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七根凶简下载
  3. 七根凶简
  4. 第①②章

第①②章

作者: |返回:七根凶简TXT下载,七根凶简epub下载

确实也是赶巧了,这两天正好有人委托郑明山,通俗了说,类似要找个保镖。

要身手好的,最好是女的,人品要好,靠得住,陪着走一趟,如果这一趟平平安安宾主尽欢,以后续个长订也有可能。

郑明山对对方略有耳闻,觉得是个不错的差事,虽然会有风险,但挣的确实多,话说回来,哪行没风险呢?盖楼的会一脚踩空,开飞机的还能从半天上栽下来呢。

人生苦短,同样的时间、精力,当然应该拿来做投资回报率最高的事儿,就像名画家挥毫一幅画可以几万十几万,让他搬一天砖最多赚个大几百。

郑明山琢磨着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就在这个时候,木代拨了他的电话。

也好,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个行当一贯的难进,木代要真能扎下根,这一辈子都不得为口粮发愁。

郑明山让木代收拾行李,如果“面试”能通过,应该即刻就要启程,省得折回来收拾了。

但是如果通不过呢?岂不是丢人?

木代心里嘀咕着往黑色的拎袋里装行李,忽然想到什么,伸手把里头猫猫头的、兔子头的,但凡看着少女风的衣服饰品,通通扔了出来。

以后要迈上“职业”的道路了。

张叔看着她收拾行李,几次话到嘴边,又止于嘴边,他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

人总是矛盾的,他希望木代变化,但变化来的太快,又畏惧这种变化。

作为长辈,他想向郑明山打听点那份工作的具体情况,郑明山的嘴把风很牢,只说:“肯定不是违法的事,自家师妹,我不至于坑她。”

张叔没办法,只好絮叨着说木代年纪还小,请他多多照顾。

郑明山打断他说:“第一,我只是牵个线,没法照顾她;第二,如果时时要人照顾,何必要出去历练,就在这酒吧里让你照顾得了。”

张叔无话可说,觉得这大师兄说话做事都硬邦邦的,一点都不软和。

曹严华则全程耷拉着脸,满眼被抛弃的哀怨,木代心有愧疚,只好假装没看到。

***

面试地点在昆明。

木代跟着郑明山在汽车站上车,郑明山只拎个塑料袋,里头放两瓶矿泉水,一袋饼干,一根手机充电线。

车开动了,木代抱着自己的行李包,歪着头看郑明山:“师兄,你都没有行李的吗?”

郑明山说:“有啊。”

他指那个塑料袋,又指自己身上:“手机、钱、卡都在身上呢。”

“洗漱的用品呢?”

“哪买不到牙膏牙刷啊。”

“那换洗的衣服呢?”

“哪买不着内裤啊。”

好吧,木代不说话了,其实师兄挣的足够置产置业,但他就是对身外之物毫无兴趣,如果以后能刷脸付钱鉴定身份,相信他连钱啊身份证啊什么的都不会带。

的确够简易,不过也有好处,拎个塑料袋在街上走,到哪都像得过且过一穷二白的本地人,贼都不屑多看两眼。

初春时节,车窗外的风景不错,木代无心欣赏,还在为即将到来的“面试”忐忑。

“大师兄,对方是干嘛的啊?”

郑明山打了个呵欠:“不犯法,其它的,让他们给你讲。”

说完了,把车座往下调了调,典型的上路就睡的架势。

“那……面试的时候我要注意些什么啊,我是实话实说呢,还是要装一下?”

“是什么样就什么样,又不是给你金山银山,犯不着牺牲演技。如果你没看上他们,两字,走人。人嘛,得把自己当回事儿。”

木代忍不住想笑,过了会,想再问些什么,转头一看,郑明山呼哧呼哧的,已经跟周公会上面儿了。

***

循着地址找过去,居然是在昆明有名的景点大观楼附近,那一片区有一排极为高档的私家会所,每个会所都自带大片草坪,名字起的古韵悠悠,属于普通人望而却步的地方。

郑明山拎着塑料袋,踢踏踢踏往里走。

好大的门面,富丽堂皇,那是什么风格?巴洛克式抑或哥特式?木代不懂,只知道肯定是西式风格就对了。

她打量着高耸的建筑轮廓,心里忐忑,步子都迈小了几分。

郑明山回头:“任何时候,气势都得有,他住个豪宅你就怯了?你管他什么房子,还不都是土烧的砖砌的!”

木代不好意思的笑。

郑明山到门口摁铃,有个负责洒扫的阿姨出来开门。

进门就是好长的一段走廊,走到尽头,目光所及,木代先是一愣,郑明山也笑,回头看走廊说:“好家伙,藏的这么严实!”

