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七根凶简下载
  3. 七根凶简
  4. 第②⑨章

第②⑨章

作者: |返回:七根凶简TXT下载,七根凶简epub下载

晚上,木代翻箱倒柜,检衣理包。

张叔经过她门口,看到衣服堆的满床都是,炎红砂好像在帮她做参考,张叔依稀听到木代说了句,明天和罗韧去爬雪山啊。

打烊前,张叔又特意从她门口过了一次,她还没忙活完,哧拉哧拉去拽试背包的拉链。

张叔说:“小老板娘,你是去爬玉龙雪山吗?”

木代头一抬:“嗯哪。”

张叔没好气:“玉龙雪山,你买张票就上去了!你至于的吗,屋里翻成这样,整的跟你要登珠穆朗玛峰似的!”

木代说:“你又不懂。”

炎红砂也帮腔:“张叔,人家是谈恋爱,你不懂的。”

两个加起来都没他岁数大的小屁孩居然说他“不懂”,张叔气的眼白都快翻没了。

***

第二天,木代起了个大早,想去找罗韧,又觉得太早过去显得自己不矜持,于是磨磨蹭蹭捱时间,教曹严华打了一套拳。

曹严华终于从绕圈跑和踢腿的阶段过渡到招式,兴奋的满脸通红,一招一式,卯足了劲,脸上全是拼命的架势。

吃早饭时,一万三没到,炎红砂也没到,木代觉得炎红砂不到可以理解:她是相继失亲,总得要一阵子缓缓的,但是一万三呢?

曹严华说:“我三三兄大概又在作了,我昨天还说他,适当难过一下也就得了,别整的跟野人有多深感情似的,矫情!”

木代噗的一声笑出来。

张叔做了鸡蛋煎葱油饼,香的人心里酥麻麻的,木代觉得好吃,想着反正要去找罗韧,找了个保鲜袋,包了一块起来,其实也只是随手,并没多想,但一抬头,就看到张叔满脸嫌弃的看她,木代跟被捉奸在床似的,腾的一下脸就红了。

张叔说:“女生外向,这话是没错,白养你这么大了,连块蛋饼都要给他带。将来过门了,一定是隔三岔五回娘家拿米拿油拿味精!”

木代气的乱跺脚,抓起袋子就跑了。

曹严华憋着笑,嚼着葱油饼,透过窗户目送她,忽然愣了一下。

他看到有个年轻的女人,站在酒吧对面,身子一动不动,头微微偏着,一直在看木代。

曹严华觉得那个女人眼熟,蓦地想起来,这不就是奁艳的那个连殊吗。

木代捻着手里的保鲜袋,很快就走远了,连殊转身目送她,还是那副神气,身子不动,头微微偏着,像是个雕好的塑像,被人转了个向。

这是闹哪样嘛,曹严华满肚子狐疑地咽下了手里的饼。

***

大门半掩着,探头去看,郑伯带着聘婷在鱼池边玩,聘婷乐呵呵的,伸手把池水拨的哗啦啦响。

木代笑嘻嘻的进来,郑伯看到她,习惯性地示意楼上:“罗小刀没起呢,你去薅他起来。”

为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证明自己不是专为罗韧来的,木代磨蹭着先不上去,聘婷好奇地拉她手里的塑料袋,拉开了,闻到香味,自顾自吃起来。

木代戳她:“叫木代姐姐,木代姐姐。”

聘婷嫌她戳的烦,一扭身子,送了个后背给她。

郑伯说:“别管聘婷了,帮我去把罗小刀薅起来。今天我想把凤凰楼的灯箱装上,那头说车坏了,要明天才送,我想让罗韧开车去拿呢。”

木代愣了一下:“今天?”

郑伯奇怪:“你们今天有事?”

木代期期艾艾的:“罗韧说,今天爬山儿呢。”

哦,爬山。

郑伯没好气:“我早就知道,你们啊,一个个的,都是指望不上的,还股东呢,装修的时候都跑大山里去了,现在眼见着要开张,又要爬山。”

“这两天开张?”

“可不。”

居然把这档大事儿给忘了,木代赶紧改口:“那……我们开张了再去爬也行的。”

郑伯看她:“自愿的?可别说是我逼的啊。”

木代赶紧点头:“自愿自愿,我跟罗韧说。”

郑伯说:“可不嘛,自家的事,自家人忙活嘛。老让连小姐帮忙,我也不好意思的。”

“连小姐?连殊?”

郑伯点头:“是啊,就是那个连小姐。她今天很早就过来了,带了墙纸的样版给我看,让我挑花样儿,还说要帮我去拿。”

郑伯也没想到连殊今天来那么早,他那时出门买早点,聘婷给开的门,回来的时候,连殊捧着墙纸样版的本儿一边等他一边陪聘婷玩。

明明是挺和气面善的姑娘,真不知道罗韧为什么瞧她不惯。

郑伯有点为难:“或者木代,你看看曹严华,还有一万三他们,谁有空的,跑一趟吧。别让连小姐帮忙了……”

他努了努嘴示意楼上:“罗韧啊,好像跟这个连小姐不大对路。”

木代笑:“不就是带上钱,去买你挑中的墙纸嘛,我可以做的啊。”

郑伯看她:“这还有点小老板娘的样子。”

木代咯咯笑,顿了顿说:“那我现在就去找她,早点买回来,早点贴。”

