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听说作者会穿书下载
  3. 听说作者会穿书
  4. 第135章 无题

第135章 无题

作者: |返回:听说作者会穿书TXT下载,听说作者会穿书epub下载

“回去。”楼忱愣愣地重复一遍这句话,而后想都不想连连摇头:“我不要!”

袁溪说:“我的话还没说完,你急什么?”

楼忱瞪着他不说话。

袁溪叹了一声说:“你不回去不行,留在这里,你只会被天道封杀你知道吗?你现在还没事是因为我帮你隐瞒了你的气息,但是你之前胡乱将我的灵力传送给别人的行为已经让我受了重伤,我保护不了你太久的!为今之计只能先送你离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懂吗?”

楼忱知道袁溪说得在理,但他却怎么也不想离开秦徊阳,不知不觉中他的心愿早已改变。楼忱徒劳的摇头,抗拒地说:“不。”

袁溪见状皱起眉,终是没了耐心:“算了。”

楼忱一听还以为他放弃了送他回去的念头,心中还没来得及涌起喜悦,忽然觉得头一阵犯浑,便昏了过去。

再睁眼映入眼帘的是苍白的天花板,楼忱微微发愣,无穷无尽的恐慌涌上心头,他急忙坐直身体环视一圈,所见的都是他熟悉却陌生的可怕的房间。一切都如他穿越之前的模样。

楼忱呆了很久,疯了一般下床拉开门冲了出去。他一口气跑到了街道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车子,着魔一般迈出步子。

手臂被人大力拉扯,楼忱重心不稳摔倒在地,他仰头看着一中年大妈提着菜篮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看着他:“你疯了吗?现在是红灯!”

楼忱僵硬着挪着脑袋,看着街道对面久违的交通灯,默然不语。

“疯子。”大妈嘟囔一声,颇有些晦气的走开。

楼忱愣愣地等着红绿灯变绿,他跟着人群走过马路,跟着人群走过这些熟悉的街道,看着街上川流不息的车流,忽然心生狼狈。楼忱掩面发出一连串低笑,泪水却不自觉滑落。

真的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这么简单,这么……简单。

秦徊阳……

楼忱这一路走得跌跌撞撞。与他擦身而过的人没有一个注意到他的异样。他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回到了自己的家。

楼忱走到电脑前,电脑还保持着他穿越前的待机状态,楼忱轻轻移动鼠标,小说的页面就显露出来。

楼忱穿了那么久,他的世界的时间也才将将过了一小时,文章也才刚刚完结不到三小时,评论区还保持着热火朝天的讨论状态。

楼忱麻木地滑动鼠标,看着下方一条条留言,面无表情。

忽然一个话题楼吸引了楼忱的注意力。

“哈,真是可笑,七情六欲凝结而成的凡人能写出什么修仙,悟得什么大道?无情无欲不过是创作出来忽悠人的戏码,最后却可悲的成为束缚自己的枷锁。你的笔下从未有天道,成仙成神的真相不过是成为无情无欲的傀儡。你的追求带来的不过是一次次聚散,一场场悲欢。伤了别人伤了自己。”

楼忱一看署名竟然是“天道”!他心下一惊连忙看起来。

一楼:卧槽,这是哪里来的奇葩!!

二楼:卧槽,楼主你的画风不对好吗!!!!

三楼:卧槽,这黑粉的观点好有意思!!

四楼:卧槽,哪来的中二病患者!!!

五楼:你们没发现吗?楼主话里的意思其实是让主角不要成仙赶快找到袁溪小受受双宿双栖,这才不枉费他来人间走一遭知道吗→_→

六楼:楼上正解。

七楼:五楼1

这个话题楼快速地搭了近二十楼,但名为天道的网友却没在露面。

楼忱不由得在评论下回复道:我知道错了,能送我回去吗?

楼忱此话一出,话题楼更是炸开了,无数人在猜测楼忱的脑子抽了什么风,虽然绝大多数读者还是猜测楼忱只是在调戏这个奇怪的黑粉。

这一次天道回复了:贪欢一晌,梦醒无痕。

这是在告诉他是时候要放手了吗?但是他不想。

楼忱关上电脑,却不知自己要做些什么,他靠坐在椅子上,不知不觉昏睡了过去。梦中他又回到了异世。

以神魂的形态,没人能看见他。

梦中秦徊阳和莫明对立而望,他们身后各自率领着数不尽的道修魔物。两人对峙着,莫明面色肃然,似乎在苦口婆心地劝解什么。

但秦徊阳并不理会,两军终于短兵交接。而莫明正面对上秦徊阳,招招狠辣要夺取眼前之人的性命。

天崩地裂,生灵涂炭。

楼忱突兀地惊醒,良久他才发现这不过是噩梦一场,他忍不住长舒一口气。虽然楼忱已经离开,可他也不想看着他重视的人自相残杀。

忽然电话铃声响起,楼忱一愣,他生涩地接起电话:“喂?”

