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九娘安后宅 卷五下载
  3. 九娘安后宅 卷五
  4.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作者: |返回:九娘安后宅 卷五TXT下载,九娘安后宅 卷五epub下载

有这种想法的人毕竟只是小众,且是那种极为明白内情的人才会如此想。对於朝中的一些大臣来说,他们才管不了这些复杂的事,他们只需要知道这是一个好消息就好。

附庸赵王的一些朝臣最近几日可是趾高气扬,面对一些附庸成王的老对头们,腰杆格外直了许多。而那些附庸成王的朝臣们,除了暗里商讨如何应对此事,也对成王的耕耘大业表现了一下关心之意。

新的一年刚开始,长安城内便上演了一场大戏,至於这场大戏的後续走向如何,外人暂且看不分明。

纯和殿的内殿中只有刘贵妃和赵王母子两人,其一个服侍的人也没有,全是去门外守着了。

与平日在外面春风得意的样子不同,赵王今日的脸色十分沉凝。

也难怪他会如此,外人只看到他最近风头很盛,没人知晓他每日承受着什麽样的压力。如今的赵王府就像是黑夜中的一盏灯笼,无数蚊虫纷涌而来,这才没过多少日子,赵王府私下里便抓了六、七个探子,打死了几波对赵王妃暗里下手之人,还要成日应对各方上门前来探虚实的人马,让赵王焦头烂额。

女子怀胎需十月,如今才不过三个多月,剩下这六个月还有得熬。

「母妃,这种日子什麽时候才是个头儿?您说婉儿肚子里那孩子能保住吗?」

原来赵王妃是真怀孕而不是假怀孕。

最近有不少人猜测赵王妃说不定是假孕,这其中又以成王和萧皇后为主。按照这两个人的思路,赵王一系不是傻子,这种时候把自己作成众矢之的,绝对是有什麽阴谋。至於作为靶子的赵王妃,肯定是假怀孕。照理来说,换着是谁真的怀孕了,都不会主动捅出来,而是藏到藏不下去才会说。

「保得住也得保,保不住也得保。」刘贵妃捏着茶盏,小指微翘,啜了一口茶,神情淡然。

「可让儿臣来看,恐怕很难。」赵王浓眉紧锁,倒是不若刘贵妃淡定。其实赵王此人一直算不得一个沉得住气的人,这麽多年来之所以能和成王分庭相抗,大多还是刘贵妃在其後出谋划策的功劳。

俗话说,母强子弱,母弱子强,这话并没有说错。刘贵妃精明太过,算无遗漏,相对比之下,在其羽翼之下成长的赵王要弱了许多,同理,萧皇后算不得上是一个多精明的人,成王便比赵王强了不少。然而这并不是简单的一对一的比较,而是双方势力相对比,在承元帝这麽多年来刻意为之的情况下,赵王一系和成王一系一直处於平手的状态。

「镇定,忘了母妃怎麽跟你说的吗,只要能稳住,这一局咱们必胜。」

「只要能稳住,这一局咱们必胜……」赵王喃喃道,想起之前商议好的计画,很快眼中便绽放出一种势在必得的光芒,「放心,母妃,儿臣一定会把握住这次机会。」

「对於成王府那边,也别放松了,至於楚王……」刘贵妃顿了顿,沉吟道:「此人一向心思深沉,让人看不清楚深浅,如今乃是非常时期,既然插不进手,索性暂且放开吧。」

「可是……」

刘贵妃知道儿子想说什麽,只道:「放心,且不说即便他能折腾个嫡子出来,但以他那个身体状况,还要绕很大一圈才能谋上那个位置。这麽多年你难道没看出来吗?楚王就是你父皇手里的一把刀,为太子一脉准备的一把刀。既然是工具,就得老老实实的,不然你父皇饶不过他。」

「母妃大智慧,儿子知道了。」

与此同时,同样的讨论也发生在和鸾殿,但比起赵王母子两人的成竹在胸,萧皇后和成王就显得焦头烂额许多。

这一局是赵王那边先出手,至於能不能破局,成王这边暂时还没看不出什麽希望,因为直到此时他们也没猜出赵王母子到底想干什麽。其实别说是他们了,旁人也何尝不是如此。

「我与那刘贵妃斗了这麽多年,太明白此人的阴毒狡诈了,此事定然没有这麽简单,肯定另含隐情。」还有一些话萧皇后没有说,她与刘贵妃斗了这麽多年,其实一直没怎麽占到上风,若不是她乃皇后,身分天生高了刘贵妃一等,早就一败涂地,死无葬身之地了。