她转身要走,摸摸聘婷的脑袋跟她告别,聘婷说:“姐姐上楼。”

连聘婷都知道让她上楼,木代哭笑不得,说:“不去了。”

聘婷没理她,手指竖在唇边,说:“嘘。”

木代叮嘱郑伯:“那你跟罗韧说一声,我来过啊。”

***

罗韧起的很迟。

也说不清是不是水土不服,又或者,他把这里当成了稳妥的大后方,一躺下,就是黑甜入梦马放南山。

习惯使然,先去存放凶简的屋子,那口鱼缸里,第三根凶简愈发的面目模糊,如果说前两根像是金钩铁划,这一根,简直像是清水氤氲了墨渍。

罗韧皱起了眉头。

他计算了一下日子,今天,应该等得到扎麻的电话了。

下到楼下,聘婷正拿小竹枝扑打水面,惊的里头的鱼儿四下乱窜,听到罗韧下楼的声音,她头一抬,说了句:“姐姐上楼。”

罗韧莫名其妙,回头朝楼上看了一眼。

郑伯正端了早饭进厅,同他说,木代来过了。

是小口袋啊,罗韧笑起来,随口问了句:“那她人呢?”

郑伯说:“人家小口袋比你强,操心着凤凰楼的事呢,去给凤凰楼买墙纸去了。”

罗韧奇怪:“她懂这个?”

“依葫芦画瓢不会吗?再说了,连小姐会交代明白的。”

慢着,怎么还牵涉到另一个人了?

郑伯也猜到罗韧会多问,主动把事情说了:“本身呢,既然你不喜欢连小姐,我也就不想让她帮忙了,省得缠搅不清的。图样在连小姐那里,木代估计去拿样儿了。”

罗韧拧了下眉头,正想说什么,手机响了。

是扎麻。

他接了电话同扎麻说话,郑伯走到鱼池边,招呼聘婷:“来,起来,待会伯伯和小刀哥哥都有事,送你去酒吧待着,要老实做事懂不懂?”

聘婷无精打采的哦了一声,又说:“姐姐上楼。”

郑伯说:“你木代姐姐忙去了,下次再上楼。”

聘婷眼睛瞪的大大的,又把手指竖在唇边,小小声的说了句:“嘘……”

那时候,郑伯买早饭去了,她拉着连殊在水里捉小鱼玩,玩着玩着,自己玩嗨了,再一抬头,连殊就不见了。

抬起头,看到连殊在二楼,动作很轻缓的,向着尽头处走。

她一昂头,说了句:“姐姐上楼!”

连殊转过头来,俯视着看她,手指竖在唇边,好像在说:“嘘……”

***

连殊很热情,把样本翻给木代看,在便签纸上写了色号型号给她,也给她报了卖家的地址。

还挺远的,郑伯要的量不少,到时候,一辆出租车都不知道装不装的完。

木代正想着,连殊说了句:“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

她解释:“早先,我自己店里装修的时候,用的就是那一家的,一来二去,都成朋友了。有我跟你去,他给你报的价钱会实在点,你懂的啊,熟人价,而且,还可以让他用车子送,省你打车了。”

确实,木代笑起来,觉得连殊人还挺不错的:“那不耽误你店里的生意吗?”

“不耽误,我拿点东西,你等我一下。”

***

扎麻给罗韧讲了这两天的情况。

总体上,该什么样还是什么样,照旧有远处寨子里的人来看野人,但是比前两天少多了;乡里还没派人来把野人拖走,估计还要等两天;但是又下雨了,很麻烦,怕尸体被雨水淋坏,他们还得用油布挡雨……

鸡零狗碎,家长里短,都是那个山凹里的事。

挂电话前,他突然想起了什么。

“这一趟,有很多之前没有交情的村子,也来了人,我听说一件稀罕事儿,也是野人,不过,二十多年前的了。”

罗韧的耳边,好像有什么火花,噼啪一炸,喉底发干,脊背微微挺起。

他直觉,这就是自己一直在找的真相。

“他们讲,山里头,也有个寨子,听说起的位置,跟你们去的地方差不多,不过那个寨子,是汉人寨子。”

“据说,二十多年前,寨子里有个女人,进山采药材的时候,被一个野人给强*暴了,那个女人的男人气疯了,纠集了十村八寨的猎手,在山上堵了好几天,终于叫他们堵到,射杀了。”

“讲说,那个野人,块头比我们这次逮到的,还要大呢……”

罗韧问:“然后呢?”

然后?然后扎麻就不大清楚了。

“听说过了几年,那个寨子就搬空了,汉人跟我们土人不一样的,都有老家亲戚,可能投奔亲戚去了吧,山里头毕竟辛苦……”

挂了电话,罗韧的太阳穴跳的突突的。

二十多年前……

时间是对的上的,如果没有猜错,被强*暴的女人就是他们在山里看到的那个女人,而当时被射杀的野人就是女野人的父亲。

木代进洞时,看到洞顶的画,说女野人幼年,有一个小的玩伴,所以她推测,那座山里,还有一个野人。

如果事发不久那个野人就被愤怒的丈夫纠集猎手打死,除非女人诞下的是双胞胎,否则的话,从头至尾,那女人应该只生下过女野人。

罗韧心里忽然咯噔一声。

当时,那个女人,是已经嫁人了的,那么,她会不会已经有自己的孩子了?

那么,女野人的玩伴,很可能并不是野人。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