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七根凶简下载
  3. 七根凶简
  4. 第①⑨章

第①⑨章

作者: |返回:七根凶简TXT下载,七根凶简epub下载

“不过……”

罗韧指着炎老头的身子:“身上的抓痕,是野人抓的。因为普通人的手,没这样的力度,手指之间的间距,也没这么大。”

木代想了想:“你的意思是,人和野人之间的……合作?”

“有这个可能。这个野人在某些事情上,表现的有些太聪明了,而且不是动物该有的那种聪明——在树上刻痕,用扫晴娘装神弄鬼,更接近于人的做法,我起初猜测是凶简在野人身上。现在看来,倒像是有人支使它做事。”

他托了一下木代:“来,往上。”

两个人小心的向井口上挪,才移了几米,上头传来沉重的脚步声。

罗韧觉得不妙,推木代:“要赶快!”

还是没来得及,话音刚落,井口俯下野人的头来,目光直溜溜的,看罗韧,又看木代,壮实的身子几乎把井口都遮住了。

木代紧张地心砰砰跳,轻声问罗韧:“她要干嘛?”

罗韧说:“如果是我的话,可能会填井。”

木代一下子想起了炎红砂挖出的井土,还有两个人一起抬出去的那块木板。

罗韧附到她耳边,压低声音:“这个距离,木代,你提气,我用力把你托出去。她要填井的话,总要从井口离开弯下身子去拿东西的,就趁着这个间隙,你出去,引开了她,我再出。”

迎着野人的目光,木代点头,说:“好。”

罗韧亲亲她面颊,说:“别怕。”

他缓慢的变换姿势,两腿撑壁,两只手臂收拢,叉起,下放,木代也扶住井壁,两只脚踩到罗韧的手上。

木代体重轻,又有轻功的底子,几米的距离,上去的几率很大。

野人的喉咙里滚着发声,木代一颗心跳的厉害,其实这个计划,凶险的地方还很多,但是……

井口一亮,罗韧对亮度的变化极其敏感,一声低吼,双臂用力狠狠上抛。

木代瞬间就出了井口,罗韧这一抛力度好大,到力道尽头时她半空猱身翻转,头下脚上,说巧不巧,正看见野人抱着木板愤怒抬头,木代想也不想,一个巴掌抽了过去,借力足踏木板落地,落地就跑,尽量朝离井口远的地方跑。

而且学乖了,手一伸,头发全拢到前头,说死也不在一件事上栽两回。

野人身形壮大,扑势虽猛,但动作到底笨重,木代身法轻巧,短时间内倒是还能和野人周旋,但免不了险象环生。

正气喘吁吁,忽然听到两声枪响,急回头去看,野人似乎支不住,晃了一下身子跪倒,木代疾步冲到罗韧面前,罗韧扔了抢,抓住她手:“走。”

木代脱口问了句:“不要枪了?”

“子弹打完了。”

迅速撤进林子,还没跨上两步,脚下忽然一绊,回头看到是躺在地上的炎红砂,吓的心头一突,罗韧把炎红砂抱起来,示意木代跟着走,木代以为是要逃跑,谁知道跑出几步之后,罗韧选了个隐蔽的位置,把炎红砂放下来,又掩身在树后去看。

木代去探炎红砂的呼吸,谢天谢地,还有。

她回头去看罗韧,从这个角度看过去,野人正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走了一两步之后又跪倒,步子有些蹒跚。

木代心念一动:“你打了她的腿?”

罗韧点头:“一来子弹不行,二来她也确实皮糙肉厚的,换了普通人,老早躺下了。”

木代有点可惜:“打要害多好。”

罗韧说:“我要让她还能走路,但是不能走那么快——想找到背后的那个人,还有一万三、曹严华,可能都落在这野人身上了。”

野人又试了几次,终于站起来,一瘸一拐的,向着一个方向走去。

罗韧回头看木代,木代说:“你先去吧,我在这里照顾红砂。”

“别乱走,待会我回来找你。”

***

罗韧一走,木代全身的弦就绷紧了,想想也奇怪,他在的话,她总是不自觉放松,总想靠着歪着,他一走,她就能站直了。

木代守着炎红砂,凝神听周遭的动静,又去掐了趟她的人中,没醒。

不像被吓晕的,会不会是哪里受伤了?

