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我的传奇岁月下载
  3. 我的传奇岁月
  4. 第1610章:等啥呢?

第1610章:等啥呢?

作者: |返回:我的传奇岁月TXT下载,我的传奇岁月epub下载

“滚犊子,我现在没时间在这跟你扯犊子,你赶紧给我滚犊子!”孟亮瞪着眼珠子喊道。

“那个什么我问你,你说叶寒要真的出轨了,到时候苏酥要是发现了怎么办?这俩人要是真的打起来怎么办,你跟我说说这个问题……”刘瑞正经的问题。

“那是人家两口子的事情,跟咱们没关系,如果给你一个机会,其实你跟叶寒的想法也是一样的,咱们都是男人,其实这些东西都是可以理解的,不信你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你自己,你就没有出轨的想法?”孟亮非常清晰的问道。

刘瑞听见这句话以后愣了一下,随即低声说道:“为啥我听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有点道理呢,最起码我确实有过这个想法。”

“这不就是了,你说你有这个想法,但是你长得丑,没有小丫头看上你,除了武媚,所以你现在才会这么老实对不对,人家要是给你一个喝醉了的机会,我觉得你没准还不如人家叶寒呢,咱们都是兄弟,就是帮着叶寒慢下这件事就完事哦了,要是人家叶寒啥事没有呢,咱们也就不用操操心了,知道不?”孟亮低声说道。

“其实我也不是不想帮着叶子瞒着这件事,主要是我怕到时候刺激到苏酥,毕竟他们两个现在的感情挺好的,你说说到时候玩意真的有啥事了,你说怎么办啊?是不是,这的,我一天天不就是提着叶寒着想呢吗?”刘瑞语气无奈的说道。

“行了,那些事情不是咱们应该操心的知道不,你现在就是把你自己的事情正好就完事了,你说你现在研究叶寒能咋地啊?人家那边还不一定怎么回事呢,人家没准可能就是睡着了,然后你这边整的还挺紧张的,你说有啥意思吗?”

“话是这么说,但是我怕万一苏酥那边真的知道了,真的做出什么啥事来,你说到时候可怎么整啊?”刘瑞用力搓了搓自己的大脸蛋子,随即撇着嘴巴说道:“行了,这件事我当做没发生就完事了,我回去等着跟叶子说说这东西把,咱们玩玩可以,但是要是认真的话,我觉得还是苏酥比较适合叶寒,其他的女的可能都是奔着他的钱来的!”

“他有啥钱啊?”孟亮撇着大嘴问道。

“草,你看你这话说的,这什么玩意啊?好赖人家也是个老板不是,咋还给人家说的跟要饭似的呢……”

“行了,你爱怎么怎么整,我不跟你说了,我都困死了,我的睡觉了……”孟亮满脸无语的回了刘瑞一句。

“知道了,我挂了!”

刘瑞点头答应了一句,随即直接挂断了电话。

刘瑞挂断了电话以后一抬头望着窗外面的夜色,满脸寂寞跟无奈,扭头看了看我那个空荡荡的床铺,脸上的表情带着几分羡慕。

……

另一边,我跟薛颜所在的那个宾馆,完事之后我直接趴睡着了,而薛颜这个娘们吃了药就是不一样,主要是太疯狂了,要不是我睡着了,我觉得我今天能都容易让她弄死在这个。

宾馆外面停着一辆路虎车。

路虎车里面坐着三个人,这三个人就是先前被我们打的那个三个人。

“刘哥,刚才我看下来一个小子,现在上面好像就是一个小子,要不咱们上去把那个小子打一顿吧,那个刚才实在是太嚣张了……”

“你能不能别还跟我替刚才的那件事?”那个什么刘哥非常的敏感,听见小伙子的话以后瞪着眼珠子喊道。

“不是,刘哥主要我现在出不了这口气,你算是这是这么回事啊?咱们陪着那个姑娘吃了一晚上的饭,喝了好几瓶的白酒,现在咱们还不如容易整到宾馆了,现在这的还让人截胡了,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啊?”那个小子瞪着眼珠子非常激动的喊道。

“我上哪知道怎么回事啊,你现在跟我说这个有啥用啊,那个小子手里面有,我都看见了,这帮人根本就不是咱们能惹得起的,所以咱们还是老实的在这带着就完事了,别扯淡,这要是真把事情整大了不好!”中年男子皱眉劝了一句。

