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大侦探的失误下载
  3. 大侦探的失误
  4. 第6章 宣城男人

第6章 宣城男人

作者: |返回:大侦探的失误TXT下载,大侦探的失误epub下载

一、无字家书

宣城泾县有这么一户潘姓人家,世代造纸为业。家主人潘兴,开着一家潘氏纸坊好不兴旺。直至三十二岁那年,一场大水冲垮了纸坊,潘兴不得不告别妻儿,远赴杭州谋生去了。

这一走就是十年。十年里潘兴没有回过一次家,没捎过一句话,不过每年年根底,都会托人捎来一封家书,一百两银子。这家书很是奇怪,只是白纸一张,上面一个字都没有。潘兴的老婆潘张氏就问捎信的人,我家相公在外面做什么营生?过得好不好?捎信人摇着头说,不知道。因为钱和家书是其他宣城同乡人转过来的,具体情况一概不知。

第十年的年根底,家书还是一张白纸,捎回来的钱则变成了十两白银。潘张氏手摸白纸,泪如雨下。她知道相公在外面过得艰难,可是为什么不在信上说一声?她喊过来儿子潘大业,告诉他:“儿啊,你该出去找找你爹了,活着要见人,死了要见尸,不管怎样要让他叶落归根回宣城。”

潘张氏和儿媳潘李氏一场痛哭,把二十三岁的潘大业送过云岭,踏上了杭州寻父的路途。可是没想到,潘大业一走又是十年没回来,捎回来的家书变成了两张白纸,和二十两白银。看样子这是潘大业找着潘兴了,父子俩一人一份啊,可是为什么不在家书里写明呢,哪怕就是一个字?婆媳俩百思不得其解。

这一年宣城遇上一场大旱,庄稼颗粒无收。潘家婆媳本指望年根底寄来的二十两纹银救急,想不到只寄来二十枚铜钱!婆婆潘张氏看看儿媳潘李氏,一咬牙关说:“果儿今年十五了吧,赶快找人家成婚!”

潘李氏闻听就是一惊,眼泪不由滚滚而下。原来宣城历来自然灾害较多,不是旱就是涝,庄稼养不活老百姓,很多男人刚刚十三四就要成婚,然后就是背井离乡外出讨生活。等挣了钱,再托人捎回来养活一家妻儿老小。当地民谣说:十三四岁,往外一丢,背包疙瘩,远奔杭州,就是指这种事情。

十五岁的潘果娶的是十六岁的赵家姑娘。新婚三日后,潘果在奶奶潘张氏,娘亲潘李氏,媳妇潘赵氏的送别下,踏上寻找爷爷和父亲的路途。刚刚成人的潘果显然还舍不得新婚媳妇,显得依依惜别,在后面的奶奶潘张氏一声厉喝:“宣城男人要有个男人样!你不出去寻亲,不出去讨生活,难道要我们潘氏一家饿死不成!”说着扔给他三根绳子!

二、三根绳子

这三根绳子是宣城老传统。每当有男人外出谋生时,家族长辈都要给他三根绳子。第一根绳子是用来捆扎行李,寓意四海为家;第二根绳子捆扎扁担货物,寓意谋生手段,第三根绳子用来自杀,就是说如果无力谋生,也不要回来,在外面上吊算了。

奶奶潘张氏这么说,一是传统,二是激励,毕竟潘果是潘家唯一男人。万没想到语气激烈了点,居然酿成大祸。就在潘家祖孙三代女人送走潘果回家时,后面正在云岭打柴的邻居追赶上来:“刚才我看见你家潘果吊在一棵歪脖松上,我慌忙割断绳子放他下来,可还是昏迷不醒。”

三个女人慌慌张张又上了云岭,但是松树下却没人,不远处草木凌乱,有一摊血迹触目惊心地洒在那里。老太太潘张氏说:“听老辈人说云岭有金钱豹活动,会不会被叼了去?”潘家三个女人顿时一片号啕,这是潘家唯一的根啊。最后还是潘张氏最镇定,说道:“果儿没骨气独立谋生,倒用第三条绳子自尽,我们潘家就当没这个男人!”

