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天道至尊驱魔师下载
  3. 天道至尊驱魔师
  4. 第三十九章:解开心结,出事了!

第三十九章:解开心结,出事了!

作者: |返回:天道至尊驱魔师TXT下载,天道至尊驱魔师epub下载

颜殊的动作的确是很快,不过短短半日时间而已,莫罗河的四周已经驻扎了五千精兵。这五千精兵原本是城中九联盟里的成员,不过在颜殊宣布大荒城九联盟解散之后,原来联盟中的人都是直接变成了他颜府中的属下。

不仅是莫罗河,大荒城的四个城门口的守卫都是比平常多了两倍,就连大荒城内的各个大街小巷里也都是能看见来来回回巡逻的侍卫。

虽然颜殊并没有在城内发出任何的告示,可是城中突然多了这么多的守卫,空气中也是散发着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不过好在大荒城中的百姓对颜殊这位大荒城第一强者十分的有信心,所以哪怕这些百姓发觉了异常,但都是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慌,基本都是好奇地看了两眼后便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

“颜殊的确是将大荒城治理得很好。”

城中一家酒楼的二楼厢房里,轩辕天音将看向外面大街上的目光给收了回来。短短半日而已,大荒城中就变得如此警戒,哪怕是轩辕天音都不得不为颜殊这般手段点一个赞。

闻言正神色慵懒地依靠在贵妃榻上的东方祁却是立刻有些不满地哼了哼,虽然他也觉得颜殊办事儿的能力不错,可依然不爽轩辕天音如此去夸赞一个除他以外的男人。

“我做的会比他更好。”

“……”轩辕天音有些无语地侧头朝他看去,只见这位帝尊大人如同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般,正神色有些阴郁和不满地看着自己。

这种模样和状态下的帝尊大人是最让轩辕天音头疼的,而且你还不能不理他,否则他就会一直顶着这么一张阴郁不满的表情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你,直到将你盯到受不了认输投降为止。

东方祁的变化不可谓不大,自那次在神秘古墓中他爆发了本性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但是轩辕天音也知道,若说这个男人是不再准备隐藏,还不如说他是故意将原本的自己全部展现在自己的面前,甚至连他那些嗜杀、冷漠、无情、和一系列的坏毛病都是被他有意放大了好几倍的释放了出来。

他的用意她又何尝会不知道,小心翼翼的展现原来的本性,试探自己对他的底线能在哪里,他每一次的展现,心中又如何不是如同在悬崖上走钢丝一般的紧张,因为一个不好便会自那根钢丝上摔下去,然后粉身碎骨。

这完全就是一场豪赌!

可是这份小心翼翼的试探背后,又何尝不是他对自己的真心,所以哪怕那日他突然发作并将月笙很揍了一顿,轩辕天音也依然没有说什么,反而还顺了他的心意。

轩辕天音看着他突然沉默了下来,让得东方祁原本带着阴郁不满的脸庞微微一变,一双暗红的眸子更是紧紧盯着她,一刻也没有放松过。

原本撑在贵妃榻上的手却是不着痕迹地渐渐收紧成拳。

当瞧见那眸底深处一闪而过的紧张之后,轩辕天音不知道为何却诡异地在他那张紧绷的脸上看出了一丝委屈。

低低叹了一口气,轩辕天音的目光在他那紧握成拳地右手上扫过,然后起身朝他走了过去。

东方祁的依靠在贵妃榻上的动作没变,轩辕天音走到他近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二人沉默对看了半响后,轩辕天音才再次低叹了一声,轻声道:“阿祁,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说着便缓缓在东方祁的身边坐下,然后伸手抱住他,轩辕天音轻轻将脑袋枕在他的肩上,似乎一点都没有发觉他浑身僵硬的状态般,继续轻声道:“阿祁,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

话落,东方祁的身子猛地一震,原本轻而无声的呼吸也突然变得有些急促起来。

轩辕天音唇角微微勾起,闻着鼻尖处那熟悉的冷香,不管是这熟悉的冷香,还是她抱着的这个男人微微偏凉的体温,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最眷念的啊。

“东方祁,这样的话我只说一遍,所以你要认真听好,并牢牢记在心里。”轩辕天音小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清冷悦耳的声音也随之在安静的厢房内缓缓响起,“我爱你,不管是当初那个淡漠如玉的东方右相,还是现在这个冷漠嗜杀的魔族魔神,对于我来说,你只是我的爱人。虽然我是驱魔龙族的传人,虽然我有守护天下苍生的责任,可是在我守护的天下苍生里是在有你的情况下,若是没有你…天下苍生干我何事?或许我这么说是违背了我们驱魔龙族的祖训,可是在我的心里,你和灏儿才是我的一切。”

“天音…。”

东方祁在一怔之后,双眸顿时亮了起来。

抬手将怀中的人紧紧抱住,那紧拥的力道恨不得将怀中的人揉进自己的身体里般,没人会知道此刻东方祁的心中是何等的激动澎湃。

自在古墓中被神龙突然点破自己的伪装后,他的心中曾一度惶恐过。因为他害怕,害怕轩辕天音会接受不了原本的自己,但是尽管他再害怕,他依然在心中经过一番剧烈挣扎之后,选择了将原本的自己暴露出来去赌一把。

好在…好在他真的赌赢了……

似乎能感觉到他心中的激动情绪般,轩辕天音任由他一再将自己收紧在怀中,将小脸整个儿的埋进他颈窝里,轻笑道:“笨蛋!”

