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老男孩们的电竞梦下载
  3. 老男孩们的电竞梦
  4. 500.第500章 最终章 即将打响的决赛

500.第500章 最终章 即将打响的决赛

作者: |返回:老男孩们的电竞梦TXT下载,老男孩们的电竞梦epub下载

终于踏入了决赛,全国赛的最后总决赛,冠军的最后争夺,比赛还没有开始,便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其中最大的关注焦点就是,白蔓君的HG战队半决赛里亮眼发挥,直落三盘获得了晋级资格。

而另外一支队伍,则是经历了漫长的五局鏖战,最终才依靠微弱的一点优势,艰难的拿下比赛晋级决赛。

但从两场半决赛的情况来看,显然HG战队的实力更强,也获得了大多数人的认可。

只不过,网络上却有着不同的声音响起,无形中给卢锦洋和楚旭阳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原本这届全国赛实行了每个战队只能有一名外籍队员的条例后,几乎是每个战队都会有一名韩援带队。

在大多数人的眼里,有韩援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觉得韩援在整体实力上一定是强过国内选手的。

只是HG战队和其他两支战队,因为了队内外籍选手的签证问题,最终不能够登场比赛。

而另外两支战队,在经过了调整之后,选择了租借了一名可以比赛的韩援,代替他们原有的韩援进行比赛。

这本身是赛事方允许的,允许自由人身份的选手,加入到全国赛的比赛当中来。

原本这也不过是一件小事罢了,可以说很多人早已经不将目光放在这个上面去了。

但是,在重新公布了名单之后,很快被人发现了,HG战队的韩援,居然被一个国内的选手替换了。

这样一下子就令网络上所有人都不淡定了,尤其是那些本身对战队请韩援有些意见的人,开始疯狂在各大贴吧论坛里进行铺天盖地的痛斥,觉得全国大赛这种本身已经算是业余组的比赛,请外籍选手是对本土选手的压制,也是断绝了本土电竞爱好者的道路。

这样一种声音出现了,自然就很快引起不少人的参与,也引来那些支持外籍选手加入人的探讨。

一开始双方还是和平的探讨,但是渐渐就演变成一种争论,到后来更是变成了谩骂。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比赛之前,白蔓君战队的所有人,几乎在网上都受到了不小非议。

尤其是顶替登场的卢锦洋,网络上不少人都对他进行了分析,觉得他根本比不了原本韩援的作用。

原先,战队的众人以为,卢锦洋漂亮的发挥,会让网络上的声音平息下来。

但是没想到的是,卢锦洋的亮眼发挥反倒是让网络上争吵声音愈演愈烈,变得更加难以平息。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但是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口水战,几乎是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尽管获得了胜利,尽管成功晋级了决赛,但是看到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口水战。

卢锦洋感觉到压力非常大,甚至压在他身上的那股无形压力,几乎让他完全的透不过气来。

在准备决赛的几天时间里,卢锦洋几乎每天都在压力中渡过的,甚至一度心态失衡在训练中出现重大失误。

白蔓君和战队的所有人,都已经看到了卢锦洋那种压力,也明白卢锦洋的处境。

可是大家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劝说,因为此时面临决赛的时候,大家其实都有着压力。

看到队伍的情况,白蔓君忍不住叹息道:“唉,如果现在孙一凡在的话,多好?”

听到白蔓君的叹息声,余淼和陈成悄悄离开战队,赶到了医院里。

但是看到依然昏迷不醒的孙一凡,余淼和陈成也是感到非常的无奈。

最终,陈成还是忍不住,在床前将最近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部都说给孙一凡听。

小胖子期待孙一凡能够苏醒,能够在关键时刻站出来力挽狂澜。

能够回到战队去,帮助卢锦洋和战队的每个人打开那份心结,让队伍重新凝聚起来。

余淼站在旁边,静静听陈成絮絮叨叨将事情说了一遍,并且不时还在旁边补充了几句。

只不过,尽管两个人说了很多,可惜却没有得到孙一凡的任何回应。

有些失落的两人离开病房,打算先回到战队那边去,然后再和白蔓君一起去想办法。

但是,就在两人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突然后面沈清雪追了下来。

沈清雪拦住两人说:“走,我和你们一起回去。”

陈成还有些不太明白,但是余淼已经缓过神来,明白沈清雪打算出面去开解大家。

于是,三个人打了车,便迅速的回到了战队所在的宾馆。

刚进入宾馆为战队准备的训练室,就听到训练室里卢锦洋在咆哮:“我,我就是不想打了,我现在无论打得好不好,在别人眼里,我都在在躺赢,我永远也不如韩国选手,我永远都不过是一个抢了别人位置的家伙,我是个只能躺赢的傻子,既然是这样,我们继续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吗?”

