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听说作者会穿书下载
  3. 听说作者会穿书
  4. 第136章 无题

第136章 无题

作者: |返回:听说作者会穿书TXT下载,听说作者会穿书epub下载

楼忱神思缥缈,似乎所有的感觉都离去了。袁溪见了忽然笑道:“紧张什么,逗你玩的。”

“什……么?”楼忱讷讷地问,就像一个会说话的木头。

袁溪见了也有些无奈,他装模作样地叹息一声:“和你开玩笑你真不经逗弄。那世界没被毁灭。”

这一句才让楼忱恍然回神,他乍喜乍悲地低声问:“那他呢?”

袁溪这才收起了嬉皮笑脸:“生灵涂炭是真的,秦徊阳闹得太大了,那个世界几乎就要被他和他手下的魔物折腾得分崩离析。但是最后没有。决战前夕,秦徊阳忽然失去了踪迹,众寻不得。魔物没了魔主的领导被仅存的正道修士打得节节败退,最后莫明还是为天下苍生争夺一线生机。大战胜利后,修士们还没来得及得意,他们很快就发现那个世界已经不适合修真者居住了,灵力飘散的极快。经过探查世界晶石受人破坏,五行元素都用来弥补那个世界残缺的混沌之气。再不能被人吸收。而苍穹之顶则破了一个大口,那之外便是浩翰星河。如今那个世界有能力的修真者已经离开去寻找能修炼的新世界,没能力的修仙者依旧留在那混吃等死。”

“秦徊阳呢?他在哪?”楼忱轻声问。

袁溪摇头:“我其实也不知道。有人说他作孽太多被天道抹杀,有人说他借着那个口子去了别的星球,还有人说他死在了时空乱流里。我本是不相信那个捅破天的家伙死了,但是看他不再你身边的样子,这个可能或许就是事实。”

“他会不会在别的星球上?”楼忱连忙说:“不是有很多有生命的行星吗?他会不会在那上面!”

袁溪叹息一声,垂眸说:“楼忱你没有真正经历过,所以你不知道时空乱流是什么。那东西,你经历了一次就不会想在经历第二次,几乎将你魂魄千刀万剐的无尽罡风。我能活着来到你的星球已经是走了大运了知道吗?一不留神就会灰飞烟灭的地方,即便秦徊阳顺利度过一次,你怎么知道他第二次第三次还会平安?我可是比他晚出发三百年,而如今我到了他还没到,这意味着什么你难道会不知道?”

“我知道。”楼忱说。

袁溪将一切说开本以为楼忱会歇斯底里,却不曾想他这么平静。袁溪叹了一声:“节哀吧。”

“你出去,我想静一静。”楼忱就像是被抽去所有灵魂的木偶,口能言心难言。

这是我的房间。袁溪正想说,却正对上楼忱毫无生气的双眼,他咽下口中所有的话,低声叹了一声,转身离开。

楼忱坐下将自己埋进臂弯之中。本以为自己会伤心欲绝,却不曾想他心中却没了任何感觉。似乎一切都是不真实的一样,就连他也是不真实的。他能看得见房间中的所有东西,但却没有一样东西能够真正地映入他的眼帘里了

楼忱此刻前所未有的冷静,冷静到还能低声说:“哈,早知道这样,当年没有告白真是太亏了。”

谁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可就算这样还是有人因为尊严不愿意去表露自己的真心。最后徒留遗憾徒留悔恨,徒留心痛。

***

十年后。

看到杀到自己家中的母亲,楼忱有些无奈:“妈,您怎么来了?”

“我来逼婚。”楼母淡淡地说。

楼忱嘴角一抽:“妈,我说了多少遍,我没有结婚的想法。”

“没有也得有!”楼母愤愤地说:“几年前你哥说什么要看遍世间美景,结果一头钻进热带雨林去和原始生物相亲相爱去了,前段时间他好不容易找到网络和我通话,结果那鬼样子差点没让我把平板摔出去!你别想给我学他!”

这件事楼忱也是知道的,毕竟袁溪和他母亲通话的时候他就在他身边。当然不是说楼忱也跑到热带雨林去和原始动物相亲了。而是袁溪当初压根没跑远,就在这座城市里。

说来话长,袁溪把自己设定为比楼忱大五岁的海归博士哥哥之后,就寄宿在他家里。袁溪喜欢上这个世界的高科技产品,他本人也聪明的很,对这些东西玩的比楼忱还开。楼母看不下袁溪宅在家里的行为,就煽动他出去找工作。袁溪听得多了也就觉得烦了,当天晚上就用法术不知从哪给自己弄了一大笔钱,他将银行卡交给楼母表示自己有的是钱不用出去工作。楼母看着那一大笔数据,目瞪口呆最后也随他去了。

