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寒门祸害下载
  3. 寒门祸害
  4. 第2036章 串

第2036章 串

作者: |返回:寒门祸害TXT下载,寒门祸害epub下载

黄光升等人亦是意识到计划被打乱,便是纷纷扭头望向徐阶,想知道徐阶有什么对策。

徐阶伸手端起面前的酒杯,似乎早就打定主意般道:“虽然咱们现在对付林若愚不能再用慢刀子割肉的办法,但还是可以让案子迅速地审定下来,三天内便能给林平常定罪了!”

“刑部尚书朱衡是林晧然的人,他会不会故意拖延时间,起码让三日内结不了案?”张守直当即暗自一喜,旋即又是担忧地询问道。

随着林晧然的羽翼丰满,不仅有着诸多的同年和门生,而且在一些重要的位置亦是有了他的人,而朱衡正是林晧然力荐的官员,现在跟林晧然走得很近。

黄光升等人亦有这一层的担忧,不由得又是纷纷扭头望向徐阶。

徐阶轻呷一口酒水,脸上露出微微的笑容道:“此案并不是交由刑部负责,由于案子关系甚大,皇上已经着令由李春芳和郭朴一起调查此案!”

黄光升等人听到是交由两位阁老一起调查此案,虽然微微感到一阵意外,但似乎亦在情理之中,毕竟这已经事涉皇家的大案。

“元辅大人,郭朴会不会从中作梗呢?”胡应嘉知道郭朴跟林晧然早已经结成联盟,不由得进行揣测地道。

徐阶将酒杯轻轻地放下,显得很肯定地摇头道:“此事由皇上和我们盯着,如果郭质夫真敢搞什么小动作,那么他亦得跟着林晧然一起离开朝堂。

事情到了这一步,特别林晧然已经深陷其中,他已经不再掩饰自己的意图。哪怕现在换了一位新皇,他仍然要牢牢地掌握这个朝堂,林晧然、高拱和郭朴其实通通都得离开。

“不错,量他郭质夫亦不敢搞什么动作!”王廷听到徐阶如此的自信,亦是十分乐观地附和道。

黄光升等人纷纷点头,对当前的形势显得十分乐观。只要他们借助这个案子除掉林晧然,剩下高拱和郭朴所组建的北党根本不足为虑,必定能够再将这两个人撵走。

想到当今圣上的懒散,而今他们徐党即将全面把持整个朝局,大家亦是纷纷端起茶杯痛快地饮了起来。

徐阶拿起筷子吃了一口菜,抬头见到自己得意门生张居正显得愁眉不展的模样,便是用丝巾抹了抹嘴,显得温和地询问道:“太岳,不知你有什么看法呢?”

黄光升等人听到徐阶问计于张居正,亦是纷纷举起了筷子,不由得纷纷扭头望向张居正。

却见张居正跟着以往那般注意着仪容,腰间还挂着一个香袋,活脱脱的一个中年美男子形象,只是身上无形中增加了一些威严。

礼部衙门最近出现了一场大动荡,原礼部左侍郎潘晟致仕,礼部右侍郎丘岳接任礼部左侍郎的位置,而翰林院侍读学士张居正升任礼部右侍郎兼翰林院侍读学士。

由从五品的翰林院学士一举升任正三品的礼部右侍郎自然算是超迁,但张居正作为潜邸旧人和隆庆的老师,自然不会引起太大的争议。

张居正坐到礼部右侍郎的位置上,算是正式从大明官员中脱颖而出,成为大明王朝的一位高级官员。特别他既是当今首辅的得意门生,又是隆庆的授业恩师,今后入阁已然不是什么难事。

随着他踏上这个位置,大家心里都清楚张居正已经被徐阶视为接班人来培养,已然是李春芳后的下一任首辅,亦是他们徐党将来的党魁。

正是如此,张居正在徐党的地位悄然拔高,哪怕吏部尚书黄光升亦是不敢小瞧于他,说的话无疑更具份量。

张居正将手中的酒杯轻轻地放下,在徐阶面前并没有丝毫的傲气,显得目光真诚地拱手道:“师相,学生觉得林若愚聪慧过人,其智谋更是举世罕见。虽然咱们这一次打了他措手不及,但他必定不会坐以待毙,所以学生以为现在高兴还为时尚早,咱们还得小心提防于他!”

