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我的传奇岁月下载
  3. 我的传奇岁月
  4. 第1641章:贪婪

第1641章:贪婪

作者: |返回:我的传奇岁月TXT下载,我的传奇岁月epub下载

杨安离开我们后宫以后,本来还想再找地方接着玩两把,但是后来想想还是算了,于是直接打车回家。

杨安今年二十多岁,也没有媳妇,老家在农村,但是平时他都住在市里,家里面就有一个肺癌晚期的老母亲,还有一个出嫁多年的姐姐。

要说他属于那种无业游民吧,人家还真是不是,只不过他干的活都比较见不得人而已,说白了就是干一些偷鸡摸狗的小买卖。

偷到了活一个月,偷不着就饿一个月。

而且他吧,没事还爱拎个照相机,专门做一些偷拍别人私密照片的勾当,他偷拍的一般都是那种有点名气的小明星或则是当地的老板企业家,**官员啥的。

这些人对名声这一块一般都比较在乎,而且出手也比较大方,慢慢的杨安就把他的事业中心放在了这一块上面,偷东西的事他也就很少干了。

像今天他输得这几万块钱就是从H市某个**官员手里里面讹来的,而且这个杨安还多多少少有点良心,家中老母亲病重多日,杨安一直想弄一些钱给母亲看看病,但是医院那边说了,手术费最少十万,杨安手里面的钱不够,他只好来我们赌场碰碰运气,这一碰,直接全他妈碰没了。

半个小时以后,出租车停在了H市某农村农家院的前面。

杨安他家的房子就是那种最老式土房,院子外面连个大门都沒有,院子里面多年没人打扫,杂草丛生。

“啪!”杨安进屋以后点着了昏暗的灯泡。

“小安,你回来啦?”昏暗的屋子里面一个苍老的女性声音响起。

“恩恩。”

杨安疲惫的回了一句。

“这几天怎么样啊?过来让妈看看……”年迈的老母亲用力的扑腾了两下,但是发现自己根本就坐不起来。

“身体不行你就别瞎折腾了……”杨安上前一步扶起了老母亲,伸手一摸被子,发现是湿的。

杨安沉默了一下,随后从衣柜中找出了一双新的被褥还有衣服给老母亲换了上去。

弄完以后,老母亲满脸慈祥的看着杨安,静静的没说话。

“最近身体怎么样啊?”杨安低头回了一句。

“还行吧,咳咳……”老母亲沉默了一下,连忙接着说到:“就是最近做梦老想你,还有点咳嗦……”

杨安低头看着地上老母亲吐出痰,当面明显带着鲜红的血丝……

“没啥……啥事就好……”

杨安哽咽着说出了这句话。

“恩恩,没啥事,晚上吃饭了么……”

“吃了。”

“小安啊,妈说不定哪天就死了……”

“你这一天怎么竟说些用不着的,好好的死什么死!我不跟你说了,睡觉去了……”

小林皱眉站起身,走向了旁边的屋子。

“小安!小安!”

老母亲坐在炕上一声声的叫喊着,但是杨安始终不肯回头,因为他不想让老母亲看见自己那夹在眼中的泪水……

第二天,天还没亮,杨安就被外面的喧闹声所吵醒。

“都几点了啊,还睡呢?”一个三十多的妇女跑到杨安的屋子,一把掀开了杨安的被子。

“姐,你咋回来了啊??”杨安迷迷糊糊的看着自己的姐姐杨静,十分惊讶的问道。

“我不回来咱妈就得死在家里面了……”杨静无奈的回了一句,随后直接拿出一个行李袋子放在了地上。

“姐,你怎么还把行李拿回来了啊?”杨安看着地上的行李有些不解的问道。

“我跟那个王八犊子要钱给咱妈看病,他不肯出,我一生气就跟他离婚了,然后法院把房子判给了我,我转手把房子卖了,给咱妈看病……”说着说着杨静的眼角闪现些许泪光。

“那孩子怎么办啊?姐,你怎么能离婚呢!”听到这杨安彭腾一声坐了起来十分激动的喊道。

“孩子的事以后再说吧,先把咱妈的病看好……”杨静擦了擦嘴角的泪水,叹了一口气说到。

“那你也不能把房子卖了啊?以后你住哪?”

“我不卖房子,咱妈的医药费你出啊?”

