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七根凶简下载
  3. 七根凶简
  4. 117|第②①章

117|第②①章

作者: |返回:七根凶简TXT下载,七根凶简epub下载

交警拨开人群,向着一万三走过来。

一万三想往后退,或许是早些年跟执法者的追逃游戏玩的太多,对于警察,他总下意识地趋向回避。

打量周遭:不算水泄不通,好几道空的口子,用不了两秒就能跑过去,如果有人来拦,他可以摁住车头翻上去,从车后跳下来跑……

前头他还在感叹木代沉不住气从公安局跑了,现在才知道,轮到自己也是一样的。

犹豫不决间,肩膀忽然被撞了一下,炎红砂从后头跟他擦肩而过,撂下一句:“没事,跟他们去,我们也长了嘴的。”

她并不看他,匆匆站到那一堆议论纷纷的人群之中。

一万三有点明白过来,他回头看罗韧,罗韧只向他略点了一下头,很快移开目光。

远处响起救护车的声音,迎着脸色严肃的交警,一万三干笑,投降似的举起双手,说:“误会,真是误会。”

***

晚上八点多,曹严华气喘吁吁赶到南田县交管局对面的米粉店,进去之前,他颇为心塞地发现,交管局门口居然还停了辆警车。

米粉店里头坐的满满当当,曹严华张望了半天,才看到罗韧在里头朝他挥手。

曹严华急急过去坐下:“小罗哥,怎么有警车呢?”

“因为不是单纯的交通事故,公安交警和派出所都来人了。”

又说:“红砂在里面,她作为‘目击证人’,被邀请协助调查,跟另外几个证人打擂。”

曹严华咬牙切齿:“那几个小兔崽子都说是我三三兄推的人?”

罗韧点头,稍稍压低声音:“我和红砂其实都没看到案发现场,但是觉得事情有点蹊跷,所以我让红砂去搅局。我注意看了一下,交通灯路口有监控,警方应该会调了来看的,如果真是一万三推的……”

如果真是一万三推的,那红砂的处境就比较尴尬。

曹严华急急为一万三开脱:“不可能是我三三兄,他那么矫情的人,为了个野人都半死不活好几天。怎么可能故意去害人呢。”

罗韧的牛肉粉好了,店主端上来,顺便给曹严华递菜单。

曹严华指罗韧:“跟他一样就行。”

罗韧拿了筷子,把米粉搅了几下,忽然想起什么:“木代一个人在宾馆?”

曹严华这才想起这茬:“不是,我小师父跟我一起来的。”

罗韧一愣:“那她人呢?”

“小罗哥,你傻了吧,我小师父现在身份敏感,哪能轻易露面。”

他神秘兮兮指外头:“她在巷子里呢。”

罗韧知道曹严华说的是边巷,那条巷子虽然也过人,但是人少。

他把牛肉粉推给曹严华:“我还没动,你吃吧。”

说完了,起身往外走。

曹严华看着面前的汤碗,心里一阵嫉妒,酸溜溜想着:小罗哥一定是陪我小师父去了,留我一个人在这孤零零吃粉。

***

木代带了口罩,帽子压的低低,一个人在巷子里踱步,时不时抬头,看斜对面灯火通明的交管局。

巷子口一暗,有人进来,木代赶紧蹲下身子,装着去扣鞋带。

罗韧也在她身边蹲下来,说:“你这鞋子也没鞋带,就这么现演,不累啊。”

木代松了口气,忍不住笑起来,过了会说:“吓了我一跳。”

她帽子有点歪,罗韧伸手帮她挪正了,顺便把口罩取下:“大晚上的,也没人看见,带着怪闷的。”

又问:“吃了吗?”

木代摇头。

罗韧回头朝巷口看了看,说:“你等我一下。”

他去了不久就回来,买了饼干和水,还有饭盒装的炸豆腐干。

墙角有堆着的废料木板,罗韧拉了她坐下,顶上不知道是什么树,从墙的那一边张过茂密的树冠来,像罩在头上的伞。

木代拧开一瓶水,喝了一口,又抬头去看交管局。

“一万三会没事吧?”

“只要监控的影像对他有利,就不会有事。”

“听曹胖胖说,现场好多人指说是他推的人。”

“有三四个吧。你觉得,会是一万三推的吗?”

木代想了想,摇头:“一万三可能会有些七七七八的小毛病,但是杀人不会。何况他又不傻,真想对付马超,有的是机会,何必选大马路,人来人往的。”

罗韧沉吟:“但是偏偏有指证他的人,你不觉得奇怪吗?”

“会是马超的同伙吗?”

罗韧仔细回想了一下现场的情形。

当时,人是从周围拥过来的,指证一万三的那几个人穿着、年龄、气质都相差很大,不像是有交集的样子。

罗韧说:“其实一万三这件事,跟你的事,细想起来很像。”

当天晚上,木代究竟有没有出现在桥上,一个人说有,两个人说有,三个人说有,于是,她就在了。

一万三有没有推马超?一个人说推了,两个人说推了,三个人说推了,于是,他也就成了嫌犯了。

罗韧低声说了一句:“三人成虎。”

木代没听清:“什么?”

“口舌杀人。”

木代以为他在说笑:“口舌能杀人吗?”

“你知不知道袁崇焕?”

