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轮回乐园下载
  3. 轮回乐园
  4. 第三十四章:沙之王

第三十四章:沙之王

作者: |返回:轮回乐园TXT下载,轮回乐园epub下载

不大的石屋内,两件「原罪物」的波动在此弥散,让此地的空气似乎都要凝固,这也导致,石屋内的众人,除苏晓与凯撒外,都显得格外紧张。

“所以说,你的计划是,把这两件原罪物都送给沙之王?”

大祭司开口,他的神情有几分担忧,如若计划真是如此,他都不准备前往沙漠之国的「丰水都」,也就是中心王城。

“先送王冠,如若不行,再送一件。”

苏晓的食指点了点深渊盒,里面的幽冥气息随之出现细微波动。

“如果,我说如果,如果沙之王不仅契合灵魂王冠,他又契合了这第二件原罪物呢?”

鬼族先知开口。

“嘿~,你猜怎么办。”

巴哈笑着说话,听闻此言,纵使是白金主教,也都是眼角一抽,他狐疑的看着苏晓,心中估摸着,苏晓应该是召不来第三件原罪物。

“姑且不谈此事,我估计,单是这王冠,沙之王都顶不住。”

有些驼背,模样苍老的鬼族先知岔开话题,主要是越听,他越感觉瘆得慌,同时悄然打量苏晓,对于灭法对付仇敌的方法,有了新印象,遇事不决就送「原罪物」,这搁谁都受不了。

计划敲定,众人先抵达沙漠之国的中心王都「丰水都」,弄清沙之王麾下势力的大致情况后,再随机应变,虽说之前,苏晓通过联盟·猎手部队的情报渠道,对沙之王麾下的势力有了些了解,但还是眼见为实。

苏晓取出一颗灵魂晶核,虽有几分心痛,但依然取出术式刻刀,在这颗灵魂晶核上,刻印小型的传送阵图,届时只需画出减益的传送阵,再以这颗灵魂晶核为中心节点,就能构成一处一次性传送阵。

这方法虽使用便捷,但传送体验嘛,嗯~,比较一言难尽,之前圣诗体验过「一次性恶魔传送阵」,她的原话是,感觉自己突破了次元的壁界,当然,这是圣诗高情商的说话,直白些就是:‘老娘感觉自己差点死了。’

鬼族先知有件誓约物,此物让他有了自身能随意空间移动的能力,但限制很多,例如,除了他自己,哪怕是带上一只很小的昆虫,也无法进行空间移动。

苏晓把刻印着传送术式的灵魂晶核丢给鬼族先知,见此,鬼族先知深吸了口气,然后屏息,几秒后,他的身影开始虚幻,最终消失。

之所以要以传送阵前往「丰水都」,不仅是因为快,还为了隐藏踪迹,眼下的「丰水都」,被沙之王彻底掌控,那里街道上看似不起眼的流浪汉,都可能是「圣沙堡」麾下的眼线。

所谓「圣沙堡」,其实就是沙漠之国世代沿用的王宫,这是个很古老的国度,在联盟、北境王国还未成立,众王国还在大乱斗的古时期,沙漠之国就已完成各部落的大致统一,位于「丰水都」的圣沙堡,则是权力的中心。

最初时,圣沙堡更像是议会机构,沙漠内几大部族的酋长,作为统领沙漠之国的首领,这个制度一直延续到倒戈者来到本世界,几年后,倒戈者成为了沙之王,以控制淡水的方式,逐渐成为沙漠之国的独裁君主。

苏晓能确定,现阶段,圣沙堡他是进不去的,别说进去,靠近都会被沙之王的部下察觉到。

经过一番调查,苏晓已知晓沙之王要做什么,之前的黑玫瑰,是要凭圣兰王国的资源,以及与辉光之神合作,所产生的厄难,最终达成「绝强者」,结果是,黑玫瑰做到了,但刚成功,就出了点偏差,被苏晓送到永光世界去‘历练’。

黑玫瑰以前是灭法阵营的一员,眼界自然不低,而眼下要对付的沙之王,其眼界会低吗?

沙之王的眼界当然不低,其野心,大到要吞下整个世界,眼下的沙漠之国,看似落后贫穷,但凯撒暗中探查了一波后,发现「丰水都」内兵强马壮,在这片广袤的沙漠上,沙漠之国没有敌人,为何消耗此等物力人力,培养出这等沙漠军团?

