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下载
  3.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4. 第324章

第324章

作者: |返回:强夫之上必有勇妻TXT下载,强夫之上必有勇妻epub下载

刀老夫人义父病亡不久,刀老夫人因心疾病危昏迷不醒那几天,皇帝有些心神不宁,在宫里思量许久,还是未去刀府。

没两天,深夜传来了刀老夫人过去了的消息,宫人传进来,衣裳未脱,倚在床头闭眼假寐的皇帝当下就睁开了眼,撑着龙床坐了起来,跟闵公公说:“朕想去看她一眼。”

张闵擦着眼泪,垂着身说:“诶。”

去看吧,看最后一眼,这辈子的最后一眼。

皇帝便去了。

他深夜出宫,宫门在黑夜吱吱作响的声音让皇帝无波无绪许久的心一片悲凉,他坐在龙辇上,两手捧着御书房里养得最好的一盆迎春花,想起了初见她时那天她的模样。

那样子,竟清晰如昨日初见,那日刀府客堂大窗边的迎春花,也如她的脸一样,在轻风中盈盈舒展着。

他去时,刀府一片惨白,皇帝有些浑浑噩噩,也不知等了多久,才等到守国将军一句父亲让你去。

皇帝其实有很久没见过她了。

她晚年有了心疾后很少出来,她跟她的弟子们说我老了,陪你们走到现在也走不动了,以后你们自己要替自己担当着,皇帝听后,找了几个师兄弟们谈了话,自此,就无人再去惊忧她。

这些年,他便是这样过来的。

她想要看到的雄图,他展开给她看;她想要清静,他便给她清静;她不上朝不进宫,他两三年也见不了她一眼,她不想,他便不见,诸如种种,皆如她的意。

皇帝来时,并不知道刀老将军会不会允他去见她。

老将军晚年与她一道深居简出,朝中有大事宫宴要她出面的,他便一人代两人而来,说是她的意,皇帝也知道,这其实更是老将军的意思。

他的心思,看出来的人没有几个,也从未有人挑明,但老将军在意,她便与他能不见就不见,后来更是一面都不出,那深情的人,对外人绝情起来,也再绝情不过。

但皇帝这一生,得的绝情何止这一些,他也早波澜不惊,见与不见她,也早无所望,老将军如当年一般护她如掌中宝,皇帝其实是有点高兴的。

她能高兴一辈子,他对她便了无遗憾。

这些心思,皇帝一辈子都没跟人说过一句半字,便连跟在他身边几十年的张闵,他也未言道过一句——除了当年他母妃死时,问他对她心不心疼,舍不舍得时,他回了一句心疼,舍得。

就是他父皇死那天,跟他说,你要是争,哪怕天下大乱,朕也不怪你,那英明一世的老君王跟他说这句话时,皇帝也只是冷眼看着老君王,脸色没变,眼波未动。

老君王对他的迟来的宽容已撼动不了他丝毫,他早就不是当年的那个九皇子沉盈了,他人未死,但早把他的心葬在了地底下。

他心如死水,以为对她这一辈子也是如此了,之前听她心疾不稳,也只是派了宫人去慰问,等到这几日,莫明心悸,他才知有关于她的昨日种种,他竟一样都没有忘。

他进了环锋堂的内苑,进了他们的大屋,放在窗边的长桌还摆放着无数书册,窗边各色的花枝在夜风中轻舞不已,皇帝踌踷竟不能动,举起手中花盆,与坐在床边抱着人不放的老将军说:“可否能把这盆放上去?”

老将军冷眼看过来,朝他颔首。

皇帝走动手,把花放好,再走过来时,他朝老将军说:“先生还作画呢?”

他看到了桌子上她那幅未完成的舞剑图,才画出了半个老将军的样子……

老将军未作答,他闭着眼,老脸上旧去的泪痕又缓缓地添了两道新的。

皇帝搬了椅子,坐到了他们的面前。

她依在他的怀里,皇帝看不到她的脸,只能看到她洁白的手。

那手还是修长如玉,跟当年也无甚差别,皇帝看着没动——她当年说,我可是要美一辈子的。

她说得没错,她美了一辈子,连死了,也还是很美。

她说得也没错,她这辈子最想的,就是好好跟她的大将军过一辈子,最后最好是死在他的怀里。

真好,她都做到了。

老将军没动,皇帝便看着她的手,也没动,直到老将军缓缓睁开眼,轻柔地转过她的脸来让他看,皇帝抬起眼来,才发现自己早已泪盈于眶。

“唉……”皇帝看着她的脸,叹道:“先生还是很美。”