木代点头,她依稀记得,那好像是个明末的抗清英雄,后来被满洲人使反间计杀掉了。

罗韧说:“据说那个时候,袁崇焕据守辽东,是满人入关的大患。皇太极知道崇祯皇帝多疑,就使了个计策。”

“他派人抓了崇祯身边的侍从,严刑拷打。那两人倒是骨头硬,坚决不招。”

“有一天晚上,那两个人睡梦中醒来,听到外间的看守在说悄悄话。”

他声音低沉,讲的人身临其境,巷子里安静的很,木代听的认真,眼睛睁的溜圆,嘴巴微微张着。

罗韧觉得她这情态分外可爱,信手插了块豆腐干送到她嘴边:“来,吃。”

木代哭笑不得,但还是张嘴把豆腐干咬了,含糊不清问他:“然后呢?”

“就听看守说,既然有袁大都督投诚,这关内也就唾手可得了。另一个看守赶紧打断他,说,嘘,这种机密事,可不能让别人知道。”

“那两个人听的目眦欲裂,心说袁崇焕这个奸贼,居然通敌叛国,可恨这消息没法传将出去,让皇上知道。”

说到这里,他看木代:“也是天无绝人之路,第二天,这两人居然寻了个空子,逃出去了。”

木代猜到了:“人家故意放他们逃的吧?”

罗韧点头:“然后,朝野上下,袁崇焕通敌叛国的消息沸沸扬扬传开。崇祯皇帝大怒,将袁崇焕下狱审问,次年凌迟处死,据说剐了三千余刀,近万人抢到他的肉,争相生食。”

木代叹气。

罗韧说:“如果这个故事是真的,杀袁崇焕的,到底是后来将他凌迟的刀呢,还是那两个睡梦里醒来的人,听到的那几句悄悄话?”

木代眼珠子转了转:“都不是吧,是皇太极心里,一定要除掉袁崇焕的杀念。”

罗韧觉得也不无道理。

一念,两语,三千刀。

他拿出手机,翻出图片给木代看,木代不提防,触目所及,轻轻啊了一声。

好像一个满脸血污的死人。

罗韧说:“这是马超出事之后,我拍下来的。你注意看他的脸,一万三之前受了伤,手上出了血,这血是一万三的,他摁住了马超的脸,所以乍看上去,像个手印。”

木代长长吁了一口气,又把图片放大了细看。

手印是不假,但很淡,奇怪的是手印的中央,有一圈类似火泡,又像是灼伤。

木代从边上捡了块石子,把那个形状在地上画出来。

像是“日”字,被砍去了最上的一横。

这形状……

木代心念一动:“象形字?”

像个舌头,难道是……

罗韧点头:“这是象形的口字。”

***

交管局门口有嘈杂声,似乎是人出来了,罗韧拉了下木代,木代赶紧起来,把口罩带好。

两人走到巷子口,看到曹严华也过去了,正站在栏杆处伸着脑袋看。

大楼门口不少人,一万三在,炎红砂在,还有另外几个证人,和穿不同制服的警察。

炎红砂正拦住了另外几个证人不让走。

罗韧和木代对视了一眼,又往前走了两步。

就听炎红砂厉声说:“哑巴了是吗,刚还不是说你们都看到了吗?怎么怎么推的,怎么怎么撞的,现在怎么不说了啊,看到视频了怎么不说了啊?”

那几个人面面相觑,有两个还尴尬的咳嗽了一下。

交警出来劝和:“搞清楚了就算了,姑娘,得饶人处且饶人嘛。”

炎红砂不干,监控视频还没出来的时候,她一个对四个,被那几个冷嘲热讽喷的浑身冒火,现在终于翻身,正是有冤报冤有仇报仇的时候。

“这不是饶不饶人的问题,这几个人是诬陷,其心可诛,狠狠的诛!”

她转向一边协同办案的民警:“这种赤*裸*裸的诬陷,睁着眼睛说瞎话,不应该关个十天半个月吗?就这样放出去了,不怕危害社会安全吗?”

那个民警被她呛的一肚子气,冲着那几个人发火:“你们没看见就不要胡说!现在是讲法律的,乱说话是要负责任的!”

那几个人也来劲了,其中一个大声说:“我们一身的事,过来协助调查,已经很配合了。当时事情出的那么快,看错了也是有的,难道我们还故意诬陷他?图什么?当事人都没说什么,你一个过路人,哪这么多话?”

说完了,一把搡开炎红砂往外走。

一万三劝她:“算了。”

“事情解决了就行了,现在也不是吵的时候,再说了,吵起来怪累的。”

身为当事人,居然劝她“算了”,炎红砂气的差点背过气去:“你等着啊,下次,你把牢底坐穿我都不会管了。”

她掉头就走。

……

***

一万三目送炎红砂走远,这才晃晃荡荡的走到大门口,那里,曹严华正看似百无聊赖的倚着栅栏,故意左顾右盼的,姿势居然颇有些撩人。

一万三走近他,问:“曹兄,怎么样?”

曹严华慢慢把外衣掀开些。

一万三探头去看,曹严华外衣的里衬,挂了好几个钱包,还有不同的钥匙。

曹严华说:“还能怎么样,三三兄你一个眼神,我就知道要干嘛了。”

……

***

不远处。

罗韧看木代:“做人家师父的,是不是应该适当管一管自己的徒弟?”

木代说:“我又没看到。”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