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腹黑萌宝:亿万爹地要听话下载
  3. 腹黑萌宝:亿万爹地要听话
  4. 第72章 受了伤才知道谁爱你

第72章 受了伤才知道谁爱你

作者: |返回:腹黑萌宝:亿万爹地要听话TXT下载,腹黑萌宝:亿万爹地要听话epub下载

第72章受了伤才知道谁爱你

楚笑微笑容微冷,直视楚泽,“爸,你确定不离婚?”

“微微,你听爸爸说。”楚泽一看楚笑微生气了,连忙站起来。

楚笑微冷下了笑容,根本不看楚泽。目光看向地上的夏邑,还有蹲在旁边的夏丽雅。恶劣的勾起嘴角,“我给你们把窟窿填上,你们和我爸离婚怎么样?”

夏丽雅和夏邑脸色同时一变,错楞的盯着楚笑微,显然不相信。

楚笑微笑的很温柔。楚泽瞪了一眼楚笑微,“胡闹,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你那里有那么多钱?”

“是啊,微微你怎么有这么多钱?”夏丽雅好奇,眼中闪过贪婪,“你是不是骗我?还是你上了东方轩的床,他给你这么多钱?微微,东方轩还缺女伴吗?你看夏邑可以吗?”

楚笑微听着嘴角勾了起来,讥讽的可以。

楚泽脸色煞白,低吼,“夏丽雅你胡说什么,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微微,这么对待夏邑?她们都是我的女儿。”

而被楚泽说的后者女儿,也就是夏邑。眼前都是亮的,讨好的看着楚笑微,“妈妈说的对。微微我们年龄一样大,可是好姐妹。东方轩还缺女伴吗?”

跟着又丑又老又变态的老男人。倒不如跟着东方轩,整个T市都想嫁给的东方轩。

楚泽这次是真的被气到了,双手握着心脏,脸色从煞白变成青白。气的都说不出话来。

楚笑微哈哈笑了起来,扭头看向楚泽,戏弄,“爸爸,你听见了她们说的话没有?”

“听见了。”楚泽咬牙切齿说出这几个字。

楚笑微满意的点头,扭头看向夏丽雅和夏邑,凉凉的眼神,就像看着垃圾一样。

夏丽雅目光中有很多期待,整张脸表情都扭曲了,“微微,你真的愿意给我和你姐姐还钱吗?”

“对啊,你真的愿意吗?”夏邑也是满脸期待看着楚笑微。

楚笑微笑了笑,瞥了眼陈月。陈月上前,从包里抽出一个牛筋纸装着的东西。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张金卡,很冷漠开口,“卡里面还你们欠的债,绰绰有余。”

“我凭什么相信你?”夏丽雅有点警惕。她才不相信这卡有多少钱。

陈月嘴角嘲讽,把牛筋纸塞给楚笑微。直接走到夏丽雅和夏邑的面前,掏出兜里的手机,让这母子两个,彻底看清楚上面还有多少钱。

“一亿!”夏丽雅吼了出来。错楞的揉了揉眼睛,显然不敢相信自己亲眼所看见的。

而夏邑则满脸呆愣,默默数着上面的零,和傻了的一样。

就连楚泽也是满脸诧异,盯着楚笑微看着。

陈月故意把手机穿上,看着两个母女的脸色变了又变。很淡定站在楚笑微的身后。

楚笑微轻轻的笑了,不看她父亲一下,“现在相信我有钱了吧?”

“能,能。”夏丽雅一边说,一边讨好的站起来,“微微你真是个好女儿,你是妈妈的救星。”

楚笑微淡淡的笑了,笑容不达眼底,“我说了,想要钱,你们和我爸彻底断绝关系。答应立刻给你们,要是不答应?这钱我一毛都不出。”

楚泽知道楚笑微这话是故意说给他听的。此时满脸苦涩,看向夏丽雅和夏邑。

果然夏丽雅想也没想,“我和你爸马上离婚。微微,我知道你讨厌我。现在我就离开你爸爸,离得远远的,保证不会再出现。”

就连夏邑也是这样,重重的点头,“我也保证不会再出现。”

楚笑微满意的点头笑了,扭头看向表情很淡的父亲,“爸爸,你听见了没有?”

“听见了,离婚吧。”楚泽紧紧攥紧了拳头,心被伤的彻底,明知道这一对母女会这样说,但还是忍不住失望。看向夏丽雅目光充满了恨意,“至于钱,一毛都不许给她们。”

夏丽雅和夏邑双眼瞪得通圆,“凭什么不给我们?你给不了我们,凭什么阻止微微?微微,你今天要是不给,我是不会走的。”

“是,今天这钱要是不给,我们就不走。”

可能是见钱眼开,平时谁也不敢这么对楚笑微说话。此时就和疯了的一样。

楚笑微丝毫不拿捏在眼里,冷笑威胁,“不走?那就打断你们的双腿,亲自给高利贷送过去。”

“哎呦,我不活了。楚笑微,原来你什么都清楚。你就是不帮我。楚泽你这个没良心的,老娘嫁给你的时候,你可是说了要好好对待我的,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对你好失望,我好伤心,我难过。”

夏丽雅还是原来的老把戏,直接坐在地上,开始撒泼打滚。

这次连带的还有夏邑。夏邑跪在她妈妈的身边,一抹两把泪,“爸爸,我一直把你当成我亲爸爸,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不要我们?现在我妈不活了,我也不活了。”