或许是一直身处低位的原因,他反而能够将朝堂的情况看得更清楚。虽然这些年朝堂的斗争不断,哪怕他老师坐在首辅的宝座上已经将近五年,但收获最大的其实是林晧然。

不论朝堂斗得如何厉害,林晧然一直都没有受到影响,反而仕途是步步高升,而今更是官居文渊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

在他权势越来越大的同时,他身边慢慢地聚拢了大量的追随者,特别还主持了前年的会试,悄然组建实力不容小窥的林党。

一位如此厉害的人物,哪怕他这边布局得再如何天衣无缝,但林晧然必定不会坐以待毙,必定会寻找一个破解之法。

虽然他亦觉得林晧然的这个困局简直无解,但总是有一个声音在提醒于他:林晧然并不是一般人,他们想不到的破解之道,却是未必难得住以有三步一算之称的林晧然,那个能够抛出刁民册的治世奇才。

徐阶对张居正的意见很是重视,显得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扭头望向旁边的徐璠。因为他亦是提防着林晧然,故而将监视林晧然的工作交由徐璠负责。

徐璠亲自给钱邦彦倒酒,显是浑不以为然地回应道:“林若愚今日就在府中哪里都不去,哪怕他不肯坐以待毙,他亦得束手无策!”

“呵呵……此事的症结在宫里!林若愚即便再厉害又能如何,他总不能将手伸到宫里吧?”钱邦彦向来不喜欢张居正,便是唱起反调地道。

黄光升等人原本亦是担心林晧然的小动作,只是听到钱邦彦这番言论后,不由得轻轻地点头。林晧然自是不会坐以待毙,但哪怕他的权势再大,亦不可能将手伸到宫里。

“钱大人分析得在理,是我多虑了!”张居正将众人的反应看在眼里,加上他只是一种无端的揣测,便是主动向钱邦彦进行施礼道。

钱邦彦显得得意地瞥了一眼张居正,伸手轻捋着一小撮雪白的胡须,心里却是对张居正这个后辈更是不以为然。

徐阶却没有放松警惕,扭头望向徐璠吩咐道:“徐璠,你这些天不仅要盯着林若愚,亦要盯着林平常,留意她的一举一动!”

徐璠听到这道命令,整张脸顿时便垮了下来。

其实当年跟林家兄妹起冲突之时,他曾经派人追踪过林平常,但这个野丫头能转遍大半个京城,而且派出去跟踪的人每次都被一些热心的百姓发现并围殴。

若是监视林晧然有两个人手便已经足够,但想要监视住那个林平常,恐怕再多十倍都不一定够,而且还很容易会暴露。

徐阶看着徐璠脸露难色的样子,当即便是厉声地呵斥道:“逆子,为父的话都不听了吗?”

“没有,孩儿照办,一定照办!”徐璠打了一个激灵,当即连连表态地道。

黄光升等人并不知道徐璠根本完不成这个任务,看到事情已经安排妥当,酒桌很快处于欢乐和谐的气氛之中。

特别想到对手很快会连续遭到重创,在推杯换盏之时,他们的心里已经在庆祝着即将到来的胜利了。

第二天上午,一个春光明媚的好天气。

林府的后花园显得春意盎然,花圃中的名贵花草已经重新焕发出生机,那个小池亦是出现了鲤鱼的身影,池边的垂柳随风摇曳。

身穿着黑色居家服饰的林晧然正坐在凉亭上,整个人显得全神贯注的模样,正跟着王稚登围着石桌下棋。

孙吉祥的白发已经过半,亦是坐在旁边观棋,却是发现步入中年的王稚登棋风充满着年轻的锐气,而林晧然则是表现出一份成熟和稳重。

在经过一番激烈厮杀后,王稚登看着棋盘上的局势,虽然自己的黑子占据不少地盘,但只能丢下棋子认输道:“东翁深不可测,王某人甘拜下风!”

林晧然亦是将棋子放下,亦是谦虚地回礼道:“诚让!王先生过誉了,我亦是侥幸得胜而已!”

孙吉祥在旁边的石桌刚好泡出一壶新茶,便是招呼着两人坐过去,同时给两人的茶杯倒了香气扑鼻的茶水。

“好茶!”王稚登浅尝一小口,当即便是称赞道。

孙吉祥看到王稚登如此反应,亦是面带微笑着感慨道:“托东翁的福,咱们二个差不多是要尝遍天下的好茶了!”

