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金陵夜下载
  3. 金陵夜
  4. 077章 大丧

077章 大丧

作者: |返回:金陵夜TXT下载,金陵夜epub下载

看见周玉芹,一屋子里的渝军将领俱是站起身子,先是与周玉芹行了一礼,继而便是向着梁建成告退。

梁建成也没挽留,冲着众人挥了挥手,渝军将领们俱是退出了屋子,会议室里便只剩下梁建成与周玉芹二人。

“你怎么来了?”看见她,梁建成面上倒也没什么惊讶之色,只沉声问道。

“玉芹惦记着司令,所以就来了。”周玉芹微微扬唇,丽色顿生。

梁建成也是笑,“你怕是得了消息,知道江北军会向着川渝进攻,所以才跑来了绍州,是不是?”

周玉芹也不否认,只道;“司令若不想见我,那玉芹回去就是。”

“来都来了,还回去做什么?”梁建成站起身子,向着周玉芹走去。

周玉芹则是向着梁建成微微俯了俯身子,言了句;“玉芹还没有恭喜司令,金陵如今已是唾手可得,司令的大仇即将得报,玉芹也为司令高兴。”

“嗯,”梁建成声音低沉,他唇角噙着淡淡的笑意,说了句;“我等了这么多年,为的便是这一日。”

周玉芹亦是微笑,她动了动唇,吐出了一句;“不知司令攻下金陵后,打算如何处置傅家的人?”

梁建成眸心微动,他没有出声,只向着她看去。

“怎么,司令难不成是要放了他们?”周玉芹问。

“放了他们?”梁建成重复着这几个字,似是听了天大的笑话般,“玉芹,你明知我对傅家的人恨之入骨,我又怎么可能会放了他们?”

“玉芹是担心,司令若对傅家的人赶尽杀绝,只怕司令心里的那个人,会记恨司令。”周玉芹声音极其平静,每一个字都十分清晰。

她的话音刚落,梁建成唇角的笑意便是隐去了,他的眼睛如鹰隼般锐利,只盯着周玉芹吐出了几个字;“够了!我说过,不要提她!”

周玉芹微微一笑,眸心漾着不为人知的苦涩。

梁建成神情阴戾,他转过身子,走到了窗前,隔了良久,梁建成闭了闭眼睛,刚欲开口让周玉芹出去,就听屋外传来侍从的声音;“司令,金陵派了人过来,想见司令一面。”

“看样子,是傅镇涛派了人来祈和,司令不打算见见?”周玉芹闻言,遂在一旁劝说。

“见什么见?”梁建成燃起一支烟,对着屋外吩咐;“把他们拖出去毙了,尸首给傅镇涛送回去”

“是,司令。”侍从领命退下。

纵使周玉芹跟随梁建成多年,心知他的手段阴狠,可此时见着他连来使也不放过,不免叹了口气。

“你叹什么气?”梁建成敏锐的捕捉到了那一抹叹息。

周玉芹摇了摇头,“这一路玉芹也是累了,玉芹就先下去休息了。”说完,周玉芹再不曾和梁建成说什么,只对着他行了一礼,礼毕便是离开了会议室。

留下梁建成一人,透过窗户,遥遥的向着金陵城的方向看去。

金陵,司令府。

“怎么样?梁建成说什么没有?”看到来人,傅镇涛立时从椅子上站起身子,岂料起来的快了些,顿时一阵猛咳。

这阵子傅镇涛的身子每况愈下,渝军兵临城外,求援的电报雪片般的拍往了江北,谢承东却并未增兵,傅镇涛每日里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身心满是煎熬。

“司令,梁建成把咱们派去的人全给杀了,眼下尸首就在外面。属下生怕惊着司令,也没敢让人抬进官邸。”傅镇涛的属下声音恭谨,与傅镇涛开口。

傅镇涛心中一寒,浑身近乎瘫软般的坐在了椅子上。

“司令,川渝那边传来的消息,是说江北军已是向着川渝发起了进攻,按理说川渝危急,梁建成应当立刻班师,赶回川渝才对,可看他那样子,倒似乎将川渝拱手相让,也一定要打下金陵不可。”

傅镇涛闻言,脸色更是灰白,他坐在那里,就连声音也是有气无力,透着深深的疑惑,“江南地小兵弱,他何必放着川渝不要,拼死也要来和我作对?”

