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才更要杀。”

卢悦真不想理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想这句话,不仅适于人族,也适于你们。任谁知道能产下接近八阶天蝠虫卵的天母,都会想办法把它杀了。所以,要怪,只能怪你们自已行事不秘!”

什么……意思?

赢四的脑子转得快,闻言忍不住顺她冒火的眼睛看了一眼绝辅。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碰巧?

就算卢悦因为功德修士的身份,与他们真的有巧,也不可能一巧再巧。

“赢四,把紫电宗的弟子交出来,我就把我是怎么碰巧知道变异天母的事说出来。”

“哼哼!”赢四确实怀疑绝辅,但怀疑是一回事,被仇人挑拔又是另一回事,“卢悦,天母的遗体你烧了,但她的妖丹呢?你把妖丹交出来,我们放人,否则……”

他一把拽过腰间的乾坤屋,“这里的人,一个也别想活。”

被泡泡转移到这边安全地带,才从溶浆里跳出来的南宫强和叶媚,不由睚眦欲裂。

“别跟我说天母的妖丹,你也毁了。”

赢四根本不给卢悦否认的机会,“如果真那样,那你只能对不起紫电宗,对不起上古雷宗了。”

“……”

“……”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全都集中在卢悦这里。

一直以来,仙界各方都在猜测,当年的天蝠为何能崛起的那般快,那些金仙级的长老,为何又会对化名青尘的卢悦那般执着。

现在终于明白了。

但也正因为明白,陌阡、长泰等人的心里,除了复杂,才有更多的后怕!

能产下接近八阶虫卵的变异天母,若是没有早一步发觉,早一步杀了,这天下……能是什么样?

谁也忘不了,天裕关外,那数十金仙级的天蝠是如何嚣张的。

人妖两族的天裕盛会,差点因他们而夭。

“卢悦,大局为重,变异天母的任何东西,你都不能……”

“闭嘴!”

“闭嘴!”

卢悦和赢四同声把长泰所谓大义的话,斥了下去。

现在的紫电宗弟子,应该有好几个,与古雷宗的故人有关。

他们当年,死在灭世的所谓大义之下,现在她怎么可能,再让他们因为一个不知道有没有用的变异天母妖丹而牺牲?

“妖丹还在我手上。”

说这话时,她没看飞渊。

她不管他有没有把它炼成丹药,都会给出一个赢四想要的变异天母妖丹。

“但是,我赶来的匆忙。”卢悦看着被赢四拿在手上的乾坤屋,“你得给我一些时间,回去拿。”

“……好,我给你一刻钟。”

迟则生变,赢四干脆限定时间,反正有飞渊这个鲲鹏在,他们来回三千城很快。

“我要先见他们的安全。”

她与天蝠族的仇,怎么也绕不开了。

卢悦不敢相信赢四。

赢四朝自家五位长老使了个眼色,他们迅速排成一排,把他和将要出来的紫电弟子护住。

这边,卢悦的眼睛也是一瞥,不过,望的却是陌阡、长泰那些仙界大佬,声音极尽威胁,“我亦是紫电弟子,谁敢伤我家弟子,那对不住,谁也别想再有弟子了。”

“……”

“……”

长泰等人,都知道她能说到做到。

很多很多年前,他们就拿卢悦和三千城没什么办法了,更何况现在?

大家都有后人和弟子,可经不起她和流烟的报复。一时连长泰都抿住了嘴,一齐静等事态发展。

紫电宗四十五人,在昏迷中被赢四全拽了出来。

“……跟我回去。”

确定大家安全后,卢悦拎住女儿,小臭丫头遇到危险,居然不知道向她求救,自个出头去了。要不是这里不是打人的地方,她真想把女儿好好教训一顿。

“噢!”

那一会实在危险,又连累夏师伯受伤,安安心中后怕,老实听话的很。

“仙子,这里先交给您了。”

“去吧!”流烟仙子自然点头。

……

这边,林芳华知道紫电宗出事,就已连向各方发令,三千城一级备战。

让人家打到家里掳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再加上严星舞重伤,最小的小师妹安安出去救人,他们这些大的算什么?

