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慈悲城下载
  3. 慈悲城
  4. 第72章 扇贝番外(终)

第72章 扇贝番外(终)

作者: |返回:慈悲城TXT下载,慈悲城epub下载

天灰蒙蒙的,就像是慕善的心情,阴暗而没有尽头。

母亲跟她一起住到了姑姑家,专门照顾她的起居。可慕善觉得,也有看守的意思在里面。因为在这里,她连给以前老同学打个电话的权利都没有。

吃了早饭,两母女在稀薄的晨光中往学校走。慕善刚走了几步,就觉得有些反胃,然后就是几声干呕。

母亲紧张的看过来:“怎么了?是不是吃坏肚子了?”

慕善没答,冲到路边又是一阵猛烈的干呕。母亲连忙拍她的背,过了一会儿,慕善才淡道:“胃有点痛。”

母亲又担忧又气愤:“胃痛?又乱吃东西了?你要是听话,我们至于跑到姑姑家里来住?”

慕善沉默片刻,忍着胃里难受,继续向前走。

进了校门,慕善才觉得解脱。走到教室,刚一坐下,就有同桌男生笑着凑过来:“慕善吃早饭没有?我多买了一份?”

“不用。谢谢。”慕善脸色苍白的婉拒,抬头却瞥见几个女生看着她,目光闪烁。

慕善不去理她们,专心看书。

每个学校,每个班级,都有自成的格局和地位。如果转学来的只是个普通人,引不起什么波澜。可来的如果是个漂亮的第一名,总会引起很多眼光。

若是以前,慕善性子开朗随和,大概很容易跟同学们打成一片。可转学之后,她不知怎么的,变得沉默寡言。所以来了一个月,还没交到一个真正的朋友。而某些女生总会因为男生对她的关注,怀有几分敌意:“拽拽的,以为自己是谁啊?”“人长得漂亮就了不起啊?”

慕善不理他们。

她的世界已经海枯石烂,同龄人根本理解不了。

第三节是自习课,慕善向老师请假说自己来例假肚子痛,要去买东西。男老师面红耳赤的放行,慕善沉着脸拐出校门,足足走了二十分钟,走到这个小城市离学校最远的一家药店。

她还穿着校服,长得又醒目,很快引起售货员的注意。售货员迟疑的将她要的东西推给她,她数了数口袋的钱,居然还差两块——自从那件事后,母亲就严格管制她的零用。

她捏着钱站在原地,面如死灰。年轻的售货员看得难过,低声说:“好了,你拿去吧。”

“谢谢……”慕善拿起东西,深深向售货员鞠了一躬,然后转身跑了。

这天一整天,她的手一直插在裤兜里,捏着买来的东西,冷汗一背。

无论如何,她也不敢在学校厕所去验。好不容易挨到下午放学,母亲来接她,两人一前一后往家走。母亲照旧冷冷的,时不时刺上她一句。她则沉默。

一进家门,她就说肚子有点痛,走进厕所,反锁好门。

几分钟后,看着验孕棒上紫色的两条,她觉得整个世界都要塌陷了。

转学之前,她跟陈北尧一共做了五六次。后来次次都戴了套子,但是第一次……

她倚在厕所的门上,苍白的笑,隐隐又有一种自暴自弃的筷感。

好了,上天惩罚她了。她该怎么办?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在这个年纪,有些事真的由不得她。

在她接连十几天早上都反胃呕吐,且越来越强烈时,母亲终于如大祸临头。

“你老实跟妈说,是不是……是不是跟那个小混蛋,干了恶心的事?”

慕善被连夜赶来的父亲重重一耳光,扇得撞在墙上的时候,模模糊糊的想,那怎么算是恶心的事呢?他怎么会是流/氓呢?她是心甘情愿的啊!

当天,慕善就被关了起来。

父亲沉默的坐在客厅抽烟,母亲终于忍耐不住,绝望的向姑姑姑父哭诉自己多么含辛茹苦,女儿却在最后关头辜负了所有人。

慕善抱着双膝坐在地上,听着母亲仿佛永不停息的哭泣,居然没有一滴眼泪。

她想,其实不考大学了,就这样做个很普通平庸的人,跟陈北尧在一起,多好?