那属下沉默片刻,道;“司令恕我多嘴,我总觉得,这梁建成的所作所为,倒不像是想要江南,看起来,倒是像跟司令寻仇一样。”

傅镇涛点了点头,“你说的我又何尝没有想过,可这梁建成阴狠狡诈,不论我使出什么法子,也没法摸清他的底细,我的仇家虽多,可大多当年都被我斩草除根,我倒真不知道哪里出了纰漏,让他逃了出去。”

“司令,江北的援兵远不够抵挡梁建成,倘若渝军向着金陵发起总攻,属下只怕咱们的兵力压根抵挡不住,等梁建成攻进了城,到时候可就不堪设想了。”

“想当年我将两个女儿一个送到江北,另一个送到川渝,我筹谋半生,没成想,还是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傅镇涛声音沙哑,带着深深的惆怅。“那梁建成害死了良波和良渺,还有老四和老五,我们傅家和他结下了血海深仇,他这主动找上门了,哪怕江南只剩下一个金陵,我也该和他拼个你死我活,我一个人倒是罢了,可这一大家老的老,小的小.....”

傅镇涛说不下去了。

“司令,属下听闻,谢承东极为看重二小姐,更不用说当年二小姐还曾是梁建成的七夫人,先前梁建成勾结阮朝,也曾说过只要咱们将二小姐还给他,他就会从江南退兵,属下倒是想,咱们不妨想个法子,让二小姐回来,若能用二小姐劝得梁建成退兵自然是好,他若不肯退兵,咱们也可用二小姐要挟谢承东,让他派兵增援。”

傅镇涛心头一凛,半晌没有出声,似是在思索属下的话是否可行,良久,他终是叹道;“没用,谢承东根本不会让良沁回来。”

“若有大丧,于情于理,谢承东都没法阻拦二小姐。”

“大丧?”傅镇涛咀嚼着这两个字,瞬间明白了过来,他眼眸一亮,与属下沉声道;“你是说,将六姨太.....”

“为今之计,倒也只有如此了,倘若二小姐生母去世,无论如何,二小姐都会从江北赶回来,谢承东压根没有理由阻止。”

“你说的不错。”傅镇涛缓缓点头,对着屋外唤出了两个字;“来人。”

“司令有何吩咐?”立时有侍从走了进来。

“去,请六夫人过来。”傅镇涛吩咐。

少倾,就见那侍从脚步匆匆,从院子里奔进了书房,与傅镇涛开口就是一句;“司令!六夫人不见了!”

“你说什么?”傅镇涛大惊失色。

江北,司令府。

谢承东回来时,良沁还没有歇息。

看见他,良沁顿时从沙发上站起身子,向着他迎了过去。

“这么晚还不睡?”谢承东将她抱个满怀,见她眼眸中满是惊慌,遂是皱起眉头;“怎么了?”

“瑞卿,梁建成已经攻下了绍州,他就快要打到金陵了,是不是?”良沁开口便是这么一句。

“是,他的确已经打下了绍州。”谢承东点头。

“那,若是他真攻下了金陵,他不会放过傅家的人的.....”良沁攥紧了谢承东的衣角,她的手指时抖的,声音更是颤的不成样子;“我娘还在金陵....”

“你别怕,”谢承东不忍见她如此,只揽着她的床沿上坐下,握住了她的手,“我答应过你,不会让梁建成欺凌傅家,江北军的精锐如今已是埋伏在渝军身后,只等渝军作动,江北军就会杀他个措手不及。”

“真的?”良沁心砰砰直跳,“外面不是说,你把军队派去了川渝吗?”

“声东击西,懂吗?”谢承东微微一笑,捏了捏良沁的脸颊。

良沁见他不似欺瞒自己的样子,方才微微松了口气,可仍是有些不大放心,她刚欲开口,就见谢承东在她的唇边竖起了食指,他的黑眸炯炯,看向自己的眼睛;“若我没派去精锐,你当良澜还能坐得住?”

良沁微震,这才想起如今快到年关了,傅良澜每日里只忙着官邸里的事,的确不曾见她挂心娘家的情形,想来,她对此事早已知晓。

良沁高高悬着的心到了此时才算是落进了肚子,她垂下眼眸,小声道;“我是真怕,你会对江南不管不顾了。”

“傻话。”谢承东低声一笑,将她带到自己怀里,良沁望着他的面容,她心知眼前的男人手中掌握着自己一家老小的生死,她微微支起身子,搂住了他的颈脖,将自己的身子倚在他的胸膛。

谢承东望着她白净纯美的侧颜,忍不住心中一动,他俯身吻住了她的唇瓣,良沁的唇瓣清甜而柔软,只让他不断的沉溺下去,控制不住的越吻越深。

辗转间,正是芙蓉帐暖,春宵苦短。

“司令,”侍从走进内厅,对着梁建成“啪”的一个立正。

“顺利吗?”梁建成回过头,低声问道。

“司令放心,老夫人已经被安置在了外城,有咱们的人守着,如今金陵戒备森严,咱们的人实在没法子将老夫人送出来,还请司令恕罪。”

“不,你们做的很好,”梁建成淡淡笑起,“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一个大活人从傅家带出来,不错。”

“多谢司令夸奖,”侍从恭声开口,少倾,却又是问了句;“司令,属下有一事不解,您这样这般大费周章的,为何要把傅镇涛的这个姨太太从傅家接出来?”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