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总裁的强婚蜜爱下载
  3. 总裁的强婚蜜爱
  4. 第717章 身世

第717章 身世

作者: |返回:总裁的强婚蜜爱TXT下载,总裁的强婚蜜爱epub下载

“我闹?”苏羽儿瞪眼,手抓住皇甫夙寒的手臂,气的咬下去。

自己只是和别的男人说几句话他就吃醋吃的要死,他在外面惹了桃花,人都找上门了,他竟然还不知道。

还真是有够心大的啊!

皇甫夙寒由着她咬,眉头依旧皱着,却没有生气,眼底还划过笑。

苏羽儿看见,当即加重力道。

看我不咬的你长记性!

车子很快停在酒店,苏羽儿开门下车,先走在前面,皇甫夙寒跟在身后。

南海拿过房卡,跟上两人。

酒店早就订好,司机把行李放到酒店房间便离开,南海把房卡递给皇甫夙寒,也很快离开。

苏羽儿有些累了,走进卧室便躺到床上。

皇甫夙寒走过去,坐到床上看向卷过被子盖住脸的人,柔声说:“吃点东西再睡。”

飞机餐即使的头等舱也不那么好吃,苏羽儿睁开眼睛,把被子掀到皇甫夙寒身上,“你喂我!”

皇甫夙寒勾唇,嗯了声,起身走出去。

苏羽儿瞪着皇甫夙寒出去的身影,磨牙。

为什么她觉得她越生气他就越高兴?

身上黏黏的,有些不舒服,苏羽儿起身去浴室。

洗好澡出来餐食已经放在桌上。

好的酒店就像家一样,桌子,椅子,沙发,吧台,就连台球桌也有,很齐全。

皇甫夙寒正站在阳台接电话,听见声音,朝她看过来。

苏羽儿洗了澡,精神了许多,把头发擦的干了些,就包起来走向餐桌。

还真的有些饿了。

餐桌上的饭菜还冒着热气,显然刚送来没多久。

苏羽儿拿过筷子便夹了饭菜吃。

皇甫夙寒皱眉,“就这样。”

挂断电话,走过来,“头发吹干了再吃。”

拉起苏羽儿,把她头上的毛巾拿掉。

苏羽儿没办法,避免头发的水滴到饭菜里,站起来,幽怨的看着皇甫夙寒。

她嘴角还留着菜汁,鲜亮可口。

皇甫夙寒抬起她的下巴,唇直接吻上去。

苏羽儿,“……”

她吃了一口菜,皇甫夙寒却吻了个遍,到最后,把头发吹干,饭菜只有温热了。

皇甫夙寒要另外叫,被苏羽儿拉住,“没事,我现在有点困了,我吃了就睡。”

她是真的有点困了。

皇甫夙寒看她眼睑下的一点青,嗯了声,坐下。

两人吃完,苏羽儿就躺床上了,被子一盖,脸埋在枕头里就睡了过去。

皇甫夙寒看着她很快沉浸睡梦的小脸,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下,起身把餐桌收拾,这才去浴室洗漱。

皇甫夙寒洗漱好,没有和苏羽儿一样躺床上,而是穿戴整齐走出酒店。

南海早已在外面等着,听见声音,走过来,“二爷,陆先生已经到了。”

“嗯。”

皇甫夙寒大步向前,南海跟上。

此刻另一边,肖家,占地千亩的城堡。

一众保镖从大门站到客厅,整齐划一。

而客厅两旁不止有保镖,还有穿着统一整齐的佣人服的佣人。

一个个都低着头,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

一个穿着管家服的人站在前方,威严的说:“外面人心险恶,小姐单纯无知,你们不看好小姐,小姐现在出事了,拿你们抵吗?”

下面人的腰顿时就弯了下去,全身发抖。

“一个个的,肖家养着你们,不是让你们只吃饭不干活的!”

“从今天开始,别墅里的三等佣人,二等佣人全部辞退,一等佣人全部降为三等佣人!”

下面的佣人顿时哀声哉道,但不等她们多说,已经有保镖上前把她们拉走。

但这并不是结束,最前方的人说:“今天看护小姐不利的保镖全部辞退!”

“肖伯。”青瓷沉冷的一声,带着隐隐的严厉,一个人从楼上走下来。

肖冥躬身,“董事长。”

覃睿菱下楼,身上深蓝的西装让她整个人显得干练又强大。

“今天的事,我不想再有第二次发生。”覃睿菱厉眼扫过去,那站在客厅两旁的保镖当即低了头。

肖伯,“是我的疏忽。”

覃睿菱转眸,漂亮的眉眼因为眼睛的锐利而敛去了女人该有的温柔,剩下的是冰冷的刀刃。

“馨馨这段时间呆在家,好好学学肖家规矩。”

“是。”

几辆车子很快停在城堡外,一行人快速进来,很快停在覃睿菱面前,“董事长,您马上三点有个会议。”

覃睿菱抬眸,不再多说,朝前走。

一行人立刻浩浩荡荡的跟上,很快,车子驶出城堡,一切归于安静。

二楼,肖宴馨赤脚站在轻如羽毛的地毯上,拿起卧室里的东西就朝门外砸,边砸边吼,“你以为我稀罕你这些东西吗?”