答案只有两种,1.联合北境帝国,攻打联盟,2.联合联盟,攻打北境帝国。

除了这两种可能,再无其他需要用到此等规模的沙漠军团,沙之王要吞下联盟与北境帝国之一?不,这家伙明显是要先拉拢其中一个,击溃另一个,然后反过头来,弄死自己的盟友,倒戈者之名,可不是白叫的。

如果沙之王统治沙漠之国、联盟、北境帝国这三块广袤的地盘,那之后所能得到的资源之多,或许足够他向「至强者」那一步迈进。

黑玫瑰的目的是「绝强者」,也就是凌风王、圣女座那一层级,沙之王的野心更大,是意图成为「至强者」,这是冥神、魂大人、鹿神那一级别。

正在苏晓思索这些时,他方才在地上刻画的传送阵亮起微光,这让房间内的众人都神情复杂。

苏晓、布布汪、阿姆、巴哈都站上传送阵,白金主教踌躇了几秒,也站了上来,大祭司欲言又止,最终也站上来,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圣诗,圣诗摇了摇头,这是她最后的倔强。

片刻后,在圣诗碎碎念着对苏晓口吐芬芳中,传送阵轰的一声启动。

当传送完成时,白金主教扶正脸上的面具,深吸了口气,他已经有些适应了。

【提示:你的空间抗性永久提升12点。】

“呕~”

圣诗干呕中接到这提示,她先是有点懵,随即释然。

初秋夜间的花香弥散在周边,苏晓身处一间没有门的仓房内,这仓房被一层薄膜状的结界笼罩,显然是鬼族先知的手段,以防传送所产生的巨响,引起这农场主的注意。

出了仓房,一片沐浴在月光下的花田映入眼帘,是沙漠之国独有的棘花,一年一季,花茎带刺,汁液有药用价值,根须嗮干后磨成粉,炒制后,是一种类似咖啡口味的饮品。

环视周边,苏晓看到约半米高的矮墙,将周边很大一片区域围上,绿地在沙漠之国很宝贵,每一块都有对应的地契,而这百亩绿地的地契,则属于本地一名叫克尔巴的农场主。

这等能种植棘花、桑卡树的优等绿地,其价值可想而知,外加克尔巴不仅是农场主,他还是「丰水都」内有名的富商。

苏晓看向花田环绕的城堡,因已到了后半夜,城堡的各个房间内都漆黑一片,农场主·克尔巴以及他的三名妻子,以及七个子嗣,都居住在此。

“老大,侍卫都搞定了,最起码48小时后,他们才会醒。”

巴哈无声飞来,落在苏晓肩膀上,解决一个富商的十几名侍卫而已,此等小事,巴哈手到擒来。

苏晓一行人走向百米外的城堡,推开正门进入其中后,看到主厅的宴桌上,躺着一排侍卫,这些侍卫的鼾声此起彼伏,有名老哥的脚臭味,弥散在主厅内。

顺着旋梯上行离开脚臭区,苏晓停步在一间卧室房门前,看着纯金属,从内部锁死的房门,再想到「丰水都」还算良好的治安,这农场主·克尔巴肯定是没少做亏心事,才订制这卧室房门。

苏晓取出神秘之眼,将其吸附在门锁上,几秒后,咔哒、咔哒两声脆响,房门应声开启。

苏晓、阿姆、巴哈、布布汪、凯撒、白金主教、大祭司、鬼族先知走进卧室内,几人围在一张大床周边,而这大床|上,正躺着人到中年,身材有些虚胖的农场主·克尔巴,以及他左右臂搂着的两名娇艳女郎,从年龄看,这应该不是农场主·克尔巴那三名妻子。

“喂,醒醒。”

大祭司用手杖怼了怼农场主·克尔巴的双下巴,谁知,农场主·克尔巴毫无察觉,继续鼾声如雷,见此,阿姆拎出龙心斧,大斧自然下落,斧刃半没入地面,发出砸响。

农场主·克尔巴一蹬腿惊醒,他眨了眨惺忪的睡眼,环视站在床边的几人,差点当场休克过去,这不能怪他,先不说拎着龙心斧,犹如来索命的阿姆,身穿一身大红袍,戴着白金面具的白金主教,就挺吓人,一旁还有两个神鬼之貌的糟老头子(大祭司与鬼族先知),更一旁,是头戴深渊之罐的凯撒,最后是被黑暗半笼罩,魅力-17点,周边似有血气弥漫的苏晓。

此时正值后半夜,农场主·克尔巴刚睁开眼,就看到此等阵容,他的第一想法是,自己怕是一觉睡死过去了,这里就是传闻中的冥界。

“几…几位冥使,我…我没做过什么坏事,一定要从轻处理啊。”

农场主·克尔巴下意识说出这样一句话,但他转而就发现不对,周边的陈设,怎么看都像是他的卧室,仔细一看,这的确是他的卧室。

“几位,保险柜在那,里面的所有东西,各位大人只管拿走,千万别客气,可别害我性命啊。”

