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天道至尊驱魔师下载
  3. 天道至尊驱魔师
  4. 番外篇016:开棺

番外篇016:开棺

作者: |返回:天道至尊驱魔师TXT下载,天道至尊驱魔师epub下载

开棺是个体力活儿,特别是开这种墓主人的棺椁,那就不仅仅是体力活儿了,还是个技术活儿。

这个石棺看上去好像是被封死了的,但轩辕天澈仔细地又打量了一遍才发现,它并不是封死了,而是一个整体。

整体的意思就是这口石棺连棺带棺盖都是一整块石头雕出来的。

“这是一整块呀。”轩辕天澈打量完之后,抬头望着纪恒璟,问道:“那尸体还有陪葬品什么的是怎么装进去的?这玩意儿根本就打不开吧。”

纪恒璟正在摸索着棺壁,闻言看了他一眼,摇头道:“不算是一整块,只不过做了机括,找到了设置的机关就能打开。”

轩辕天澈闻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而后又开始打量起了石棺上雕琢的图,道:“看上去是山海图呢,是不是像你之前开那道墓门一样,往什么上面一摁就行了?”

“差不多吧。”纪恒璟道,目光却依然停留在石棺上的一处,那里正好是一处山脉走势的图形,纪恒璟似乎正在辨认那山脉走势是哪里。

“你们来看看。”纪恒璟突然喊道:“我觉得这山脉有些眼熟。”

眼熟?

轩辕天澈和唐小三立刻走了过去,三个人围在山脉图前,仔细盯着瞧。

“嘶————!”唐小三皱着眉嘶了一声,道:“是看着有些眼熟,好像以前在地图上瞧见过,但却想不起来是哪里了来着。”

轩辕天澈则在脑子里迅速回忆了一便华夏的地图,他读书那会儿地理就学得挺好,再加上轩辕家有不少古籍,里面都有古华夏的什么龙脉走势,所以他对着山脉图倒是有些印象,只稍稍回忆了一下,就立刻想了起来,道:“我想起来了,这里不就是整个的昆仑山脉么。”说着,他一边用手指轻轻摸过山脉图上的走势,一边道:“这里跟这里,是昆仑山西脉,这边就是昆仑河,往北是不冻泉啊。这整个山脉图就是一条完整的昆仑山脉。”

随着轩辕天澈的手指渐渐抚摸过西昆仑的那条山脉线后,不知道他是不是触碰到了哪里,三人只听到棺椁内突然响起了一阵轻微的咔咔声,而后便瞧见石棺的棺盖缓缓地自动打开了。

轩辕天澈目瞪口呆,好半晌才看向纪恒璟和唐小三,问道:“我这是无意间摸到了机关?”

唐小三一脸‘好像就是这样’的表情,纪恒璟却道:“先前我就觉得山脉走势图有些怪异,看来机关果然在这个的上面。”说完,又对轩辕天澈问道:“你方才摸的是哪里?”

“西...西昆仑的山脉走势线啊。”轩辕天澈结巴地道。

“那就是西昆仑了。”纪恒璟道。

“管他什么西昆仑还是东昆仑的,只要打开了石棺就行。”唐小三却不在意地道,然后又朝不远处正蹲在地上扒拉研究着一个石匣子的老陈和吴老头儿喊道:“你俩别在那开一个匣子了,正主儿都打开了,不过来吗?”

说实话,在经过方才的猫妖和轩辕天澈的身份这几件事儿后,老陈和吴老头儿两个人还真的对这次的行动不太感兴趣的,特别是老陈。

这一个队伍里就凑齐了古老四大家族的三家,再加上吴老头儿也算是北方陆家的旁系,勉强算是将四大古老家族都给凑齐全了。

一个是带了霓虹国的外人进来差点犯错的老陈,一个是古医陆家的旁系,他们并不觉得那墓主人棺椁里的陪葬品会真有他们的份儿,所以两人早早就断了念头,因此也对那棺椁也不太在意了。

可唐小三这么一喊,两人还是抱着石匣子走了过去,并不忘对纪恒璟三人笑道:“这匣子里似乎也有东西,只不过我和老陈在那儿研究了半天,却没找着将它给打开的办法。”

纪恒璟扫了一眼吴老头儿手上抱着的石匣子,点点头道:“先放着吧,待会儿我来开。”

吴老头儿立刻笑吟吟地应了一声,然后跟老陈一起凑了上去。

唐小三早就等不及了,见二人一过来,他就立刻探头朝棺内看去,然后发出一声惊呼:“我艹——-!咱们这是要一波肥啊!”

