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天道至尊驱魔师下载
  3. 天道至尊驱魔师
  4. 第一百六十九章:不服就打到服!

第一百六十九章:不服就打到服!

作者: |返回:天道至尊驱魔师TXT下载,天道至尊驱魔师epub下载

穿过炎火城的中心地带,越往后走,轩辕天音便察觉到空气中多了一份越来越浓的压迫力。

不仅如此,自轩辕天音一行人穿过城市中心地带之后,所经之处也是渐渐变得人烟稀少起来。明明就是在一个城中,然而却以城市中心做了分界岭般,后城内俨然是成了一处禁地。

而这里便是火族真正的大本营!

四面开阔再无一处建筑物,唯有眼前的一座巨大的庭院,上悬巨大匾额刻写——神火府!

这神火府说是庭院其实也不算是,因为轩辕天音自认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一座庭院,几乎完全覆盖了炎火城的整个后城面积。

整个庭院的高大围墙中似乎蕴含了极为庞大的火元素,轩辕天音相信,若是没有得了火族族人的允许,谁若是敢擅自靠近这里,这如长城般的围墙中必然会喷出熊熊烈火将人焚烧个干净。

好厉害的防御阵法!

轩辕天音眼中划过一抹惊叹,随即朝着身边的祝卿云赞叹道:“火族不愧是四大元素家族之首,即便是雷族雷鸣山的天然雷阵都是没有这般惊人的防御能量啊。”

“不过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罢了。”祝卿云笑着摇了摇头,“这防御阵是前几代先祖留下来的,我们这些后人倒是没有这个能力的。”

话落,祝卿云微微侧身,为轩辕天音二人引路道:“神主请。”

轩辕天音点点头,然后由祝卿云带领着入了府。

一入府中,首先印入眼前的便是一个极大极阔的练武场,且此时练武场中正有着数百人列队而站,在队伍的最前方,一名红衣年轻男子懒散地窝在一张躺椅上,微挑的凤眸正邪气肆意地盯着大门口。

轩辕天音在瞧见那躺椅中的红衣男子时神情微微有一丝恍惚,若不是那男子的容貌跟记忆中那张妖冶俊美的脸没有一丝相同之处,她还以为自己看见了那个叫做明月的变态男子。

躺椅中的人的容貌也是极盛,却如同烈日般张扬耀眼,飞扬的剑眉间,一枚火红的火焰腾图,显示着这个男子的身份——火族!

且还是火族的直系血脉。

祝卿云在瞧见那男子后显然也是一愣,不过在一愣之后,原本俊朗如玉的脸庞上却是浮现出一抹怒容。

还不待轩辕天音询问,祝卿云便是袖袍一挥,带出一阵强大的罡气朝着那红衣男子席卷而去,并伴随着祝卿云低沉的怒喝声。

“小混蛋!你不是说今日要带着神火堂的人出去历练吗?为何还会在这里?”

罡气转瞬间便已经去到近前,只见那原本还懒洋洋的窝在躺椅中的红衣男子却是极快地朝旁边一闪,然后避开了那道打向自己的罡风,嘭地一声过后,地上留了一地被罡风震碎的躺椅残肢。

“听说今日家里要来客人,所以我想了想又留了下来呗。”红衣男子不在意地勾唇一笑,然后抬手拂了拂衣袍上根本没有的褶皱。“这便是你带领全族族人相迎的贵客?”凤眸轻转,在轩辕天音的身上打量了一圈,嗤声道:“也不怎么样嘛!”

“混账东西!”祝卿云闻言脸色瞬间铁青,就连轩辕天音都觉得自己听见了这位火族族长的磨牙声。

“卿云族长,这位是?”轩辕天音看着二人这古怪的态度,挑眉看向祝卿云问道。

祝卿云闻言狠狠瞪了一眼练武场上的红衣男子,然后侧身对着轩辕天音拱手一礼,道:“还望神主勿怪,这混账东西正是我那不孝子。原本今日他说要带着神火堂的族人外出历练,所以之前我便没有将他们带着前去城门迎接,却是不想这混账东西根本没有带着人外出,居然还如此无礼挑衅神主……”

不孝子?

轩辕天音闻言有些诧异,却是没想到这红衣男子居然是祝卿云的儿子。

“原来是火族少主啊。”轩辕天音低低一笑,目光有些玩味地看向练武场中正斜着眼睛盯着自己的火族少主,笑意深深地道:“不过卿云族长的这位少主好像是对本主有些意见呢……”

“这……”祝卿云闻言眉心一皱,神色颇有些无奈地道:“不瞒神主,这小子无法无天惯了,从来就喜欢跟我反着来。我若决定一件事,那么他就必定会否决那件事,所以……”

所以什么?祝卿云的话却是顿住了,但即便他没有说完,轩辕天音也是明白了过来。

所以祝卿云选择带领整个火族臣服于她,那么这位火族少主便也会反着来,更所以就有了现在这一出,带着所谓整个神火堂的人站在这练武场中给自己示威咯!

