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血蓑衣下载
  3. 血蓑衣
  4. 第五百九十四章 :湖心重逢

第五百九十四章 :湖心重逢

作者: |返回:血蓑衣TXT下载,血蓑衣epub下载

洛阳城北,有一座丹枫园。

曾几何时,“丹枫园”本是皇室的花园行宫,风光旖旎,奢华无限。后经朝代更迭,血火洗礼,丹枫园屡遭破坏,几乎沦为废墟。

“端平入洛”后,蒙古人将洛阳城收入囊中,为大肆敛财,将破败不堪的丹枫园公然招卖,被一当地富贾斥重金买下,本欲修葺完善作为私家府邸,却不料生意落魄,丹枫园修到一半富贾便抑郁而亡。

其后人为偿还生意上的亏欠,无奈之下,只好用丹枫园抵债。而当时最大的债主,正是东善商号。

丹枫园顺理成章地落入沈东善之手,经他豪掷千金,悉心修葺,如今的丹枫园已变成一座美轮美奂的私人园林,其奢华程度比当年鼎盛时期也不遑多让。

放眼洛阳城内的所有建筑,若论气势恢宏,首屈一指的当属城北的紫薇宫,此乃昔日的皇宫,自然大气磅礴,无与伦比。

紫薇宫之下,便是将军府与贤王府,其中雕栏玉砌,朱阁青楼令人叹为观止。再其次,便是这座琼楼金阙,阆苑瑶台,占地千余亩的丹枫园。

最令人感慨的是,如此佳园,却被沈东善当做后花园,一年四季也住不了三五天,平日大都闲置着,实在是暴殄天物,令人既羡慕又嫉妒。

即便如此,丹枫园依旧日日有人打扫,夜夜有人守护,家奴护院足有三百余人,每年的花销用度少则数万,多则数十万。

由此足见,大宋第一富贾花钱如流水,绝非浪得虚名。

如今,赵元奉旨北上,落脚的地方正是这座丹枫园。

傍晚时分,柳寻衣独自一人来到丹枫园。

虽然洛天瑾派他来杀人,但经柳寻衣思虑再三,仍选择以真面目示人,既未乔装改扮,亦未偷摸潜入,而是光明正大地登门拜访。

丹枫园内有一汪湖水,几乎占据整座园林的三分之二,名曰“凝翠”。

凝翠湖中建有一座凉亭,名曰“湖心亭”。顾名思义,湖心亭位于湖水中央,四面环水。更有趣的是,湖心亭四周皆无可以连接岸边的桥梁,若想来往于此亭,唯有乘船而上。

沈东善将湖心亭修建的如此奇特,目的是方便自己与友人商谈机密。

凝翠湖十分广阔,纵使在湖心亭上放声呐喊,岸边的人也难以听清一二。

欲免隔墙有耳,湖心亭乃上佳之选。

此时,沈东善正在湖心亭摆酒设宴,与赵元谈笑风生。站在一旁的,除沈东善的贴身护卫魁七之外,还有仇寒、秦卫二人。

星河月下,白雪飘零,于凝翠湖面洒下一片银花,美的不像人间。

一叶轻舟破开湖水,徐徐而来。

一人站于船头,面容俊朗,身姿挺拔,一袭青衣随风摆动,任由漫天飞雪落在身上仍置若罔闻。

举目细瞧,来人正是目光如炬,面色凝重的柳寻衣。

临近湖心亭,船夫忽然将船摆横,投下长杆,定住船身,远远地朝沈东善拱手一拜,朗声道:“启禀老爷,柳执扇有事求见,不知能否让他登亭?”

闻言,沈东善缓缓起身,刚欲作答,却又忽觉不妥,于是将迟疑的目光投向赵元,似是询问他的意思。

然而,赵元似乎对柳寻衣的到访漠不关心,仍坐在桌旁吃的津津有味。

反倒是站在一旁的仇寒、秦卫,看向柳寻衣的眼神中,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一丝古怪之意。

“赵大人,您看……”

“这里是沈老爷的地方,自然一切听沈老爷安排。”赵元回答的风轻云淡。

“这……”

“沈老爷,得罪了!”

未等沈东善权衡,船上的柳寻衣似乎等的有些不耐烦,骤然飞身而起,一招登萍度水,转眼掠过十余米的湖面,直逼湖心亭而来。

“大胆!”

魁七暴喝一声,同时将手中的万刺飞轮奋力甩出,伴随着“嗖”的一阵轻响,万刺飞轮疾速飞旋着朝柳寻衣杀来,恐怖的气劲将湖水吹的哗哗作响,泛起阵阵波涛。

“哼!”

柳寻衣轻喝一声,并不拔剑,而是左脚踩右脚,身形再度向上一蹿。

与此同时,万刺飞轮倏忽而至,柳寻衣趁机用脚一踏,借力前行,速度再快三分,瞬间掠上湖心亭。

见状,魁七眼神一寒,迅速冲上前来将柳寻衣死死拦住。

仇寒、秦卫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拔剑出鞘,虽未上前替魁七助阵,却也表现出一副虎视眈眈的临敌架势。

“柳执扇,沈某尚未请你入亭,你岂敢擅闯?”

沈东善被柳寻衣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本欲设法逃命,又见柳寻衣理智尚存,似乎并无恶意,于是暗松一口气,从而怒由心起,不悦道:“我与你家府主是多年挚友,就连他也要卖我三分情面,你一个小小的执扇,岂敢如此放肆?”