一听这话,其他人也探头看了过去,随后所有人都是吸了一口气,就连纪恒璟都不例外。

只见石棺内放置着不少玉石摆件和宝石,但令他们移不开眼的还不是这样,而是躺在棺中的墓主人。

“这家伙身上居然套了一件黄金甲!”唐小三抽着气儿地道:“这是真的黄金吧?一整件的黄金甲啊,这拿出去得值多少钱?还有他脸上戴着的这个黄金面具,我艹!咱们这真是遇上肥羊了啊。”

轩辕天澈同样目瞪口呆,但听了唐小三的话后还是忍不住嫌弃地道:“你别说得跟咱们是土匪一样,还什么肥羊呢。”说完,又不忘提醒道:“别忘了咱们还有任务!你们瞧见了发布者要找的那把什么绝世神兵了吗?”

绝世神兵?!

这棺椁里有个屁的绝世神兵,除了躺了一个墓主人外,里面全是一些奇珍异宝的小玩意儿,最大的除了墓主人身上的那套黄金甲外,就是那件青铜的九龙塔了。

至于什么绝世神兵?

连个毛都没有瞧见!

刚才瞧见黄金甲的喜悦顿时散了不少,唐小三跨着一张脸,愁眉不展地道:“这么说...咱们这次任务是完成不了吗?”

没有找到任务品,这次接的任务其实就算是失败了,这对于唐小三和纪恒璟在外的口碑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儿。

“不一定。”就在唐小三哭兮兮一张脸的时候,纪恒璟却盯着棺内的古尸,道:“这古尸下面有东西。”说着,他用手指了指古尸的身侧下方,接着道:“你们看,这明显是身下有东西,所以这尸体并没有完全躺好。”

被纪恒璟这么一说,其他人立刻看了过去,果然发现那尸体的下面的确是有东西,这尸体明显是一副被身下的东西给膈到时的模样,身体并没有完全贴合在棺板上。

唐小三一改方才哭兮兮的模样,双眼放光地盯着古尸,道:“这是要咱们将这位兄弟给抬出来啊。”

眼见着唐小三恨不得立刻上手了,纪恒璟阻止道:“先清棺。”

清棺就是先将棺椁里的陪葬品给全部挪出来的意思,毕竟这棺椁里的东西也有一千多年了,一个不小心就容易碰坏磕坏,这些东西可都是值钱的玩意儿,碰坏了哪一个都会让肉疼好久。

纪恒璟是个行动派,一说要先清棺就立刻开始动手,动作小心翼翼地将棺内的陪葬品一件一件拿出来,又轻手轻脚地放在了一旁的地上。

其他几人跟着他的样子照做,但唐小三却搓搓手,嘿嘿笑道:“咱们拿走这些东西,怎么也得谢谢这些东西的主人吧?不过这主人长啥样咱们都不知道,这就不好谢了是吧。”

轩辕天澈正小心翼翼地将那件九龙塔给从棺内捧了出来,闻言后没好气地瞅了唐小三一样,直言道:“你就是想要揭开那黄金面具罢了,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的做什么!”

唐小三又嘿嘿一笑,道:“还是小四儿了解我,这古尸一看就保存得很好,肯定是具还能看清模样的干尸,我就是想要看看这千年前的将军是个什么模样罢了。”

说着,只见唐小三又搓了搓手,然后嘿呀一声就伸手却摘那黄金面具,嘴上还在道:“噹噹噹...一展庐山真面目......”

话未说完,唐小三的手刚碰上那黄金面具,他的手就被另一只手给死死抓住了手腕。

唐小三:“!!!!!”

对面还趴在棺边上清理棺内陪葬品的老陈和吴老头儿:“!!!!!”

空气仿佛都凝固了一瞬。

而后,老陈和吴老头儿二人齐齐被骇得大吼一声:“啊————-!”

“卧槽————!”下一秒,唐小三跟着吼起来,“诈尸了,卧槽!”

唐小三的手腕是被已经死了一千多年的墓主人给抓住的!

随着他们三人这么一吼,只见原本还安安静静躺在棺内的墓主人却缓慢地坐了起来,那戴在他脸上的黄金面具也随着他这个动作而掉落。

当面具掉落之后,所有人都瞧见了面具下的一张脸。

那是一张跟活人没两样的脸,只是太过苍白了一些,而且这张脸十分的年轻,但脸庞周围却生出了一些白毛,因为一直戴着面具,所以之前并没有让人发现。

唐小三被他死死抓着手腕,但在瞧见那脸上的白毛后,就杀猪般地吼道:“妈的!这家伙尸变了,是个白毛粽子啊!”

