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七根凶简下载
  3. 七根凶简
  4. 118|第②②章

118|第②②章

作者: |返回:七根凶简TXT下载,七根凶简epub下载

回到宾馆,差不多已经晚上十点,这一晚本来是想去腾马雕台的,谁知道为这一桩突发事件,闹到人仰马翻。

但一万三洋洋得意,说,你们都不知道我立了什么功了。

虽然监控视频证明了一万三的清白,但至少还是有半条街的人看到他一路追打马超——在被问及斗殴原因时,一万三忽然心念一动。

他“老老实实”地说:“当时吧,我和他正在聊张通的那件案子。”

给他做笔录的两个警务人员下意识互看了一眼。

张通那件案子,在南田县闹的沸沸扬扬的案子。

一万三装着没看见,继续“抒发”自己的委屈:“我也就开个玩笑,我跟他说,当时桥上就你和那个女的,到底谁杀的人还不一定呢。”

“谁知道他就急了,拿那么滚烫的砂锅泼我,警察同志,滚烫滚烫啊,要你被泼,你能不急?我当时就急了,跳起来追着他打……”

表情委屈而诚恳,确实也带伤,全身还散发着海鲜味儿,警察有点同情他,朝他点了点头。

说到这时,一万三舒心舒肺:“你们看,我是不是成功打入警方内部,抛砖引玉,把小老板娘一案的疑点慢慢抛了出去?”

曹严华说:“三三兄,别抛了,你赶紧脱衣服吧,看看你肩膀有没有烫着,还有你这手,得包一下吧?”

一万三觉得满不在乎,都是点小伤,不过,有人在这替他紧张,他心里还是挺受用的。

于是脱了外衣,t-shirt下摆往上一掀,从脑袋上拽下来。

脱了之后才发觉木代和炎红砂都在对面,一万三有点讪讪的,看两人都是一脸镇定,又觉得不可思议,心说,现在什么世道,女人看到男人脱衣服,也不说回避一下。

曹严华帮一万三处理冷敷的当儿,罗韧把之前和木代聊的推测简单说了一下。

炎红砂原本在沙发上躺着的,闻言一下子坐起来:“凶简在马超身上?”

想想可气:“也对,就他造谣木代造的狠。”

一万三和曹严华都没立刻表态,过了会,曹严华说:“如果真在他身上,这个马超,也……弱了点吧?”

被他三三兄追了半条街呢,他不是看不起一万三,但是讲真,一万三那战斗力,在他们五个人里,是排行第五的啊。

炎红砂说:“这个不能看个体强不强吧,要看破坏力是什么样子。老蚌是挺厉害,还不是被我们给收了?马超弱是弱,木代是不是差一点被他送到牢里去?”

好像有点道理,曹严华不吭声了。

罗韧沉吟:“姑且假设凶简就在马超身上,那其它人是怎么回事?一万三明明没有推人,有四个人站出来言之凿凿说看到了。”

一提到那四个人,曹严华就来气:“也真亏了现在是有监控的,要是放从前,红口白牙的,真是要被他们坑死了。”

木代想了想:“会不会是马超指使的?”

炎红砂不明白:“马超当时撞晕了啊。”

木代解释:“这种指使不一定是我们熟悉的那样面授口传。毕竟凶简在他身上,或许类似于一种精神控制,可以让人说出特定的话。”

曹严华说:“要是这样的话,他也精神控制我三三兄好了,何必被追的那么狼狈?”

木代没答上来,倒是一万三迟疑着说了句:“有没有可能,他控制不了我?”

他抬起手,手上刚扎了绷带,包的跟熊掌似的:“我记得,我的手刚摁住他的脸,他就嘶声惨叫,好像……疼的多厉害似的。”

当时,他的手出了血,血挨到了马超的脸——之前五个人的血围住了三根凶简,是不是因为,他们的血对凶简有克制的作用,马超的反应才那么激烈?

但是,凶简对他们的血,至于畏惧到那个程度吗?

***

半夜里,罗韧从床上翻身坐起,思忖片刻之后,穿好衣服出来。

没有开车,那辆车在这里实在太过显眼,好在,城市很小,很快就到了医院。

看了眼时间,凌晨两点。

医院很安静,白日的喧嚣似乎都已经沉睡了,门诊大厅有值班的护士,知道有人进来,连头都懒得抬,只当他是任何一个探视病人的家属。

罗韧并不着急,顺着指示牌,一层层一间间的找过去,马超的情况很严重,现在要么是在太平间,要么是在重症监护病房。

很快让他找到。

也不知道算不算幸运,这里重症监护的标准颇为简陋,虽然各种仪器勉强达标,但是监护人员的配备比较松散,当值的护士检查了各项仪器读数之后,打着呵欠推开门出来。

罗韧避身在阴影里,看着她消失在走廊尽头之后,才快步闪到门边进去。

关上门,屋子里一下子静下来,数字屏的生命指数在黑暗中闪着绿色的微光,各项仪器运行的微声,完全做不到100%静音。

马超的呼吸声在黑暗的房间里游走,胸口有微弱的起伏。

罗韧走到床边,把手机调出手电模式,注意看了一下马超的脸。

那个他之前看到的,像个象形的“口”字的一圈灼泡,已经差不多褪了下去,只留下淡红色的印记。

罗韧把手机搁到一边,掏出随身携带的刀子,刀刃在左手食指的指腹划过,看着血滴凝成,才伸手到马超的脸边,轻轻一抖。

血滴到马超的脸上,顺着面颊滑落。

除了有颜色,和一滴水的滑落,并没有什么不同,想象中的灼泡、异常,都没有发生。

罗韧皱眉,顿了顿,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

原路返回,夜风飒飒,脑子里乱的很,好多疑问。

如果说凶简怕血,为什么对他的毫无反应?如果不怕,一万三的事情又如何解释?

