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总裁的强婚蜜爱下载
  3. 总裁的强婚蜜爱
  4. 第684章 宴会的混乱

第684章 宴会的混乱

作者: |返回:总裁的强婚蜜爱TXT下载,总裁的强婚蜜爱epub下载

“这是……”徐佳宁指着屏幕上的照片,在一片日落西山的黄昏下,一个挺拔的人站在阳台前,身上穿着白衬衫,袖子挽到手肘,最后一缕光落在他身上,他像画一样,美的不真实。

“啊!”苏羽儿一顿,看向照片,这才发现,自己偷拍的一张夹在了小相册里。

睫毛眨了眨,小脸上也浮起丝丝红晕,大眼却是坦荡荡,“我老公。”

“嘶!”徐佳宁深深收一口气,看向苏羽儿,“我觉得我可能认识了一个不得了的人。”

正面没看到,仅是一个背影,但有的人仅一个背影便足以。

苏羽儿好笑的拿回手机,“哪里。”

看向徐佳宁,“你怎么办?回去吗?”

徐佳宁叹了一口气,“不然?”

苏羽儿点头,“我也回去。”

“嗯?”苏佳宁拿包的手一顿,看向苏羽儿,“你不再玩玩?”

苏羽儿叹气,“不玩。”

她走的时候皇甫夙寒脸色不大好,他没说,她却感觉得到。

女人的宴会,男人没必要去,而且她去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准备把东西给杜红青,走个过场就回来。

所以,她没让皇甫夙寒送她,直接南风送她到目的地,等她快结束的时候给他打电话,让他来接她。

她抱着他,讨好的说了好久,他才嗯了声,放心。

想起车子开走,那站在门口一脸冷漠的人,苏羽儿就忍不住想要。

“你这不是刚来吗?怎么不玩了?”两人走出去,苏羽儿只得说:“太晚了,孩子在家,我不放心。”

徐佳宁点点头,“也是,你结婚了,有孩子了,不一样了。而且杜红青她也不是真的要你来这玩多久。”

两人说着朝前走,两个穿着礼服的女人走过来,脸上是鄙夷,讽刺。

“哼!瞧她那得意样,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个老头!”

“可不是,想想就恶心,她也下的去嘴!”

“怎么下不去嘴?只要有钱,我看就是个白发苍苍她也下的去!”

“真是为了钱,底线都没了!”

“这有什么,我听说之前她整容回来就做了野模,野模知道吧?今天和这个睡,明天和那个睡,说不定一天睡几个,都不知道被多少个男人睡了!”

“那个圈子啊,啧啧,那个圈子乱的很,都不知道她身上有没有病,哎呀,我不能在这呆了,待会就回去,免得惹的一身骚!”

两人说的津津有味,完全没注意到徐佳宁和苏羽儿,直到两人走远,走进了洗手间,声音这才消停。

苏羽儿眉头拧紧,没说话。

每个人都每个人的选择,她没有资格去评判什么。

“你是不是没想到?”徐佳宁突然问。

苏羽儿顿了下,点头,“是没想到,但想想也正常。”

徐佳宁嘴角露出笑,“她现在的主就是我们公司的老板。”

说话间,两人停在宴会厅大门,徐佳宁看一眼里面,然后对看着她的苏羽儿说:“我就不进去了。”

她指指身上的礼服。

苏羽儿回神,点头,“好。”

徐佳宁拿出手机,“你电话号码给我一个,有时间约。”

苏羽儿报了号码,徐佳宁对她摆摆手,转身离开。

苏羽儿收回视线,转身看向宴会厅。

人比刚刚多了,很热闹,来来往往,吹来一阵阵的香风。

还好,这次苏羽儿很快看见杜红青在哪,她提起裙摆,快步走过去。

杜红青身高有一米七,穿着高跟鞋在包围圈里很出挑。

她一眼就看见苏羽儿,对苏羽儿举了举杯,嘴角是艳丽的笑。

包围圈的人察觉到她的动作,都看过来。

相对于杜红青红玫瑰的张扬,傲慢,苏羽儿就像只白玫瑰,美的清新,美的淡雅。

一下子接触到这么多实现,苏羽儿神色微讶,但很对,微笑点头,算打过招呼。

她脸蛋本就长的精致,晚礼服简单大方又不失优雅,她展颜一笑,周围的灯光似乎都黯淡了几分。

“这……不是苏羽儿吗?”突然有个人说,声音夹杂着难以置信。

苏羽儿以为会场里除徐佳宁,杜红青,其她的人她都不认识,没想到,还有人认识她。

她疑惑看去,这才发现是当初一个社团的,和杜红青一个届的,好像叫唐敏。

苏羽儿想起,对她点点头,“敏学姐。”

“没想到啊,这人几年不见,完全就是大变样。”唐敏声音恢复了些,但话里却带了股讽刺。

苏羽儿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接。

唐敏旁边一个人接了,“可不是,麻雀变凤凰,现在也不是新鲜事了。”

“凤凰?你确定?”唐敏看向那人,笑的别有深意。

那人也笑了,意味深长的说:“要加引号的。”

说着,两人视线都落在杜红青身上。

杜红青冷笑一声,“加引号的,也比连引号都没机会加的好。”

女人一旦发动战争,是很可怕的。

苏羽儿听着这几人的话,再回想在社团那会,杜红青和唐敏不对盘,杜红青为难她,唐敏就帮她,两人的战火一直在烧,并且越烧越旺,没想到,几年过去,这火依然不灭。

包里传来隐隐的呜呜声,苏羽儿顿了下,上前看着杜红青说:“学姐,我家里还有事,先回去了。”

杜红青从唐敏身上收回视线,“回去?苏羽儿,你不给我面子吗?”

