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我的传奇岁月下载
  3. 我的传奇岁月
  4. 第1682章:谁的电话

第1682章:谁的电话

作者: |返回:我的传奇岁月TXT下载,我的传奇岁月epub下载

说完我领着苏稣他们往二楼的包间走去,而苏稣站在我身后,抿嘴一笑,用只有她自己能听见的声音骂了一句:“傻子!”

进了包间,杨松跟刘瑞两个拿着话筒就嚎起了《众人划桨开大船》,一首歌下去,好悬没给几个女生都唱跑了。

孟亮干脆拿着纸巾堵上了自己的耳朵,而元元就跟那个听见了紧箍咒的孙悟空似的,趴在沙发上一脸痛苦不堪。

终于俩人唱完,苗苗姐接着唱了一首邓紫棋的《泡沫》,而李寒松拿着话筒在一旁一直捣乱,后来苗苗姐一急眼,使出接招一顿掐,李寒松才老实下来。

我现在才发现,无论是苏稣还是苗苗姐他们几个女生不仅长得好看,唱歌也都异常好听。

他们唱了一会,我觉得有些渴了,所以就掏出手机给老车拨了过去。

“你们回来了啊?”老车接过电话干脆的问道。

“早就回来了,我咋没看见你俩啊?”

“刚才出去有点事……”老车想了想没跟我提他跟段辉碰见小丁的事。

“艹,我这一不在家你就偷懒!”我笑着开了个玩笑。

“我都快累成狗了,你还说我偷懒!”

“包间214,送点饮料还有酒过来,麻溜滴……”

说完我直接挂断了电话,接着听他们唱歌。

老车接完我的电话,直接上酒柜里找了几瓶洋酒,然后亲自推着小车给我们送了过来。

“车少,怎么还干上这活了……”喝的迷迷瞪瞪的王硕光着膀子,晃晃悠悠的看着老车喊道。

老车看了王硕一眼,压抑着心中的怒气咬牙说到:“叶子在包间给朋友过生日呢,我过去看看……”

说完老车直接推着小车走进了我们的包间,而王硕也扶着墙往厕所走去。

老车进入包房后,看着我们这群男男女女正有说有笑的玩着诚实勇敢,笑了笑问道:“玩着呢啊!”

“小车,你来的可有点慢了昂……”刘瑞走到老车身边拿出一瓶香槟说到。

“他是谁啊?”苗苗看着老车的装扮,应该不是服务员,所以疑惑的问道。

“服务人员,不用搭理他……”刘瑞说到。

“滚犊子,我是叶寒朋友!”老车很有礼貌的对着苗苗姐说到。

“哦哦,你好!”苗苗姐笑着回道。

“那你们玩吧,我就不打扰了……”老车放下酒就准备出去。

“不待会啊?”我站起来连忙留到。

“楼下还都是事呢,我像你这么没心没肺啊!”老车看着我小声的说到。

“滚吧!”我摆了摆手。

“艹,明天我跟辉子必须得请天假休息一下……”

“准了!”我心情非常不错的笑道。

老车离开包间后我又跟他们玩了一会诚实勇敢,但是大部分是时候也都是刘瑞跟杨松两个人输。

“气氛差不多了吧叶子!”元元偷偷摸摸的对着我说到。

我摸了摸裤兜中的钻戒又想起李寒松对我说的话,我沉默了。

“叶子,你不会这个时候害怕了吧!”元元看见我不说话又接着说到。

我想了一会随后一咬牙,爱咋地咋地吧,我现在虽然啥都不是,但是不代表我以后也啥都不是,谈恋爱又不是结婚,我现在想那么多干嘛!大不了就表白失败呗,有啥大不了的!

“你们玩着,我出去上个厕所!”我站起来说到。

“我也去……”

“等会我……”

我这刚一说完,孟亮刘瑞元元就明白我什么意思了,今天最重要的节目终于要来,他们三个跟着我跑出了包间,而苏稣他们也没多想接着玩游戏。

“叶子,今天你肯定能成功!你没看见你放大屏幕的时候苏稣看你那个眼神……”刘瑞出来后非常兴奋的对着我说到。

“可不咋地,叶子,你肯定成功放心吧……”元元也跟着说到。

我笑了笑大步的往休息室走去,因为我把玫瑰花藏在了那里。

我这前脚离开了包房,王硕就带着张帅往苏稣他们的包房走去……

“哥,人家过生日,咱过去用不用随礼啊……”张帅酒也没少喝,外加上来之前溜了两道冰,所以现在张帅整个人都显得异常飘忽,异常傻逼。

“随你吗B啊,咱俩能过去就给足面子了……”王硕光着膀子,露出背后那栩栩如生的关二爷,晃晃悠悠的说到。

最近几天这俩人天天带着朋友过来蹭酒喝,王硕跟张帅几乎天天站着进来横着出去,而且从来都是记账,俩人完全把后宫当成自己家了。

我们几个虽然看在眼里,却一直也没有去管,真心不太想找事,所以一直忍耐,但是我们的忍耐,在王硕眼里就是软弱,他认为我们怕了!