电话里传来他母亲的声音:“小忱。”

“妈妈?”楼忱迟疑的叫道,、上了大学之后楼忱就搬出去了。这些年他一直很少回去,他的父母也很少给他打电话,亲缘淡薄成这样也是少有的。

今天楼忱的母亲给他打电话,楼忱非但没惊喜,反而有些疑惑,他现在也没有心思和自己的母亲寒暄,直问:“有事吗?”

楼忱的妈妈说:“你哥哥从国外回来了,你回来一趟。”

楼忱的心中涌起滔天巨浪:“什么哥哥?我哪有哥哥?”

楼母一听就不高兴了:“我知道你对你哥哥有心结,但你也不能说出这种话啊……”

楼忱连忙打断他母亲的话:“是,是,我错了。他什么时候回家?我马上回去。”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见一见这个凭空冒出来的哥哥。楼忱心中不禁涌出一丝希冀,这个人会不会是那个世界的人。

秦徊阳是不是追过来了?

楼母这才满意的点头:“明天就回来吧。提前一天见一见你哥哥。”

楼忱根本等不了一天,他挂下电话就打包了两件衣服,买好了当天晚上回家的车票。

火车上楼忱忐忑不安,他忍不住期望那人是秦徊阳。

当天晚上,楼忱就回到了家。他母亲看着他动作这么快,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楼忱的母亲是老师,严肃是她卸不掉的表情,可是今天她难得满面笑容地招呼楼忱进来,一遍还说:“你啊,嘴上说不喜欢哥哥,但是心里还是挺在意他的。”

楼忱哪里顾得上听他母亲说什么,他胡乱地点头,口中迫不及待地问:“妈妈,哥哥呢?”

“在书房给你爸汇报情况。”他母亲招呼着楼忱:“来来来,帮我端菜。”

楼忱哪里听见他母亲的吩咐。他扔下行李就往书房走去。徒留他母亲在背后轻叹。

楼忱猛然推开房门,他父亲皱着眉看着他:“你越来越没规矩了。”

楼忱没回答,他只愣愣地看着眼前熟悉的人影。

那人慢慢地转过身朝楼忱一笑。楼忱忍不住出声:“袁溪!”

“好久不见。”袁溪面容苦涩,面色苍白:“不,不对。好久不见的只有我,你不久前才见过我。”

楼忱的父亲疑惑地看着这两兄弟不知他们话中的意思。

“你怎么会在这?”楼忱失口问道。

袁溪却很镇定,他回头看着皱着眉看着他们的楼父微微一鞠躬:“父亲,我和小忱很久不见了,我想先和小忱谈一谈,请容许我稍后给您汇报我这几年的经历。”

楼父点点头:“也好,你们兄弟两是要好好沟通了。你先去吧,我一会儿再问你。”

楼忱惊讶父亲对袁溪的和颜悦色,他迷迷糊糊地跟着袁溪去了他的房间。

刚刚关上门,楼忱就毫不客气地问:“袁溪你怎么在这?你怎么成了我的哥哥?为什么我的父母没有感觉到异样?你究竟对他们做了什么?还有那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事?钭斐呢?莫明呢?秦徊阳呢?”

袁溪气定神闲地坐在楼忱的床上,饶有兴趣地楼忱的房间,一遍漫不经心地说:“你一下子问了这么多问题,你让我先回答哪一个?”

楼忱正想说话,却被袁溪截断话头:“算了一个一个来吧。”

“你父母脑中关于我的记忆是我植入进去的。一个记载着我编造出来的关于这个世界的袁溪从小到大所有经历的记忆。不仅是他们,那个记忆中所有涉及到的人员,他们的记忆都被我无一例外的补足了。”说着他看着楼忱一脸怒容,慢悠悠地安慰道:“放心,没有副作用。”

“你为什么回来这个世界?你来这里有什么目的?”楼忱咬牙切齿地问。他现在真的恨不得揍他一拳。

袁溪这才说:“哦,对啊,你不知道。”

“我应该知道什么?”楼忱心中一紧,他忽然想起了那个噩梦,忍不住害怕起来。

袁溪不紧不慢地说,他的嘴边还带着一分笑意:“你不知道吧。你的老相好,为了见你,召集整个修真界的魔物逆天而行,最后玩脱了,那个世界崩毁了。”他看着难以置信的楼忱,慢慢地那句话补充完整:“那个世界,完全崩毁,生灵涂炭,寸草不生。”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夜的命名术轮回乐园全球高武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近身兵王深空彼岸全职艺术家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