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七根凶简下载
  3. 七根凶简
  4. 第②章

第②章

作者: |返回:七根凶简TXT下载,七根凶简epub下载

罗韧隐隐觉得,这个女人,很厉害。

她若不是做生意的好手,就一定是试探的好手。

如果他捱不过,掏钱买了,她便做成一单生意,如果不买,等于在说,自己还没有女朋友,凭白无故的,就让她知道自己的私事。

于他呢?

买了破财,不买就是违心撒谎,两样都不太舒服。

他笑了笑,说:“送东西,不是看自己喜欢,是看对方喜不喜欢。东西再好,也不是万金油,人人都可以拿来送的。”

那女子怔了一下,重新打量了一遍罗韧。

一般进来的客人,她会先扫一眼,像是先期过滤,有些人,一看就是兜里干瘪,她是断不会起来接待的,那些人悻悻的没趣,也就走了。

另外一些人,像是能掏出钱的金主,她会过来,讲解、介绍,鲜有不买的,有钱的人都好面子,尤其是有钱的男人,跟她说上两句话就已经微醺,买上两件,博佳人一笑,何乐而不为呢?

罗韧这样的,话里藏锋,还是头一回。

这个男人,她有兴趣。

她把那方绫红重新叠好,送回黑丝绒的托面:“等有缘人赏识也好,看不中这个,你可以看看其它的,如果都不适合你女朋友,就遗憾了。”

罗韧问她:“为什么遗憾?”

她不回答,伸手出来:“连殊。”

人家主动结识,不回应似乎不大礼貌,罗韧伸手,跟她虚虚一握:“罗韧。”

她的手腻滑而柔软,松开的的时候,指甲在他掌心,细细轻挠了一下。

罗韧没太大惊讶,意料之中。

又重复了一遍:“为什么遗憾?”

连殊说:“这家店的名字叫‘奁艳’。”

难不成还有典故?

罗韧笑了笑,并不十分客气:“我读书读的少,最初看到,还觉得名字取的俗艳。”

艳这个字,就像花儿粉儿桃红大绿一样,恣意淋漓的太过,少了点幽,缺了点雅。

连殊装着听不懂他弦外之音:“明末清初,有一位女子叫董小宛,她撰写《奁艳》一书,宣称此书要收录女子所有的香美之物。”

原来是这个典故。

罗韧环视店内:“所以你这里,是应有尽有了?”

撇开其它,店里的东西,的确是精致,凤纹砚、剪绒绢、香囊、荷包、还有可以拿来当衣裳纽扣的草里金……

既然是“收录女子所有的香美之物”,这是不买点什么就走不了的架势了?

罗韧的目光落在一个小泥人身上。

是个年轻的农家女子形象,系着围裙,戴蓝印花布的头巾,右手握一把扫帚,扫帚是真的用削细的竹篾扎的,左手挎个篮子,胳膊上吊了个包袱。

包袱也是用小布头扎的,凑近看,篮子里盛了点米,真米。

标价1200。

一个泥人而已,这个连殊小姐,还真是生财有道。

罗韧笑了笑,说:“打扰了。”

他转身离开,推门的时候,连殊在后头问:“都没中意的吗?”

这个并不确切,他只是没了看下去的兴致。

可能和这家店,气场不合吧。

“或者有没有兴趣,看看我镇店的两件孤品?”

镇店的?

罗韧回过身来,说:“有啊。”

其实他更感兴趣的是标价,镇店的孤品,她得标多少钱呢?

连殊走过来,把里头挂着的那块“正在营业”的木牌翻过,变成“歇业”朝外,又俯下*身子,把玻璃门的别扣插上,然后对他做了个“请”的走势。

顺着这方向看过去,罗韧这才发觉,刚刚连殊坐的角落位置,身后挂的那副彩线绣佛,其实并不是挂画。

也是一道挂帘门,里头还有房间。

见罗韧好像有迟疑,连殊看定他,唇角微弯:“不敢吗?怕我吃了你?”

