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总裁的强婚蜜爱下载
  3. 总裁的强婚蜜爱
  4. 第676章 吐血

第676章 吐血

作者: |返回:总裁的强婚蜜爱TXT下载,总裁的强婚蜜爱epub下载

皇甫夙寒眼眸微动,里面有光在涌动,合在墨色,像银河的星星,一闪一闪,璀璨夺目。

苏羽儿瞧见皇甫夙寒这模样,眼睛眯起,“是不是?”

她对小时候的记忆已经忘的差不多。

人家说,一孕傻三年,她感觉自己现在的记忆是真的越来越不好了。

皇甫夙寒垂眸看她,那眼里是大大的好奇,还有迫切想要知道是心思。

眸中波光微转,皇甫夙寒转身,“没有。”

苏羽儿还等着他回答呢,他竟然转身走了。

明明她在他眼里都看见了肯定答案。

苏羽儿跟上去,“有,绝对有!”

皇甫一诺听见声音,趴在皇甫夙寒肩上,看着苏羽儿跟着她们小跑,她以为苏羽儿是要追她们,她笑起来,手拿着花扬,“bababa……”

几人围着周围走了一圈,停在一个凉亭里。

冰凉的石凳,苏羽儿坐上去打了个冷战。

皇甫夙寒握住她的手,“冷了?”

这边的绿化带靠近护城河,风一吹,就冷的不行。

苏羽儿点头,“有些冷。”

走着还没什么感觉,这一坐下来就觉得冷了。

皇甫夙寒拉起她,“过来。”

“嗯?”苏羽儿疑惑,随着皇甫夙寒的力道站起来,“干嘛?”

皇甫夙寒手上用力,苏羽儿便坐到他腿上。

皇甫一诺被皇甫夙寒另一只手抱着,在左边,苏羽儿这一坐,就在右边,倆母女刚好一左一右。

皇甫夙寒手臂顺势圈紧,苏羽儿便挨上他充满力量的胸膛。

苏羽儿脸红了,但她没挣扎。

她喜欢皇甫夙寒对她的霸道,也喜欢和他亲近。

“冷吗?”指腹落在她肚腹,轻柔的按,声音也变的低哑。

苏羽儿软进他怀里,手也顺势抱住他脖子,脸靠在他颈项,“不冷了。”

皇甫夙寒转眸看她,嘴角弯弯的笑,红润的唇,鬓间的梅花,她像一幅画似的,美丽的落在他沉黑的眼里。

皇甫夙寒低头,唇含住苏羽儿。

皇甫一诺眨巴眨巴眼,爸爸妈妈在干什么?

苏宅,客厅里的气氛从紧张到凝固,从凝固到寂静,苏源已经无力支撑自己的身体,他靠在沙发上,眼睛闭着,脸上是大山压顶的沉重。

宋成和站在旁边,看看苏源的脸色,再看看时间,他拿起手机,转身离开。

苏源这样,他不放心。

杨慧珍坐在对面,该说的她都已经说了,但她也知道了一些事。

言婉,就是苏源的女儿,而羽儿,是苏源的外孙女。

时间,地点,人,年龄,一一对上,这些答案已经无可更改。

杨慧珍没说话,心里也是翻江倒海的震惊和不可置信。

她没想到言婉的生父竟然和皇甫正雄是好友,没想到兜兜转转,亲人就在唾手可及的地方。

这种被老天爷抓着命运摆弄的事实让她无力。

苏源此刻的想法也是如此,但他比杨慧珍多了一分茫然,两分沉重,五分痛苦。

琳儿很可能不在了,而他的女儿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在不在人世。

他痛苦,他悔过,他绝望,却都无法弥补以前自己错误的决定。

他好恨,好恨自己。

苏源捂住胸口,突然咳嗽起来。

杨慧珍一惊,赶紧站起来,“你……”

外面,宋成和听见苏源的咳嗽声,挂断电话,快速进来,“老爷!”

杨慧珍已经扶住呼苏源,但她根本扶不住,苏源弯腰咳嗽,整张脸咳的通红,甚至呕的一声,吐出一口血。

“老爷!”

“苏老先生!”

……

皇甫夙寒得到消息的时候,苏源已经被送到卧室,医生在给他查看情况。

杨慧珍和宋成和站在床前,脸上都是忍不住的担忧。

皇甫夙寒沉着脸挂断电话,眼里的凝重吓到苏羽儿。

“怎么了?”

苏羽儿赶紧站起来,声音里是控制不住的不安。

皇甫夙寒看向她,避重就轻,“苏老身体不舒服。”

苏羽儿顿了下,“是不是很严重?”

皇甫夙寒抱起睡着的皇甫一诺,“医生去了,我们现在回去。”

“好。”

两人不再耽搁,赶紧回苏宅。

有孩子在,不能那么洒脱,两人一走进客厅,皇甫夙寒就对她说:“你带绵绵去客房,我去看苏老。”

苏羽儿点头,“你去,我这里不用担心。”

“嗯。”皇甫夙寒摸了下她的脸,转身上楼。

苏羽儿则是叫佣人找间客房,让她把皇甫一诺放到床上。

佣人赶紧过来,“小姐,您的房间一直留着。”

苏羽儿一愣,点头,“麻烦您了。”

佣人带着她上楼,打开卧室门,里面是浅碧色的装修,大方简约,紫色的床帐带着女儿家的梦幻,床尾对着的墙上挂着一幅毕加索的画,整体可爱不失优雅。

这是苏弦月的房间吗?