不过,她找的人还在路上,师父和师叔已经又回来了。

“我去找三叔帮忙,这边你处理。”

时间紧急,飞渊没时间在这耗,把妻女送回三千城,就再次撕开空间,一闪而遁。

“芳华,通知逍遥门了吗?”

“知道的第一时间就通知了,”相比于其他人,林芳华当然也更相信自己宗门,“我把海霸和暮百两位前辈也请着了,他们一会就能到。”

卢悦点头,“安安,你马上到天地门把寤梦前辈也请来,让她和早早一起,助我救人。”把寤梦叫着,是因为早早的修为还太低,她们将要面对的,是一群长老级的人物,不能出岔子。

安安连忙撕开空间闪人。

卢悦也没时间跟徒弟废话,迅速摸出十几颗天蝠妖丹,细想曾经见过的天母妖丹什么样,“早早要是来了,让她赶快过来,我现在只有半刻钟了。”

“师父,您叫我?”

严星舞和安安出事,早早怎么可能不关心,知道的第一时间,便拉着大家,急急传送过来。

“按着这个样子。”

卢悦顾不得苏淡水、海霸他们,迅速打出天母妖丹的样子,“带点血腥和荒兽气息,给我仿出来。”

若论造假,没人能比过她徒弟。

早早摸出一枚妖丹,手上泄出朦胧之光,很快按着师父的灵光幻影,一个大了两圈,味道和感觉奇特的妖丹,便出来了,“师父是这样吗?”

“对,像极了。”

卢悦拿起来好好打量了一下,“它和赢四那些天蝠修士有非常亲近的关系,你能不能让他们看到的时候,自然而然,产生一种心理共鸣?”

早早拿回妖丹,朝它连吐了三口气,“现在应该没问题了。”

迷幻天魔狐,连天都能骗,骗一会天蝠肯定没问题。

卢悦相信徒弟,把其他的妖丹扔给她,“一会你和寤梦前辈合作,相机陪我救人。”

说话间,飞渊和云湛到了。

一旁的空间波动再闪,安安把寤梦也带了过来。

“安安,你知道方位,带你三爷爷和大家从后面去。”

卢悦再次吩咐,“我和飞渊把空间波动的动静弄大一点,你们那边,寤梦前辈和早早就要帮忙掩饰一下,不要让人家发现你们,若是我们这边救援不力,就需要你们出手了。”

“行,我们没问题。”

寤梦和早早其实暗里较量过好几次,知根知底,合作当然没问题。

飞渊撕开空间的时候,安安配合着云湛也撕开了一个口子。

见卢悦和飞渊这么快回来,赢四一直提着的心,才稍为松下一点儿。

“先把……妖丹拿出来,让我们辩一辩。”

天蝠族在卢悦身上吃了太多的亏,不能不谨慎。

玉盒被打开,那种同出一源的气息,瞬间让殷曛等红了眼睛。

赢四心下也激动异常,“我们互换!”

“不!”卢悦一口否决,“你先放一半人,这颗妖丹对你们有多重要,你比我清楚,我的要求不高,要先看我家弟子,没被你们做手脚。”

“……”

赢四就怕她再提条件,牙齿咬得咯咯响,可是为了天母,只能认了,“好!”他的身形极快,迅速拍醒二十三人,“滚吧!”

“清秋、起东,你们快过来。”

自家弟子有救,南宫强也顾不得想天母妖丹的事。

从妖丹到天母,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成的。

紫电宗只要有人在,总有一天能找回场子。

两方对垒的情况,醒过来的谢起东等人如何看不出?