眼前是个四合院一样的门面,抱鼓石、拴马石,半开的锚钉大门,门环搭着叩铁,把上还缀着缕儿。

直白的说,屋里有屋,西式的外墙门面,藏了一古色古香的宅子,只有进来的人才得以窥端倪。

郑明山招呼木代一起进去。

里头的景别致,但无非中式庭院,鹅卵石铺就的小道,堆叠的假山、借景的如意窗和宝瓶门,右手边有口上了盖的井,盖子太大,明显跟井口不合。

稍远些还有一口水齐了沿的缸,水面上浮一朵莲花,一片碧叶,如果不是季节不对,木代还真会以为是长出来的。

正对面是屋子,门紧阖,窗紧闭。

郑明山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来嗯了两声,把手机扔给木代:“接。”

到都到了,还电话面试?木代满心的嘀咕,还是把手机凑到耳边。

那头是个苍老的男人声音:“木代是吧,你往右走。”

木代往右走,走了五步,前头就是井。

“现在停。”

木代老老实实停下。

“转过身。”

木代依言转身,下意识地瞥了一眼那间屋子,她有直觉,那人就在屋里头看着她。

真是故弄玄虚,一点都不爽快。

“现在说说,你前方,都有些什么。”

考眼力?木代提醒自己要认真,看来,面试已经开始了。

她有些紧张,目光在正前方一遍遍逡巡,唯恐漏了什么:“假山、一丛竹子,一个石桌子,两个石墩……”

“仔细看看,石桌面上写着什么字,念出来。”

既然让她走到这里,想来是只能站在原地看的,木代踮起脚尖,努力地想看清楚些,念的也艰难。

“金银受日精,必沉埋深土结成。珠玉、宝石受月华,不受寸土掩盖……”

念到此时,身后突然噌一声,有什么东西飞上天去。

木代后背一凉,汗毛竖起,要知道,学武之人最忌后背放空。

身后是井,飞上天的应该是井盖了?木代猱身一个翻转,眼角余光觑到井口一个人影,手里的耙爪似乎是要抓下的架势,她不及多想,抬腿一个正蹬过去,踹出去时才发现,偷袭她的人是个女孩。

扑通一声,好巧不巧,那女孩被她一脚踹进缸里,水花四溅之下,原先飞到半空的井盖当头砸落,木代脚踩缸沿借力,上跃接住,借着未绝之势,飞身把井盖盖到缸上。

咦,正好,难怪觉得大小不合,这本身就是缸盖。

木代手摁缸盖一角,旋身上了缸盖,两脚一错,一个莲花座坐下,两手一合,眼睫低垂:“阿弥陀佛。”

她其实不信佛,轻身莲花座只是轻功的一个招式,不管是在屋檐、墙角,毕招之时,不慌不忙,款款而坐,端的漂亮极了。

下头的人想出来,拼命顶着缸盖,木代身子轻,人随着缸盖被颠的右起左落的,就是不挪。

郑明山哈哈大笑:“漂亮。”

虽然他不会,但木代使得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他还是受用极了。

又朝她招手:“赶紧的,下来。别呛着人家。”

木代下巴一昂,很有点得意地跃将下来。

脚刚挨地,身后一声闷响,缸盖落地,哗哗水响间着大声咳嗽的声音,缸水不浅,足足到那女孩胸口,她恨恨剜了木代一眼,扒着缸沿爬了出来。

这女孩约莫二十二三岁,圆脸,扎了个马尾,不是时下流行的骨感美人,略带圆润,即便现下气鼓鼓的模样,也别样可爱。

只是,她腰上挂着的……

腰左挂了个麻布袋子,里头坠坠的像是有东西,右边是个铃铛,不是那种别致装饰的小铃铛,得有十来厘米高,足有小甜瓜大小。

奇怪,腾挪走动,那铃铛怎么不响呢,木代侧了头看,才发现铃铛罩子里塞了布,把铃舌给塞住了。

她恨恨再看木代一眼,捂着肚子一瘸一拐往屋子走。

嗯,也是,那一脚她可没留情,木代吐了吐舌头,目送那女孩进屋,然后重重一摔门。

感觉上,屋瓦都在簌簌往下落灰。

木代看郑明山,用口型问他:“我没指望了?”

郑明山回她:“真没指望的话,是他们不识货。”

木代哈哈大笑,师兄说话就是中听,可惜了,要是年貌相当,她就一头嫁了。

郑明山走到石桌前,饶有兴致地看上头的字,这宅子虽然仿古,但应该是新造的,桌面上的字竖版凿刻,倒都是繁体。

“金银受日精,必沉埋深土结成;珠玉、宝石受月华,不受寸土掩盖。”

这话的意思是,金银的生成承日精华,必定埋在深土里形成。珠玉和宝石则受月华,不要一点泥土掩盖。

就好像,珍珠一定是藏在深水中一样。

木代则好奇的探头看那口井。

原来是一口无水之井,大约七八米深,井口有个挂环,坠了根挺粗的长绳。

难怪刚刚那女孩从井下突然爆起,有绳子作攀援呢。

木代正想着,忽然砰的一声,门又被重重打开。

那女孩站在门口,对她怒目而视。

“那个谁!”她伸手指着木代,“说的就是你!”

她停顿了一下,似乎老大不情愿,末了,终于把话从齿缝里憋了出来:“进来,就是你了!”

哦,是吗?

郑明山朝屋子努努嘴,示意她一起进去:“恭喜恭喜,看来面试是通过了。”

木代学着师父平素的样儿掸了掸衣袖,尽管那上头干净的根本没落灰:“那要看谈的怎么样,我不一定干呢。”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