早被唐小三他们三人的吼声给惊住的轩辕天澈这才缓过神来,连忙将九龙塔给小心放在地上后,方才摸着一道符纸打在了这具白毛粽子的身上。

符纸泛出金光,白毛粽子立刻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吼叫,然后抓着唐小三的手却猛地拽紧。

唐小三一边用力想要拽出自己的手,一边道:“这家伙好大的力气,赶紧来帮忙啊。”说完,还不忘对轩辕天澈控诉道:“小四,你姐姐骗人啊,她不是说这棺里没这种玩意儿吗?!”

轩辕天澈拿出伏魔棒扑了过去,嘴上还不忘道:“但三姐也说过,就算是有也是我能应付的啊。”

唐小三:“......”一言难尽地看着扑来的轩辕天澈,心想你家姐姐的套路这么深的吗?说句话都这么拐了九曲十八弯?!

轩辕天澈刚一扑过去,就一棒朝白毛粽子的手打了过去。

只见金光一闪,那白毛粽子仿佛吃痛般地又吼叫一声,然后松开了唐小三的手腕,但唐小三的手腕上却出现了一圈极其明显的青黑印子,还火撩似的泛疼。

唐小三握着自己的右手,嘶嘶地抽冷气,“我这该不是中毒了吧?”

轩辕天澈一边盯着那棺中坐着似乎出不来的白毛粽子,一边抽空瞥了一眼他的手腕,然后面无表情地道:“的确,恭喜你,中尸毒了。”

“这有什么可恭喜的!?”唐小三差点哭出来,“老子的手现在就跟火撩似的疼。”

“先忍忍吧,出去后再给你解毒。”轩辕天澈没什么同情心地掏出一张符纸,然后啪地一声拍在唐小三的手腕上,“这符能先压制住尸毒不向其他地方蔓延。”说完又吐槽一句:“谁让你自己手欠的。”

唐小三:“......”

手欠的唐小三追悔莫及,而纪恒璟却在此时冲了上去,他的速度极快,抓住了白毛粽子的手就一个反剪到了身后,然后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一根绳子,两三下的就将白毛粽子的双手给捆了个结结实实。

白毛粽子的力气不小,但纪恒璟的力气似乎更大,只见他一手掐住白毛粽子的脖子,然后将白毛粽子整个儿的从棺里给提了出来。

就在轩辕天澈以外纪恒璟要将这白毛粽子给丢地上时,却见纪恒璟另一只手上光芒一闪,那激光剑被启动,然后横剑就对白毛粽子砍了过去。

当白毛粽子的脑袋跟一个足球似的咕噜噜地在地上滚了一圈之后,轩辕天澈这次瞪大了眼睛。

他他他他...他将白毛粽子的脑袋给砍了!!!!

没了脑袋的白毛粽子自然就彻底死了,纪恒璟冷着一张脸将无头尸体往地上一扔,发出了一声沉闷沉闷的闷响。

唐小三痛心疾首地道:“黄金甲啊黄金甲,你这么丢也不怕将黄金甲给碰坏了?”

“即是黄金甲,哪里有这么容易给碰坏的。”纪恒璟甩手将激光剑给收好,却不再理会地上的尸体,而是快步走向棺椁旁,探头往里一看。

只见那粽子躺着的地方果然有一个长长的木匣子,匣子上面还镶嵌了好多颗明珠。

“找到剑匣了。”纪恒璟回头对几人道。

一听这话,轩辕天澈也顾不上盯着纪恒璟发呆的,连忙几步上前,唐小三更是催促道:“赶紧拿出来瞧瞧,看看任务品在不在里面。”

纪恒璟抱着剑匣子出来,其他人的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盯着。

这剑匣子做的精致,上面还雕了一条腾飞的龙,在每只龙爪下都镶嵌了一颗龙眼大小的明珠。

轩辕天澈搓着手,神色激动地盯着木匣子,“这剑匣子做的可真好,是上好的紫檀木呢。”

“还有这几颗明珠。”唐小三也激动地道:“光这几颗明珠就老值钱了。”

“最值钱的怕是里面的剑。”吴老头儿也眼巴巴的盯着木匣子,又带着几分遗憾地道:“也不知道是什么宝剑,可再值钱也是雇主的。”

“打开看看呗。”唐小三催促道:“少爷快打开。”

纪恒璟将木匣子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然后又将木匣子摸了一遍,在发现上面没有做什么机关后,方才放心地去打开。

这木匣子的盖子是推动的,纪恒璟才刚刚推开一条缝,匣子里面就用剑鸣声传出。

一声嗡鸣带着浓重的煞气自木匣子里冲了出来,轩辕天澈脸色一变,连忙拉着纪恒璟往后退,并一脚将老陈也给踹开。

唐小三在剑鸣响起的那一刻也反应极快地拉着吴老头儿快速朝后退,一边退还不忘喊道:“卧槽!这剑好凶啊!”

