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钻石宠婚:妻色似火下载
  3. 钻石宠婚:妻色似火
  4. 223这是他变相的告白吗

223这是他变相的告白吗

作者: |返回:钻石宠婚:妻色似火TXT下载,钻石宠婚:妻色似火epub下载

手术后的楚文茜被转移到了高级病房里,麻药退去后,她渐渐苏醒。

“啊——”楚文茜突然身体一颤,睁开了眼睛。

“茜茜,你是怎么了?”守在床边的胡美莉是第一个被惊到的。

她看着楚文茜苍白没有血色的脸庞,心里就阵阵生疼。

随后楚威远,卓秉献,郁泽柔和卓英鸿也都围了过去。

楚文茜的目光一一环视过所有人,然后盯在了卓英鸿的脸上:“我刚才做了一个恶梦,梦到孩子没……没有了……”

她说到孩子的时候,声音哽咽了一下,一比眸子里都是不安与脆弱。

胡美莉和楚威远脸上都是不忍,郁泽柔和卓秉献则沉默着。

卓英鸿则拧了拧眉。

没有人愿意去开口说起孩子的事情,这对于一个做母亲的女人来说太残忍了。

楚文茜捏紧了身上的被子:“英鸿,你告诉我,我们的孩子还在,对不对?”

卓英鸿被她这么紧紧地盯着,心里再也憋不住:“对,孩子——”

胡美莉却慌忙打断了卓英鸿的话:“茜茜,你刚刚醒,身体很虚弱,医生说了你需要多休息,你要不再睡一会儿,妈在这里陪着你。”

胡美莉不想女儿在最经不起刺激的情况下被告之血淋淋的真相,想给点时间让她先缓和一下再说。

可是楚文茜却坚持想知道答案:“妈,我现在一点儿都不想睡,我只想知道孩子还在不在?告诉我!”

楚文茜红着眼眶,依旧看着卓英鸿,她只想从他的嘴里知道答案。

卓英鸿也直接道:“是,孩子流掉了。”

瞒一时有什么用,她有知道真相的权利,而且迟早会知道。

楚文茜眼眶里的泪水就滚滚而落,十分伤心。

“文茜,别哭啊,你和鸿儿都还年轻,等你养好身子,孩子以后还会有的。”郁泽柔开口劝慰着她。

“是啊,茜茜,你婆婆说得对,所以别伤心了。现在重要的是把身子调养好。”胡美莉替她擦着眼泪。

楚文茜却越哭得凶了:“不会的,不会再有了……”

这个孩子是意外,她都没想过会有。要不是这个孩子,分手的他们根本不可能结婚。而现在孩子没有了,卓英鸿还有什么理由继续这段本就不情愿的婚姻。

“怎么会?只要你养好身体就行。”郁泽柔温柔的安慰她,“你现在情绪不好,所以才会胡叫乱想,不如好好休息,嗯?”

“妈,我……”楚文茜一把紧紧抓住郁泽柔的手,眼里都是害怕,“妈,我和英鸿是因为这个孩子才结婚的,没有这个孩子,他就会不要我的……我以后还能从哪里有孩子……”

楚文茜说到痛苦之处,咬白了唇。

郁泽柔回头看向一直没有多言的卓英鸿:“鸿儿,茜茜是你的妻子,你好歹说一句话安慰一下她。你看她再这么哭下去,会伤眼睛的。”

楚威远也开了口:“英鸿,见在茜茜对你一片深情的份上,你说一句话比我说十分管用。你难道真忍心她这么哭下去?”

“卓英鸿,孩子也有你的一半,你一点也不伤心,也不安慰你的妻子,你配为人夫,为人父吗?”胡美莉心疼着女儿。

“当初,可是你们女儿用孩子为要挟逼着鸿儿娶的!孩子没有了,至于以后他们要怎么条算是他们的事情,做父母的不该干涉这么多。”卓秉献却是站在儿子这边。

他的确是不喜欢楚文茜,如果不是她横插一脚,他儿子都已经娶了他看好的那家千金小姐了。

“亲家,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楚威远不悦拧眉,“在卓英鸿还什么都不是的穷学生的时候,是茜茜给了她机会,现在有郁家撑腰就如此看不起人了?”