毕竟这里她没来过,佣人却说一直留着,不是苏弦月的是谁的?

但其实不是的,这是苏羽儿和皇甫夙寒结婚后,苏源特意让宋成和布置的。

苏羽儿把皇甫一诺放到床上盖好被子,没过多停留,就让佣人带着她去苏源的卧室。

她要看看苏源的情况,不然她不放心。

佣人很快领着苏羽儿来到卧室。

门开着,佣人对里面的人说:“小姐来了。”

里面的人看过来,包括躺在床上的苏源。

他在刚刚的精神剧烈激荡中,眼睛布满了血丝,一张脸也在短短的一个多小时里老了许多。

他看着苏羽儿,眼眶有东西在动。

苏羽儿也看见了苏源,这苍老的老人,像瞬间被抽干了精神气,委顿的如变了一个人。

苏羽儿忘记了要走过去,愣在那,呆呆的看着苏源,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

皇甫夙寒走过来,揽过她纤细的腰身。

苏羽儿紧绷的身子和缓,轻声问,“怎么回事?”

实在里太突然,突然的让她措手不及。

医生已经直起身,脸色沉重。

他看向宋成和,宋成和接触他的视线,点头。

两人悄声出去,杨慧珍也跟着出去。

昨晚,皇甫夙寒说,暂时不要告诉羽儿。

她懂。

但现在……

杨慧珍叹了口气,走到门口的时候,把门轻声关上。

苏羽儿和皇甫夙寒来到床前,苏源的视线跟着苏羽儿移动,最后停留在她的脸上,好久,眼眶涩然,“孩子……”

嘶哑的声音,像被暴雨侵袭的老树皮,带着无力,脆弱。

苏羽儿心里一紧,握住朝她伸出的布满老人斑的手。

“爷爷,你怎么了?”

一声‘爷爷’,苏源眼里的泪一下滚落。

里面的痛苦和风霜像突然袭来的沙尘暴,让苏羽儿心慌又心惊。

“爷爷,你……你不要哭……”苏羽儿赶紧去拿纸巾,心里是说不出的感觉。

一个花甲老人哭,那种震撼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苏源捏着苏羽儿的手很用力,不知道是太过用力的关系还是情绪的关系,他的手抖的很厉害。

苏羽儿感觉到了,心里生出一种莫名的难过和悲伤,“您不要哭,您不舒服,我叫医生,我叫医生……”

苏羽儿说着就要转身,苏源却拉住她,嘴唇张开,艰难的说:“不……”

皇甫夙寒看着苏源,他眼里有着强烈的迫切,里面的光忽明忽暗,像暴风雨里的电闪雷鸣,让人心颤,也让人沉重。

他想说,叫他外公,不要叫他爷爷。

这是他迫切想要说出的话,苏羽儿看不懂,他却是看懂了。

苏源忍住了,在话出口时,他强迫自己吞了回去。

他不能说,他不能让她知道。

她的外孙女现在过的很好,很开心,很幸福,他不能让她,不能让她因为他们了老一辈的事而穿上沉重的枷锁。

他不能。

“您,您别激动,有什么您慢慢说,我在这陪您。”苏羽儿感觉到苏源有话要说。

他那不停颤抖的唇,不断张合的上下唇,眼里的神色,都在告诉她他有话说。

但不管这些情绪表露的有多直接,显然,苏源始终没说出来。

他只看这苏羽儿,眼里有很多神色划过,似要把他对何琳的感情全部落在苏羽儿头上。

苏羽儿看苏源这样子,像随时会晕厥一样,她更紧的握住他的手,转头去看皇甫夙寒,让他想办法。

皇甫夙寒弯身,手按在苏源的手上,声音低缓有力,“爷爷,别担心,一切都会好。”

一句话,苏源浑身一震,眼珠转动,落在皇甫夙寒脸上。

皇甫夙寒看着他,“放心。”

医生让她们尽快把苏源送去医院,他身体本就不好,这次情绪激动,引起吐血,他的身体机能在快速减退,必须立刻去医院,避免病情恶化。

宋成和没迟疑,直接吩咐车。

苏羽儿要跟着一起去,皇甫夙寒让她回家,带着孩子在家等。

苏羽儿不放心,还想坚持。

不知道为什么,不看到苏源平安,不听见医生说不危险,她这心就怎么都放不下去。

杨慧珍在旁边劝她,“你去了也没用,有夙寒在,不会有事。”苏羽儿紧皱的眉这才松了点,“皇甫夙寒,一有消息你就通知我,好不好?”

大家还在看:试婚总裁一宠到底暖婚,我的霸道总裁笙笙不息,霸道总裁深情爱霸道总裁独爱小丫头霸道总裁:女人,请负责最强婚宠,总裁霸道爱霸道总裁爱上我总裁宠妻太霸道霸道总裁太专情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