宾馆楼下,一辆本地牌照的路虎车里面。

中年男子坐在路虎车的副驾驶上面,大口大口的抽着烟,脸上的表情异常愁人。

“大哥,咱们现在不打算找这个小子,那咱们现在这块等啥呢啊?这都几点了啊?要是没啥事的话,我觉得还是回家睡觉吧,主要是你现在在这带着也没啥意思不是?”坐在主驾驶的青年人扭头冲着那个中年人磨磨唧唧的说道。

“我让你等着你就等着就完事了……”中年人满脸烦躁的回了一句,脸上的表情非常之急躁。

“不是,大哥,主要是我现在整不明白咱们在这等着干啥啊?人家跟女的咱们在这给人家鼓掌啊?”青年人说话非常直接的喊道。

“……”中年人听见这话以后斜着眼睛看了中年人一眼,随即吧唧这嘴巴子烦躁的问道:“不是,我发现你这个孩子现在说话怎么这么埋汰呢,什么玩意就叫人家超逼咱们鼓掌啊?你说话能不能干净一点,你说你跟了我这么长时间,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啊?”

中年人说话的表情非常的痛心疾首,明显是对这个青年感觉到有些失望。

“不是,大哥,我说的就是这个情况,你说咱们这边什么情况你也看见了啊?你现在不想把这件事整大了,我说上去找人你不上去,我说走你不走,你说这大冬天的,咱们在这干啥啊?”青年撇着大嘴非常烦躁的喊道。

“我怎么知道现在干啥,我这不是等着电话呢吗?我这么长时间,你说我在铁塔这边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我就这么跟你说吧,这件事我肯定不能这么就过去了,我今天必须在这个小子身上找到一个说话!”中年人掷地有声的喊道。

“你刚才不是说,不想把这件事弄大吗?”青年此时也有点懵逼了,完全不知道现在到底应该干点啥。

“哎呀,人家说干啥咱们就干啥就完事了,你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墨迹呢,我发现!”就在这个时候先前那个被南北一脚踢在裤裆上面的男子扯着嗓子喊道。

“咋地,你现在篮子不疼了啊?”青年回头撇着大嘴问道。

“你闲着没啥事跟我研究这个干啥啊,我篮子疼不疼的跟你有啥关系啊?你别说话了!”那个人无奈的喊道。

“行了,都别吵吵了,这件事肯定不能就这么罢休了,我现在必须讨回一个说话!”中年男子扯着嗓子喊了一声,随即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发现还是没有人给他打电话,无奈的骂道:“这都是什么办事效率啊,怎么还没联系我,草,这一天天的……”

“大哥,你能告诉我你现在到底是等谁电话呢不?”青年扭头看着中年男子问道。

“咋地,我现在等谁电话,我还得跟你汇报一下呗?你现在还知道不知道你现在是干啥的啊?”中年人扯着嗓子喊道。

“大哥,我知道我是干啥的,但是我现在就是研究不明白,你到底想干啥啊?你说你有啥事直说不行吗,你老弄的这么神秘干啥啊?”青年同样是满脸无语的喊道。

“草,就你这个脑子,我跟你说明白来了吗?”中年人扯着嗓子喊了一声,随即拿出手机再次看了一眼。

“你都能研究明白,我有啥研究不明白的啊?”青年撇着大嘴小声回了一句。

“咋地?你这个意思你比我聪明呗?”中年人扯着嗓子喊道。

“我没这个意思……”

“滚犊子,我现在看见你,我心里就憋屈,你赶紧给我滚犊子!”中年人咬着牙骂了一句,随即掏出手机找到了一个电话。

“分手在那个秋天,秋天秋天啊!最爱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就在这个时候中年男子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中年男子低头看了一眼手机,随即连忙接听了电话。

“大哥这个铃声还是这么别致啊!”主驾驶上面的青年笑呵呵的评价了一句。

“滚犊子,我打电话呢,你把嘴给我闭上!”中年瞪着眼珠子呵斥了一句,随即笑呵呵的对着手机说道:“喂?”

“老狗啊,你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干啥啊?你想干啥啊,我不睡觉啊?”对面的人似乎脾气不怎么好,扯着嗓子骂道。

“不是,那个什么,小米哥我这边有点情况,我想跟你说一下,看看你那边有没有时间过来一趟……”中年人非常客气的回了一句。

“滚犊子,这都几点了啊,我现在这边能有什么时间,你赶紧把电话给我挂了,该几把干啥干啥去,少在这跟我扯犊子!”手机对面的人非常激动的喊道。

“不是那个什么,米哥,我这边真的有非常重要的情况,我现在真的非常需要你的帮助……”中年人磨磨唧唧的说道。

“……”对面的人看见中年人这么执着,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撇着大嘴问道:“不是,你到底想干啥啊?你要是有啥事直接说行不行,你在这磨磨唧唧的你到底想干啥啊?”