然而‘笨蛋’两个字刚刚出口,原本紧紧箍住自己腰间的有力双臂却是陡然一松。

当冷香扑面而来时,她便已经被狠狠吻住了。

唇舌交缠间,这个吻被不断加深,东方祁吻得如此急切且激烈,但是却又不带一丝情欲。轩辕天音在这个急切激烈的深吻中只能感受到这个男人心中最真实的爱意,让得轩辕天音忍不住想就此沉沦下去。

良久,这个吻才在二人急促的喘气中缓缓结束。

轩辕天音的一张小脸染上了一抹胭脂色,狭长清冷的双眸中带着一丝不自觉的惑人魅意,一个不经意地眼神,让得东方祁渐渐平静下来的心再次忍不住一荡。

瞧得他那双暗红眸子再次一暗变得深邃了起来,轩辕天音又哪里会不知道这男人此刻心中在想些什么。

嗔怒地瞪了他一眼,低斥道:“老实点,也不看看如今在什么地方!”

而被瞪了的人却是极其愉悦的低声一笑,然后低头又飞快地在轩辕天音微红的小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道:“好!听你的,在外面我就老实点……”

闻言,轩辕天音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在外面就老实点,那意思不就是在说回去后就不老实了么?!

一想起某人干起坏事儿来的疯狂程度,轩辕天音顿时有些忍不住地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不过她还未开口,便瞧见东方祁的一张俊脸却又是一沉。

“天音刚刚为何要加上那个臭小子?”东方祁神色再次变得有些阴郁起来,看着轩辕天音不满地道:“在你的心中只能有我一个人。”

听见他不满的话,轩辕天音顿时有些愕然,随即当想明白他口中那个臭小子是谁后,立刻没好气地瞪着他提醒道:“帝尊大人,你口中那个臭小子是我辛辛苦苦怀胎十月才生下来的!他是我们的儿子,亲生的儿子!”

哪知帝尊大人闻言依然冷哼了声,坚决道:“就算是亲生的儿子也不行,你的心里就只能有我一个。”话落,神色间突然划过一抹懊恼,又接着道:“早知道当初就不该生他出来,一点都不可爱,只会跟我抢你!”

轩辕天音瞪着他顿时气结,我儿子哪里不可爱了?胡说!

“既然不想要儿子,你当初那么勤快的造人干什么!”

“因为我喜欢造人的过程。”帝尊大人立刻道。

“!”轩辕天音这下是被直接噎得说不出来话了。

见轩辕天音怒瞪着自己,帝尊大人神色一改,突然目光幽幽地盯着她,“天音…不如我们再生一个吧?这次咱们生个女儿,肯定比那臭小子可爱。”

“再生一个?”轩辕天音冷笑一声,斜睨着他,凉凉道:“当初我生孩子时,是谁被吓得说以后再也不生了?”

帝尊大人被轩辕天音这凉凉的目光给盯得面色有些不自然地轻咳了一声。

是他说的!

可是现在他觉得再生一个或许也不错,说不定有了妹妹后,那臭小子就不会再黏着娘了啊。

何况…这生孩子之前的过程他不是喜欢得紧么!

瞧得帝尊大人那再次变得如狼似虎起来的目光,轩辕天音又哪里不知道他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想生个女儿只怕是假的,想做坏事儿才是真的。

轩辕天音瞥了一眼,便不再理他,真当她傻啊!

见轩辕天音不理自己了,帝尊大人便也知道刚刚自己的那个提议被否决了,若再提下去只怕惹恼了天音,自己就得不偿失了。

于是他神色一改,伸手再次将人抱了回来,一本正经地道:“以现在这个情况,咱们的确也不适合再生第二个,那便以后再议吧。”

当然,生孩子的事情可以以后再议,不过这生孩子之前的过程却是绝对不能少的。

所以在帝尊大人这次终于解开了心结之后,又再次固态萌发,似乎因为轩辕天音如此直白的说爱他后,帝尊大人更是变得有恃无恐了起来。

鸳鸯被中红浪翻,说是夜夜挥汗如雨也不过分。

轩辕天音再次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不过几日的光景便整个人都蔫了下来。而自从她‘深情告白’之后,每每被折腾得受不了想要发火的时候,某人便会立刻神色忧郁且目光黯然地看着她道:我就知道你那些话是为了哄我开心的,你其实还是接受不了现在这个我。

轩辕天音:……

她还能怎么办?只能认命般地将眼睛一闭,再次倒了下去。

当她第N次被累得晕过去之前,轩辕天音忍不住在心中骂娘,这特么算不算她自作孽不可活?挖了一个坑,将自己给埋了进去?!