刀老将军因此冷哼了一声,又抱住了她轻摇了两下。

皇帝泪流满面,热泪烫得他那死水一般的心疼痛不已。

原来他还是可以活着的,只是,那个唯一能让他感觉他还活着的人已经死了。

皇帝闭上了眼,无声地流着泪。

他是真心心悦她啊,他的先生,他从见她第一眼记到如今,可惜她从来不属于他。

太可惜了。

皇帝这一刻痛不欲生,不能自持。

老将军抱着人垂着眼,也未发一语。

两人不再出声,直到远处远远传来卫国将军沙哑的声音,老将军说他可以走了的时候,皇帝才摸着椅臂站了起来,茫然地往门边走。

走到门边,他回头,看着被人紧紧搂住了的她,再看向窗边那在轻风中似吟吟浅笑的迎春花,那花中,她的笑脸一如当年,他站了许久,许久,看着她不想别眼,直到卫国将军请来让他走。

都让他走,她从来都不属于他。

**

她走后没两天,老将军进了趟宫,跟他说,他会把他送的那盆花,种在他们的墓地边上,但要求他再立新后。

皇帝跟他摇了头,老将军的剑因此放到了他的脖子上。

末了,老将军回去了,隔了两天,他也死了,自刎于她身边。

夫妻合葬。

皇帝这时又想起当年有胆大包天心悦她的弟子问为何她不收他们时,她笑道的一句话,她说他性烈,眼睛里容不得半粒沙,我当然不会拿沙子刺他的眼。

皇帝再想起这句话时,竟颤抖不已。

他也一生没拿沙子刺她的眼,一次都没有,哪想,一盆花也留不下。

等送走了她,烨王妃与烨王爷要回去之前来宫里,皇帝看着门,生怕她的小女儿带着那盆他送给她的花来。

等到看到人手上无物,他才缓缓眨了下眼。

此行都是烨王爷在说话,等他们告辞要走,皇帝颔首,只是在烨王妃起身后,他忍不住看向了她。

烨王妃垂首不语往门边走,皇帝看着她的背影,都莫名有些想发笑,竟也觉得自己有些可怜了起来。

太可怜了,他竟然盼着她的小女儿给她带两句话给他,哪怕只是一句呢,哪怕只是一个字呢,也都好。

她明明知道他有多心悦她,留半个字给他也好啊。

他还要当一个她希望的明君,要当一辈子当到死呢,一个字都不给他,往后的那么多年,他要怎么熬?

烨王妃走到了门口,皇帝的心也随着她的脚步慢慢死了下去。

没有就没有吧,也无妨,大半辈子都这么过来了,早得不到的,现在得不到,也没有区别,也无所谓了。

只是,当踏出门槛一只脚的烨王妃停住了脚步,皇帝发现他死下去的心又慢慢地,慢慢地扬了回来……

等烨王妃回首,看向他,皇帝站了起来,走向了她。

他知道他此刻肯定没有掩饰住他脸上的渴望。

可是,她都走了,他再也无法知道有关于她的消息了,他只想从她最疼爱的小女儿口里听她说两句有关于他的话。

烨王妃最终开了口,她说:“母亲在世时,曾跟我说,您是她教过的最出色的弟子……”

皇帝因此微笑了起来,轻言道:“她未亲口与我说过。”

烨王妃也微笑着,眼睛里有泪,她说:“母亲也说,您也是她最可怜的弟子……”

皇帝笑着流了下泪。

“她道芸芸中自有定数,这人世亏欠于您的,早晚会还给您的。”烨王妃说着也是泣不成声,“她早几年跟我说起您时,让我往后如果有机会,替她与我父亲还有我兄妹二人给您道一句多谢,多谢您护我们一家周全,安宁。”

皇帝因此抬头大笑了起来,泪流不止。

原来她知道,她都知道。

如此,再好不过了。

“可是,母亲也说,如若能不说,这句话就别说给您听,她希望的是您跟身边人执手相老,而不是,而不是……”

“朕知道,朕知道。”皇帝笑着低下了头,扶了起行礼的烨王妃,亲手把她交到了烨王妃的时手里,告诫他:“好好待他。”

他只要活着一日,就会护着她的儿女们,她的刀府一日。

她想护着的,他都会护着。

先生啊,此情如流水,未有穷尽时。

您岂是我想忘能忘的,沉盈此生只得您一人,一如初心相待。

《全剧终》

杀猪刀的温柔于2016.9.11晚。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