看着让人可笑的两个母女。楚笑微直接无视,打开牛筋纸,从里面掏出文件。

离婚协议书。楚笑微把笔也给了楚泽,“爸爸,快点签吧。签了字,我们就离开。躲着这两个母女远远的。”

这次楚泽再也没有犹豫,签上自己的名字,撒腿就往出去走。他这么多年,一心为了这两个母女,结果到头来,得到了什么?她们实在太没有良心了。

望着干脆利索走掉的人。原本哭闹的夏丽雅和夏邑,两个人顿时不哭,直接骂了起来。尤其是夏丽雅,张牙舞爪,“楚泽,你别走,你还欠我们母女一个解释,你别走,你不许走。”

一边说,一边往出去走。

楚笑微拍了拍陈月的肩膀,懒得搭理这两个无耻的人,“小月,这里拜托你了。我在外面等着你。”

“好。”陈月直接站在夏丽雅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夏丽雅看着走掉的楚泽,现在又望着走掉的楚笑微,心里顿时慌了。就连夏邑也慌乱起来,“别走,你们别走。把钱给了我们,我们都会乖乖离开的。”

原本走到庭院中的楚泽,听到这句话,直接气愤走到大门口。

“微微,你说我是不是很失败?”楚泽声音低沉,闷闷的开口。

楚笑微没有隐瞒,“是,爸爸你很失败。眼光不太好,找了夏丽雅这么一个丧心病狂的女人。”

“你说我对她们母女还不够好吗?”楚泽颓废的靠着半扇门。月光照在这张脸上,眼角掩饰不住的皱纹,头发一片的花白。当楚泽问出这句话,就像是特别无助可怜的老人。

楚笑微心中一片心酸,她爸爸真的不老,今年还不到五十。

“爸,有的人天生就是白眼狼,你不用为这样的人生气,没有必要。”楚笑微再次安慰楚泽。更何况,陈月会好好解决里面的两个人,他这么多年收的委屈。她还因为夏丽雅的债从而遇到东方轩的事情。

陈月会替他们讨回所有的公道。

楚泽信嘘嘘不已,深深叹气。从兜里抽出一盒烟,丛里面抽出一根。直接放在嘴边,伸手从兜里摸了半天,却没有找到打火机。

楚笑微垂眸,“爸爸,你不是已经戒了烟吗?”

“是啊,已经戒了烟,但是现在就是想抽一根。”楚泽自嘲的笑了,“微微,你想不想喝酒?”

楚笑微笑了,笑容温和,“爸爸,如果你想喝的话,我陪你一醉方休,也是可以的。”

楚泽听着楚笑微说的话,扭头深深看着自己的女儿。眼眶不自觉红了起来,嘴唇嗡动,“好女儿,好女儿。”

到现在他才知道,真正爱他的人是谁。

楚笑微上前一步,抱住她爸爸。心中心酸不已,“爸爸,不难受,离婚是最好的选择。夏丽雅这种女人,肯定不配咱们爷两的,爸,以后就让这段事情过去,没有她们,我们肯定会很幸福的。”

楚泽把楚笑微揽在怀里,听着女儿的温声细语,眼泪再也忍不住留了下来,“好。”

看着远远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在角落里面,坐在车上的东方轩,目光有少许暗沉。

洛诚砸吧嘴,“那个男人就是楚笑微的父亲?长得不太像,看起来挺狼狈的。”

东方轩面无表情瞥了一眼洛诚,“闭嘴。”

感觉到东方轩没好气。洛诚讪讪的笑了,“不开心?那我们回去吧,反正楚笑微也没有去什么地方。”

东方轩没有回答洛诚这句话,只是盯着楚笑微和楚泽父女两个看着。表情有少许复杂,等着他们的人破开了陷阱,再赶过来,就看见这么一幕。

明知道这个男人是楚笑微的父亲,但是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有种很不爽的感觉。

陈月轻咳一声,从里面走出来,表情很淡,“夏丽雅已经签字。伯父,今晚你和我们一起走吧。”

“好。”楚泽没有拒绝。甚至连陈月手中的离婚协议,都没有看。至于夏丽雅和夏邑母女现在被陈月折磨成什么样子,更没有进去看一眼。这两个女人已经和他没有多大的关系。

倒是楚笑微一个手伸到陈月的口袋。从里面拿出打火机,“爸爸,你不是想抽烟吗?这里有打火机,我给你点上。回家,我给你准备两个小菜,咱两一夜不睡。”

楚泽笑着点点头,掩去眼中的悲伤,“好,好。”

打火机点燃香烟。香烟放在嘴边,吞云吐雾。之后的表情不管是痛苦的,纠结的。全部都深深吸了进去,然后在慢慢吐出来。

陈月直接开车。让楚泽和楚笑微父女两个坐在后面。

等着陈月开车一走。洛诚淡淡的笑了,“轩,我们也走吧,时间不早了。我估计明天楚小姐很有可能不上班。”

东方轩脸色阴霾,扭头看向洛诚,“你觉得刚才女人和陈峰长的相似吗?”

“蛤?”洛诚有点愣怔,什么意思?仔细回想刚才的开车的女人,冰清玉洁,一滴朱砂痣红的妖艳。而陈峰冷若谪仙,几乎让人不敢直视。

这两个人,都有一个特点,仙冷!

大家还在看: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天才宝宝:总统爹地伤不起喂饱饕餮爷拐妻有密招红颜送行者南城待月归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