“难怪有什么样的爹就有什么样的儿子!我们家茜茜是看错了人!”胡美莉胸口一疼,那气是不打一处来。

“都分手还要逼婚,也没见得教养有多好!”卓秉献冷冷道。

“你儿子不耍流氓我女儿就有孩子了?”胡美莉怼回去。

“你女儿不自愿谁能逼得了她上我儿子的床?”卓秉献也不甘示弱。

“不要脸!”

“你才不要脸!”

“你们滚!赶紧滚!别脏我女儿的病房!”

……

郁泽柔见两方争执了起来,不想把事情搞大,便上前拉了下丈夫:“你少说两句吧。这里是医院,文茜还在养身体。”

“儿子,我们走。”卓秉献可不想待在这里。

要不是陪着郁泽柔来,她是不会来的。

卓英鸿清了一下嗓子,这才对楚文茜道:“你好好休息,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你的身体重要。那我就先走了。”

卓英鸿说完,便迈步离开,卓秉献也跟上,还不忘拉着郁泽柔:“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走吧。”

“那我们就先走了,明天我再来看你,给你带鸡汤来。”郁泽柔始终还是温柔。

卓家一行人走后,胡美莉气得坐进椅子内:“这都是些什么人!”

楚威远也是头疼,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子。

楚文茜没有再哭了,只是一双眼睛空洞地盯着天花板,好像灵魂已经出窍,留下的只是肉体。

“茜茜……”胡美莉看着楚文茜这样,心里觉得害怕。

楚文茜仿佛没有听见一样,就这样一动不动。

如果不是眼睛还睁着,真以为她已经死了。

“茜茜,你说句话啊……你别吓妈。”胡美莉焦急地差点哭了。

“妈,我没事,我累了,睡一会儿。”楚文茜好半晌才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闭上了眼睛。

——

卓家人回到了郁家时已经是深夜,家里人都休息了。

卓英鸿也回了房间,卓秉献却跟了进来:“鸿儿,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爸,我困了,想休息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卓英鸿此刻已经是身心俱疲,无心再应付父亲。

“鸿儿,你难道还想和楚文茜过下去吗?会毁了你一辈子的,趁这个机会和她平和离婚。”卓秉献建议着。

“爸,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卓英鸿把脱下的外套放下。

“鸿儿,你别心软,那是妇人之仁。”卓秉献希望儿子能果断的结束这段关系,“你要知道你将来想要的是什么!别意气用事。”

“爸,我知道。”卓英鸿道,“你回去休息吧。”

卓英鸿把父亲“赶走”后,关上了门,自己一个人躺到了床上。

他当然很想摆脱掉楚文茜,可是现在她已经失去了孩子,那样痛苦,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再提出离婚,况且楚文茜能要挟到他的事情并不是孩子的存在,而是他和陆清漪从前的一段过往。

如果事情曝出来,只会对陆清漪造成不好的影响。

他自然是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

第二天一早,卓英鸿看到母亲郁泽柔新亲自给楚文茜熬了鸡汤,并装好在保温桶里。

母亲性子柔软,对每个人都挺好的,就算对楚文茜并不是完全满意,但因为她是自己的儿媳妇,所以也做到了全面接纳。

“小柔,这么早你要去哪儿?”郁长空和沈之意刚步到餐厅里就看到她急忙要走,还说不吃早餐了。

“爸,有件事情要和你说。”郁泽柔手里提着保温桶,“昨天晚上文茜流产了。”

“流产了?”郁长空拧眉。

“好好的,怎么会流产呢?”沈之意也觉得奇怪。

“摔了一跤,没保住孩子。”郁泽柔叹了一口气,“造孽。”

可怜的是那个未出世的孩子,就这样没有了。

郁泽柔便要走,卓英鸿也跟了过去:“妈,我送你过去。”

