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血蓑衣下载
  3. 血蓑衣
  4. 第588章 浮生半日

第588章 浮生半日

作者: |返回:血蓑衣TXT下载,血蓑衣epub下载

秦苦与段天鸿离开的第三天,十一月初八,恰逢冬至。

清晨,天降瑞雪,鹅毛纷飞,为安静祥和的洛阳城披上一层银装。

贤王府内,大部分弟子刚刚起床,一个个打着哈欠,伸着懒腰走出房门,见屋外一片白茫,不禁神清气爽,心情舒畅。

突然,一道红色倩影自内院跑出,如一只活泼欢愉的灵狐,穿梭于蓝天白雪、青砖碧瓦之间。所过之处,无不吸引来一片艳羡的目光。

明眸皓齿,肌肤胜雪,一袭红裙,玲珑婀娜。

今日的洛凝语俨然心情大好,连蹦带跳地穿屋过院,主动与众弟子寒暄招呼,不时传出阵阵银铃般的笑声。

东院内,许衡正率人打扫积雪,一见洛凝语,赶忙上前迎道:“洛门主,今日为何来的这么早?”

“寻衣呢?”洛凝语垫着脚尖,满眼好奇地左右环顾着,似是在人群中寻找柳寻衣的身影。平日这般时辰,他都会在院中练功。

“今日冬至,苏执扇和林门主送来几坛美酒。此刻,黑执扇和凌青正在东堂与他们闲谈。”

“知道了。”

答应一声,洛凝语不再理会欲言又止的许衡,兴致勃勃地朝东堂跑去。

东堂内,柳寻衣与苏堂、林方大有说有笑,相谈正欢。

凌青拆开一坛美酒,斟满一碗递到柳寻衣面前。

轻轻一嘬,柳寻衣登时满眼惊喜,赞叹道:“好清冽的酒,不知是从哪里买的?”

“柳执扇有所不知,此酒你无论花多少钱,都休想从外边买到。”苏堂故作神秘地笑道,“酒赠有缘人,我看柳执扇也是爱酒之人,因此才忍痛割爱,赠你几坛尝尝。”

“其实,酒是我们上三门自己酿的。”林方大解释道,“每年冬至都会新酿一批,同时也会拿出一批解馋。寻衣,你现在喝的这几坛酒,至少也是十年前的藏酒。”

“嘶!”柳寻衣大感意外,连忙向苏堂、林方大拱手道:“如此厚礼,在下唯恐承受不起。”

“独乐不如众乐,好酒当然要一起喝,我们刚刚历经一场风波,好在有惊无险,自然值得庆贺。”苏堂戏谑道,“不过仅此几坛,无论你够喝与否,都休想再找我们讨要。”

“当然,下三门弟子可以花钱来买。”林方大笑道,“一两银子换一两酒。”

“一两酒?”凌青撇嘴道,“怕是润嗓子都不够。”

“哈哈……”

言罢,四人相视一笑,东堂内的气氛宛若外边的鹅毛大雪一般,变的愈发轻松惬意。

“寻衣,听说有人给你送来美酒?本小姐倒要尝尝!”

一道悦耳的笑声陡然自堂外响起。紧接着,满面春风的洛凝语跑入堂中,直奔柳寻衣而来。

一见洛凝语,苏堂、林方大、凌青赶忙起身施礼,但洛凝语的眼中好似只有柳寻衣一人,对其他人的寒暄视若无睹,径自端起柳寻衣刚刚喝过的酒碗,毫不避讳地猛灌一口。

酒入喉舌,辛辣而刺激,令猝不及防的洛凝语一阵猛咳,恨不能将眼泪都咳出来。

见状,柳寻衣赶忙用手轻拍其背,洛凝语顺势拽住柳寻衣的胳膊,咳嗽不止,几乎将自己的娇躯依偎在柳寻衣的怀中。

洛凝语的动作亲切而自然,没有一丝犹豫和防备,俨然她在柳寻衣面前已彻底舍弃女子的矜持与羞涩。宛若……彼此相熟的夫妻一般。

这一幕,被林方大看在眼中,心里再度泛起一阵难以名状的苦痛。

此刻,他多么希望被洛凝语充分信任的男人不是柳寻衣,而是自己。

“这酒……一点也不好喝。”洛凝语抱怨道。

“是你喝的太猛。”柳寻衣笑道,“应该细品慢咽,才能体会其中的甘甜香醇。”

“是吗?”

“如果你喜欢……”林方大鼓足勇气,断断续续地说道,“我可以搬几坛送到你那。”

闻言,洛凝语将目光从柳寻衣身上挪开,漫不经心道:“谢了。不过我对酒不感兴趣,给我也是浪费。”

洛凝语说的倒是实话,她的确对酒不感兴趣,真正令她感兴趣的是喝酒的人。

若非与柳寻衣嬉闹,她甚至不会多看这些酒一眼,更何况大口猛灌?

见林方大面露尴尬,进退两难,柳寻衣轻咳两声,不着痕迹地退后一步,向洛凝语问道:“你这是……”

“对了!”洛凝语恍然大悟,忙道,“今天是冬至,娘亲手包‘角子’,专程让我来邀请你,中午与我们一同过节。”

“夫人邀请我?”柳寻衣一愣,难以置信道,“不会吧?”

“这叫什么话?”洛凝语面露不悦,“娘可是一番好意,你休要不识抬举。”

“岂敢?”柳寻衣的心中思绪万千,表面上故作镇定,“替我感谢夫人的盛情,我中午一定去。”

“中午?”洛凝语美目一瞪。

“这……”

“当然是现在去!”