回家以后,潘张氏吩咐儿媳孙媳,写五百张寻找帖子,不但贴到宣城各县的大街上,还托人贴到余杭的宣城同乡会,说无论谁看到潘果的衣物尸身,都请送到泾县潘家,必有重谢。可是足足等了七天,也不见潘果消息,大家这才死了心。只好把他平时的衣物放到棺材里,做了个衣冠冢。

衣冠冢就建在潘家大屋后面的空地上,从老屋的后窗里就能看见。潘赵氏少年丧夫,心情悲切,每天都泪痕满脸。潘张氏看在眼里,就对她说:“咱们宣城有个说法,人死后在七七四十九天里,还能显出形象探视家人。你要是想念果儿,就每天从后窗往衣冠冢那里看,说不定能见着。”

潘赵氏也听过七七回魂的说法,就搬到唯一有后窗的房子里。潘张氏又给她一面小锣,说一旦见到什么,就马上敲锣,大家都起来看看果儿。潘赵氏问:“果儿的鬼魂听到锣声,不会消失吗?”潘张氏叹口气说:“你敲的声音尽量小些吧,我想这里都是他的至亲,就是听见也不会走的。”

三、七七回魂

潘赵氏思夫心切,当真每晚吃过饭都守在后窗,借着月光往衣冠冢那里看。当月亮下去以后,后面变得黑漆漆一团,她才熄灯睡觉。

这一晚是第四十九天,正当下弦月,在不太亮的月光照耀下,衣冠冢前面真的出现一个黑影,绕着坟墓低低哭泣。潘赵氏从后窗看得分明,悄悄拿出小锣敲了一下。

潘张氏和潘李氏闻声都起来了,潘赵氏就要往出跑,却被潘张氏一把拉住,说不要急,咱们来个三面合围,不要让他跑了。潘赵氏纳闷,不是果儿的鬼魂吗?难道这样围就跑不掉?不过现在没时间细问,就和她们两个悄悄出了大门,呈三角形往黑影那里围过去。

衣冠冢距离潘家大屋较远,黑影没有听到锣声,正哭的时候,就被三个女人围住了。黑影脸上蒙着黑布,见状起身就跑,却被潘李氏抱住。潘张氏一把扯去他的黑布,怒骂一声:“潘大业,这么藏头露尾,你还算宣城男人吗?”

黑影果然是十年前杭州寻父的潘大业。潘李氏扑上去又捶又打,十年啊,丈夫明明活着却不回来看自己一眼,不往回捎一句话。潘大业没有躲闪,转身问老娘潘张氏:“果儿是怎么死的?难道真的是像帖子上所说,被金钱豹吃掉了?”

潘张氏看看儿媳潘李氏,说这是我们娘儿俩设的一计!

原来潘兴潘大业两代人外出都不回来,只捎回空白家书和一些钱,老太太潘张氏从中看出一些事:家书的纸是潘家独有的手法造的,就是说这爷俩在杭州依旧是造纸为业;但是年底捎回的钱越来越少,说明境况越来越不妙;家书上一个字都没有,说明父子俩都有难言之隐,无法说明。那么是什么难言之隐呢?潘张氏和儿媳实在放心不下,就设下一计,让十五岁的潘果假装远奔杭州,在云岭上故意上吊,然后大肆宣扬,把帖子都贴到了余杭。潘兴潘大业如果闻听潘家唯一血脉断绝,哪有不回来看的道理?这条计策为防潘赵氏年纪幼小走漏风声,所以事先没告诉她。潘张氏对潘赵氏说的七七回魂,就是让她等出潘大业,因为另两个女人年岁大了,眼力不济。

其实潘果那天穿的内衣是特制的,内缝铁丝架,铁架顶端伸出一个铁钩,贴住后脑勺部位。绳子吊住的不是脖子,而是后面的铁钩,脖子前面用另一个绳圈作伪装。这样看上去是上吊了,其实只是用后面的钩子和铁架把人吊起来。当潘果看见打柴的邻居要走过来时,才假装上吊,这样邻居一定会用手中斧子割断绳子救他,就不会发现脑后的秘密。因为潘家三个女人刚走,邻居一定会从后面追赶,这样潘果就能从容走开,造成被野兽吃掉的假象。

潘大业一听喜出望外,说:“这么说果儿没有出事?”潘张氏面色一暗:“按计划果儿当晚就该回来,可是现在七七四十九天都没影!现场又有血迹,难道说真的被金钱豹吃掉了?”