卓英鸿便和郁泽柔一起离开了,往医院的路上,郁泽柔想了许久才道:“鸿儿,妈有些话想和你说。文茜没有了孩子已经很可怜了,你也得照顾她的情绪,这才是男人。既然已经结婚了,便没有随便离婚的道理,好好过日子吧。”

“妈,我知道。”卓英鸿只是这样说。

卓英鸿把郁泽柔送到了医院后便去了恒宇集团。

他再一次在停车场遇到了郁霆舟,却没见到陆清漪和他随行。

今天林雪吟的父母出院了,陆清漪便请假去帮忙了,毕竟现在夜霄受伤不能出门,也只有她能帮衬着了。

陆清漪开车去的医院,林雪吟见到她都意外极了。

“你不上班吗?怎么跑来了。”林雪吟笑道。

“公司是老公家开的,老公又是老板,我随便找个借口就能来了。”陆清漪那一脸的傲娇的模样,“你帮阿姨收拾东西吧,我去办出院手续。”

“那……就交给你了。”林雪吟把准备好的资料给她,还有一张卡,“密码是我生日。”

“OK。”陆清漪接过来,便离开。

陆清漪没有去医院大厅办手续,而是去了芮坤的办公室,想省去一些排队的麻烦程序。

芮坤刚看完一个病人,就看到闯入的陆清漪:“郁太太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办事儿。”陆清漪走过去,把手里的东西往他面前一放,“雪儿妈妈的出院手续,你帮个忙,怎么样?”

“郁太太,我们医院也是要走正规流程。”芮坤拿起水杯喝了一口,一本正经。

“我老公可是你们医院的VVIP会员,可以走VVIP通道。”陆清漪微挑着眉,“是不是要我把我老公本人请来你才肯帮忙?”

“那老郁是有多闲才能在开早会的时候跑到我这里来。”芮坤好像已经算准了郁霆舟现在是抽不开身,否则早就陪陆清漪来了。

陆清漪面对芮坤的“故意刁难”咬了一下银牙:“好,别以为只有你一个芮医生,我找你大哥去。他可比你好说话多了。”

说罢,陆清漪就要拿走资料,结果芮坤比她快一秒拿到资料:“我大哥一会儿要准备手术,你就别麻烦他了。我给你办不就行了。”

“原来你大哥很管用。”陆清漪似乎是抓到了芮坤的一个小弱点一样,“护哥狂魔?”

“还不是因为你,换成别人可就没这个机会。”芮坤这话让陆清漪不明白,“为什么是我?”

芮坤把视线从资料上抬起来,然后起身:“我去办手续了。等我。”

陆清漪也没有走,就在这里等着。

没一会儿,芮珲却来了,意外地看到了陆清漪,而后者也发现了他,两人四目相对。

他依旧是雪白的袍,眉目如玉,依旧像是世外之人般清俊。

“芮医生。”陆清漪主动打招呼。

“你找阿坤?是有哪里不舒服吗?”芮珲问她。

“没有——”陆清漪话一刚说完,就觉得胃里一阵恶心,有一种想吐的感觉,让她难受地抚住了胸口。

芮珲见她脸色苍白,又不对劲,一把扶住了她:“怎么了?”

“突然就觉得晕了一下,有些恶心。”陆清漪站好,轻拍着胸口,“可能是胃不舒服。”

“那去做一个检查。”芮珲建议她。

“我坐下来休息一下就没事了。”陆清漪扶着桌子边缘落坐。

可是芮珲却是满眼的担心:“身体是自己的,检查一下才能放心。”

“我真的没事。”陆清漪摇头。

“既然我说的话不管用,那我就打电话告诉霆舟。”芮珲从白袍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陆清漪急地一把按住了他的手:“别别别……”

“那就听我的。”芮珲眼神示意她要听话,“既然你叫我一声芮大哥,你就是我妹妹,我便没有不管你的道理。”

“芮……大哥。”陆清漪把千言万语都凝成这三个字。

“好。”芮珲笑容温润。

芮坤进来就看到大哥和陆清漪四目相对,眸光微动,他感觉自己好像是错过了什么。

“大哥。”芮坤叫着他,然后走过去,把手里办好的东西交给了陆清漪,“好了。”

“谢谢。”陆清漪接过来,又对芮珲道,“我朋友妈妈出院,我先去了。”

芮珲却没放过她:“有些话我不想说第二遍。”

“什么话?”芮坤看着两人,他有些怕两人之间发出了什么。

陆清漪只好点头:“听医生的。”

就这样,芮珲便走在前面,陆清漪跟在后面。

芮坤看着两人的背影:“你们两个总要告诉我是什么事情吧?”

