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刀问苍天下载
  3. 刀问苍天
  4. 第486章 高潮迭起,诸王齐现

第486章 高潮迭起,诸王齐现

作者: |返回:刀问苍天TXT下载,刀问苍天epub下载

“糟糕……”

见那件至少是尊器上品级别的法宝罩向自己,聂晨风顿时变颜,来不及多想,只得挥出魔刀来抵抗。

不过,这是别人有心设计好的,看准的便是他出来后会失神一刻,怎么会轻易让他躲过这一招呢?

“轰……”

徒劳无功,尊器级别的死亡魔刀无法切割开这张大网。最终,在林若曦的惊呼声中,他被彻底笼罩了进去!

“嘎嘎嘎,小子如何?”

这时候,一位鹰眉而略微佝偻的男子,从虚无空间中走了出来,颧骨很高,两腮很瘦,看着坠向演武场中心的大网中的白发少年,双眼中有着无限的仇恨!

此人,正是一直准备渔翁得利的王鹰!而此时,他正从天空中缓缓飞下,衣袂飘飘,宛若一只捕食的雄鹰!最后,其于聂晨风的正上方一丈高处停了下来,俯视着笑道:“你灭杀了尸王,刚才吴毒、陈啸天两位王者也被你杀了,尽管如此,可惜你还是灵气不足,落在了老夫的手里啊!”

闻听王鹰的话语,聂晨风神识马上进入圣器泯天印中察看,却发现自己的万物钟还完好无损,而那个金光闪闪的君字,反而更加明亮了!

“咦?陈啸天呢?”

发现万物钟内只有一枚陈啸天的空间法戒,他不由得心中惊愕!

“他不是自爆了吗?怎么没了动静?”

其神识呆呆的愣了良久,看了看那更加辉煌的古字才疑惑道:“难道说王者自爆,是被你这古字吸收了能量?”

注意到万物钟外面的空间通道上有着残留的肉渣,血雾,聂晨风这才确信这陈啸天的确是自爆了。只不过,其自爆后被泯天印还是古字吸收了王者精气!

“这么牛叉?”

“原本我还以为你这泯天印经受不住呢,没想到……”

“呵呵呵。管他呢,反正陈啸天死了,大仇得报啊!”微微欣喜,聂晨风心中转而却有一些郁闷,“不过我还想着炼化你的王者精魂呢……却是不知道是被这古字吞噬了还是这泯天印抢了我的好处……”

察看完,聂晨风眸子恢复了清明。看着来到不远处的林若曦正担忧的凝视着自己,准备动手解救,他微微一笑,随即神识传音道:“你难道忘了那位老人吗?保护好周伯伯便是,我不会有事的。”

“他疯疯癫癫,万一不来怎么办?”

林若曦轻微皱眉,揽了下额头遮住明眸的青丝。

“会的。”

聂晨风嘴角微弯,被黑网包裹,却拦不住神识传音,继续道:“他应该不会忘记了他的四叶续命草……”

闻言,林若曦终于放下心来,青莲裙微微摆动,两截白皙诱人的小腿若隐若现,不知道通往哪里!

“王冲呢?”他疑惑道。

“不知道。”

一提到王冲,女神貌似又恢复了高傲之心。

“你不是在和他决斗吗?”

他皱着眉头。

“打了一会儿,他突然接到王家的人禀报,应该是去迎接什么人了。”林若曦淡淡的道,似乎是不想多谈其他的话题。

“好。去看好周伯父,这次多谢你了!”

继续传着音,聂晨风似乎忘记了自己正被一件绝顶尊器大网困住。而外界王鹰极具嘲讽之言,也成为了他的耳旁风,什么都是狗屁!

轻微点头、驾驭着青莲花瓣,林若曦飞到了周顶天的身边。而周顶天此时正担忧万分,有些后悔的看着被大网罩住的白发少年!

“他会没事的。”

她莲步走到他身边,见他担忧,说着与自己无关的话语。

“哦?”

周顶天疑惑的看着眼前动人的女神,微微失神……

“哼,当初老夫还是半步王者的时候,在旗来后山灭杀剑王你小子就处处与老夫作对,短短五六年,你这卑微的蝼蚁竟然成长到了这种地步!”

王鹰虎视眈眈的道。

似乎是每个自认为是强者的人,在对手要死之前都要废话一番!原因无他,只是为了找回面子,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仇恨委屈等等!

“你在放什么狗屁?”

聂晨风听着王鹰莫名的话语,他直接爆粗口骂道!

闻言王鹰顿时一愣,貌似被突如其来的话语弄蒙了!场外的修士,也都被聂晨风回应王鹰的那句话,弄得哭笑不得!