火族的神火堂轩辕天音却是有所耳闻的,据说神火堂中的人几乎全是火族中的精英子弟,而这位火族少主能拉着所有神火堂的子弟站在这里,那便也说明这神火堂一直是由这位火族少主掌管。

瞧着祝卿云脸庞上的无奈之色,轩辕天音却是有些同情,生了这么一个有反骨且爱跟自己对着干的儿子,的确是很头疼很无奈的事情。

“喂,老头子你在那里嘀嘀咕咕说什么呢?”火族少主祝逍遥拉着脸瞪着祝卿云,而被他称为‘老头子’的祝卿云闻言却是额前青筋跳了跳。

若不是轩辕天音还在身边看着,只怕祝卿云还真的想一巴掌对着自己那个混账儿子抽过去。

瞧得祝卿云额前的青筋跳得欢快,就连轩辕天音也是有些愕然,初见祝卿云的时候,从外表来看她还觉得这位火族族长是一个如玉且温雅的成熟男人,然而不过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这位如玉且温雅的成熟男人就被这位火族少主给气得有些暴躁起来。

但不管怎么说,此时的祝卿云却是让轩辕天音觉得似乎这才符合了火族族人的性格。

“祝逍遥!”祝卿云深深吸了一口,忍着抽死儿子的冲动,咬牙道:“还滚过来见过神主大人,你若是再敢给我放肆一句,我今日就扒了你的皮!”

“神主大人?”祝逍遥的脸上依然带着一抹吊儿郎当的笑容,斜着眼睛又打量了一眼轩辕天音,随后嗤笑道:“老头子你果然是老了,不过是一个小丫头而已,你居然奉为神主不说,还想带领着全族族人臣服于她,你就不怕闹笑话吗?”

话落,祝卿云的呼吸都急促了几分,显然是被祝逍遥的话给气的。

而一直没怎么在意其他的帝尊大人在闻言后却是周身的温度都降低了下来。

那冷飕飕的低气压,别说是祝卿云等人了,就连轩辕天音都觉得冻人!

只不过轩辕天音不但没生气,反而还抄着双手笑眯眯地看着这一出,明显是一副看戏的模样,且看得还很满意。

“混账!神主乃天命神主,由苍天选出,岂能有你放肆的资格!”祝卿云怒视着祝逍遥,不过后者对于他的怒视却是一脸不屑地撇了撇嘴。

这模样,气得祝卿云再也管不了其他,直接便是想要对自己儿子出手了。

然而他的手刚刚抬起,却是被一旁看戏的轩辕天音给拦了下来。

轩辕天音笑眯眯地看着祝卿云,道:“卿云族长无需动怒,本主倒是对你的这位少主很感兴趣。”

祝卿云闻言一愣,虽然他再怒再气,但那到底是自己的儿子,而且还是唯一的儿子。不敬神主是什么罪,整个神族族人没有一个人会不知道,就刚刚自己儿子的那态度,若是轩辕天音怪罪下来,只怕就算是自己的儿子都不能幸免。

可是他瞧着轩辕天音的模样似乎也没有生气,心下稍安之后,方才有些犹豫地问道:“神主你……”感兴趣这话是何意?

轩辕天音冲他淡淡一笑却不答,只是将玩味的目光看向练武场中的祝逍遥,挑眉问道:“似乎逍遥少主对本主很是有意见?”

“意见倒是没什么。”祝逍遥闻言邪肆一笑,目光更是放肆地盯着轩辕天音,大声道:“虽然本少主喜欢跟我家这老头子对着干,可是他之前有一句话也说得不错。你是天命神主,由苍天选出,我火族向来是尊天命而行,不过嘛……”说到这里却是故意顿住。

轩辕天音闻言再次一挑眉,示意他继续说。

祝逍遥呵呵一笑,继续道:“不过听说你是驱魔龙族的传人,乃天道血脉,所以苍天的选择难免也会偏向你一点,老头子带着我全族臣服于你,那可是将全族族人的命都系在了你的身上,作为火族的少主,下一任火族的族长,本少主觉得有必有亲自检验一下而已。”

“那逍遥少主预备如何亲自检验?”轩辕天音觉得有些意思地盯着他笑问。

哪知祝逍遥闻言一笑,抬手比出大拇指,然后指了指自己,道:“跟我们打一架!我火族从来都是以实力为尊,只要你赢得了我整个神火堂,本少主便服你!”

话音一落,轩辕天音还未回答,祝卿云却是沉声喝道:“混账东西!你有什么资格向神主发出挑战?祝逍遥,你若再敢胡闹,信不信我立刻族归伺候?”