潘大业摇头:“这些年没有谁见过金钱豹出来,怎会碰巧就吃了果儿?也许被其他的事耽搁了,果儿年纪再小也是我们宣城的男人,一定有独立生存能力,你们放心。”

一听这话,潘张氏一声怒骂:“你还好意思提宣城男人,我和你媳妇自嫁到潘家,守了二十年活寡,现在又添了潘赵氏!这个我们认了,谁让我们是宣城女人呢?可是你们爷俩起码得往回捎个话,问个寒热吧?寄来家书还是一纸空文!”

潘大业默默无言,好半晌才说:“这件事我不能说,还是让父亲来讲吧,明天咱们潘家四口,一起奔杭州!”

四、宣城男人

潘家三个女人就在潘大业的带路下,跨过青弋江来到杭州。在一条小巷的破旧纸坊里,他们见到了已经五十三岁的潘兴。潘兴正在指挥两个工人干活,头发上沾满纸浆。潘大业一声呼唤:“爹,你看都谁来了?”

潘兴转过头,看了看眼前老中青三个女人,忽然一个耳光打在潘大业脸上:“你这个畜生,怎么忘了我当初发的誓?”潘大业捂着脸没敢反驳,旁边的老太太潘张氏开腔了:“是我逼他带我们来的,有什么话跟我说!”

潘兴面对自己的老妻,满脸都是愧色,不过他没接腔,又问起了儿子潘大业:“我让你外出买野麻,找到了吗?吴雪庵老爷家资已然耗尽,这次出的纸是最后一次啊。”潘大业闻听低下了头:“咱们宣城也是大旱,没有野麻可买——”

潘兴一声长叹,说了声:“大业你就把事情都告诉他们吧,反正失败了。”说罢转身进了里屋。潘大业见父亲发了话,这才慢慢说出原委。

二十年前,潘兴奔杭州谋生,投到大粮商吴雪庵门下。吴雪庵是宣城绩溪人,发现自己这个同乡做事谨慎,又重信义,就让他押着十船粮食远走黄河做生意。然而第一次出去他就碰上了黄河大旱,两岸数十万灾民无粮可吃,靠观音土延命。按说这种境况正是粮商发大财的时候,但潘兴不忍老百姓活活饿死,竟将十船粮食全部赈了灾!

回到杭州,潘兴跪在吴雪庵面前,说情愿以死相抵东家的损失。吴雪庵轻轻扶起他,说你做得对,我不怪你。若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把仓中所有粮食都赈了灾。我的条件是:帮我让“澄心堂纸”重现人间。

说起“澄心堂纸”,是宣纸中的极品,在五代时期那是国宝,被后主李煜称为“南唐四宝”。四宝分别是“宣城诸葛笔”、“李廷圭墨”、“澄心堂纸”、“龙尾砚”。关于“澄心堂纸”的出世,乃是后主李煜亲自系围裙,执纸刀,和宣城造纸大师吴善祠在澄心堂历经十数年,才研制出来。对于纸张的特点,李煜有四句诗形容:肤如卵膜,坚洁如玉,细薄光润,冠于一时。

“澄心堂纸”一出世,就被当成皇家专用,外界只闻其名不见其纸。然而随着南唐灭亡,李煜和吴善祠身故,这一造纸秘方竟然失传。而吴雪庵正是吴善祠的后人,他自小立志,一定要造出“澄心堂纸”,不让吴家先人蒙羞。

吴雪庵当时是这样说的:“我是宣城男人,粮食可以捐,家资可以散,但我不可以让老祖宗的绝技失传。潘兴你是宣纸之乡泾县人,就帮我完成心愿,我就是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潘兴当时立誓,他泾县潘家从此就和“澄心堂纸”干上了,自己不成还有儿子,儿子不成还有孙子,直到造出为止。为表决心他还说,纸一日不造出,一日不回乡,一日不和家乡妻女通话。