“我还以为刚才那晨风的沉默是害怕了呢,感情他在想着怎么臭骂‘鹰王’啊?”

“那是自然,对了,你们说那陈啸天真的被他灭杀了吗?”

“废话,王鹰都这样说了,难道还有错?”

“天啊,一位尸王,吴毒、陈啸天,吴族、陈族,一日之间,这白发少年竟然杀了三位王者,加上这么多玄者修士?”

“是啊,这聂晨风的确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逆天之子!”

“不过你们知道吗?今日恐怕有很多修士要镇压他啊,他乃是那人之子,是要步上其父的后尘啊!”

“什么后尘?你没看到王家王鹰已经将其制住了吗?镇压,我看直接虐杀还差不多……”

“对,他灵气已经枯竭,只是砧板之肉了啊!”

“嗯嗯,听说他身上的法宝多不胜数,最重要的是,他还知道雪饮狂刀的消息啊……”

……

众修士议论纷纷,觉得待会是有好戏看了。

“哼,鄙陋的小子,少在本王面前口出恶俗之言!”

王鹰气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褥骂觉得颜面尽失,于是暴怒的他直接一巴掌从天空拍了下来。

“轰……”

强劲的罡气荡起一阵风暴,有着绝对的王者威压。

见此心中一惊,聂晨风想要催动灵气来借用魔刀抵挡,可是在网中的他却无能为力。被困住,且灵气缺乏,体内还有一汪小湖泊,根本不可能再利用圣器动用泯天印了!

“住手。”

突然,一声熟悉的声音传来,听得聂晨风精神抖擞,为之一怔!“这是错觉,还是……”他不断的告诉自己,可是看那从空间中缓缓走出的老人,其眼角,却充满了雾气。

“能让聂晨风动情的男人”,这世上恐怕少之又少?可见,来人给予了到底他多么大的震撼!

这时候,一位灰衣老人始终挂着淡笑,一步一波动的踩着涟漪,走到离王鹰还有三丈处的地方才停下。

他剑眉指天,自从心爱女人被逼服毒自尽后,便立誓此生再不用剑,因此被众人称为“绝代剑王”,“绝”的意思是“绝不用剑”!

没错,来人剑眉指苍天,正是当初旗来后山一战,假装陨落王鹰之手的剑王——杨潇!

“你……”

见来人,王鹰眼中充满了震惊,身体不断地后退着!

“呵呵呵,是我!”

剑王淡然一笑,趁机手一挥催发出一道剑气,轻描淡写的便将那张困住聂晨风身上的大网,刺穿了!

“你……”王鹰皱着眉头,身体颤抖,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你怎么可能会没死?”

自那人一出现,聂晨风便眼角微微湿润,强行止住泪水不让其流下来,看着三丈高处的那道苍老身影而心中惊喜万分!

“剑王……”

飞上高天,不顾全身大战中受的伤痛,聂晨风激动不已!

“呵呵呵,好,很好,很好啊!”

如同当初第一次见到那青涩白发小子,剑王还是接连说出了三个好字,大手拍着聂晨风的肩膀道:“当初我便是一代王者,要骗过这王鹰,压低修为后自然是轻易而举的!”

“那你为什么要如此……”

聂晨分紧皱眉头,不知道眼前的老人这些年去了哪里。

“还不是为了你小子,为了让你更加强大。没了依靠,这样才能完全激发出你的斗志,不在别人的庇佑下成长,最终才能走向王皇之道……”剑王看着他的脸,打量着他道:“你看你,都玄阶九星大成境了,这么多年,不是还好好的吗?修为飞速的增长着,也着实出乎老夫预料啊……”

“这样么……”

有些失神,聂晨风心中的激动还未平复下来。

“好了。以后回去再说,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处理,你大仇得报,心性算是走上了正轨,今后要好生修炼才是啊。”

说着莫名的话语,剑王看向了一旁还在摇头的王鹰!

“该死啊,你原来一直都比我强?”

王鹰失神的看着剑王,随后疯狂地大笑道:“杨潇啊杨潇,尽管你早就突破王者,但你今日还是得不到王碧露的人,尽管你修为逆天,却无法将深爱的女人救活,为她从此绝剑,塑造一代传说,可惜啊……哈哈哈……”

闻言,剑王皱着眉头,并未说话。

“可惜啊,你可知道四妹为什么要服毒自尽吗?”