面对卢锦洋的咆哮,战队的其他人也都是沉默不语,或者说不知道该如何去劝说。

这些天来,网络上的各种帖子铺天盖地,尽管有不少人在维护卢锦洋。

但是还有更多的帖子,都在分析整场比赛,完全忽略了卢锦洋的全部努力。

将直落三盘的功劳,完全都归功于战队的其他队员,根本只字也不提卢锦洋的努力。

甚至还有人恶意的诋毁说,因为白蔓君弄了一个全华班的阵容出来,官方为了保住全华班的面子,故意让他们赢了半决赛。

在这样铺天盖地的声音下,不要说是卢锦洋,就是战队里的其他队员,也都是承受着巨大压力。

原本大家以为,他们成功的直落三盘,杀入了全国大赛最终的决赛。

能够赢得所有人的一致喝彩,但是现在的情况完全不是那样的。

大多数人都忽略他们的努力,只是抓住他们第一盘前期的劣势不放。

甚至网络上还有人,列举出一堆稀奇古怪的数据,表明卢锦洋和楚旭阳他们之所以能赢,是因为后面两场对手完全实在演戏,是因为官方内定了他们。

面对这样子虚乌有的诋毁,可能放在任何人的身上,都是难以承受的,如今战队已经是人心惶惶,大家不知道该如何继续打下去。

因为网络上已经有了一种声音,那种声音说他们已经是内定的冠军了,官方就是要树立一个全华班晋级次级联赛来作为宣传噱头。

甚至还有一些所谓的内部人员,已经开始四处的散播消息,说是他们获得了官方的可靠消息。

总之,几乎一切的消息,都已经是一边倒对战队十分不利,让所有人都开始难以静下心来去比赛了。

站在门口,看着里面歇斯底里咆哮的卢锦洋,看到一个个都耸拉着脑袋无心恋战的队员。

沈清雪等了片刻,突然就冲了进去,扬起手给了卢锦洋一巴掌。

“啪”一个响亮的巴掌,让所有人都震惊了,卢锦洋和战队的所有人都被这一巴掌打醒了一般。

沈清雪看着卢锦洋说:“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你觉得你站在这里大喊大叫,你对得起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的孙一凡吗?你这样对得起你表哥吗?对得起他半年来为你付出的一切吗?对得起你眼前的这些队友和伙伴吗?”

“只不过是网上的一些流言蜚语罢了,就把你们给打倒了吗?就让你们决定要放弃比赛了吗?”

“难道说,你们放弃了比赛,网络上的那些口水就能够放过你们?”

“你们以后打算当一辈子缩头乌龟,永远也不要在大家的面前露面了吗?”

沈清雪的一番话,说的所有人都哑口无言,让所有人都冷静下来,尤其是卢锦洋更是捂着脸哭了起来。

看到大家都沉默冷静了,沈清雪才继续说:“你们想一想,你们现在受到的这些非议算什么?其实什么都不算,你们只需要打出你们自己的实力来,何必在乎别人怎么说呢?既然那些人要说你们,你们更加要打出很好的实力来,才能够去堵住那些人的嘴巴。”

“如果你们就这样放弃了,只会让网络上那些家伙更加高兴,他们会非常的得意。”

“你们真的要放弃?要向那些流言蜚语去妥协吗?”

面对沈清雪的质问,众人想了许久,最终齐声说:“不,我们绝不会妥协。”

沈清雪点头说:“好,既然你们不愿意妥协,那么久拿出你们的实力,堂堂正正的拿下冠军给他们看看。”

最后,沈清雪非常认真地对卢锦洋说:“想一想你的表哥,他为了你付出了那么多,难道你就真的不想拿个冠军给他吗?”