突然的一句话,战火烧到了苏羽儿身上。

苏羽儿脸上的笑不变,“不是,孩子在家,我不放心。”

“你结婚了?”杜红青脸色冷了。

她以为苏羽儿和她一样,没想到她竟然结婚了!

苏羽儿自然看出来杜红青的神色变化,但她不动声色,声音轻柔,“嗯,八个多月,我离开太久,她会闹,学姐,以后有机会我们再聚。”

杜红青脸色瞬间变得难看。

相当难看。

苏羽儿不再多说,对看着她的人点了下头便朝外走。

只是走了几步,手被拉住,“羽儿,你手上戴的钻戒是不是……唯一?”

很大的惊呼声,周围的人都看向苏羽儿的手。

此刻正被唐敏拿着,举在灯光下,硕大的钻石瞬间绽出七彩光芒。

嘶——

“唯一……”

“天!那不是两年前从X国开采出来的六方晶钻吗?全世界只有一颗,唯一的一颗!”

“不会吧?那不是文物吗?怎么会成为戒指?”

“不可能不可能!”

“我也不相信,但你不知道,这种钻石在灯光下会放出七彩的光,比彩虹还要漂亮,你们看……”

说着,手指向水晶灯,果真,在水晶灯的四周,以及天花板,呈现出彩虹一样的奇景,让人惊叹。

苏羽儿呆住了。

她一直都知道这个钻戒很贵重,因为是婚戒,皇甫夙寒不会拿一般的来。

她懂。

但她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婚戒会这么贵重,而明明之前,这种景象一次都没有过。

苏羽儿完全懵了。

“有句话说的好,越是显摆就越缺什么。”唐敏眼睛里是忍不住的羡慕,但更多的是得意。

她看不惯杜红青很久了。

尤其她几次的项目都因为杜红青给搅黄,这口恶气她憋了很久,今天终于发泄了。

杜红青脸上的难以置信在唐敏的一句话里快速转变,脸色难看的像黄泥。

但她混了这么几年,也不是白混的,双手抱胸,呲笑一声,“有的人特别喜欢装,以前是装清纯,装无辜,现在是装虚伪,装白莲花,我都看烂了。”

苏羽儿拧眉,把手从唐敏手里抽回来,右手提的包放到左手,“我还有事,你们聊。”

“这么快就走,是被我拆穿了吧?”杜红青走过来,脸上尽是鄙夷。

苏羽儿顿了下,继续朝前走,手臂被唐敏拉住。

她力气很大,拉着苏羽儿面对杜红青,“羽儿,别怕,你当着这里所有人的面告诉杜红青,你老公是谁!”

识货的人看一眼就知道真假,杜红青根本就是在死撑,她今天就要撕碎她这张虚伪张扬的脸,露出里面恶心的丑陋。

苏羽儿抿唇,眼睛看着唐敏,轻柔的声音变沉,“敏学姐,我真的有事。”

苏羽儿不想让自己成为杜红青和唐敏的战火,更不想她和皇甫夙寒的关系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曝光。

她觉得这是对皇甫夙寒的不尊重。

唐敏以为苏羽儿是怕了。

捏紧她的手臂,激动的说:“羽儿,你放心,我不会让杜红青欺负你的,你尽管说,看看到底是谁……”

杜红青好笑的打断她,“唐敏,你是想看我出丑想的发疯了吧,我告诉你,这里是我杜红青的地盘,有我在,你想都别想!”

说完,看向苏羽儿手上的钻戒,“是真是假,我现在就找人来鉴定!”

这个戒指,只要到她手里,真的也是假的!

杜红青眼里露出狠辣,手朝苏羽儿抓过来。

唐敏意识到杜红青的意图,挡在苏羽儿面前,却被杜红青一把推开,摔在地上。

“杜红青!”杜红青阴笑的看着苏羽儿,眼看着手到苏羽儿手上,苏羽儿却快速后退,在她愣神的一刹那,她眼前一花,手传来剧烈的痛。

大家还在看:试婚总裁一宠到底暖婚,我的霸道总裁笙笙不息,霸道总裁深情爱霸道总裁独爱小丫头霸道总裁:女人,请负责最强婚宠,总裁霸道爱霸道总裁爱上我总裁宠妻太霸道霸道总裁太专情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