“咣当”

王硕粗暴的推开房门,一马当先的走了进去。

“你们找……”苏稣看着光着膀子的王硕问道。

而李寒松看见王硕后也微微皱眉,显然很反感。

“叶子呢?听说他这有人过生日,我过来乐呵呵……”王硕意气风发,扫了一眼包房没有发现我的身影。

“他出去……”李寒松声音冷淡的回道。

“艹,咋还出去了……”王硕大大咧咧骂道,随后直接一屁股坐在了苏稣的旁边,喘着酒气说到:“我坐着等他一会……”

“我们这不欢迎你,请你出去!”看看王硕坐在了自己身边,苏稣厌烦的站了起来指着门口说到。

“哎呦,这小丫头片子,脾气还挺爆……”王硕笑了笑,但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硕哥,这个小丫头挺带劲啊!”张帅看着苏稣的大长腿,眼睛发直,留着口水说到。

由于包间内的灯光比较暗,王硕刚进来的时候,还没好好看苏稣,一听张帅的话,王硕发现苏稣的确很好看,于是愣了吧唧的对苏稣说到:“来,过来,让哥哥稀罕稀罕……”

说完王硕站了起来,就要往苏稣身上抱。

“嘭!”

李寒松一拳推开王硕,咬了咬牙,随即指了指门口说到:“滚出去!”

苗苗姐这个时候也跑了过来,拉着李寒松的衣角摇了摇头,意思是告诉李寒松不要惹事,毕竟这里是我的场子,如果打起来不好。

“哎呦,我草你妈……”

“嘭”

王硕还没骂完,李寒松拿起桌上酒瓶子,直接砸在了王硕的脑袋上。

“草拟吗的,给我弄他!”王硕结结实实的挨了一酒瓶子,他万万没想到李寒松动手这么果断。

喊完张帅王硕两个人上去就跟李寒松撕扒了起来,李寒松虽然伸手还可以,但是也架不住两个酒懵子的轮番攻势。

“嘭!”

王硕拿起桌子上的酒瓶子直接砸向了李寒松,鲜血顺着李寒松的额头就流了下来。

“草拟吗,你挺牛逼呗,你挺行呗!”王硕拿着半截酒瓶子感觉非常良好的指着李寒松骂道。

“刚才教你的诗,记住没有啊?”刘瑞在我身边磨磨唧唧的问道。

“记住一半……”

我们几个拿完玫瑰花,兴高彩烈的走回了包间。

然而当我们推开包间门的时候正好看见王硕拿着酒瓶子砸李寒松的那一幕,我站在门口呆愣,看着满地的玻璃碴子,不知道脑袋想着什么,反正就是一片混乱,手中的玫瑰花轻轻地落在了地上,没有声音……

“我草你妈,王硕!”第一个过来的是孟亮,迈腿就要冲过去。

“别动!”我伸手一把拦住孟亮,然后面无表情的走向李寒松,低声问道:“没事吧?”

“没事……”李寒松擦了擦脑袋上的血说到。

“你们先走吧,剩下的我处理……”

“行!”说完李寒松带着这帮女生就往外面走,苏稣担心的看了我一眼,随后也跟着走出了出去,而我却不敢直视她的目光。

“今天对不起大家了……扫兴了……”我压抑着心中的怒气,咬着牙对苏稣他们喊道。

“你小心点!”本来已经出去的苏稣,跑回来冲着我说道。

“老车!清场!”苏稣他们走后,我站在包间内双眼通红的对着电话喊道。

“怎么了?”老车疑惑的问了一句。

“我让你清场就清场!我给你五分钟。”说完我直接挂断电话。

我清场的目的只有一个!

砸趴各种不服,踢碎各种獠牙。

“你……你想干什么?”王硕此时已经完全清醒,惊慌的看着我问道。

“王硕,你说我这几天对你怎么样?”我眯着眼睛问道。

“你想干嘛?”王硕重复了一句。

“草拟吗的,你不是老不服吗?今天我一次性干服你,让你以后见到后宫俩字都浑身哆嗦!”我拍了拍王硕的脸,随后坐在了沙发上,紧紧的攥着拳头。

“小帅,咱俩走!”王硕咬咬牙,转身就准备包间外面走。

此时此刻王硕已经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明白如果他现在不走,那一会很有可能走不了了。

但是俩人还没迈出第一步,就直接被孟亮跟元元一脚闷在了地上。

“草拟吗,你不是爱来吗?今天你别想走了!”孟亮踩着王硕的脸,咬牙切齿的骂道。

王硕被孟亮死死的踩在地上,一句话不敢说。

不知在生活中,你是否也能遇见这样的人?

