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七根凶简下载
  3. 七根凶简
  4. 131|第③章

131|第③章

作者: |返回:七根凶简TXT下载,七根凶简epub下载

都说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神棍算分外神经大条和洒脱,硬是把不如意事掰到十之一二。

而在这十之一二中,有一件最让他耿耿于怀的事。

走南闯北,追寻探求玄异之事二十余年,也算见闻广博,任何奇事,都能引申个滔滔不绝——然而,他仍是普通人一个,并不具备任何与生俱来的与众不同之处。

譬如,他知道死人的怨气可以撞响特殊的铃铛,但他压根听不懂铃语。

再譬如,他能把如何养蛊说的头头是道,但他不会养、不会下、也不会解。

老天没赏这口饭吃,没办法,天才是99%的汗水加1%的天分,汗水易得,大太阳下暴晒半天就能聚齐一桶,但天赋异禀这个东西,羡慕到死也偷不来抢不来。

所以,神棍渐渐确立一个指导方针:成不了那样的人,也一定要插足他们的世界。

所以,他决定跟尹二马做朋友。

他朝老栓头买了些玉米、棒子面、外加一挂长串大蒜瓣和红辣椒,喜气洋洋拜访尹二马去了。

这里的房子都简陋,有的是砖砌,更多是黄泥夯墙,外头篱笆或者木头围个小院,篱笆的间隔稀疏,母鸡黄狗进出毫无障碍。

尹二马已经起床,正在篱笆院里咕噜咕噜的漱口,一抬眼看到来人身上挂着大蒜瓣和红辣椒笑的嘴都合不拢,心里一个激灵,那口本想往外喷的水就全咽下去了。

问:“你谁啊?”

神棍说:“尹先生,你好,我来是想跟你真诚的交个朋友的。”

交朋友这种事,神棍向来是单刀直入不加丝毫掩饰的——想当年,他对万烽火的消息业务铺设叹为观止,打听到万烽火在重庆一个担担面摊子上吃饭,背着麻袋就上去说:“大家交个朋友呗?”

万烽火给了他两块钱,事后,万烽火回忆说:以为是要饭的,觉得现在要饭的要钱开场白都这么有新意……

尹二马这辈子,大概都没被人尊称过“先生”,他愣了一下,又问了一遍:“你谁啊?”

“我的背景比较复杂,简单来说,我目前正在进行老子出函谷关的文化专题研究,在这一带,已经深入乡村考察好几周了。”

说到这里,他推推鼻梁上的眼镜,然后翻包。

这里必须要插一句,以往,神棍的行李都是用麻袋来装的——因为他总要随身携带大量手抄笔记。

然而两年多以前,机缘巧合,他在一位好友毛哥处长住,把自己二十余年来的见闻心得集结成册,麻袋也就随之失去了携带的必要,所以他现在的行李包,是个古城旅游纪念无纺大布袋,正面印“比丽江更悠闲,比大理更惬意”,反面印“欢迎你到古城来”。

他从包里掏出一本半厚的,白色封皮的书,书名是《神棍说》,副标题《二十年目睹之惊奇险怪》。

说:“这是我写的书,还请指正。”

这书没有书号、没有出版社,了解内情的人知道,那是神棍向朋友“众筹”打印了装订的,首印约十本,除了一本自己留在身边翻阅外,其它全部内销。

然而尹二马并不知道。

这身上挂满大蒜红椒的人,居然是个出了书的、且正在进行“文化专题研究”,尹二马多少觉得有点蓬荜生辉。

他热情地把篱笆门的勾扣打开:“请进,快请进。”

神棍很得意。

多读书、显得自己有文化是多么的重要啊,到哪都受欢迎呢。

***

尹二马的早饭简单,稀饭,加头年晒干的地瓜条,因着神棍的到来,又往火还没灭的灶膛里塞了两个玉米。

神棍盘腿坐在炕上,先讲函谷关,什么天开函谷壮关中,遥见紫气东来,青牛老人出关。

尹二马憨厚的笑,往自己的黄铜烟袋膛里塞叶子烟,说:“知道,知道,从小听到大的。”

烟袋上了火,凑着吸了两口,持着烟杆对着外头抡圈比划:“这村叫尹家村,较真了认祖宗,还都是当年那个把守函谷关的尹喜后人呢。”

想了想又补充:“都姓尹嘛。”

神棍心里一动。

“听说老子出函谷关的时候,交给尹喜一卷五千字的《道德经》。”

尹二马点头:“是的,是的,县里的干部来宣传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名著。”

灶膛里,烧玉米的香味出来了,像勾着的小手,勾引的嘴里直往外出涎水。

这尹二马,凡事都知道知道是的是的,没套出什么料来,神棍眼珠子一转,决定抛砖引玉。

“但很少有人知道,那时候,老子还交给尹喜一卷七根凶简。”

尹二马一下子抬起了头。

眼睛瞪的大大,目光里惊喜无限:“你也知道七根凶简?”

神棍知道这步棋是走对了:“是,我也知道。”

尹二马激动的有点手足无措,直到灶膛里的玉米焦味出来。

他慌里慌张下炕,忍着烫嘘着气把玉米从灶膛里扒拉出来,撕了外头的叶子,拿白搪瓷碟子盛了端上来,又去橱柜那一通倒腾,端了碟腌渍花生米,又拿了一小瓶白酒上来,并两个小酒杯,满满斟了倒上。

接待规格上了一档,看来是要长谈的节奏。

“神先生,关于七根凶简,你再说道说道?”