农场主·克尔巴说话间已经闭上眼睛,一副房间太黑,他根本没看清苏晓等人样貌的模样,显然,克尔巴能有眼下的资产,绝非偶然,无论是应变能力还是智商,都不低。

见农场主·克尔巴的反应,苏晓知道,接下来的事好办了,他来到保险柜前,打开后,从里面取出两袋金币,丢给蜷缩在角落处,身上盖着被单的两名美艳女郎。

“嘘。”

巴哈做出禁声的手势,两名女郎双手握住钱袋连连点头,干脆就直接被单蒙头,尽可能降低存在感。

咔咔咔~

晶体座椅在床边构成,苏晓坐在晶体座椅上,目光平静的看着农场主·克尔巴。

十秒后,农场主·克尔巴已是满身冷汗,半分钟后,农场主·克尔巴整个人都不好了,心率降低到每分钟30~40次。

“他们倾尽家财,委托我来剥了你的皮。”

苏晓开口,听闻此言,农场主·克尔巴既如释重负的恢复正常,还眼中含怒的说道:“明明是他们自己……”

苏晓抬手,表示农场主·克尔巴无需多言,其实这其中有什么事,苏晓也不清楚,但没做亏心事的人,不太可能把卧室门加强到装甲级,窗玻璃是联盟产的四级晶质。

“帮我做件事。”

“好好,别说一件,十件都没问题。”

农场主·克尔巴答应的格外干脆,毕竟这是性命攸关的问题。

苏晓抬手,一旁的阿姆递来一张画像,苏晓将这画像对准农场主·克尔巴,问道:“这个人,认得吗。”

“不认识。”

“……”

苏晓作势要起身离开,一旁的阿姆当即一斧轮下,准备劈下农场主·克尔巴的脑袋,阿姆才不在乎其他,只要是苏晓授意,它就会去做。

“认得!!”

农场主·克尔巴高喊一声,斧刃距离他脖颈不到一公分处停下,那锋利的斧刃,让他感觉到悚然,即将要被劈中的喉颈隐隐作痛。

“他,他是丰水都的军需官·加布奇,我几天前还和他同桌庆宴,我们的私交很好,他是我的好友。”

“很好,明天中午把他约到你的城堡来。”

苏晓重新落座,一旁的阿姆移开龙心斧。

“可是,这是我的老友。”

“嗯?”

“这混账经常为非作歹,就算是我朋友,也该惩治!”

说到最后,农场主·克尔巴义正言辞,并非他弃恶从善,而是阿姆的龙心斧,又抵在了他的脖颈上,这让他的良心增强。

天色蒙蒙亮时,农场主·克尔巴的一家人,已经一个不落的被五花大绑,关在他的卧室内,而农场主·克尔巴本人,则端坐在宴厅的主位,座椅后的阿姆,负责‘保护’这名农场主的安全。

宴厅内,苏晓盘坐在单人沙发上冥想,自从「心之冥想」能力的等级突破Lv.90后,他发现,这能力提升起来格外艰难,但与之相对,每提升1级,都是对自身不小的提升。

时间转瞬到了中午时分,农庄庭院的正门敞着,侍卫与仆从们神色如常,可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他们后脑处,都有一块很不明显的凸起,代表他们的行动,正如提线木偶般,被大祭司所操控。

一辆车停在庭院内,沙漠之国的车辆不多见,都是从联盟海运而来,价格相比联盟贵几十倍,因此在沙漠之国乘坐车辆的人,非富即贵。

军需官·加布奇下车,这名戴着小圆帽,身形干瘦的中年人,是沙之王麾下右御最信任的几名心腹之一,正因如此,他才能坐上丰水都军需官这个位置,别小看这位置,不仅是肥差,还有不小的权柄,尤其是丰水都正在秘密驻军的情况下。

军需官·加布奇将小圆帽随手丢进车里,他之所以孤身来此,是因为他和农场主·克尔巴已经狼狈为奸……咳,已合作很久,这两人都赚的盆满钵满。

“这鬼天气,热死了。”

军需官·加布奇擦了把额头的虚汗,走进阴凉的城堡内,并顺着旋梯,轻车熟路的来到城堡三层的宴厅门前,推门而入。

“克尔巴,你着急喊我来,是不是又有……”

军需官·加布奇的话说到一半,忽感不对,他贼眉鼠眼的左右环视,发现窗口都被封上,身后的房门更是轰然关闭,外面攀附坚冰。

“居然敢暗算我,你能耐大了,克尔巴。”

军需官·加布奇单手按在后腰处,咬牙切齿的开口,而坐在宴桌住位的农场主·克尔巴没说话。

“让你雇的人出来吧,有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右御大人提拔我,不仅是因为我的脑袋好用,还因为我比看上去更有武力。”

军需官·加布奇说话间,从后腰处抽出把短刀,他盯着对面的农场主·克尔巴,但他疑惑的发现,克尔巴正皱着脸对他慢慢摇头。

“呦呵,听这意思,你还挺能打?”