不说祝卿云觉得此事不妥,就连祝邢九同样也是沉了一张老脸,特别是当祝邢九瞧见那位魔神帝尊在听见祝逍遥要挑战轩辕天音时,那暗红的双眸都是瞬间冰封后,便忍不住在心中骂道:臭小子作死!什么不好说非说要挑战神主,如今神主有孕在身,这位性情古怪的魔神帝尊还不亲自出手收拾你啊!

果然,祝邢九心中的话音还未落,便听得一声极淡的冷哼。

四周空气顿时降低,魔神帝尊大人终于将他那双暗红双眸自轩辕天音身上移开,然后缓缓盯住了练武场中的祝逍遥,淡漠而冷冽的声音缓缓响起:“你想要挑战她?只怕还没那个资格,不如本帝来跟你打一架,如何?”

话音一落,不仅祝邢九的眼皮子跳了跳,祝卿云也是跟着脸色一变。

这话中的煞气,即便是个傻子都能听出来啊!

但是祝逍遥却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滚刀肉模样,斜着眼睛盯住东方祁,嗤笑道:“你替她跟我打?若是本少主没猜错的话,这位便是魔族的魔神大人了吧?”

东方祁神色一冷,目光凌厉异常。

“魔神大人不觉得以大欺小么?”哪知祝逍遥话锋一变,撇着嘴角道:“堂堂魔神,跟盘古父神齐名的存在,居然想来欺负我一个小辈,啧……”

这一声充满嘲讽之意的‘啧啧’声,就连轩辕天音都是眉心一跳,忍不住在心里道:这位火族少主简直是在花样作死,如此挑衅阿祁,只怕待会阿祁真的要对他动手了啊。

“以大欺小?”东方祁冷笑一声,“你当真本帝的面挑战我夫人,只不过我夫人如今身体不适,由本帝代劳,如何能算是以大欺小?”

“身体不适?”祝逍遥闻言狐疑地盯着轩辕天音,明显是一副不相信的模样。

别说他不相信,就连这里所有的火族族人都是不怎么相信,除了知道内情的祝邢九一行人外,其他人看着轩辕天音的目光都是变得有些莫名起来。

祝逍遥在此挑战轩辕天音,其实很多火族族人的心中都是支持的,毕竟他们火族这么多年来可一直是四大元素家族之首,就连迦楼罗神殿的那一位在第九天中作威作福这么久,都是没能让他们低头,而对于这位凭空出现的天命神主,其实在他们的心中也同样抱着一丝怀疑的。

他们火族的确是遵从天命,可是即便遵从天命,但私心里也不想盲目遵从,一个连实力都得不到他们认可的神主,即便他们遵从天命,也绝对不是真心臣服。

在场这些族人变化的目光很是容易察觉,祝卿云有些恼怒地瞪着祝逍遥,这小子根本就是在煽风点火。

不过祝邢九在察觉到族人们变幻的目光后,老眼微微一眯,沉声道:“神主的确是身体不适。”目光看向祝逍遥,“少主你觉得神魔大人跟你打是以大欺小,那么你却向有孕在身的神主大人发出挑战,这又算什么?”

话落,场中其他族人皆是一惊,就连祝卿云都是有些惊讶地看向轩辕天音,显然也是没料到这位神主大人居然有孕在身。

“孕妇?”祝逍遥闻言凤眸一瞪,随即盯着轩辕天音的神色似乎有些难看,半响后才愤愤地呸了一声,道:“你怎么不早点说你是孕妇,本少主可没有欺负孕妇的习惯!”

“呵呵……”哪知轩辕天音闻言却是一笑,目光玩味地盯着他,笑道:“虽然逍遥少主没有欺负孕妇的习惯,不过本主却是有着一种习惯。”

“什么习惯?”祝逍遥眸光一动,盯着轩辕天音问道。

“本主的那个习惯便是…对于任何不服本主的人,本主向来是打到他服!”轩辕天音盯着他淡淡道。

“天音!”话音一落,东方祁立刻沉了脸,用不赞同的目光看着她。

而祝卿云等人也是闻言一惊,祝邢九更是大着嗓门道:“神主,你有孕在身可不能动手,我家少主也不过闹着玩玩,你可不能当真。”

“那可不行……”轩辕天音摇了摇头,笑眯眯地瞥了祝邢九等人一眼,“既然逍遥少主不服,本主自然不能不当真。”目光朝着四周轻轻一扫,道:“想必不仅是逍遥少主不服,在场的所有人当中也是有着不少人都不服吧?”

被轩辕天音的目光这么一扫,在场的火族族人当中有不少人的目光都是变得有些闪烁起来。

显然轩辕天音这话是说对了,他们当中的确有不少人都在心中暗暗不服。

都说火族族人是一群滚刀肉,果然不错。瞧着这些人目光闪烁的模样,轩辕天音却是笑了。

“正巧!本主有个外号便叫专治各种不服!”

大家还在看:至尊修罗灭世武修江山美人陪汉鼎龙血至尊铁王之王间客英雄志大唐双龙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