他们就像一块口香糖一样黏在你的鞋上,蹭不掉,甩不下去。

你只能用手去抠,但是你还怕脏了自己的手,最关键的是你还不一定能抠的干净。

对,王硕就是这种人!

他每天不停的找事,不停的撩拨着我的神经,一次两次我忍了,但是等到第三次的时候,我忍不住了,他却没有了跟我面面对磕一下子的魄力。

我能肯定,今天如果我把他放走,明天他还会过来,这种人你要打,就必须一次性把他打服。

“清完了!”这个时候老车推开包厢的门,看见躺在地上的王硕跟张帅,皱了皱眉,但也没多问。

“老车,你给我整一百个人,人头两千点!”我看着老车说到。

“干什么你要?”

“全给我围在后宫门口!待会进来一个,给我砍倒一个!”

“至于弄的这么大吗?”老车有点犹豫的看着我。

“操的,已经都这B样了,我现在要的就是画面,我要让整个H市都明白,我们后宫不是白给的!”我站起来看着老车声如洪钟般吼道。

“好!”

老车点点,拿着电话走出了包间,而地上王硕看我的眼神越来越惊慌,只有傻逼兮兮的张帅还跟个没事人似的。

我拿出手机给刘永拨了过去。

“都几点了打电话!”刘永应该是睡着了,所以接电话的情绪非常不好。

“你们市有个叫孙磊的,我想问问他啥层次?”我低声说到。

“怎么了?”刘永听我的语气也知道是有正事,所以也非常正经的问道。

“有点矛盾,我想扒拉扒拉他……”

“啥也不是,放心整吧!”刘永停顿了一下,干脆利落的回道。

“好!”

“警察你那边用不用我帮帮你说说话?”刘永非常细心。

“最好不过了!”说完我直接挂断电话。

沒超过五分钟,老车的人马到齐,人员质量跟我上次坟圈子约架质量差不多,都是二十多岁的青年,每人手里自备一把砍刀。

“我操,这又是谁和谁掐,刘家老鬼要出征啊。”出租车司机抽着烟,挺兴奋的问道。

“老鬼早完犊子了,不知道啊!”一个坐在副驾驶的混混撇嘴说到。

“那这又谁啊?”

“好像是百乐门新老板码的人……”

“那还真沒听说过。”司机摇了摇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后宫门口的出租车越聚越多,全部开着急行灯,已经达到了十三四台,非常整齐的停在了门口。

“完了,咱家新BOSS终于怒了。”后宫保安,闲着沒事儿站在门口抽烟,看热闹的说了一句。

“跟谁啊?”另一人问道。

“就是那两个傻逼,天天过来找事那个……”

“操,叶BOSS也算动手了,我早就看那个几个傻逼不顺眼了,天天过来蹭吃蹭喝,操该打!”保安满脸兴奋的说道。

“吱嘎。”

这群人下车以后,老车拿着一个大塑料袋子,直接从里面掏出了两万,递给了一个领头的然后快速说道:“先把车费付了,告诉出租车司机,一会打起來谁都别jb跑,车砸了,我们赔钱。”

“妥了。”

领头的拿着钱就走了。

由于老车这下子弄得动静有点大,几乎整个半个H市都听到了信,但是却迟迟未动,这可能就是刘永的能量,人不在,说话照样好使!

……

此时H市某高档饭店内,孙磊正招待十多个朋友吃饭。

“嘀铃铃。”

电话铃声响起,孙磊随手接起。

“友哥,听说了么。”对方直白问道。

“听说什么了。”孙磊懵了一下。

“你家的王硕还有张帅被扣在后宫里面了,这么大的事你不知道?”对方无比惊愕的问道。

“谁扣的啊?”孙磊到现在都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好像是后宫的新老板……”

“他扣王硕干嘛?”

“孙哥,你真不知道假不知道啊?”对方接着问道。

“艹,我要是知道还用问啊?”

“王硕这几天没事就带着人过去白吃白喝快一个礼拜了,我都碰见过好几次了,你们这事干的不地道啊,虽然酒吧是几个孩子开的,你们也有点太欺负人了……”那人语速很快的说道。

“操的,这两个傻逼!”孙磊不可思议的问道。

“这事是谁都不能一直忍下去,急眼是早晚的,你还是跟他们好好说吧,毕竟这事是你们做的不对……”对方劝了一句。

“行吧!”