结果两人都没有理会他,芮坤犹豫一下后便也跑了上去。

芮珲把她带去看医生,是个老中医问她:“什么情况?”

“恶心,不舒服,头还晕眩了一会儿。”陆清漪说了自己的情况。

老中医生把了她的脉,而后盯着芮珲:“芮医生,你怎么这么粗心大意,来我这做看什么?去史医生那里。”

芮珲盯着着陆清漪看了一会儿:“走吧。”

随后他们换了史医生,陆清漪不解:“我胃不舒服,为什么来妇科?”

“你应该是怀孕了。”芮珲淡淡道,“你自己都不清楚吗?”

芮坤随后道:“老郁有后了。”

结果陆清漪检查的结果证明她怀孕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一切都很健康。

陆清漪知道这个结果后还是愣了许久,有些不敢想自己平坦的小腹里已经有一个属于她和郁霆舟骨血的小生命。

她又傻笑了许久才离开去找林雪吟。

芮坤轻拍着芮珲的肩:“大哥,她都有孩子了,你更应该向前看了。”

“我只想把她当妹妹。”芮珲努力地让自己放下。

“大哥,你能这么想就对了。”芮坤也心里也放松下来,“那你和叶小姐之间……没有挽回的可能了?”

“我给还有手术。”芮珲便轻瞪了他一眼离开。

那边的陆清漪回了林雪吟那里,林雪吟也收拾好了东西:“办好了?”

“嗯。走吧。”陆清漪看了一下,“这个包给我拿。”

“不用了,我和我爸能拿。你在前面带路就好了。”林雪吟背着一个背包,一手扶着母亲。

陆清漪把他们带到了停车场,让林家父母先上车,让林雪吟把东西放到了后备箱里。

陆清漪便把他们载回了林雪吟所租住的小区,帮着林雪吟把二老送上家里。

“那我就不坐了,先回去了。”陆清漪对林雪吟道。

“陆小姐吃了饭再走吧。”林母挽留着她。

“谢谢阿姨,你叫我漪漪就行了。陆小姐太见外了,我和雪儿可是好朋友。”陆清漪和林雪吟相视一笑,“那我走了,你好好照顾阿姨和叔叔,我改天再来。”

林雪吟也没有留她,知道她是上班时间里抽出来的:“路上小心。”

陆清漪离开林家,就开车直奔恒宇集团,一路到了郁霆舟的办公桌,推门就进去了。

郁霆舟没抬眸,因为敢这么进他办公室的只有她了。

陆清漪把一纸怀孕诊断书拍在他的办公桌上:“我怀孕了!”

“嗯。”他淡淡地应着,磁性醇厚的男中音分外的苏,“去年你的生日礼物是郁太太的身份,既然如此,我就再吃点亏,孩子是我今年送你的生日礼物。”

她傻站在了原地:“那我们当初说好的离婚呢?”

“离婚?”他的语气明显冷了几度,深邃的眼潭底浮起占有欲,“明年的生日礼物还是孩子,后年的生日礼物依然是……”

“你把我当猪吗?”

“就算你是猪,我养你一辈子也没有关系。”

某女在心里打着小九九,喜上心头,这算是变相的告白吗?

------题外话------

可能还有两三章就完结了吧,

大家还在看:七零小佳妻99次离婚:总裁太危险情谋已久:陆先生求放过陆家老婆叫秀儿傅先生,你不滚我滚喝最烈的酒,爱最好的你不思进取只思你危情婚爱:总裁爱妻如命听说,你爱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