从黄河赈灾回来,潘兴就和吴雪庵泡在纸坊里了。他遵守诺言,每年只是寄钱回家,寄的家书一字不写。他知道老婆潘张氏一定能从纸上看出自己的手法,能知道自己在外面以造纸为业。然而十年过去了,造出的纸离“澄心堂纸”的要求还是很远。这时儿子潘大业找上门来,问明缘由后,为吴雪庵的志向所震惊,也为父亲的重诺所佩服,这是真正的宣城男人啊,他竟依誓言帮父亲造起了纸,又是十年。

二十年的造纸生涯,慢慢耗空了吴雪庵的家资,所以最后寄到泾县潘家的生活费,只能是二十枚铜板。然而造出的纸张还是赶不上当年的“澄心堂纸”,这时纸坊的资金,已经只能够做最后一次试制了。更严重的是,造纸原料之一野麻因为杭州也是大旱,以至于没有产出,便由吴雪庵去外地寻找。可是吴雪庵一去不回,只好又派潘大业去。就在这时,潘果失踪的帖子贴到了在余杭的宣城同乡会,照老爷子潘兴的脾气,是不闻不问,可是潘大业毕竟思儿心切,就借着这次买麻的机会,偷偷回了宣城泾县,想不到见了家人,却没买回野麻。

原来如此。老太太潘张氏长出一口气,丈夫和儿子虽然对不起自己和儿媳,毕竟还对得起信义,毕竟还没有枉了“宣城男人”这四个字。就在这时,一个工人从里屋冲出来:“不好了,潘老爷子上吊了!”

五、路转峰回

众人慌忙进里屋,把老爷子潘兴解下来。还好时间不长,经过揉前胸拍后背,总算救过来了。潘老爷子吐出一口浓痰,边唉声叹气边说:“我二十年光阴没造出澄心堂纸,对不起东家吴雪庵;二十年没回家没递过音讯,对不起家人;现在潘家唯一血脉潘果凶多吉少,对不起先人,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大家齐声劝解,可是哪里劝得下。就在这时,纸坊忽然走进两个人来,前头一位青袍老者大声说道:“最后一批纸还没有出,还不能说失败!”老者正是纸坊东家吴雪庵,后面跟随一个后生,却是失踪了两个月的潘果!

原来那天潘果假装上吊骗过邻居,等邻居走后,他正打算悄悄走开,却发现一位青袍老人口吐鲜血,病倒在草丛里。他连忙背起老人从另一个方向下了云岭,在徽州地界找了个大夫看病。大夫说,这老人是积劳成疾酿成的热病,必须用产自塞北的秋梨熬制成的秋梨膏,才能治愈。潘果暗想救人要紧,就独自远赴塞外,两月时间才从塞外找来秋梨膏,救了老人命。

这位老人就是外出找野麻的吴雪庵,他问明潘果的姓名家世,才知道救命恩人是潘兴之孙,潘大业之子。不由暗赞潘家一门三男子,个个都是好样的。于是他就边向潘果讲自己研制“澄心堂纸”的经过,边带他回了纸坊。

潘家众人见潘果安然无恙,自然喜出望外。只有潘兴还是愁眉不展,说东家没有野麻,这最后一批纸没法造啊。

没等吴雪庵说话,身后的潘果插口了:“爷爷,今年大旱赤地千里,哪里都找不到野麻。我想咱们宣城男人外出时都带着三根绳子,不都是野麻拧的吗?何不试一试?”

潘家三代男人,九根绳子摆在桌上,潘兴看着还是摇头,说看样子不大够。这时吴雪庵拎着三条绳子站了出来:“我这里还有三条,因为我是宣城绩溪人啊,这三条绳子自我出门谋生起,就陪了我一辈子!”

野麻终于够了。当这最后一批纸出来时,众人都惊呆了。肤如卵膜,坚洁如玉,细薄光润,冠于一时。澄心堂纸复活了!潘家祖孙三代人相拥而泣,吴雪庵狂吟前人赞颂这纸中瑰宝的名句:澄心纸出新安郡,触月敲冰滑有余;江南李氏有国日,千金不许市一枚……

原来以前试制纸张的时候,一向用的是余杭本地产的野麻,所谓失之毫厘,差以千里。这一回用十二条麻绳解决了问题,是因为只有宣城本地的野麻才能制出“澄心堂纸”啊。

从此,宣纸中的极品“澄心堂纸”又重现人间。据说在1915年的巴拿马世界博览会上,这一纸品还获得过金奖呢。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