“幸得你们好茶,若是跟吴道长爱酒,那我可奉陪不起!”林晧然并不急于品茶,而是望向不远处晒太阳的吴道行进行打趣地道。

吴道行的日子跟以往一般,整个人仍然显得很邋遢,一直流窜于林府等人家的厨房中,腰间总挂着一个装着酒水的葫芦。

有时候他觉得日子太过无趣,还会跑到街边给普通的百姓看面相,凭着他那张三寸不烂之舌,亦是得到了一个“吴神仙”的称号。

今天他亦是来到林府厨房蹭饭,看到这里很热闹的样子,便让林金元给他送来一张竹椅,在这里酒足饭饱后亦躺在这里晒太阳。

吴道行听到林晧然提及自己,便是睁开眼睛反讥道:“茶醒累人心,酒醉解千愁,你们三个都是看不破之人亏还想笑话老道!”

王稚登和孙吉祥听着吴道行这番言论,不由得面面相觑,发现吴道行的话似乎还真有几分道理。他们三人好茶不见得高尚,吴道行爱酒亦不见得低俗,反倒吴道行更像是那个能看破世事的高人。

林晧然端起茶杯,亦是莞尔一笑,有时他其实羡慕吴道行活得如此的洒脱和自在,而不用受到亲情、金钱和权势等东西的束缚。

王稚登的眼珠子一转,便是向吴道行直接提议道:“吴道长,东翁今现陷于困局之中,你帮他测一测此次的祸福可好?”

吴道行晃了晃手中的葫芦,脸上不由得闪过一抹失望,便是将酒葫芦举起来道:“你得给我打一葫芦好酒!”

“一言为定!”王稚登早已经见识到吴道行的道行,当即接过酒葫芦并满口答应下来道。

吴道行扭头望向正在喝茶的林晧然,便是进行提议道:“还是测字吧?”

林晧然将茶杯轻轻地放下,却是有心想要拒绝。他倒不是不相信吴道行,亦是知道吴道长有一点本领,但他不想事事都听从天命。

“东翁,你便写一个字,让吴道长帮你测一测祸福吧?”孙吉祥很是利索地取来纸笔,眼睛显得殷切地说道。

林晧然迎着孙吉祥殷切的目光,却不想拂了二人的好意,便是接过纸笔,抬眼见到挂在凉亭檐上的一串银铃铛,便是端正地写下了一个“串”字。

王稚登看到字写好后,将酒葫芦夹在腋下,便是将写好的字亲自送到吴道行面前。

吴道行看到带着墨香的“串”字,脸上先是露出认真的神色,而后侃侃而谈地道:“串,你若是有心写之,这便是一个患字,证明你正处于忧患之中,此劫反倒是过不了。只是你刚刚是受他俩起哄,所以是敷衍写下此字,故而这个串字要遵循字面进行拆解。两口生是非,而你一笔破之,特别这一竖浑然有力从上而下!”说到这里,他抬头望向林晧然认真地接着说道:“你虽身处困局,但宛如这最后一笔般,实则已经是成竹在胸,故是你此次定然能够化险为夷!”

这……

王稚登和孙吉祥不由得一阵愕然,然后纷纷扭头望向了林晧然。

正是这时,林武来到这里并恭敬地拱手道:“十九叔,我已经安排妥当!”

“有劳吴道长替我解字了,我虽有点想法,但亦不敢成竹在胸!”林晧然对吴道行回应,而后又是拱手道:“我先到一趟刑部,你们三个随意!”

王稚登和孙吉祥看着林晧然突然离开,却是不知道林晧然究竟想到了什么对策,为何会突然选择前往刑部衙门。

吴道行发现王稚登朝着他望过来,便是两手一摊地道:“我只懂解字,但测不到他具体的化解手段,你们还得问他才是!”顿了顿,便是对着王稚登催促地道:“你还愣着做甚,快去给我打壶好酒回来,我下午还得带着我的徒儿给定国公看一看他家的风水呢!”。

大家还在看:世子妃的锦绣田园超级大农民锦绣农女:猎户夫君欠调教锦绣田园:农家小地主明末锦绣天运贵女之寒门锦绣黑科技大鳄锦绣深宫:皇上,太腹黑!穿越之兽世种田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