“沈老爷恕罪,在下负命在身,实在耽误不得。如有得罪,万望海涵。”柳寻衣轻瞥一眼吃喝依旧的赵元,转而向沈东善拱手赔罪。

“负命在身?”沈东善迟疑道,“莫非是洛府主让你来的?”

“正是。”

听闻是洛天瑾的意思,沈东善的语气登时缓和不少,好奇道:“不知洛府主找沈某何事?”

“在下前来,并非找沈老爷。而是……”言至于此,柳寻衣将复杂的目光缓缓投向赵元。

“赵大人?”沈东善诧异道,“你找赵大人何事?”

“府主有命,恕在下无可奉告。”柳寻衣摇头道,“敢请沈老爷暂时回避,让我与赵大人单独一叙。”

“这……恐怕不妥吧?”沈东善为难道,“丹枫园毕竟是我的地方,万一赵大人出现什么闪失……”

“不如让仇寒、秦卫留下,保护我的周全。”赵元伸手朝仇寒、秦卫一指,向柳寻衣问道,“他们与我同朝为官,亦是皇上的忠臣良将,不知柳执扇意下如何?”

柳寻衣凝视着似笑非笑的赵元,沉默良久,方才缓缓点头:“一切依赵大人所言。”

“沈老爷。”赵元又将和善的目光投向左右为难的沈东善,轻笑道,“可否行个方便?”

沈东善神情一禀,忙道:“既然赵大人开口,沈某自当却之不恭。”

说罢,沈东善招呼下人将船靠近,而后向柳寻衣嘱托道:“柳执扇,赵大人是皇上派来的钦差,你言谈举止千万要拿捏好分寸。休以为这里是洛阳城,便可无法无天,为所欲为。”

“沈老爷的提醒,在下谨记于心。”

柳寻衣谦逊应答,目送沈东善与魁七乘船远去。

一盏茶的功夫后,小船已不见踪影。

放眼四周,除湖心亭上的几人之外,只剩翠湖残雪和水中鱼儿。

见状,柳寻衣神情骤变,脸上的冷傲眨眼化作恭敬,快步入亭,向赵元跪拜道:“属下参见天机侯……”

未等柳寻衣下跪,赵元赶忙伸手将其托住,谨慎道:“此处虽不必担心隔墙有耳,却要小心‘隔岸有眼’。今夜你我不必拘礼,坐下说话。”

“这……”

见柳寻衣面露踌躇,赵元不禁脸色一沉,挥筷朝对面的凳子一指,催促道:“快坐!”

“属下斗胆冒犯!”

言罢,柳寻衣不再犹豫,迅速坐在赵元对面。自岸边远远望去,二人平起平坐,好似谈判一般。

“寻衣,许久未见,本侯对你甚是想念。”

赵元一边说着,一边亲自替柳寻衣斟酒。柳寻衣欲起身谦让,却被他用眼神“按”了回去。

“寻衣对侯爷也十分挂念。”柳寻衣心情激动,甚至连声音都变的有些颤抖,“这两年,您老人家的身体可好?”

“放心,一切安好。”赵元望着喜形于色的柳寻衣,不禁心生感慨,眼中尽是疼惜之意,“倒是你,比来时削瘦许多。”

“托侯爷的福,我一切都好。”柳寻衣自谦道,“洛天瑾待我不薄,吃喝无忧,也不愁没银子花。”

“那便好!”

“对了!”柳寻衣心念一转,忙道,“我有一事要启禀侯爷。”

“何事?”

“据传,金复羽在横山寨秘密培养十万大军。”

“什么?”赵元登时一惊,狐疑道,“消息属实?”

“我虽未亲眼所见,但消息来自一位江湖朋友,相信不假。”

“嘶!”

见柳寻衣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赵元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思量片刻,缓缓点头道:“无论此事是真是假,我们都不能掉以轻心。我会连夜修书一封,将此消息密报丞相,相信朝廷定会辨明真伪,设法应对。眼下,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做好招安之事。”

言至于此,赵元面色一缓,又道:“寻衣,关于你这段时日在江湖中的遭遇,本侯也听说过一些。整日打打杀杀,出生入死,经常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唉!真是委屈你了。”

“一切都是我份内之事!”

赵元满眼欣慰地上下打量着柳寻衣,赞许道:“不到三年,你从一介无名小卒变成洛天瑾的心腹,而且还被他相中,选为东床快婿。寻衣,本侯当年果然没看错人,你的确能成大器。”

“侯爷,眼下不是叙旧的时候。”秦卫小声提醒道,“柳兄,洛天瑾派你深夜前来,究竟所为何事?”

“还有,洛天瑾对招安一事,究竟作何打算?”仇寒补充道,“他到底有没有归顺的心思?”

闻言,萦绕在柳寻衣心中的喜悦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浓浓的忧虑。

见状,赵元不禁暗吃一惊,凝声道:“寻衣,有话但说无妨!”

“这……这……”

柳寻衣几次欲言又止,始终未能说出下文,似乎心有挂碍,不知该从何开口。

“为何吞吞吐吐?莫非……事情有变?”

迟疑再三,柳寻衣蓦然抬头,纠结的目光紧紧盯着惴惴不安的赵元。踌躇许久,方才将心一横,斗胆谏言:“侯爷,不如……我们一起回临安城?今夜便走!”

……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