杨静的一句话,直接把杨安噎的说不出来话了。

杨静看杨安不说话,于是又接着说到:“我就在家先照顾咱妈吧,反正你也不经常回家……”

对面屋子里面的老母亲,把两个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年近八十老人躺在被窝里面默默的流出了眼泪。

“静啊,你回来了啊?”老母亲调成了一下情绪,对着屋子外面喊道。

“啊,妈我明天就带你去做手术,大夫说了你这都是小毛病,做完手术就好了……”杨静笑呵呵的走进了母亲的房间。

“那做手术不得花钱啊?”老母亲迟疑了一下问道。

“花钱也花不了多少,最近我做点小生意,赚了一点……”

“静啊,妈这病要是治不好,你就别给妈看了!”老母亲沉默了一下,语气中带着哭音。

“不能,妈你就放心吧……明天咱们就去医院!”

“对,妈你这病没事的……”杨安这个时候也跟着劝道。

老母亲看着自己的闺女还有儿子,连忙把脑袋缩回到了被子当中,虽然蒙着被子,但是杨安还是可以清晰的看见母亲那抽动的身体。

……

下午三点多钟。

原本在家跟着姐姐在院子里面除草的杨安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杨安拿出手机看了一下号码后,皱着眉头把电话挂了。

旁边的姐姐看了一眼杨安,没有说话,接着低头拔草。

十来分钟以后,杨安的电话再次响起。

这次杨安特意跑到了院子外面接的电话。

“喂?”杨安小声的说到。

“安子,嘛呢啊?刚才给你电话没接?”对面响起了一个年轻人的声音。

“在家干点活……”杨安沉默了一下回答道。

“呵呵,你他妈还会干活了啊?在哪个娘们身上使劲呢吧……”对面笑了笑,然后十分粗俗的说到。

“你有事吗?”杨安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我听说昨天你输给王老六四万多,有没有这回事?”对面愣了一下终于说到了正题上。

“……你打听这个干啥?”杨安脸一红,梗着脖子问道。

“你就说没有没有这回事吧!”

“有,咋地?”杨安语气非常冲的回道。

“那你想不想赢回来……”

“你他妈不废话吗?输了谁不想赢回来……”杨安随手拔起一根草,掉在了嘴上。

“你要是想赢回来,今天晚上七点带着钱来找我!”

“我钱都他妈输了,上哪弄钱去啊?”杨安叹了口气,无奈的说到。

“那你自己看着办吧!前几天王老六赢了我跟贺子六万多,今天我俩准备弄个局把钱赢回了,就想问问你想不想跟一把,你要是没钱就算了……”

说着对面就要挂电话。

“等会,你跟贺子要出老千?”杨安楞了一下连忙喊道。

“你他妈小点声行不?让别人听见……”

“你俩是不是他妈疯了!”杨安咬着牙低声说道。

“疯啥,我俩要是不出点鬼,咋把钱赢回来?开春种地种子钱都他妈拿不出来……”对面无所谓的回了一句。

“那他妈让人家发现咋整?”

“我俩跟王老六约在了后宫的那个赌场,他们场子干净,没人怀疑,在加上场子里面没有懂这个,肯定不会有人发现!”对面十分自信的说到。

“那他妈也不能这么办事啊?逮到就得剁手!”杨安接着劝道。

“不是安子,我原来一直当你是个爷们,但是现在我发现你这胆子咋JB这么小了,贺子那个怂B都不怕,你怕啥?”对面语气中透露着鄙视。

“这不是胆子大胆子小的事……”

“行了,你爱不来,想玩7点之前来我家找我,不玩你就当不知道这事就行了……”

杨安的话没说完,对面直接挂断了电话。

“艹,这他妈都是疯了!”

杨安无语的骂了一句,随后收起手机转身往院子里面走去。

“咋了啊?出什么事了吗?”正在院子里拔草的杨静看见杨安回来以后,扯着嗓门问道。

“没事……”杨安魂不守舍的摆了摆手,然后接着往屋子里面走去。

“没事过来帮我拔草啊,往屋里走啥!”

“我累了,歇会……”说完杨安直接走进了屋子。

“事多……”杨静看着杨安的背影嘀咕了一句,随后弯下腰接着拔起了草。

……

杨安回到屋里面以后,躺在炕上翻来覆去的折腾,脑海里不断重复着那天王老六赢他钱的场景,以及刚才电话里面的内容。

“艹!”

“啪!”

杨安突然坐起来打了自己一个嘴巴,然后接着躺了下去。

十分钟以后,杨安再次坐了起来,拿出手机给刚才那个回拨了过去。

“咋地?有钱啦?”对面接过电话非常直接的问道。

“你说的这事准成不?”杨安皱眉问道。

“废话,我借了十万,贺子借了五万,你说准不准!”

“……”杨安沉默了一下,随后咬着牙说到:“晚上算我一个!”

“好,那待会你过来找我?”

“行!”

说完杨安挂断电话,穿鞋下地,直接奔着家中唯一那个衣柜走去。

“砰!”