“其实,我这个问题还是非常复杂的……”中年人非常委婉的回了一句。

“那行,你要是浮渣的话,你直接把嘴给我闭上,我睡觉了,你自己是复杂去吧!”电话对面的那个米哥听见这话这话以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中年人看见电话被挂断了之后,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低声说道:“这一天的就是爱闹,你说这玩意能有啥办法……”

“那个什么,大哥我怎么感觉米哥好像不是非常的爱搭理你呢?”坐在主驾驶上面的青年扭头非常直接的问道。

“啥玩意人家就不爱搭理我啊,你发现你这个孩子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呢?”中年男子瞪着眼珠子喊了一声,随即撇着嘴巴解释道:“我跟你说,他现在不是不爱搭理我,我这边就是怎么回事呢,可能就是大半夜的冷不丁的借了我的电话,人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以为我在这跟他闹完呢,所以人家才把电话给我挂了,我这么跟你说啊,他要是知道我要是有急事找他,别的我就不说了,最起码不能把我电话挂了!”

“是,大哥跟米哥的关系还是非常不错的……”后面的那个青年跟个捧臭脚的似得,点头说话。

“那咱们现在咋整啊?”青年满脸无语的问道。

“这玩意还能怎么整啊,接着打电话呗,米哥这一天可能是太忙了,不知道我是谁了……”中年人撇着大嘴回了一句,随即把手机拿了出来找到了先前的那个电话号码打了过去。

“嘟嘟嘟……”

电话响了几声之后,对面的人才接通了电话。

中年人看见对面接通了电话,连忙笑呵呵的喊道:“那个什么,米哥,我是那个老狗啊!”

“我知道你是老狗,你要是有啥事,你跟我直说行不,你到底想干啥啊?我跟我媳妇睡觉呢!”对面的人有些无奈的喊道。

“怎么,嫂子也在啊?”老狗愣了一下问道。

“我找的小姐,你有啥事你老给我打电话干啥啊?”电话对面的人扯着嗓子喊道。

“那个什么,米哥是这样的,我简单的跟你说一下我这边情况你看行不?”中年人笑呵呵的问道。

“……呼呼……”对面的人深吸了两口气,随即咬着牙说道:“行,你有啥事赶紧跟我说,我不想在这跟你废话,别墨迹了,快点说!”

“咱们铁塔那边不是那个什么有个女厂长,长的挺年轻的,叫薛婵,我不知道你认识不?”中年人缓缓说道。

“我上哪里认识去啊,你要是说咱们这边的小姐没准我还能跟你挑两个,你跟我扯到厂长那边了,我怎么认识啊?”对面的人扯着嗓子喊道。

“呵呵,狗哥你可能不怎么了解我们这边的情况,我这么跟你说啊,这个薛婵那不是一般人,人家是大学生,然后这不是他爸退休了吗?他这边就接受这个厂子了。然后最近他们的那个服装厂生意不怎么景气,就像找到我做一下投资,我看这个小姑娘长的模样还是不错的,主要是这个胸比较大,而且腿也长,所以我这边就来了感觉了,直接给整出来,整了几瓶酒,然后等着这个小姑娘迷糊了以后,我们就准备带到宾馆里面,整一下子啥的,你明白不米哥?”中年人笑呵呵的问道。

对面的那个人沉默了一下,随即咬着牙骂道:“你还是个人吗?你这是你知道不啊?人家好好的小姑娘,你给人家灌醉了干啥啊?你想干啥啊,你现在给我打电话找我骂你啊,你也不是缺钱的人,你说你要是真的憋着了,你找个小姐不行吗,你找人家好好的姑娘干啥啊,你这么办事你缺德不缺德啊?”

对面的人三句两句的直接给这个老狗骂愣住了,本来是想着出口气,现在还让人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老狗的这个心情瞬间有些小失落。

铁塔某个宾馆楼下,一辆路虎车里面。

中年人拿着手机满脸的无奈,撇着大嘴冲着手机说道:“米哥你说你在这骂啥啊,我这边的话还没说完呢,我这边也是非常委屈的!”

“你办点缺德事,我不骂你我骂谁你告诉我,你办的那个是正常人能办出来的吗?”对面的扯着嗓子喊了一声,随即接着喊道:“我跟你说过多少次,少干这个缺德的事情,你说你上次就是人家小姑娘,人家才上初中,你说你干的都是什么事啊,现在你说你要钱也有了,要啥有啥了,你儿子都上学了,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啊,你天天的在这扯什么犊子啊?”