孙磊匆匆的挂断了电话,众人看他脸色不对,随即出言询问,孙磊简略的解释了一下,随后直接拿着电话给我拨了过来。

“三十分钟后,我给你打过去……”我接过电话,声音冰冷的说到。

后宫内。

我撂下电话后,舔了舔嘴唇,面无表情的看着王硕张帅两个人。

“外面的事整完了,现在到你俩了……”

“你想干嘛……”王硕哆哆嗦嗦的看着我问道。

“弄到外面大街上去……我要让整个H市都看见我是怎么对待你们这样的傻逼的!”

由于刚才苏稣的事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刺激,所以我现在的心里极其变态。

王硕张帅两个人被拽到了后宫门前,两个人浑身颤抖的跪在马路上。

段辉知道我们要整王硕之后,不顾身上的伤口,拎着镐把子就冲了出来。

“噗嗤!“

“蓬蓬!”

“我草你妈的!”

“你不挺牛逼的吗?”

“我要是不干你,你真以为自己是铜锣湾扛把子了啊!”

孟亮刘瑞元元杨松老车段辉六人挥舞着手中武器,疯狂的砸向王硕张帅两个人,我们对这俩人早已恨之入骨,所以在动手的时候根本不留情面,疯狂的发泄着心中的愤怒。

而老车叫来的那些人围成一个圈子,根本不需要动手,就看着就够了。

片刀镐把子噼里啪啦的往下砸着,王硕只能蜷缩着抱着脑袋来防止脑袋不受伤。

五六个围着两个人打,而且还是刺手空拳的两个人,战斗肯定是一边倒的,而且王硕跟张帅基本上放弃了抵抗的想法,再加上孟亮等人长时间积压在心中的愤怒,下手根本不留活路。

“往外跑啊!”

王硕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猛然抬起的胳膊,直接砸在了段辉的下巴上,随后咬牙喊了一声。

而张帅躺在地上,完全没有了反应,连动都不动,就跟死了没有什么区别。

我站在后面一直沒动手,因为我知道,孟亮打他们根本不需要我伸手。

“踏踏。”

王硕站起身就准备往外跑。

“还想走!”

孟亮反应很快,从后面一脚闷在王硕的腰上,王硕在地上滚了一圈,随后彻底趴在了地上。

“草拟吗的!”

段辉抡着镐把子,直接砸响了王硕,嘭的一声,镐把子头砸空,但是在漆黑的马路上砸了个白点,可以想象如果这是扎在王硕的手上,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噗嗤!”元元举起军刺直接扎在了王硕的大腿上。

“啊!”

王硕双眼通红,一声惨叫。

“刘瑞,把树上的柳条给我拽下来!”这个时候我冲着刘瑞喊道。

刘瑞瞬间明白了我的意思,一脸贱笑的跑向路边的柳树。

“來,把他衣服给我扒了!”我指着王硕喊道。

“你干啥啊?”

王硕看着我,有些发懵的问道。

“我让你说话了吗?啊?”

我抬腿一脚撅在了王硕的脸上。

孟亮跟元元两个人按住王硕就开始把衣服。

两分钟以后,王硕的衣服凌乱的扔在路上,浑身一丝不挂,包括裤衩。

“草拟吗的,打你就一次就得让你记一辈子!”我吐了口吐沫,接过刘瑞递给我的柳条。

“啪!”

我手里攥着柳条,迈步走到王硕身边,直接用柳条抽在了王硕的身上。

“啊!我草你妈!”

王硕被我抽的直接原地蹦了起来,但是随后又被孟亮闷躺在地上。

看过柳树的都知道,柳条这东西打人跟棍子砍刀啥的打人区别还是很大的,它不在于让你受伤有多严重,而是让你的心灵受到折磨。

“大哥,别打了,我服了,我真服了,我给你跪下,我真受不了了!”

王硕抱着我的大腿一声声哀求。

但是我根本就没搭理他,一下接着一下的抽在他的身上,一根柳条抽完就换另一根。

一时间,马路上只能听见我抽动柳条的声音还有王硕的惨叫声。

我今天根本就没打算放过王硕,要么我就不打你,打你就必须给你精神干崩溃了。

让他以后见到我和柳条都浑身哆嗦。

……

海南,某酒店内。

刘永跟力涛该有小宝哥正坐在一块看着球赛。

“嘀铃铃。”

电话不停的在桌面上震动,刘永笑呵呵的拿着电话,直接按了拒接。

“谁啊?”力涛抿了啤酒,龇牙问道。

“哈哈,还能有谁啊,孙磊呗……”

刘永乐的挺开心,继续说道:“这帮孩子,有点意思……”

“不接啊。”小宝哥问道。

“接个JB,就是欠收拾……真以为我走了,H市改姓孙了啊!”刘永随口说道。

“也是,让那帮老B明白明白,咱走了,随便弄几个孩子就能给他们整服帖的……”力涛也大笑着说到。

大家还在看:最强长生赘婿神魂至尊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