罗韧说:“我骨头太硬,你怕是吞不下去。”

***

绣佛掀起,里头是个堪称斗室的小房间,四壁都用黑丝绒包着,正中是个托台,盖着镶金滚边的大红绸缎,边角垂着细细的流苏。

很像古时候新娘子盖的红盖头,不知道遮着什么,不过从形状来看,像是长方形的箱子。

价钱倒是看得见,香笺贴在托台的边角,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只贴一角,一有人走进,那香笺就颤巍巍的。

188,000,好彩头。

什么了不得的玩意儿,这么金贵?还要用新娘子的红盖头盖着?

连殊走过来,屏息静气,近乎虔诚,慢慢把盖头掀下。

里头是近似博物馆展柜一样的玻璃方罩,边侧小门可以打开。

玻璃柜里……

罗韧心里骂了句我擦。

那是两双三寸金莲的绣鞋。

一双红缎绣鲤鱼戏水,一双蓝缎绣菊花拥兰。

这种鞋,形状当然跟普通的绣鞋不一样,紧窄,足弓处有拱起。

一个人的脚,要摧残成什么样子,才能塞得进这样的鞋子?

连殊打开玻璃方罩边侧的门,先取出那双红缎的,有轻响,却不是她手镯互碰发出的声音。

她掉转了鞋底给他看,鞋底挂着两个很小的铃铛。

“这一双,叫禁鞋,你知道挂铃铛是为了什么吗?”

罗韧皱了一下眉头,还是保持了基本的礼貌:“为了好听吗?”

“为了提醒女子走路时步态端庄稳重,步履平稳到不让铃铛发出声音才算符合要求。”

她珍而重之地把这一双放回,又取出那双蓝缎的,照例先掉转鞋底。

这双乍看起来没什么特别,只一点,鞋底子上雕刻着一朵莲花,凹处镂空。

等他看清楚了,她又把鞋子摆正,从后跟上一拉,居然拉出一个精致的小抽屉来,纱网做底,里头盛了香粉。

又将抽屉推回去,说:“这一双,走路的时候,放下脚一踩一抬,粉漏下来,就把鞋底镂刻的那朵莲花清清楚楚印在地上了,走一步,就是一朵莲花,叫步步生莲。”

“有些女子心思细巧,走一圈,是无数小莲花形成的大的莲花形状,你想想,黄昏夜下,裙裾轻动,足下生莲,实在是美妙的……无法言说……”

“两双十八万八?”

“一双。”连殊轻轻掸了掸缎面,“不过,即便有这个钱,我也未必肯卖的,还是那句话,要等有缘人赏识。”

罗韧笑起来:“有缘的变*态吗?”

连殊脸色一变。

罗韧自我纠正:“哦,我说的绝对了,应该是有缘的怪癖恋物者,那些研究民俗的专家学者或者收藏家除外。”

连殊的脸色渐渐难看。

罗韧说:“没办法,我欣赏不来这种美。三寸金莲,我的确听过,也听说过什么金莲酒杯,不过我一直以为,那是某些心理不正常男人的恋物怪癖。”

“不过连小姐,你是个女人,我实在没法理解你为什么会迷恋这些,居然能说出美妙的无法言说这种话来,我看不出来美妙在哪,可能我们之间的审美相差太大了。”

连殊脸色铁青,攥着绣鞋边缘的手指微微发抖。

“罗韧,你连最基本的礼貌和尊重都没有。”

罗韧笑笑:“是吗?”

他从谏如流,“礼貌”地跟她告别:“不用送了。”

走出很远之后,罗韧终于想明白跟这家店气场不合在哪儿了。

奁艳,到底是收录所有女子的香美之物呢,还是只是按照某些男人的审美眼光把女人打造成美则美矣的玩物?