异空间开启,巴哈从里面飞出,之后苏晓、阿姆、白金主教、大祭司、鬼族先知、圣诗从异空间内走出。

下一秒,背朝宴厅门而战的军需官·加布奇,已把握着短刀的手藏在背后,额头渗出冷汗,他当时害怕极了,眼前这五人中,有三个他都认得,不是想认得,而是报纸上看到的,联盟·黄昏疯人院院长·库库林·白夜,太阳神教·首席大主教·白金主教,晨曦神教·大祭司·特里维康。

军需官·加布奇艰难的咽了下唾液,他能确定,只要他稍有要喊救命,或是其他的可疑举动,他的脑袋会与他的身体告别。

“几位,我是……”

军需官·加布奇的话刚说一半,一个头套已罩在他脑袋上,此物名为【欺诈者头裹】。

被套上【欺诈者头裹】的瞬间,军需官·加布奇的身形突然变得笔直,直到犹如一根棍般,他直挺挺的倒地,身体抽搐了下,之后就不动了。

只见人罐合一的凯撒双手合十,口中地精语念念有词,身体哆嗦着冒出黄烟,奇妙的一幕出现,凯撒的样貌、气息等,竟开始向军需官·加布奇转变,这就是凯撒三神器之一【欺诈者头裹】的妙用。

准确的说,凯撒这不是伪装,而是在概念上暂时替代了军需官·加布奇的存在,在外人眼中,凯撒虽还是凯撒,只不过在众人的印象中,凯撒已在丰水都做了很久的军需官,这就是替换存在的效果。

两小时后,酒足饭饱的‘军需官·加布奇’驾车离开了农场,向丰水都的后城区驶去,一切看上去都很平常。

……

傍晚的夕阳垂在天边,让丰水都这座沙漠风情的城市,映照在黄昏的余晖下,高矮不齐的建筑间,一座巍峨的建筑很显眼,这是座存世久远的建筑,名为「圣沙堡」。

此刻「圣沙堡」的议厅内,一众大臣与权贵都恭敬退走,而位于黑铁铸成的王座上,一道赤膊上身,右臂完全有金色鳞甲覆盖的身影,正位于王座上,他的身材魁梧,身高3米以上,酒红色头发,更是平添几分强悍感,而他的双眼,乌黑到让人心惊胆战,仿佛只是与他对视,就控制不住屈膝跪拜,那气场分明是,在面对这位时,唯有跪伏在地,才能稍有心安感。

没错,这位强悍的王者,正是统治整个沙漠之国的暴君,沙之王。

位于沙之王的左右两侧,分别站着一男一女,其中男人独眼、身形消瘦,气息犹如潜伏在暗中的毒蛇,那只独眼正冷冷盯着敌人,这就是沙之王的右御大臣·卡伽。

而位于王座另一侧的左御大臣,则是主管财政、税收等,她脸上戴的银色金属面具,与银面所戴的很像,看来都是出自鹿角组织。

“等了这么久,终于要等到联盟和北境再度开战。”

沙之王沉声开口,闻言,两侧的左右御大臣俯首表示赞同。

“卡伽,魂伤好些了吗。”

沙之王端起王座扶手上的金属酒杯,一口饮尽杯中美酒。

“好些了,王。”

右御大臣·卡伽并未显得过于恭敬,毕竟现在没外人在场,对沙之王的过于恭敬,反而显得生分与疏离。

“过些日子,我去趟圣兰,听说那边出了名能抑制魂伤的名医。”

“不敢劳烦王亲去,臣下去往即可。”

“能治魂伤的名医,在虚空都罕见,更别说这里。”

沙之王说话间,一旁的左御大臣把他手中的空酒杯斟满。

显然,沙之王不是纯粹的暴君,他麾下的几名得力大臣,都对他死心塌地,倘若沙之王是毫无作为的暴君,也没可能统治沙漠之国这么多年,而且还打造出能与联盟、北境帝国争锋的沙漠军团。

只不过,每到夜深人静时,沙之王都会想起曾经的一幕,他用利剑,刺穿已身负重伤的马文·华尔兹后心的那一幕,对方转头看向他时,那错愕与痛惜的目光,一遍遍在噩梦中回想起。