轩辕天音这种水深火热的日子终于在第五日后被打破了。

懒洋洋地躺在院子里的一张躺椅上一边晒着太阳,一边任由帝尊大人殷勤的按摩,每天只有这个时候,是轩辕天音觉得最愉快的。

浑身酸疼的如同骨头都散了架然后又被重组回来了似的,虽然帝尊大人殷勤的为自己不断地疏松筋骨,可是轩辕天音小脸上的表情依然有些臭。

原本二人这一人享受一人按摩的气氛也算是和谐,不过却被院子外面传来的急促脚步声打断。

人还未到,声音便传来了进来。

“天音姑娘,出事儿了……”

颜殊神色难看地快步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还跟着同样神色很是难看的颜宽和颜霄二人。

“怎么了?”见三人神色难看,轩辕天音一怔。

东方祁伸手将她扶起坐好,也是目光带着询问之色地看了过去。

“我们加强了警戒却还是让绝杀堂的人混了进来,刚刚莫罗河那边传来有人硬闯入莫罗河,虽然将那些人给挡了回去,不过却依然被他们得手。”颜殊的气息有些不稳,显然是刚刚自外面回来,“我刚刚去莫罗河查看了一番,河水中果然被他们投了东西进去,如今整个莫罗河水面已经变成了如血池般的血红之色。”

轩辕天音闻言神色一变,立刻问道:“可有将那些人留住?”

“没有。”颜殊俊脸阴沉,咬牙道:“绝杀堂的那些家伙很是狡猾,估摸他们在察觉到投毒的办法已经行不通之后,便直接改换了另一种毒,想要先直接毁了大荒城的所有饮用水源。”

“大荒城方圆百里内就只有莫罗河这么一处水源,如今虽然被我们控制住了没有让百姓沾染到,但是现在整个莫罗河都变成血河,这让城中的百姓如何再饮用!”

“更可恶的是那群王八蛋在得手后,溜得比兔子还快,等我们的人追出去后,他们早就隐匿在了城中。”颜宽也是愤怒地咬牙切齿。

莫罗河被投毒污染变成了血河,就相当于断了整个大荒城的饮水源头。而且这大荒城方圆百里内就只有这么一处水源,城中百姓每日都需得用水,又哪里能断得了?总不可能为了用水,让那些百姓走出百里之外去另寻水源吧!

不得不说这血河谷绝杀堂的人这一手的确是狠!

轩辕天音闻言此时也顾不上浑身的酸痛了,立刻唰地一下站了起来,神色同样凝重道:“你们可有检查过那水中到底被投了什么东西下去?”

“我们检查过,但是却怎么也检查不出来。”颜霄皱眉叹了一口气,看着轩辕天音无奈道:“莫罗河水在顷刻间便变成了如同血水似的,并且整个河水都散发出隐隐恶臭,河中的鱼虾什么的也是齐齐被毒死,整个河面上全是浮着密密麻麻的死鱼死虾。”

“莫罗河发生了这样的变故自然瞒不过城中的人,如今不少百姓已经变得惊慌起来,而且城中还隐藏着绝杀堂的人,若是他们再趁乱出来大肆屠杀百姓,只怕大荒城真的要乱了。”

听着颜殊三人一人一句,轩辕天音的脸色也是变得异常难看,缓缓吸了一口气,看着三人沉声道:“先不要慌,你们先派人稳住城中的百姓,时刻警惕着城中的动静,也好随时可以阻止绝杀堂的人出来乱杀百姓。我跟阿祁先去莫罗河看看情况再说。”

“也好,我陪你们二人去。”颜殊闻言也是将心中的焦急暗暗压下,然后看向身边的颜宽跟颜霄二人,沉声道:“城中的安全就交给你们了,一定不能让绝杀堂的人伤害普通百姓。”

“殊哥放心,我们立刻便去再次加重城中的警卫和巡逻。”颜霄二人闻言点了点,同时沉声道。

说完,二人便又是如一阵风般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待得二人走后,轩辕天音看了东方祁一眼,后者在点点头后,三人身形立刻一闪,然后直接化作三道流光朝着城西方向的莫罗河掠去。

------题外话------

今天元宵节啊,妹纸们记得吃元宵哦…

大家还在看:至尊修罗灭世武修江山美人陪汉鼎龙血至尊铁王之王间客英雄志大唐双龙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