电话对面的男子非常的不留情面,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直接给中年男子骂愣住了。

中年男子反应了一下,随即低声说道:“不是,米哥,你说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你怎么还能记住啊,我都快忘了……”

“草拟吗的,人家三口人好悬没因为你自杀你现在告诉我你现在忘了,你还是人吗?”电话对面的人扯着嗓子咬牙切齿的喊道。

“不是,那个什么,米哥这件事都过去了,你能不能捏老人跟我提了啊?”中年男子满脸无奈的问道。

“草拟吗的,过去了你就不知道长点记性啊,还整这个没有用的,你咋想的啊,你跟我说说不?”对面的人质问道。

“我咋也没咋想的,主要是这个女的既然能出来跟我喝酒,我就觉得他还是有这方面的意思的,要不然人家也不能跟我出来不是?”中年男子好像非常委屈的回了一句。

“去的,你是长的像个人还是咋地?人家能看上你啊,你说话怎么都不走脑子啊?”

“行,我知道这件事是我的不对,但是今天我的事还没说完呢,米哥你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咱们两个赞研究我的问题?”中年人男子无语的问道。

“不是,你还有啥事啊,咋地警察给你了啊?”对面的人愣了一下问道。

“那倒不是,我们几个人把这个姑娘带到了宾馆之后,突然来了两个男的,然后还把我们打了,现在我就在这个宾馆外面,那个小子现在正在宾馆里面呢!”

“打的好,你他们这个逼样的就是欠打,我要是看见了我也打你,我跟你说!”对面的人扯着嗓子喊道。

“不是,米哥我知道这件事是我的不对,但是那帮小子根本也没把你放在眼里啊,他们办事也太绝了,根本就是一群外地人,压根就没把咱们本地的帮会放在眼里,我觉得这件事你不因为我,因为你自己也得出现管理一下!”中年男子小声说道。

“草,啥玩意就本地帮会都整出来了,你以为是黑社会呢啊?具体他们怎么没把握放在眼里,你跟我说说……”对面的人稍微平静了一下,低声问道。

“他们最猖狂的就是我跟他们说,我是米哥的人,他们一点反应没有,上来就是给我一顿干,就是这一点,我觉得就是没把米哥你放在眼里你知道不?”中年脸上的表情非常之丰富简直丰富的不能在丰富了,义愤填膺,对着手机喷了一手机的吐沫星子,但是好像还是没办法舒缓他心里面的仇恨,一边说话一边咬牙切齿的那个模样就好像准备吃了谁一样。

“不是,大哥你说你说话就说话呗吗,你说你连跟着使劲干啥啊?”主驾驶上面的小伙子有些无语的看着中年人问道。

“你的给我滚犊子,我说不说话的跟你有啥关系啊?”中年人瞪着眼珠子冲着青年骂了一句,随后接着喊道:“那个什么米哥,刚才我说的话你都听你见了吗?你说他卡看不起我,我就不说啥了,但是他现在连你看不起,你就说这个问题多严重吧,是不是特别的严重,简直就是过分我觉得,我都没见过他这种人,你说他这是什么行为,简直就是不把你,放在眼里,他们算是干啥的啊,不就是一群外来的盲流子吗?怎么的,咱们铁塔这边现在谁说了算他们是心里没有数还是咋地啊?”

“你能不能跟我说点有用的啊?”电话对面的米哥有些无奈的喊道。

“不是,米哥我现在这边不是一直都在跟你说一些非常有用的话题吗?你怎么还没听明白还是咋地啊?”中年人愣了一下问道。

“什么玩意我就没有听明白啊,我现在就是想问问你,你到底想干啥,你有啥话,你麻溜撒冷的跟我直接说就完事了呗,你在这东一葫芦西扯个瓢的你到底想干啥啊?”电话对面的米哥扯着嗓子喊道。

“不是那个什么,哥,我这边现在什么都不想干,我就是想把这件事原封不动,原汁原味的呈现在你的面前,你自己研究一下这件事你应该怎么办?”中年人觉得自己说话非常的委婉。

“我咋办也不咋办,你在这闲着没啥事跟我扯犊子是不是,我带着你在这扯犊子是不是?你当我小学生啊,你在这跟我俩脑筋急转弯是不是,还原汁原味,你干啥你就原汁原味啊,你咋地,你现在是厨子啊,还是干啥地啊?你有话直说就完事了,我告诉你,我现在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跟精力在这跟你扯犊子知道不?”电话对面的那个米哥扯着嗓子骂道。

大家还在看:最强长生赘婿神魂至尊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