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血蓑衣下载
  3. 血蓑衣
  4. 第五百八十九章 :不做不休

第五百八十九章 :不做不休

作者: |返回:血蓑衣TXT下载,血蓑衣epub下载

“夫人说的哪里话?”柳寻衣故作懵懂,“在下一向对府主、夫人心存敬畏,岂敢令你们失望。”

“在我面前不必拘谨。休要忘记,你很快便要改口管我叫‘娘’。”凌潇潇手中的动作不停,如聊家常般与柳寻衣有说有笑,“寻衣,听说你是孤儿,自幼父母双亡,想想真是可怜。”

“有劳夫人挂念。”

“无妨!”凌潇潇放下一个“角子”,顺袖中掏出手帕,在柳寻衣狐疑的目光下,亲自为其擦去胸前沾染的一些面粉,柔声道,“你与语儿成亲后,我们便是一家人。我会待你如轩儿一般,倾尽所有,悉心照顾。从今往后,你不再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我便是你娘。”

凌潇潇此言甚是恳切,甚至连看向柳寻衣的眼神中都流露出一抹母性的慈爱。

此举,令柳寻衣惊骇之余,难免心生感慨。

“夫人这番话……”柳寻衣既感动又忐忑,断断续续地说道,“着实令我受宠若惊。”

“轩儿的状况你也知道,我已经失去一个儿子,不想再失去一个女儿。”凌潇潇眼圈泛红,哽咽道,“我嫁为人妇多年,懂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道理。只有与你亲如骨肉,才能令语儿永远留在我身边。你说我自私也好,贪婪也罢。总之,为娘的这份心思,希望你能体谅。”

“承蒙府主与夫人厚爱,在下能有今时今日的富贵,已是求之不得,又岂敢奢望其他?”

“我以前对你存有偏见,认为你少年老成,心机太重,远不像林方大那般率真。”凌潇潇自嘲道,“但随着光阴的流逝,我已渐渐改变对你的看法。你虽沉默寡言,却踏实稳重。虽心思多变,却恪守原则。虽偶有意气,却往往能在关键时刻顾全大局。这些,不仅是瑾哥告诉我,也有我亲眼所见。”

“夫人谬赞,在下愧不敢当。”

“今日趁此机会,我为自己的识人不明,臆想独断,向你赔罪!”

说罢,凌潇潇缓缓起身,欲向柳寻衣深作一揖。

“夫人且慢,在下断断承受不起!”

柳寻衣吓的脸色一变,“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双手死死托住凌潇潇的手臂,惶恐道:“夫人如此,莫非要折杀在下。”

“寻衣,你先起来。”

凌潇潇满眼欣慰,矮身将柳寻衣搀起,含笑道:“既然如此,你我谁也不必拘泥俗礼。”

“夫人所言极是。”

“寻衣,你独具慧眼,可曾看出近些日子府中有何不同?”凌潇潇话锋一转,别有深意地问道。

“不同?”柳寻衣一脸茫然,“不知夫人指的是……”

“我与瑾哥有何不同?”

“这……”柳寻衣心中暗暗揣测凌潇潇的意图,面露沉思,缓缓摇头,“恕在下愚钝,不知夫人与府主有何不同?”

“难道你没有发现,瑾哥与我已有多日不在一起用膳?”凌潇潇提醒道,“昔日,我时常陪他去花园散步,但这段时间,你可曾见过我们一同出入?”

“这……”

“还有伺候我的婢女。”凌潇潇又道,“也与之前的婢女截然不同,这些都是瑾哥一手安排的。”

“嘶!”

听到这里,柳寻衣终于听出凌潇潇的弦外之音,诧异道:“夫人的意思是,你与府主……”

言至于此,柳寻衣的声音戛然而止,似乎不敢再说下去。

“不错!”凌潇潇坦言道,“我与瑾哥闹些矛盾,已有多日不曾理会对方。”

“这……”

“夫妻吵架本是一件小事,更是一件私事,我本不该向你唠叨。”凌潇潇苦涩道,“但轩儿卧床不起,语儿年幼无知,我实在不知找谁诉苦,只能想到你。”

“恕在下冒昧,敢问此事……因何而起?”

凌潇潇似乎一直在等柳寻衣问这句话,故而眼神一动,将早已烂熟于心的说辞娓娓道出:“因为一个人,一个女人。”

“谁?”

“绝情谷主,萧芷柔。”

提及“萧芷柔”三字,凌潇潇温柔的眼中陡然闪过一抹凌厉的杀机,语气变的愤恨无比,似是又羞又恼。

“这……”柳寻衣暗吃一惊,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

“都说家丑不可外扬,可我已将你视为亲儿,因此也不怕你笑话。”凌潇潇愤愤不平地说道,“其实,瑾哥曾与萧芷柔有过一段……不清不楚的关系。此一节,想必你也有所耳闻。”

对此,柳寻衣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默不作声地盯着凌潇潇,似乎在等她说下去。

“那个狐狸精非但勾引有妇之夫,而且频施媚术,欲将我们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凌潇潇越说越伤心,泪水止不住地簌簌而下,“华山一行,瑾哥抵挡不住萧芷柔的百般蛊惑,心中已有与她旧情复燃的意愿。”

“旧情复燃?”柳寻衣错愕道,“不会吧?我在华山时,并未发现任何异常?”