***

时间还早,罗韧去聚散随缘小坐。

曹严华正在店里穿梭着上酒,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整天练功的关系,胖嘟嘟的身子居然看起来轻快许多,一瞥眼看到他,声音顿时热忱,且高了八度:“哎,小罗哥,里面坐……就来……”

有客人捂着嘴嗤嗤笑,曹严华这是硬生生把小资情调的酒吧搅成了吆五喝六的饭庄风格。

先前的压抑和不适一扫而光,比起来,他还是更喜欢这样的风格气场,或许不那么精致,但是胜在无拘无碍,坦然自得。

罗韧选了角落的位置坐下,一万三先过来了,递给他一个大的牛皮纸文件封。

罗韧接过来,先为别的事谢他:“郑伯说,这些日子,谢谢你抽空陪聘婷。”

没想到他会提这个,一万三有些不自在。

罗韧问他:“是不是喜欢聘婷?”

一万三答非所问:“你们家瞧得上我吗?”

罗韧把文件封先搁在一边:“不管是我,还是郑伯,都没那个资格替聘婷做主,看她自己的意思。”

一万三笑起来,他很是无所谓地往椅背上一靠,双手摊开,眼睛看天花板。

顿了顿说:“跟聘婷在一起自在。你们这些人吧……”

他一个一个点数:“小老板娘看我就是个骗子,张叔当我混饭吃的,曹胖胖呢虽然跟我称兄道弟,我在他眼里也早定型了,富婆就更不用说了,整天想把我砍成六千五……哪怕是你……”

他看罗韧:“哪怕是你,在你眼里,我也好不到哪去,那样的出身,一直混,骗吃骗喝,你们家瞧得上我吗?你答的真委婉,其实瞧不上吧。”

他从兜里掏出烟盒,抖了根出来,点上,斜叼着,斜着眼看罗韧:“所以你懂了吧,跟聘婷在一起,自在,她不带那么多层有色眼镜看我。”

“不过呢,等她好了,也就没这个日子了……”

话没说完,因为路过的张叔气冲冲拈走他嘴里的烟:“小兔崽子,客人投诉呢,跟你说多少次了!”

一万三冲着罗韧耸耸肩。

好像在说:看,我说吧。

曹严华兴冲冲过来:“小罗哥,喝点什么?”

又说一万三:“三三兄,你要积极一点啊,积极了才有奖金,别跟钱过不去啊。”

点完了单,又兴冲冲往吧台去了。

罗韧说:“你不觉得,曹胖胖挺励志的吗?”

一万三嗤之以鼻:“他全身只剩几张票子,做梦都在念叨珍珠。励志在哪?”

“他想练功,我总以为他是说着玩的,没想到真在坚持。他说不做贼,就真不做,白天在饭馆跑堂,晚上在酒吧打工,我不知道他累不累,至少,精神面貌是好的。”

他拿过那个文件封,不再看一万三,一圈圈解文件封的绕线:“你怪木代看你是骗子,有没有想过,那是因为你做过这样的事,让她抓了个正着,而且,你也没想着要改。”

“曹严华也做过贼,可是,你哪次见到木代喊他贼了?一个人过去怎么样,出身怎么样,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现在,还有以后,怎么样做人。你拿着薪水,打着工,大喇喇四仰八叉躺着,抽着烟,张叔凭什么不带有色眼镜看你?”

“哪怕是我,想到将来让聘婷跟你交往,也是有顾忌的。”

一万三没吭声,却慢慢从座椅上坐正,稍稍收回脱略的形骸。

罗韧抽出文件封里的纸张。

都是a4的白色画纸,描摹的精细,用别针扣好,两份。

第一份,头一张是渔线人偶的拉线场景,第二张是狗和凤凰鸾扣的水影,第三张是仙人指路的脊兽。

第二份,头两张是在五珠村附近的海底看到的兽骨巨画,第二张是那副女人身陷火场的水影。

罗韧抬起头看一万三。

一万三说:“你用来存放凶简的那间屋子,反正也空,这些你就贴墙上吧。我总感觉,这事还没完。”

他拿过那两份画纸,分别翻到水影的那张,推过来给罗韧看。

“你不觉得奇怪吗,两张水影上,都出现了狗,但是我们这一路过来,事情跟狗……完全扯不上关系。”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