但没过多久,楼母又不开心了。她觉得自己的儿子长得帅有才华还有那么多钱,没有一个知冷知热的女朋友是在是太不应该了,所以她又张罗起来打算给袁溪相亲。

袁溪沉迷电子产品对此一无所觉,直到第一次相亲才反应过来。知道楼母忙活什么之后,袁溪沉默片刻好声好气地哄着那姑娘直到约会结束。临走时完全无视对方含情脉脉的眼神,回到家拿上那张银行卡转身就逃家了。

其实也没逃远,他直接跑到了楼忱住的地方再次宅了下来。失踪几天之后,找不到人的楼母火急火燎地来找楼忱问他知不知道袁溪在哪的时候,楼忱费了好大的心力压下揪出一旁隐身中的袁溪的念头——当然不是为了袁溪,只是害怕自己的母亲被这大变活人的‘戏法’吓出个好歹——他咬牙切齿地说袁溪出去散心了。

后来袁溪为了逃避楼母的唠叨,编借口把自己往荒无人烟的地方整,今天还在撒哈拉沙漠明天就到热带雨林了,反正哪里远往哪里编,实际上人还在楼忱家里戳着。要视频通话是吧,简单。直接弄个幻术就好了,一点都不麻烦。

即便是现在,楼母上来逼着楼忱相亲,袁溪也是闲适地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等着看好戏,那模样,让楼忱忍不住愤恨地想怎么不呛死他算了。

楼忱忍者一口怒气,有气无力地对楼母说:“妈,我真的不想结婚,你看我一个人不是挺好的吗?”

“好什么好!你一个人生病了都没人照顾,你让我怎么放心的下!还是你也想和你哥一样做一个野人?”楼母高声训斥,一旁无辜的袁溪莫明躺枪,脸上有些无奈。

随后楼母忽然放软了态度:“小忱,我知道你心里苦。毕竟摊上这种事你也不想的。”

“??”楼忱一头雾水。

楼母眼神柔和:“你哥早都和我们说了,一开始我和你爸都接受不了。后来日子久了看你这些年都宁愿一个人单着也不让我们操心,我和你爸也就想开了。”

“……想开什么?”一种不祥的预感萦绕在楼忱心头挥散不去。

“不就是喜欢男人吗?妈不介意,只要你过的开心,妈就安心了。”楼母慈爱地说。

楼忱一口血哽在喉咙,上不去下不来,他转头狠狠地瞪着袁溪。袁溪笑着朝他举杯示意。

楼母疑惑地顺着楼忱的视线看过去,只看见一张椅子:“小忱,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楼忱咬牙说道。

楼母纠结了一下就放开了,她说:“这次我给你找的相亲对象是一个好男人。人品好,家世好,相貌也好。要不是出柜了,还想找一个一心一意过日子的男人的话不会到现在还单着。妈妈也只能帮你到这了。你去和他好好相处一下。看得对眼了以后就好好过下去。只是在人前收敛一点就是了。”

“妈,我真的不想找伴。”楼忱有气无力地说:“还有我真的不是gay。”

楼母横眉竖眼:“想不想你今天都得给我去。你都三十二了,我和你爸不可能照顾你一辈子!不找个伴我们怎么能安心的下来。按我说你要是看上了,直接和妈说,妈绑都帮你把那人绑到芬兰去结婚。”

“是荷兰。”楼忱纠正。

“好吧,是荷兰。你都这么了解了还说自己不是gay?”楼母说,他无视楼忱快要吐血的神色又道:“你别想着和你哥一样跑掉。我会在一旁看着你的!”

楼忱是真的要吐血了,他恶狠狠地瞪了罪魁祸首一眼,暗自打着暗号表示自己回来一定找他算账!

看着一旁虎视眈眈地看着他的楼母,楼忱打定主意去相亲。大不了一会儿和那人说清楚就是了。

“好吧,妈,让我进去换一下衣服。”楼忱妥协。

楼母摆手:“快去快去,一会儿人就来了。”

楼忱动作一顿:“什么来了。”

“他来你家见你啊。”楼母理所当然地说:“我刚才没说吗?”

真没有。楼忱心中吐槽,随即无所谓地想:算了随便吧,在哪相亲不是相啊。

楼忱顺着他母亲的心意进屋,他随意扯了套休闲装将自己身上的居家服换掉。等出来的时候正好门铃响了。

楼忱扭头看着自己再厨房中忙活的母亲心中有些酸软。他的母亲是真的全心全意在为他打算。

只是可惜了。

楼忱决定起码今天不让他母亲劳心,不管是谁帅哥还是丑男,他都会先是客气招待,最后挥手拜拜。

楼忱想着走到玄关那里打开了门。他正想打招呼,抬头就对上了一双熟悉的眼。

客厅中传来摔碎杯子的声音。楼忱已无暇顾及袁溪的存在会不会被自己的母亲发现。

他只是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人,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这不过是个幻影,眨眼就飘散。

眼前的人笑着看着他,眼中有失而复得的喜悦,他上前一步,牢牢地将呆愣的楼忱锁紧怀中:“终于找到你了。”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夜的命名术轮回乐园全球高武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近身兵王深空彼岸全职艺术家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