沈清雪的这番话,让卢锦洋彻底的冷静下来,明白了他如今所肩负的那份希望。

那是原本属于孙一凡的梦想,那是孙一凡付出了几乎全部的心血,那也是属于他的梦想。

卢锦洋认真地对沈清雪说:“清雪姐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打,我们一定会拿下全国冠军的。”

沈清雪点了点头说:“嗯,我相信,我相信你们可以的,好了,继续训练吧。”

说完,沈清雪便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走到门口的时候看到了白蔓君。

白蔓君看着沈清雪笑着说:“你知道吗?你刚才的样子,真的很像他。”

沈清雪闻言笑了笑说:“怎么?你也想他了?可是他现在是属于我的。”

白蔓君不屑一顾地回应:“切,他现在昏迷不醒,究竟是属于谁的,现在可说不准。”

沈清雪顿时笑着说:“我好像记得,某人之前视他为仇人呢,现在怎么了?又要和我抢了吗?”

白蔓君也是不甘示弱地说:“呵呵,我就抢了怎么着?你以为我像单雪那么好骗啊?被你给哄回去了,告诉你,我今晚就过去。”

沈清雪不以为然地说:“怎么着?你不打算管你的队伍了?你就不怕他们再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听到沈清雪是这么一说,白蔓君顿时就有些迟疑了,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应。

沈清雪见状笑了笑继续说:“所以,你离不开你的队伍,好好管好你的队伍吧。”

言罢,沈清雪也不给白蔓君争辩的机会,转身就径直离去了。

看到沈清雪离去的背影,白蔓君感到非常的不爽,但也只能是低声自语:“走着瞧。”

接下来临近比赛的最后两天里,队伍终于恢复了常态,每个队员的心态都彻底的调整过来。

对于网络上的那些负面评论,大家统一选择不去看,不看不听不想,全部的心思都投入到训练中去。

直到决赛开始的前一天晚上,战队选择了放弃训练,让队员们能够好好休息一夜。

而卢锦洋则离开战队所在的宾馆,来到了医院里,走进了孙一凡的病房里。

看在躺在病床上,仍旧昏迷不醒的孙一凡,卢锦洋在床边坐了下来,独自一个人面对着孙一凡。

此时此刻,大半年来的一幕幕情形,一遍一遍的浮现在卢锦洋额脑海中。

卢锦洋面带微笑说:“哥,你知道吗?现在我们已经磨合的很好了,楚旭阳的指挥真是太棒了,我们昨天的几场训练赛,几乎是一场都没有输,其中两场还是和职业队伍打得呢,还是你那个德国的队友,帮我们联系的韩国战队,我们打赢了韩国的战队呢。”

卢锦洋絮絮叨叨和孙一凡说着,尽管知道不可能获得任何的回应,但卢锦洋仍旧是不停说着。

几乎将最近几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全部都很细致说给了孙一凡去听。

无论是欢乐的还是悲伤的,几乎全部都给说了出来,哪怕是孙一凡不能够给出任何回应。

这样一说居然说了整整一夜,天明时分卢锦洋还在继续说着,只是躺在那儿的孙一凡仍旧没有反应。

终于卢锦洋像是说累了,趴在孙一凡的床边,握住孙一凡的手掌低声说:“表哥,你知道吗?我马上就要去打决赛了,我真希望你能到现场去看看,我希望能够和你一起捧起冠军奖杯,然后你带着我,去看我爸。”

说着说着,不知不觉卢锦洋就趴在床边睡着了,睡梦中脸上挂着笑容,像是梦到和孙一凡一起重返赛场。

一觉睡到了中午十一点,卢锦洋被赶来医院接他的队友们唤醒了。

白蔓君低声对卢锦洋说:“走吧,跟我们一起去吃个午饭,然后我们就要去赛场了。”

卢锦洋站起身来,看了一眼孙一凡,多么希望此时孙一凡能够醒过来。

只可惜,等待了片刻,孙一凡仍旧没有醒过来,最终卢锦洋对孙一凡说:“表哥,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拿回冠军奖杯的。”

言罢,卢锦洋和白蔓君一起向病房外面走去,而战队的其他队员也都接二连三进来向孙一凡说了一句话。

在所有人都说完话,一起离开病房,打算赶赴赛场,去打最后的全国赛决赛的时候。

病床上的孙一凡手指突然动了动,紧接着眉梢也动了起来,慢慢地孙一凡将紧闭的双眼睁开了。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夜的命名术轮回乐园全球高武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近身兵王深空彼岸全职艺术家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