“我不稀罕!你再有钱又怎么样,你冷血,无情,所以你丈夫才死了,所以你没子嗣!”

“你养了我这么多年,你很恨吧!恨我怎么活着,你怎么没有孩子,覃睿菱,一切都是你!”

“都是你!你活该!”

……

安静奢华的包厢,陆恩奇坐在沙发里,把一份资料递过去,“当初里面的人找到了一个,只是那个女人已经死了,我是从她女儿嘴里知道的。”

皇甫夙寒拿过资料,开始翻看。

陆恩奇点燃一支烟,说:“她女儿说她母亲当年突然抱了一个回去,没呆多久,隔天就抱着孩子走了,我算了算那个时间,刚好和老太太接到孩子的时间相似。”

皇甫夙寒眯眼,一页页文件在他手上快速翻过。

陆恩奇知道他对这事上心,“那女人回去后就带着她女儿跑了,先后去了几个地方,好像是躲什么人,她女儿对我说,最后在这里她母亲见过一个女人,我猜那个女人就是苏羽儿的母亲。”

所以,线索停在F国。

这也是皇甫夙寒带苏羽儿来的真正原因。

“可惜的是那天她母亲并没有带她去,所以她没见到苏羽儿的母亲。”陆恩奇有些可惜。

要见过的话,那他们会轻松许多,并且不会像现在这么麻烦。

“最后停留的地点在哪?”皇甫夙寒合上文件,眉眼黑沉的看着陆恩奇。

资料上详细的写了陆恩奇调查的线索,一条条,一桩桩,从当年娱乐城突然消失到后面抽丝剥茧,开始出现当年事情的轮廓。

而苏羽儿的母亲当年差点受到迫害,但被一个大人物救了,这个大人物是谁,没有人知道,不是不说,而是真的不知道。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苏羽儿的母亲是跟着那个人走了,去了哪不知道,但几年后,苏羽儿的母亲有了她,并且把她生下来,让人把她送到杨慧珍手里。

从这里可以看出,她母亲当时很危险,却也很爱她。

否则她不会把她生下来,不会大费周章的让人把她送到她养母手中。

后面的线索有断了,不知道苏羽儿的母亲发生了什么,但消息在几年间沉寂,直到那个女人再次见到苏羽儿的母亲,一切似乎已经风平浪静。

很庆幸,她母亲还活着。

但是,她没有回去,没有回去看自己的孩子。

是有苦衷还是怎么?

一切的线索再次在那一次见面后断了。

而地点停留在F国,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时间停留在十年前。

十年。

一个不长不短的时间,足够让一切面目全非。

陆恩奇知道皇甫夙寒问的是当时那个女人和苏羽儿母亲见面的地点,他皱眉,“不知道,她说她母亲趁她睡着的时候去的,回来了发现她母亲很伤心,问了才知道她母亲去见了一个朋友。”

“她母亲说了什么?”皇甫夙寒声音沉了几分。

陆恩奇回忆了下,说:“很好,她现在过的好,她也就放心了。”

这是那个女人的女儿对他说的话,陆恩奇记下来了。

皇甫夙寒靠近椅背,手指拿着杯子摩擦杯沿。

很好,她现在过的好,她也就放心了。

这句话隐藏了许多东西,包含了无数可能。

甚至……可能推翻他刚刚的猜测。

可能,苏羽儿的母亲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还活着,或者,苏羽儿的母亲什么都忘记了。

陆恩奇不知道皇甫夙寒在想什么,他眼帘低垂,隐在暗处,睫毛在眼睑下投下一层暗色的阴影,越发深不可测。

陆恩奇坐起来,点了点烟灰说:“我已经让那个女人把她们当年停留的地方记下来了,你要看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去。”

只是十年,很多东西都变了,城市也变了。

同样的一个地方,东西却不一样。

皇甫夙寒抬眸,眼睛突然锐利,“她母亲的遗物还有没有?”

陆恩奇点头,“有,但是,那些东西我都看了,都是……”

“给我。”

皇甫夙寒起身,走出包厢门的时候,沉着的一句话落进陆恩奇耳里,“今晚之前送过来。”

苏羽儿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她躺在床上没动,手臂张开,呈大字型,完全放松自己。

皇甫夙寒没在卧室,她知道他肯定出去了,她也不再像以前一样着急,拿过手机算了算时间,这个时候,京都那边估计还是凌晨三四点的样子。算了,等过几个小时再给季伯打电话问绵绵吧。

大家还在看:试婚总裁一宠到底暖婚,我的霸道总裁笙笙不息,霸道总裁深情爱霸道总裁独爱小丫头霸道总裁:女人,请负责最强婚宠,总裁霸道爱霸道总裁爱上我总裁宠妻太霸道霸道总裁太专情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