他们在自家宗门,因为顾念彼此,被人一锅端了。

如果说不后悔,那绝对是假的。

二十三人跌跌撞撞赶回这边。

谷令则几人,连忙帮他们检查身体。

半晌,朝持着妖丹的卢悦点头。

“我们互换。”为了天母妖丹,赢四不敢下手脚,心思坦荡的很,拍醒余下的紫电宗人后,迅速在两方的正中,划了一条云线。

“慢,换之前,我还有件事,想问一问。”

卢悦尽量不看那边的弟子,以免影响接下来的问话,“你们冒险到我三千城抓人,还抓的紫电宗人,是因为你们已与血雾中的血线虫王取得了联系,是也不是?”

“……是!”

为了变异天母,赢四可管不了所谓的盟友。

“那你们知不知道,他们出身何地?”洛夕儿迅速上前一步,“为何会来此处?”

“呵呵,我们知不知道,关你们何事?”

绝辅发现,这些蠢天蝠,又被卢悦用那什么天母吊住了,哪能再旁观?

“自然关我们的事。”

洛夕儿笑了笑,“前几天,三千城新抓了一个血线虫修,说来还真有些意思,那人居然是个色虫。”

她的笑容很有些意味深长,“绝辅,赢四,不知道你们所谓的盟友,有没有告诉你们,他们到我们这边来,是因为正被另一方宇宙的修士追杀?”

什么?

震惊的可不止是绝辅、赢四,还有陌阡、长泰等人。

“你……你撒谎!”

“我撒……”

洛夕儿被谷令则狠狠拽了一下,终于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卢悦!”

谷令则的九幽冥眼其实看到了很多东西,阻止了洛夕儿后,很快又朝妹妹喝道:“先跟赢四把人换回来。”

卢悦在姐姐看过来时,福至心灵,朝回神的赢四道:“换吧!”

妖丹缓缓飞过去时,紫电宗的二十二人也连忙往这边来。

眼见二者就要走到云线处,不知怎的,空中突然出现一个红彤彤的巨爪,一下子犁向妖丹和紫电宗的弟子。

“谁敢?”

殷曛五人一齐冲出护丹。

早得谷令则传音的飞渊,也在瞬间撕开空间,“进!”

千钧一发间,在空中与绝辅对峙的流烟袍袖一甩,生生地把速度慢的二十二人一把扔进撕开的空间。

呼!

这下子,三千城一方,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只是让大家没想到的是,巨爪却更像一个幻影,还没碰到妖丹,便消失于无形,反而早早做的手脚,全数化尽,护住妖丹的殷曛五个,一边红着眼睛,寻找巨爪,一边盯向卢悦,“你又骗人?”

“没办法,”卢悦摊摊手,“我既然立意要毁天母,又如何中会留下它的妖丹?”

言下之意是,你们受骗,也是活该吗?

赢四面露狰狞,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化为真身的暮百,一爪子按向了他。

噗哧!

天蝠一方为防泡泡再做手脚,生生硬化的地面,成了他的死地,赢四勉强还算完好的头颅,眼睁睁地看着被拍烂的身体慢慢化虫。

“嗬嗬……”

虽然重新出山前,天治主上就预言了他们的生死,可是真没想到这般快。

暮百巨大的身体如山一般,“知道我是谁吗?”他居高临下看着赢四,“云梦山的巡山神兽。”

介绍完自己,他的爪子轻移,直接把赢四按成了肉糜。

对于这些想借大荒秘密崛起的天蝠,暮百和海霸有一肚子的气。

大荒深处,没什么修士涉足,原来还有好些荒兽存活的秘地,可是那些年,却大都被天蝠一个个地光顾了。

那些荒兽,活得真不如百灵战场的他们。

以前,他和海霸不敢现出真身,但现在在苏淡水的保证下,却不必了。

“你们到云梦山抓人,当我是什么?”