“傻孩子,偷情这种事岂会让外人发现?”凌潇潇道,“你不妨细细回忆,如果他二人没有暗通,萧芷柔为何在紧要关头替瑾哥出手?瑾哥又为何不顾天下英雄的眼光,擅自将绝情谷的异教之名摘掉?还有腾三石,亦是一只机关算尽,卖弄权谋的老狐狸。若非他女儿与瑾哥有染,凭他在江湖中的声望地位,又岂能力压殷白眉、左弘轩、钟离木、妙安这些江湖前辈,坐上副盟主的位子?”

“这……”

“至于瑾哥说的那些冠冕堂皇的借口,不过是他粉饰太平的说辞罢了。”凌潇潇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一切,都是萧芷柔在幕后捣鬼。是她迷惑瑾哥的心智,扰乱瑾哥的计划,为达成自己的目的而不择手段。”

“目的?”柳寻衣好奇道,“她有什么目的?”

“她要将我和轩儿、语儿统统赶出洛家,而后登堂入室,鸠占鹊巢!”凌潇潇怒道,“她欲借轩儿重伤之际,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夺走属于我们的一切。”

“这……不会吧?”柳寻衣纠结道,“我与萧谷主有过数面之缘,对她的为人也略知一二。此人十分清高,无意于功名利禄,并且行事一向低调,似乎……不像是夫人说的那种机关算尽,贪慕虚荣的女人。”

“人不可貌相!寻衣,你还年轻,尚未领教过人心险恶。”凌潇潇教诲道,“当心被萧芷柔的外表欺骗。倘若她真如瑾哥说的那般单纯善良,岂能一手缔造出名震江湖的绝情谷?又岂会坐稳武林第一女魔头的位子?这种女人极善于隐藏自己,往往能在出人意料的时候给人致命一击,令人防不胜防。”

“话虽如此,可是……”

“如今,轩儿昏迷不醒,朝不保夕。语儿涉世未深,又是一介女流。我被瑾哥软禁在府中,昼夜有人监视,半点动弹不得,故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瑾哥被那个狐狸精一点点地拽入深渊,直至万劫不复。”凌潇潇悲痛道,“寻衣,你可知贤王府今时今日的一切皆来之不易?瑾哥能坐上武林盟主的位子更是历经九死一生,绝不能被萧芷柔毁掉。”

柳寻衣眉头紧锁,迟疑道:“夫人为何将这些告诉我?”

“因为你是我唯一信赖的人。”凌潇潇抓住柳寻衣的胳膊,义正言辞道,“你是语儿的夫君,是我的女婿,如果连你也见死不救,那我们母子三人迟早会被人扫地出门,永世不得翻身。到时,你身为语儿的夫君,同样会受到牵连。”

柳寻衣心中大惊,隐隐然已猜出一丝端倪。

“夫人的意思在下明白,只不知……夫人想让我做什么?”

“秦苦说的不错,你真是一个聪明人,果然一点就通。”凌潇潇满意道,“其实,并不是我让你做什么,而是你应该做什么?为了……守住自己的家业。”

“自己的家业?”柳寻衣一脸愕然,“夫人说的是……”

“贤王府偌大的基业,便是你未来的家业。”凌潇潇正色道,“轩儿苏醒无望,语儿是洛家唯一的继承人,你身为他的夫君,自然是未来的贤王府之主。瑾哥今日拥有的一切,将来都是你的,难道你甘心这些白白落入他人之手?”

柳寻衣的心中掀起一阵惊涛骇浪,但表面上仍故作镇定从容,试探道:“依夫人之见,我该何去何从?”

“很简单!”凌潇潇眼神一狠,一字一句地说道,“在萧芷柔登堂入室前,杀了她,斩草除根!”

“嘶!”柳寻衣倒吸一口凉气,内心的震撼无语言表,“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凌潇潇冷笑道,“我收到消息,瑾哥已派人邀萧芷柔来洛阳城参加你和语儿的大婚。萧芷柔虽是绝情谷主,但她一旦离开江州,便是虎落平阳。你以逸待劳,以有备攻无备,有的是机会置其于死地。”

“这……”

“不必犹豫!这场明争暗斗,关乎你我的生死前途,因此绝不能心慈手软。”凌潇潇根本不给柳寻衣思量的机会,不容置疑道,“我要你在半路设下埋伏,不惜一切代价阻止萧芷柔踏入洛阳地界。”

……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