宝剑生灵,又带煞,就算是还没有看到匣子里面的东西,所有人也都知道里面的东西确实当得起绝世神兵这四个字。

待得剑鸣消失,那股煞气也依然盘旋在木匣子的四周。

轩辕天澈拿出几道符丢给几人,叮嘱道:“贴在身上,免得被煞气侵蚀。”

一听他这话,老陈和吴老头儿二人飞快地将符纸贴在了自己的身上,一脸后怕地道:“还好有天澈小兄弟在。”又忍不住好奇问道:“若是被煞气侵蚀了会怎样?”

轩辕天澈挑眉冲着二人一笑,“也许会七窍流血而死,也许会看到一些很可怕的东西而疯。”

好奇的吴老头儿和老陈顿时齐齐打了一个哆嗦。

见二人一脸惊惧的模样,轩辕天澈也没有再吓他们,而是径直走了过去,蹲在了木匣子旁,直接伸手将盖子给完全推开。

只见木匣子里,正正躺着一把铜剑,然而因为剑身上面泛着淡淡金光,犹如黄金般刺眼,不仅如此,剑身上面还雕刻着日月星辰,而剑柄上面似乎还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

轩辕天澈神色一震,立刻将这把剑从匣子里抽了出来,待得他看清另一面后,就发现另一面的剑身上居然还刻着山川草木。

“嘶————!”

其他人等围了过来,唐小三更是盯着这把剑抽了一口气,错愕道;“这是什么剑啊?居然是铜的。”

老陈和吴老头儿也在打量,倒是纪恒璟在打量了片刻后,迟疑道:“是...轩辕剑。”

“什么?!”老陈一惊。

就连唐小三都惊了一跳,“轩辕剑?就是传说中斩杀了蚩尤的轩辕剑?”

“这不可能!”然而就在其他人震惊的同时,轩辕天澈却反应极大,拎着这把剑反复打量,最后神色嫌弃,“这不是轩辕剑!”

纪恒璟也不确定这是不是轩辕剑,只不过这把剑跟他家里的一本名剑古籍中描述的轩辕剑很像,但看着轩辕天澈这般肯定的神色,他有些诧异地问道:“你怎么确定这不是轩辕剑?”

轩辕天澈将手中的剑丢给他,眼神依然嫌弃不已,“这绝不是轩辕剑。”说完,还不忘哼了一声,“真正的轩辕家在我家的轩辕冢内,这把剑看上去挺像的,但却是一把仿造的。”

“真正的轩辕剑在你家?”唐小三的注意力顿时没在那把剑上面了,只见他目光湛湛地看着轩辕天澈,“你家真有这种传说的神兵啊?”

“废话!”轩辕天澈哼道:“光凭这轩辕二字,这把剑岂能不落在我家手里。”说完,又嫌弃地瞥了一眼纪恒璟手中的仿品,道:“这把剑是假的,不过剑虽然是假的,但好歹也算是一把神兵利器了吧,年代似乎也挺久远了,虽然没有轩辕剑的时间长,但这把剑的历史至少在商朝。”

“嘶————-!”唐小三又倒抽了一口凉气,盯着那把仿品,道:“这回咱们这个雇主算是赚到了,虽然不是轩辕剑,可至少这也是一把绝世神兵啊,这若是上缴给帝国,又是一件国宝级别的宝贝。”

然而轩辕天澈却不以为然,“国宝?说实话,这把剑还不如那个九龙塔有价值。”

“管它有没有价值。”唐小三乐道:“反正雇主要的东西咱们是找到了,再收拾收拾,咱们也可以从这里出去了。”说着,又乐呵呵地开始去清理其他的宝贝,一边清理一边乐道:“这次咱们可是大丰收啊,等回去后给联盟交了任务,咱们不仅可以拿到一笔丰厚的任务金,还能将这次捞到的宝贝拿去联盟卖。三年不开张,开张就吃三年,哈哈哈......”

别说,虽然他们这一次受到了不少的惊吓,不过好在是满载而归,不仅唐小三乐得找不到北了,就连老陈和吴老头儿他们也都笑了起来。

大家还在看:灭世武修至尊修罗九龙主宰逍遥小书生刀问苍天圣墟网游之逍遥狂少苍天万道唯一法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