杨安翻开老式的木质衣柜,一个蓝白色的旅行包出现在他的眼中。

“艹!”

杨安骂了一句,本来想伸进去的手又拿了回来。

他回头看着炕上奄奄一息的老母亲,又看了看衣柜,眼睛不停的转着……

半个小时以后,杨安偷走了十万块钱,直接飞奔出了家门。

院子的杨静看见杨安跑了,以为杨安可能是出去玩了,也没多想接着闷头拔草……

……

一个小时以后,杨安来到了同伴的家中,他这个同伴也什么正经的名字,认识的都喊他狗剩,狗剩这个人本来就是一个老实本分的农村人,农活忙的时候在家种地,不忙的时候出去打工,家里有个媳妇,还有一个儿子。

“来了啊?”狗剩看见杨安以后,笑着打了声招呼。

“恩,晚上你们咋弄?”杨安一屁股坐在了炕上问道。

“啪!”

狗剩从裤兜里面掏出来了两盒烟扔到了杨安的面前。

“这是啥意思?”杨安拿起烟,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十分不解的问道。

“你可别小看这个烟,这可是我跟贺子研究了半个多月才研究出来的……”狗剩仰着脖子十分骄傲的说到。

“怎么个意思?”杨安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这烟可能不对,因为这两盒烟全是开封的。

“来,你过来!”狗剩神神秘秘的冲着杨安摆了摆手。

杨安把耳朵凑到了狗剩的嘴边,狗剩小声的说到:“这烟里面我俩放东西了……”

“啥东西?”杨安楞了一下问道。

“夹竹桃叶子里面提出来的汁液!”

“你他妈疯啦,那玩意人吃了有毒你不知道吗?”杨安瞪着眼珠子喊道。

“你老喊什么玩意,我俩放的少,他抽了烟,顶多就是有点迷糊……”狗剩一把捂住杨安的嘴巴说到。

“那也不行,出事了谁他妈负责!”杨安还是拒绝道。

“哎呀,你就放心吧,肯定不会出事的,贺子他爸是老中医,他都跟他爸打听过了……”

“真的?”听到这话,杨安还稍微放心了一点,因为他认识贺子的父亲,确实是个出了名的老中医。

“兄弟,我这有家有媳妇的,杀人的事我能做吗?”狗剩搂住杨安的肩膀说到。

“……”杨安看着狗剩没说话,因为他感觉狗剩说的确实在理。

“咱们就先陪他玩,然后你在时不时的给他顶根烟,慢慢的他就开始迷糊了……然后我就偷偷的换个牌,到时候我给他发个大一点的,再给你发个大一点的,这样他就能多往里面砸钱,咱们争取一把把他干沉!咋样我这个计划完美不?”狗剩脸上挂着笑容,视乎对自己的这个计划十分满意。

“呵呵,你想的啊?”杨安笑着反问到。

“必须的必!”

“牛逼!”

“咱哥三能不能翻身可就看今天这一把了,兄弟你可得好好整啊!”狗剩拍着杨安的肩膀说到。

“肯定没问题!”

此时杨安的眼神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贪婪!

晚上九点,后宫门外。

“嘎吱!!”

一辆出租车粗暴的停在了后宫外面的马路边,车上下来三个人,分别是杨安,狗剩还有那个贺子。

“一会进去以后,咱们先输后赢,等看时间差不多了我给你发一手色子尖,你就可以使劲往里面扔钱了……”狗剩一边往我们店里面走一边冲着杨安嘱咐道。

“明白!”杨安点了点头,随后迈着大步,意气风发的走进了后宫的底下赌场。

“叶子,他咋又来了啊?”吧台里面的南北看见杨安以后十分厌恶的说到。

“呵呵,有钱了呗,待会输了别借他知道吗?”我一边喝着茶水一边看着杨安说到。

“恩,我知道。”

另一头正在一边看热闹的王老六看见杨安他们走进来以后,连忙脸上堆着笑容迎了上去。

“狗剩,来了啊!”王老六看着狗剩笑呵呵的喊道。

“六哥,你来的挺早啊……”狗剩同样笑着回应道。

“还行吧,闲着也是闲着,出来溜达溜达……安子也来了啊?”王老六瞥了一眼杨安问道。

“恩,那天没跟你玩过瘾,今天准备跟你好好战战!”说着杨安晃了晃手中的钱袋子。

“哈哈,好说好说,今天哥几个准备玩啥啊?”

“扎金花吧!”狗剩提议道。

这里说一下,这个扎金花在我们东北也叫斗鸡,为什么叫斗鸡呢?