木代想了一下,轻轻抬起炎红砂的脑袋,手探到她脑后摸了一下,果然,摸起来有点濡湿,是血。

确定周遭没有异动,木代快步赶到先前绑绳的树旁,绳圈还绕着,拉绳有断头,捡起了细看,断口平展,是被刀砍断的。

又去看树身,比照了一下炎红砂的高度,树皮上一块地方有明显的撞蹭。

木代仔细回想当时的情形。

事情发生的很快,炎红砂尖叫声未落,自己就翻进井里了。

也就是说,红砂是被突袭的,根本连拆招的机会都没有,让她看着绳索,应该是面向着树的,如果是后脑撞树……

她大致理出事情发生的顺序了。

红砂在看着绳索——听到身后有动静——急转身——尖叫——被摁住狠狠撞树——断绳。

断绳和袭击红砂,很可能是同时发生的。

推断属实的话,也就意味着,炎红砂看到了来人的样子。

木代的心砰砰跳,她回到宝井边,捡回罗韧的包,从里头翻出纱布,帮炎红砂包扎伤口,扎好之后,拿过炎红砂的手,从她的手指尖处,一根根狠掐。

“红砂,醒醒啊,快点醒啊。”

***

罗韧跟定野人,且走且停,路越走越偏,他留心记每一道拐弯,数字编号,脑子里一长串数字编码。

只交睫功夫,野人忽然不见了。

罗韧抽了刀子在手,慢慢向野人消失的地方靠近:他是不大相信鬼神或者隐身之类荒谬的解释的,不见了吗,自然是有原因的。

果然,大片的野草藤木掩映只是假象,那几乎是通往地下的山洞入口。

罗韧犹豫了一下,双手撑地,附耳去听。

听不真切,只知道有动静。

他心一横,屏住气,后背贴住洞壁,侧着身子,慢慢进洞。

拐了一个弯之后,光就几乎全不见了,毕竟是地下。

罗韧站了一会,以便眼睛适应黑暗,这一适应的过程中,听力逐渐占据上风,他听到野人的嘟囔声。

一连串的嘟囔,并不成句,或许是独属于野人的沟通语言,屏息去听,那粗重的嘟囔声里,夹杂着丝丝轻细的怪异呢喃声。

罗韧越听越是心惊,他几乎可以肯定,那是个女人。

女人……

跟当年被杀的女人,有关系吗?

野人的嘟囔声停了,粗重的喘息声向外,似乎是要出来。

罗韧迅速后撤,赶在野人之前出到洞外藏好。

这是一个重要据点,应该只有这一个出口,而且,凭心而论,山洞逼仄矮小、没有光,又是在地下,不像是野人住的地方。

所以,野人另有地方居住,但是,定期或者每天,到这个山洞来?

洞里是谁呢?跟野人会是什么关系?

罗韧耐心等着,等到野人蹒跚走远,直到看不见的时候,他才从藏身之处出来,再次进洞。

***

炎红砂终于醒了,近乎痛楚的先皱眉,喉咙里逸出细细的一丝呻*吟。

木代长吁一口气,关切地看她:“还疼吗?”

她盯着木代,像是有些恍惚,好一阵子,才渐渐恢复意识,而恐惧几乎是随着意识一并恢复的——炎红砂一下子坐起来,慌张的四下去看。

“木代,有鬼啊。”

木代又好气又好笑:“有野人还不够吗,你还要再加个鬼!”

炎红砂哆嗦了一下:“真的!”

木代看着她,笑容慢慢收起:“你看见什么了?”

看见什么了?

***

那时候,她尽职尽责的,一直盯着绳索的结扣去看,根本没有听到有人靠近的声音。

确切的说,也许那个女人走路,根本没有声音。

她感觉到一口,呼在自己脖子上的凉气,刹那间毛骨悚然,急回头去看,触目所及,失声尖叫。

“脸煞白,包着骨头,常年不见阳光,没有血的那种白,头发也是白的,脖子上……”

木代追问:“脖子上怎么了?”

炎红砂伸手去摸自己的脖子,激灵灵打了个寒战:“脖子是断的,至少断了一半的,真的,你能看到,血肉翻开,气管也割开……”

她觉得有点作呕,胸口堵的慌。

木代伸手抚她后背,帮她顺气,觉得难以置信:“一个脖子断了一半的,老女人,还在四处走动……丧尸吗?”

炎红砂摇头,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下意识的,又去摸自己的脖子。

“她脖子上,有一层,透明的,胭脂红,像琥珀,又好像是胶,围住了伤口,就是……”

炎红砂努力表达:“就是,脖子断了,但是好像是胭脂色的一层透明胶,从外头包了一圈,所以,她还能呼吸……”

木代让她说的,全身汗毛倒竖。

这是什么怪玩意儿?

***

罗韧觉得有点不妙。

山洞里太黑了。

一个惯于在这样的洞里长期居住的人,夜视能力会非常好,相当……好。

他贴住石壁站定,攥住刀柄的手微微发汗。

有什么东西,轻轻的,碰到了他的头发。

罗韧站着不动,不过,他感觉到了。

有一线极弱的,带着凉意的呼吸,就在他头顶上。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