‘小兔崽子,你好像快饿死了,要不要和老子走?管饱,有肉吃。’

曾经在路边饿到濒死的孩童,始终忘不了这句话,哪怕现在成了王者,也无法彻底忘记。

沙之王以最干脆的方式,背叛了灭法阵营,原因很简单,沙之王要站在赢的那一方,而灭法阵营的败局,已到了无法逆转的地步,灭法之影,太少了。

“王,我手下一心腹,有一宝物想献给王,不知……”

右御大臣·卡伽的话,把沙之王从回忆拉回来,沙之王抬手,示意免了,这么多年来,献宝的人太多,罕有他需要的好东西,况且面对这些献宝者,他作为王,一般都会回馈些什么,要是回馈的少了,显得他这王吝啬,回馈的太多,亏了,既郁闷,又没处说去。

“咳~,这次真的是宝物。”

说出此言,右御大臣·卡伽笑的无奈又尴尬,一旁的左御偏头偷笑。

“哦?”

沙之王被勾起几分兴趣,他沉吟了下,这名部下鞍前马后追随他这么多年,对方两次推荐这献宝者,再次拒绝难免有所不妥,他稍一挥手,示意右御大臣·卡伽把献宝者带来。

没一会,右御大臣·卡伽带着畏畏缩缩的军需官·加布奇,走进议厅内,军需官·加布奇,不,应该是凯撒演技炸裂,他带着几分畏惧与期望的跪伏在地。

见跪伏在地的凯撒,王座上的沙之王皱起眉头,不知为何,看到此人后,他心中莫名的膈应,哪哪都不舒服,相比对方献上的宝物,他更想立即下令,把对方拉出去砍了。

“大王,我偶然捡到一宝物要献给您,您请看。”

凯撒打开怀中捧着的精致木盒,一顶黑色王冠,出现在沙之王的视线中,看到此物的瞬间,沙之王的瞳孔快速紧缩,他呼的一下从王座上起身。

“来人!把此人拉出去,斩了!”

沙之王一声断喝,十几名亲卫轰然开门,不由分说,抓着凯撒的手脚,把他给抬出去。

“把这东西扔到边壤深沟里,不,扔到最远的海域。”

沙之王指向地上的木盒,一名亲卫军将其盖上拿起,向议厅外走去,就在这名亲卫军走到门口时,沙之王逐渐从暴怒中平息,他作势开口,但又忍住了。

就在手拿木盒的亲卫军即将把议厅的门关上时,沙之王下令道:“回来。”

听闻此命令,几乎要关上门的亲卫军停下,回到议厅内单膝跪地,低下头,等待沙之王发落。

沙之王在王座前来回踱步,最终,他下令让自己的十名亲卫军严加看守此物,暂时先不扔,虽说沙之王察觉到,此物大概率是原罪物,但原罪物也有契合度一说,只要与某件原罪物的契合度高,这不仅不是灾祸,反而是莫大的机遇,沙之王隐隐感觉,他和这王冠的契合度很高,但心中的理智,让他没贸然接触此物。

时间在不知不觉间过去,晚十一点,圣沙堡的寝厅内,床榻上的沙之王睁开双眼,月光从打开的落地窗映照在他身上,晚风吹动轻薄的纱帘,沙之王单手轻揉着额头,片刻后,他下令道:

“来人。”

话音刚落,守在寝厅外的亲卫走进寝厅,单膝跪地。

“去,把那王冠取来。”

亲卫听令后,没一会就取来木盒,将其打开,这名亲卫单膝跪地着将木盒双手奉上。

沙之王看着木盒内的王冠,越看越出神,最终,他脸上浮现笑容,道:“我就是你所等待侍奉的君主。”

言罢,沙之王拿起了原罪物·灵魂王冠,当他回过神时,已把灵魂王冠戴在头上,更让他诧异的是,他感觉只过了刹那而已,天就亮了,更加让他疑惑的是,他发现自己的实力竟然迈进了一大步,只不过,他右手中好像掐着什么东西,举起一看,是一具枯槁的干尸,这干尸的神情格外扭曲,那双枯瘪的眼睛中,似乎还满是不敢置信。

沙之王仔细打量,最终确定,这是他的心腹,右御大臣·卡伽。

“王,您…您在做什么。”

王殿内,身体快抖成筛糠的左御大臣开口,她身后,是几十名茫然无措的亲卫军。

大家还在看:征战乐园我的余生开了挂我想当巨星雷古鲁斯决定不当圣斗士了极拳暴君恶魔果实供货商我有一张沾沾卡退后让为师来踏星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