因为这个玩法十分简单粗暴,同时也是最刺激人的神经的一种玩法,一般人斗斗的就容易急眼,就跟古时候的斗鸡似的。

扎金花说简单它也简单,一家三张牌,比大小。

但是说它不简单,也不简单,因为这种玩法需要考量一个人的心理素质,还有心理承受能力,玩扎金花玩得好的,不仅自己的心理素质过硬,他同时还回去分析对手的心理。

坏牌赢大钱的我见得太多太多了,好牌输钱输的更他妈狠。

简单的举个例子,你拿一手坏牌,但是你直接就下个万八千的,对面牌一般可能就不会跟你了,所以你就赢钱了,这就做炸!

换个角度,你拿一手好牌,你觉得不错,所以一直往里扔钱,但是碰巧对面也拿的一手大牌,而且正好还比你大,那你是不是就输钱了?

如果你一直那坏牌,那你就一直不跟,其实你也输不了多少钱,怕的就是拿了那种不大不小的牌。

所以我老是觉得扎金花这个东西,玩起来运气占三分一,实力占三分之二。

然而今天杨安他们就是要利用扎金花的这种心理去赢王老六的钱。

“行,扎几把也行!”王老六爽快的答应了一句。

“咱们开个包间玩吧,外面乱……”狗剩接着说到。

“呵呵,南北给我开个包房!”王老六笑了笑,随后冲着南北喊了一嗓子。

“好嘞!”

两分钟以后,王老六,杨安,狗剩,贺子四个人坐在了包厢里面玩起了扎金花。

“哗哗哗!”

王老六一边洗牌,一边看着杨安问道:“安子,今天咱们玩多大的啊?”

“十块底的!”杨安想都想不想的回答道。

“多少封顶?”狗剩问道。

“都是大老爷们,封啥顶,有多少钱扔多少就得了!”杨安无比霸气的把十万块钱拍在了桌子上,随后看着王老六说到:“我的钱都在这,输没拉到!”

“啪!”

王老六知道杨安是啥意思,随后拿出一个布袋子扔在了桌子上。

“一共二十万,看着玩……”王老六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随后开始挨家发牌。

杨安狗剩贺子三人看见桌子上的二十万以后,眼睛都他妈绿了,王老六看着三个人的反应,笑了笑没说话,安静的发牌。

……

“安子,跟不跟啊?说句话!”王老六脸上挂着笑容,神清气爽的看着杨安说到。

“老他妈催什么催,我他妈研究研究……”杨安演技十分到位,一脸便秘的感觉的搓着手上的扑克,犹犹豫豫的不知道跟还是不跟。

“啪!玩个扑克跟个老娘们似的……”王老六给自己点了烟,烦躁的说了一句。

“去你妈的,不他妈跟了!”杨安假装十分生气的样子把手上的三张牌扔进了牌堆。

“哈哈,不跟我可就不客气了……”王老六大笑着搂起了桌子上的钱,大约估计一下,王老六这把赢了能有七八千。

狗剩跟杨安对视一笑,两个人谁也没说话。

牌局继续。

杨安按照事先安排好的剧情,不断的输给王老六钱,半个小时左右杨安输了能有四五万了,而王老六则赢了能有十来万了。

杨安数钱的同时也在不断的给王老六续着烟,一会功夫王老六抽了能有一盒多的放了东西的烟。

“这他妈怎么越玩越迷糊呢……”王老六晃了晃脑袋,迷迷糊糊的说到。

“咋地,六哥你这不会是赢了钱想跑吧?”狗剩笑着问道。

“放屁,我他妈王老六是那样的人吗?”王老六瞪着眼珠子喊道。

“呵呵,不是最好!”杨安笑着回了一句,随后悄悄的踢了狗剩一脚,示意他差不多可以开始了。

狗剩给杨安回了一个明白了的眼神,俩人对视一笑。

“哗哗哗……”王老六洗了一把牌,随后开始了下一把。

这一把王老六的牌比较小,狗剩用个对三赢了钱。

扎金花这种东西有一个规矩,就是谁赢了谁当庄,所以当杨安看见王老六扔牌了以后,他跟贺子也都把牌扔了,让狗剩当庄家。

“哈哈,这破牌都他妈赢钱……”狗剩笑了笑,随后开始洗牌,一旁的王老六早就没了状态,不停的打着瞌睡。

“唰唰唰!”狗剩开始发牌。

狗剩这次出千用的是最初级的出千方法,是他自己在《赌博大揭秘》节目上学的,术语叫做抽底牌。

就是把自己想要的牌放在最下面,正常给别人发上面的,给自己发下面的,这样就可以拿到自己想要的牌。

本来这种方式是很容易让人发现的,但是以王老六现在的状态,根本没心思看着狗剩。

大家还在看:最强长生赘婿神魂至尊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