当然,这其中也少不了承元帝暗里的帮衬,就如同对待成王和赵王那样,萧皇后和刘贵妃之间也维持着一种平衡,一种承元帝想要的平衡。

其实即使萧皇后不说,成王心里也明白,所以他敢轻视赵王,却从不敢轻视刘贵妃。他皱着眉头,「儿子知道这其中肯定不简单,可到底是哪儿不简单,暂且还没有章程。时间不等人,那赵王狡诈,竟等到过了三个月胎坐稳了才透露出此消息来。时间过得越久,咱们想下手就更难了。」

「你外公那边怎麽说?」

「外公说徐徐图之。」

一想到徐徐图之,成王就难掩烦躁,什麽事都可以徐徐图之,唯独这件事不能,且不提那赵王妃有没有福气诞下个男丁,光这其中潜藏的阴谋便足以让他坐立不安。和赵王一系打了这麽多年交道,他太清楚那刘贵妃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必杀招式。

例如许多年前穆元章遇刺一事,他们背了多麽大的黑锅,遭受了多大的重创,只有成王自己心里清楚。幸好那件事被穆谨亭阴错阳差给挡下了,即便如此,他回想起当初承元帝看自己的眼神,都会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那种眼神让他想到了死。

萧皇后点点头,「你外公既然如此说,必然有他的道理。如今这种情况只能徐徐图之,你也别太担心,还有人比我们更急。」

「母后说的是——」

「你心里明白就好,这种事却不宜拿出来说。那病秧子太子,你以为他真如表面上所表现的那般淡泊宁远吗?本宫才不信!那麽好的位置放在那里,却碍於破败的身子总隔着一步之遥,他心里怎麽可能不恨,只不过不好表现出来罢了。他表现得越是弱势,你父皇越是心疼他,那母子俩将这一手玩得简直太好了,也就你父皇吃这一套。」萧皇后笑得讥讽至极。

她当年可是眼睁睁看着承元帝如何将魏王妃捧在手掌心里,要说不恨是假的,若论萧皇后这辈子最恨的几个人,孝贤慧皇后要排在首位,幸好那人身子不争气,生了一个像她一样的短命鬼儿子。

她哼道:「所以你也别着急,母后保证你父皇比你更急。」

承元帝在东宫待了许久才离开。

待其离开後,穆元章苦笑道:「父皇这是急了啊。」

其实不光穆元章看出来,在一旁服侍的福泰也看出来了,虽然承元帝当着穆元章的面并没有说什麽,甚至提都没提赵王妃有孕那事。

福泰知道自家殿下心情很复杂,换谁都会复杂的,被寄予那麽高的期望,却屡屡让人失望,而陛下今日反常举动下的意思很明显,他已经下决心要去做点什麽。

於公,穆元章是当朝储君,是赵王的兄长,虽然很多人都知晓他与赵王几个兄弟并不亲近。福泰服侍了他这麽久,自然了解他的心性。

想着一个小生命将会因自己消失,穆元章的心情当然没办法舒畅。

於私,穆元章是承元帝最疼爱的儿子,承元帝给他的东西太多、太沉重,这麽一年年的积累下来,那些想要劝阻的话根本说不出口。

他怎麽说得出口?他没办法忤逆承元帝对他的「好意」,只是「好意」真的是好意吗?

也许很久以前是,但经过了这麽多年,这一切就像是一座大山沉重的压在穆元章肩上,让他每每想起就喘不过气来。

东暖阁中,穆元章轻咳不止的声音再度响起,一声接一声,让人听了心颤。

福泰赶忙命人端来梨水,去穆元章身边服侍他饮下。他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又带着一丝乞求,「殿下,您不宜多思多虑,那些、那些都不关咱们的事,您就不要多想了。」

穆元章咽下一口梨水,挥挥手躺回躺椅上,双目疲累的半阖。

东暖阁中,昼夜都燃着的六角宫灯散发出来的晕黄光辉,照在他的脸上,让他脸色少了几分青色,增添了一抹晶莹的透明感,隐隐看去,彷佛人就要消失一般。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