王鹰恢复镇定,眸子狠戾的看向聂晨风,随即目光落在了旁边的剑王身上。

“为什么?”剑王面色无波,像是超乎于尘世。

“哈哈哈,我就老实告诉你。”王鹰大笑着:“那晚大哥要将她嫁给我,暗中叫我强行闯入她的房间,想的是若将生米煮成熟饭她就不会对你念念不忘了,不过逼她就范,她却不从……”

“最后我一怒之下,强行喂了她情动之药。”

“不曾想,她为了止住欲火,而以毒攻毒、服了毒药,最后弄得自己容颜……尽毁,也就是你来之后看到的那个丑样子了……”

王鹰说这些话的时候是神识传音的,怕众人听到了他当初干的丑陋之事。

“这样么?”

闻言,剑王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怒发冲冠。

“你不生气?”

见他心性练到止水地步,本想好生羞辱他一番的王鹰失望了,蓦地止住话语。转而,他双眼中杀意并生!

“不生气。不过,今日却是要杀了你!”

说罢,剑王脚步迈动,行走人世间,身形一闪则消失了。

“来得正好!”

王鹰早就大怒,其单手成爪,准备抓向剑王的胸膛,情敌相见,必死其一。

“嗯?残影?”待到他大手一握时,王鹰暗叫不好,于是猛地一回头,却发现剑王凭空催发出的剑气已然来到了自己的胸口处。

“这么强?”

这时候王鹰才发现眼前剑王的可怕,一两招,就将自己逼得无路可退!空间震荡,剑气出体,配合着他的《逆天八步》,简简单单的一招一式,就令得这方天地匍匐在脚下,任由他穿梭、任由他虚度!

聂晨风也看得暗自咋舌,剑王的《逆天八步》,再加上剑法出神入化,简直堪称无敌!他原以为,疯老人林撼城会在关键时候出现的,却不曾想剑王被“逼”了出来,救自己!

不过,聂晨风在心中却怒骂着林撼城的不良:“三天前周记酒家中这死老头,答应了我要来相助于我的竟然失约了?”

“他难道是……是被追过来的雄长老雄婉儿,赶得鸡飞狗跳不敢来了?”

心中猜测着,聂晨风正郁闷万分!

“敢在我东帝国闹事,以为是一代王者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就在剑**才那道剑气将王鹰的衣衫击碎,全身破烂不堪时,一道身着黄金袍,头戴皇冠的男子怒气冲冲的从空间中踏了出来。

随着来人的出现,“嗡嗡”之音不绝于耳,一股股杀伐之气,顿时在整个聂族演武场回荡,宛若千军万马在奔腾,刀光剑影,血雨腥风!来人,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便是引得众修士脑海中浮现出这等错觉异象。不得不说,此人强悍如斯,端的可怕无比啊!

“镇国王?”剑王认出来人,皱着剑眉。

“镇国王?”

王鹰稍微一愣,反而欣喜万分的道:“杀了他,他是那人之友,人类叛徒,待会我大哥二哥也要出现,嘎嘎嘎,到时候……”

不答言,一身黄金袍的高大老人猛地看向另一边的白发少年,将其认定为了这场风波的罪魁祸首!“哼,年轻人,你既然是我东帝国之子民,怎可在帝国之中大闹?”

闻言,聂晨风还以为这镇国王是在和别人说话,不过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人,这才说道:“我的确是东帝国之人,想必你家大公主二公主都知道。不过雨东河却是早就对我下了帝国杀令,将我视为祸端,这是为何?”

“嗯?”

镇国王皱眉,他当初也知道聂晨风为东帝国赢得比武之事,更是明白雨东河为什么要针对他,所以当即道:“你这年轻人不知好歹,我家皇主赐婚事与你你却抗旨,这样对你还有何不妥?况且你是那人之子,大陆修士的仇敌,他对你如此也应该啊!”

“呵呵呵,我是大陆修士的仇敌?”

听到几个字,聂晨风凄然一笑:“真是可悲啊,不过国主雨东河那老匹夫恐怕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闻听其粗鄙之言,镇国王一阵皱眉。

聂晨风自顾自地推断着道:“应该是当初我父亲得了禁地七彩湖出土的雪饮狂刀,而雨东河觊觎它,所以才派人盗宝,却不慎走漏消息。百年前,反而被其他帝国得知了雪饮狂刀的存在,最后引发一场帝国大战……”

聂晨风扫视众人道:“五年前我聂族没落,岌岌可危,族长聂震宇为了振兴聂家说是什么老祖无意寻回宝刀,实际上则是雨东河与吴毒、陈啸天密谋,借机再次掀起夺刀的狂潮,故意将狂刀赐回我聂族,从而引致整个苍茫大陆很多大势力不远万里都来灭杀我聂族!”

“而那聂震宇却是愚昧无比,竟然上了你们的当!只是可惜了我三叔啊……”

“然而究其罪魁祸首,肯定是你

大家还在看:天荒神域圣墟网游之逍遥狂少苍天万道唯一法神仙韵传不朽青天天帝逍遥大魏宫廷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