于是神棍又多说了一些,关于这世上最早的七则凶案,用于封印的凤凰鸾扣,尹喜担心七根凶简解封,而老子打包票说:“这世上没人可以解开。”

到此而止。

尹二马正听到兴头上:“没了?”

神棍说:“没了,然后老子就骑青牛出关了,出关之后杳无音讯,谁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尹二马端起小酒盅,哧溜一声干底,他大概酒量不行,刚一杯下去,面膛上已经罩了红。

神棍赶紧又给他斟满:多喝点好,酒后吐真言嘛。

尹二马说:“还有后半段呢,你不晓得吧,也是,你肯定不晓得。”

他爬下床,撅着屁股在炕底倒腾了一番,翻了个红底大花布的布包出来,示意神棍:“你看,打开了看。”

隔着布,神棍伸手摸了摸,硬邦邦的。

一层层揭开,居然是几根宽大的木简,但每一根都不全,明显被烧过,上头密密麻麻的纂字,简与简之间,本来应该是用麻绳连接的,现在已经朽烂不见,只剩下木简身上的绳头。

神棍惊讶:“七根凶简?”

再一想不对,数目不对。

尹二马嗤嗤的笑:“这哪是凶简啊,就是简书。但是有年头,不瞒你说,我要是拿去卖,别说拖拉机了,能换几辆大卡车呢。”

说着,又是哧溜一声,酒到杯干。

神棍赶紧添酒。

尹二马拈起了一根给神棍看:“看见没,这头黑的,那都烧的——这东西,火场里扒拉来的,焚书坑儒听过没?焚书坑儒,秦始皇烧的。”

神棍兴奋的一颗心砰砰直跳,这趟真不白来。

尹二马端起酒杯:“所以我说你肯定不晓得,当年那焚书,那叫尽收天下之书,不到三十年,除了老皇帝允许的,其它的书,烧的干干净净,很多典籍从此失传——我跟你讲,文化是脆弱的,说没就没啊。”

“那这些木简……是怎么保留下来的?”

***

据尹二马说,那年月,他们尹家的先人,在官府里做小官。

当时,秦始皇的焚书令是,除了特定的一些书籍外,其余的,都要上交官府进行焚毁——说来也巧,那位尹家的先人,恰被摊派了负责这一块工作。

可以想见,他尽职尽责地销毁,然后,趁人不备,抢出了这么几片他认为尤为重要的——或者说,是对尹家来讲尤为重要的。

尹二马指那些木简:“这一段,讲的就是八卦观星台。话说回来,你知道咱这为什么叫‘老子行停处’吗?”

“为什么?”

“就上接着你讲的,尹喜担心七根凶简解封,而老子打包票说,这世上没人可以解开。”

他像是说书打板,手掌往桌边那么一拍,神棍很配合地又斟上一杯酒。

***

神先生,你是文化人,你应该知道,世事无绝对。

老子是个聪明人,好几千年前就出了书,他能想不通这个理儿?

所以,老子出函谷关,差不多就到咱们这尹家村的时候,越琢磨他就觉得越不对,于是从牛背上下来,差了一个路过的人,让他帮忙去把尹喜给请来。

这尹喜,你别看他是个当官的,他是老子的崇拜者,一听老子叫他,赶紧就颠吧颠吧来了。

老子跟他说,这世上事变幻莫测,以后的事很难说,放眼当今之世,他敢讲“无人可以解开”,但是百年之后呢?千年之后呢?

尹喜这个人你一定也知道的,他是“精通历法、善观天文、习占星之术”,所以老子和尹喜商量,造观星台。

这观星台,不是你想象中看星星的大土台子,不知道你看过没有,就在这半山坡的山包包上,很不起眼,冷不丁一看,还以为就是路边的石头。

但当年,尹喜是“进深山,采石无数”,终于让他找到这一块奇石,在这一带勘定方位之后设下,石面形同八卦,像是抱尾双鱼,其中半面稍微低洼一些——正因为低洼,所以才能积水。

说到这积水,也有讲究,你别看有时候水挺脏,但是只积天上落下的无根之水,比如雨水、雪水,而且吧,夏天绝不会晒干,冬天也不可能上冻。

老子拜托尹喜,要安排人,每天晚上查看这块八卦观星台,他说,如果什么都看不到倒是好事,万一什么时候,在八卦观星台上看见有星星出现,那就糟糕了,而最糟糕的是……

***

说到这里,尹二马顿了一下,拈了几颗花生米下酒,定了定神。

神棍沉不住气:“最糟糕的是什么?”

“最糟糕的是,当那些星排列成七星北斗,并且持续长亮的时候。”

七星北斗?这有什么糟糕的呢?神棍想不通,私心里,他觉得北斗星还挺招人爱的,像勺子一样,野外生存的时候,还可以借助北斗星辨认方向。

尹二马像是看出了他的疑惑,手指轻轻点了点桌面:“神先生,南斗主生,北斗主死,这七根凶简,可都是主死的不祥戾气啊……”

北斗主死……北斗七星……

神棍的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来。

原始社会,由于社会生产力极度低下,导致人类有最原始的自然崇拜,比如崇拜风、雷、电等等自然力。

而在这之中,最重要的一种,是星辰崇拜。

七根凶简和北斗七星联系在一起,会不会是最原始的星辰崇拜?

而七根凶简要靠凤凰鸾扣克制,凤、凰、鸾是用来作为图腾的吉祥玄鸟,代表着原始的玄鸟崇拜。

怎么越听越觉得,像是两种力量的互相制衡呢?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