说罢,洛凝语朝苏堂、林方大露出一抹抱歉的微笑,而后拽起柳寻衣向外走去。

“苏执扇,大哥,我……”

“既是夫人相邀,柳执扇自然耽误不得。”苏堂善解人意道,“尽管放心,这几坛酒一定帮你留着。”

苏堂与凌青大笑不止,林方大却痴痴地望着洛凝语和柳寻衣争执不休的背影,心中说不出的苦涩。

“凝语,我随你去便是,你先放开我!”

“不放!”洛凝语倔强道,“你逃跑怎么办?”

“我怎么可能逃跑?”柳寻衣无奈道,“再者,我又能跑到哪儿去?快松开,大庭广众之下你我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那又如何?”洛凝语满不在乎,“我们很快便是名正言顺的夫妻,莫说拉拉扯扯,即便亲亲我我又能如何?”

“凝语,你……”

“我看谁敢看?谁敢笑?”洛凝语“恶狠狠”地环顾四周,威胁道,“敢看便挖掉眼珠,敢笑便割掉舌头。”

只此一言,令四周好事的弟子们纷纷脸色一变,匆忙收敛起自己的眼神,一个个佯装无事,如行尸走肉般“游荡”在柳寻衣和洛凝语周围。

对此,柳寻衣又气又笑,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一会儿,二人来到后堂。

此刻,下人们已将水、面、馅等应用之物准备妥当,凌潇潇静静地坐在桌边,一丝不苟地包着‘角子’。

不知为何?柳寻衣看今日凌潇潇的模样,总感觉她不像以往那般精神奕奕,反而有些憔悴,似乎全靠妆容蒙蔽外人的眼睛。

“你们来了。”

听到洛凝语的声音,凌潇潇头也不回地说道:“先坐一会儿,稍后让他们将铜炉备好,便可下锅。”

言罢,凌潇潇的目光朝举止拘谨的柳寻衣轻轻一瞥,柔声道:“寻衣,饿不饿?”

柳寻衣从未被凌潇潇如此温柔对待,见她态度大转,不禁大惊失色,忙道:“我刚刚喝过米粥,现在一点也不饿……”

“咳咳!”

洛凝语轻咳两声,提醒柳寻衣不要胡言乱语。

柳寻衣一愣,似乎没意识到自己失言,但又不敢冒然开口,于是喃喃自语道:“我的确喝过米粥,没错啊……”

“娘,我们来帮您!”

洛凝语给了柳寻衣一记大大的白眼,而后撒娇似的坐到凌潇潇身旁,欲帮她一起干活。

“你们先下去吧!”凌潇潇对下人们吩咐道,“这里无需你们帮忙。”

“是。”齐声领命,三五名婢女毕恭毕敬地退出后堂。

柳寻衣余光轻扫,忽然眼神一变,心中暗道:“为何这几名婢女如此眼生?似乎……不是夫人以前的婢女。”

“寻衣,你也一起帮忙。”洛凝语见柳寻衣像木头似的坐在那里,不禁心生恼怒,语气不善地提醒道,“看你笨手笨脚的样子,只能和面。”

“哦。”

柳寻衣心不在焉,下意识地答应一声,顺手将桌上的一碗清水倒入面盆。霎时间,面粉变成一团稀稀拉拉的浆糊。

“哎呀!”洛凝语又气又恼,埋怨道,“柳寻衣,你是不是故意的……”

“语儿!”凌潇潇打断道,“寻衣是男人,哪里干过这种活?你休要怪他,再去厨房拿一些面粉便是。”

“知道了,娘。”凌潇潇开口,洛凝语自然不敢顶撞。

其实,洛凝语并非真的生气,她是担心凌潇潇动怒,从而对柳寻衣心生不满,于是先发制人,看似责怪柳寻衣,实则是帮柳寻衣解围。

“快去吧!将面和好再拿来,省的麻烦。”

在凌潇潇的催促下,洛凝语朝柳寻衣使了一个眼色,而后嘟嘟囔囔地离开后堂。

眨眼间,后堂内只剩凌潇潇与柳寻衣二人。

凌潇潇动作娴熟,不紧不慢地包着“角子”。柳寻衣满心尴尬地坐在一旁,愣愣地望着凌潇潇妙手生辉,将一个个漂亮的“角子”整整齐齐地摆在案上。

半晌,二人谁也没有开口,静谧的后堂内,气氛渐渐变的有些诡异。

“咳咳……”柳寻衣按捺不住内心的忐忑,恭维道,“夫人包的真好看……”

“外表好看没用,重要的是里面的馅好吃。”凌潇潇将一个“角子”放在案上,缓缓抬头,直直地盯着柳寻衣,似笑非笑地说道,“可如果不亲口尝一尝,永远不会知道它究竟是虚有其表,还是名副其实。”

“夫人说的是。呵呵……”

“‘角子’如此,人亦如此。”凌潇潇讳莫如深地笑道,“寻衣,你说呢?”

“我……”柳寻衣不明白凌潇潇的心思,故而不敢轻易表态,搪塞道,“我认为夫人说的对。”

“秦苦说过,你是恩怨分明,喜欢‘以心换心’的性子。”凌潇潇话锋一转,又道,“如今秦苦走了,我不知再向谁打听你的近况,索性将你叫来,亲自问你一问。顺便……与你以心换心,希望你不要令我失望。”

……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