拐进一条巷子时,目光垂下,忽然看到地上的影子。

狭长,他自己的,还交叠着另一个人的。

罗韧身子一凛停下,那影子也停下,罗韧又不动声色的往边上挪了挪。

影子分开了,那一条,狭长的,淡淡的,模糊的,又安静的。

罗韧回过头,看到木代站在巷子口,光在她身后,她倒是被光掩映的局促且小心翼翼了。

问她:“睡不着吗?”

木代说:“不是有意跟着你的。”

只是睡不着,听到走廊里的动静,凑到猫眼边去看,看到罗韧离开。

于是也穿戴好,想出来走走。

如果街面上有别的人,她大概又会随便挑一个,脑子放空跟着走一走的。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排解压力的方式,有些人闷头大睡,有些人肆意纵酒,有些人嚎啕大哭。

而她,就是喜欢这样沉默的走一走。

谁知道,路面上只有罗韧一个人。

于是她一直跟着,从夜晚和背后看相熟的人是一种新奇而又独特的体验,他的身形、步伐,每一次的停顿,熟悉,又分外陌生。

想着,不惊动他,就像那个冒充房产中介打过去的电话,都当做自己不为人知的小秘密,妥帖收藏。

还是被发现了。

木代走过来。

“在重庆的时候,我们刚认识,那一次,你去找马涂文,我躲在外墙上偷听。”

罗韧失笑,他记得这回事,用两根点起的烟,糊弄了她好久。

“你怎么发觉的?”

“直觉。”

其实很复杂,类似于一种对危险的天生警觉。

“这次又是直觉吗?”

这次不是,他其实完全没有察觉,直到看到地上的影子。

恶意或许是一种可感知的气场,稍稍靠近,就能触发他的警报。但是如果没有恶意,靠近和追随就像是简单的风,没有人会去想这风是如何吹来的。

木代说:“罗韧,你抱抱我吧。”

她走到他身边,仰起头看他,罗韧叹了口气,伸手环住她腰,把她带进怀里,低声说了句:“你是没有从前来的开心了。”

“那些开心都是偷来的。”

是生硬地屏蔽了很多不开心的事,才得来的。

“罗韧,我很麻烦吧?”

罗韧低头蹭她发顶:“没有啊。”

“小时候,我妈很嫌我麻烦,我甚至不记得她的样子,但是我记得她对我的嫌弃。她说,你怎么每天吃那么多?你的衣服怎么那么容易弄脏,脏了我要给你洗你懂吗?你每次洗澡,澡盆边怎么那么多水?”

“我就怕她觉得我麻烦。我吃饭就吃一点点,想让她知道我好养。也不去脏的地方玩。洗完澡之后,我就用毛巾,一下下把澡盆边的水都抹了。我就想让她知道,我一点都不麻烦。可是后来,她还是不要我了。”

罗韧听的难受,低下头看她,她疲惫的,靠着他的胸口,平静的说话。

“后来,跟红姨住在一起,我自己知道我是外人,我怕给她带麻烦,我听她的每一句话。有一年,流行感冒,班里好多同学都病了,我没有,我高兴了好久。”

罗韧逗她:“幸灾乐祸吗?”

木代摇头:“因为生病的话,就要吃药,花钱治病。我高兴,是因为我省了红姨好多事儿。可是,后来,还是给她带了好多麻烦……红姨有没有跟你说,她的家被砸了几次?”

罗韧说不出话来。

“我在那里,听到砸东西的声音,响一下我就哆嗦一下,那时候,我也不知道我是更对不起雯雯还是更对不起红姨,我一个外人,吃她的,喝她的,还要害的她因为我受连累。”

“后来……后来……”

罗韧摸摸她的脸,说:“木代,咱们走一走吧,别说了。”

木代说:“你让我说完吧,平时也没有机会跟你说。趁着晚上,没有人,你让我说完吧。”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是一个永远不麻烦的人,永远只帮别人解决麻烦。可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都一个人跑到这么远的地方了,我还是出那么多事,又让你大老远的赶过来,你们都过来了,一万三还差点被连累了……”

“对不起啊罗韧,我也不想这样的。”

她讲完了,自己站直身子,退后一步。

忽然想到什么,说:“我给你讲这些,是不是不大好?”

她自言自语:“像个垃圾罐子,把自己的垃圾倒给人家。我以后都不讲了。”

她讪讪的,转身看巷子的另一头,那里,连通着马路,夜色还是很重,但渐渐的,有化开的迹象。

城市要苏醒了,很快,第一拨早起的人,就会出现在路面上了。

木代说:“我们回去吧,待会红砂她们该起床了。”

她转身往前走,快走到巷子口时,右首边忽然亮出一片光来,转头看,边上的二楼开了灯,窗子推开,隐隐传来婴孩啼哭和母亲软语哄慰的声音。

再然后,一条矫健的身影顺着墙头而上,翻进了二楼的栏杆。

那是罗韧。

木代吓了一跳,紧走几步凑近,用口型问他:“干什么?”

罗韧没有说话,他凑近纱窗,顿了顿转身向她招手。

这是在让她上来。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