虽然殷曛五个天蝠的修为不差他多少,但论身体的强横,这世上没人能比得了荒兽。

在他们被怒火冲昏头脑,飚过来要为赢四报仇的时候,暮百的爪子连连挥动。

让绝辅和长泰等侧目的是,海霸也不知道从哪跑出来,触手连吸带拉,配合暮百,没一会居然把他们全都拍了一遍。

看他们的身体,瞬间矮下大半,懵头懵脑,都忍不住替他们疼的慌。

“小心点,不要把口器和妖丹弄坏了。”

苏淡水却更心疼到手的材料,身形一闪过来的时候,趁着五人的那口气还没喘过来,还被海霸禁锢着,一剑一个砍下头颅。

她想的很清楚,不把这些掳人的天蝠强力碾杀,不仅云梦山再无宁日,三千城也会人人自危。

到时候,来自仙盟和四大分盟的压力,也会陡增。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就借暮百和海霸的手,把天蝠全都斩杀此处。

以前的三千城庇护不了他们,但现在的三千城早不一样了。

反正流烟仙子早知他们的存在,再藏着掖着也没意思。

流烟几个都是聪明人,哪能不知道苏狐狸的想法?

谷令则笑了笑,望向某一虚空,“阁下的戏看好了吗?可惜,你这一箭几雕的计,在我们这里行不通。”

什么?

所有人都顺着她的眼睛,看向虚空。

一个身体极其消瘦,细眉细眼的道人,慢慢现出身形。

“九幽冥眼?”

他的声音有些僵硬,“几位道友,看样子从蓝窝那里知道了不少。”

果然是被追杀的?

洛夕儿和谷令则心间一跳,“是,不过我们要告诉阁下,这里也不是你们能来的地。”

“……呵呵!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

可惜没有引诱成功。

被传极为厉害的紫电宗人,似乎也就那样,引个雷都没引成。

道人很遗憾他以为的能人不能,更遗憾一颗假的妖丹,居然骗了他寄予厚望的盟友,“空间黑洞已然把两方宇宙相连,就是我们不过来,你们以为,就没其他人过来吗?”

“……”

“……”

陌阡、长泰等人的面色一齐变了变。

做为仙界的长老级人物,在这一刻,他们终于意识到,他们这里很不安全。

如果那方宇宙的修士,能把他们毫无办法的血线虫修打得到处逃,那人家的修仙水平,定在他们之上。

万一……

“本来,我想跟他们合作的,不过……”

道人很高兴看到这些人的变色,“不过,现在我觉得,我们或者也可以合作,那边的修士……”

“嗬!当我们是傻子吗?”

流烟仙子突然一笑,迅速出手,冰火同源的两掌,直朝对方拍下。

道人身形一闪,谁料陌阡长老第二个出手,紧接着,仙界的大佬们当机立断,不受他的蛊惑,一齐动手。

不管那方宇宙的修士有多厉害,血线虫于自家这边,都是百害而无一利。

今天不把他斩杀此处,绝辅一定给会他们捣乱。

卟!卟卟卟……

无数剑气戳进对方的身体,不过,他只是朝大家露了个高深莫测的笑,“那方宇宙有圣者,你们有什么?”话音未落,便化为点点灵光散开。

“是分身!”

长泰大怒后又大惊,才要追索道人本源的时候,域外战场的天空陡然一亮。

无数灵光在空中汇聚,慢慢化为人形。

不过,他的样子,实实让人心惊。

“宥鸣圣者?”

不知谁吃惊之下,叫出了他的名字。

“不错,正是老夫!”

宥鸣含笑而立,“老夫等着这一天,等了很久。”他看着大家,“你们……没让老夫失望。”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有些复杂地看了卢悦一眼,“天难测,命靡常!宁可直中取,不可曲中求,对与错,就那么回事了吧!”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她们真的做到的了。

虽然天地圆满的艰难,可是该回归的都回归了,宥鸣不在挣扎天地对他的排斥,“老夫的任务已尽,这方宇宙的最后封印,很快将会破开,尔等记着,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

他望向还被无数阵法禁制箍着的空间黑洞,声音带着灵力,传遍整个外仙域战场,“圣者之道,只在于心,宇宙亦是心,万物可成念!三千大道,道道通神!你们……好自为之吧!”

他的身体散开的时候,一颗斗大的星辰,划过长空落于远方。

天地好像在这一刻,一齐颤了颤!!!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