可她知道,他们已经不可能了。

一个星期后,慕善才被放出来。不过不是被放回学校,而是在一个天还没亮的阴暗早晨,跟父母坐上了开往某乡镇的班车。

一路上,父母十分紧张,不断的来回四处看,看是否有人认识他们。慕善忽然觉得,从小在自己心中威严的父亲、慈爱的母亲,也有点可笑。他们也许太过望子成龙了,这里根本是另一个县城,还是乡镇,根本没人认识他们一家。

慕善这些天表现得一直很沉默冷淡,即使站到了狭小的诊所前,也没有半点波澜。

直到她躺上了手术床。

床很冷、很硬。慕善望着狭小而煞白的屋顶,却忽然感觉到原始森林般的空旷。而她仿佛一具死尸,没有生气,也没有希望。

她忽然觉得难过。

而当那看起来极为粗糙的金属钳靠近她时,她才前所未有的害怕。

“我不做了,我不想做了……”她自言自语般低喃。可医生哪里会停,进入得更深。

慕善痛得全身发麻,爆发出歇斯底里的大喊,“我不做了!我要把他生下来!我要生下来!”

母亲脸色大变:“你说什么?你在说什么?你还要不要自己的前途,还顾不顾爸爸妈妈?”

“不!不!我要陈北尧,我要陈北尧!”这个名字一出口,慕善心中突然充满了盲目的希望。她一下子坐起来,母亲和几名护士猝不及防。

她脚步不稳,摔在地上,连滚带爬,又脏又狼狈。医生也怒了,大吼道:“把她按住!”

她被护士们抓回床上,跟母亲一起把她压得死紧。

“你给我闭嘴!不要在这里丢人!”父亲的声音从外间传来,“你看我怎么收拾那个小畜生!那个小畜生!”

慕善一下子呆住。

医生抓住时机,粗暴的将钳子塞进去一个头,痛得慕善全身都要缩成一团,只觉得下面插着的那钳子,就像一只怪兽,正在一点点吞噬她的生命。

来到这个城市后,她就一直没哭过。哪怕跟热恋中的陈北尧不辞而别,她也没哭过;哪怕父母每天辱骂,她也没哭过;哪怕在陌生的环境,身边每一个可以说话的人,谣言和揣测几乎将她淹没,她也没哭过。

可是现在,她躺在这里,被一个陌生的女人,刮去那个罪孽的源头,她却忽然哭得连呼吸都不能够。

“妈!妈!求你,求你让他们停下!我不做了,好痛!好痛!”

医生也烦了,大喝道:“按住她!我一会儿还有别的病人呢!”

她被她们狠狠压住,一双大眼睛死水般圆瞪着,少女优美的身躯痉挛般的抽搐。她觉得自己就像条濒死的鱼,在猎人的网中徒劳的翻腾。

“不要!停下!我好痛!我好痛!北尧哥哥……北尧哥哥……我好痛……”

没人理会她的痛楚,母亲在哭泣,父亲在咒骂,医生嘴角挂着不耐烦的冷笑。

痛到麻木的时候,她忽然奇异的安静下来。

所有人惊讶的望着她,她却闭上了眼。

因为她听到了。

她分明听到一个沙哑而高亢的声音,仿佛汹涌的狂潮,排山倒海般响彻耳际,任何人再也无法阻挡,任何人也不能藐视。

那声音穿过她单薄的身躯,冲破层层屋顶。那个声音会像一只白鸽在天空飞翔,那个声音会传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传到她的家乡,传到那幢小木屋里,传到那个穿着白衬衣的清秀少年耳朵里。

那个声音是她十七岁的心里满载的爱意,那个声音是她的青春里最后的悲鸣。

北尧哥哥、北尧哥哥!我好痛,我好痛。

北尧哥哥,我在这里生不如死,我在这里坠入地狱,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八年后。

黑色宝马缓缓行驶在林荫道上,陈北尧西装革履坐在后座,手中拿着本书,静静翻看。

前排亲自开车的周亚泽打开车载音乐,从后视镜中看见他看得极为专注,忍不住笑道:“想不到你也喜欢这位日本漫画家,一听说有她的自传签售,专门坐飞机到香港。”

陈北尧把书一合,微笑道:“你觉得我会看少女漫画?”

周亚泽有些不解,正要询问,电话却响了。

挂了电话,周亚泽笑道:“徐家那小子虽然操蛋,但他姑姑是省人大代表,上次咱们拿地,还承了他的情,这个忙不能不帮。”

陈北尧淡淡点头:“随你。”

车停在工厂门口,周亚泽带着保镖兴高采烈的去办事了。陈北尧点了根烟,闭目沉思。

车里正在放梁静茹的新专辑,明快而磁性的声音萦绕耳际。歌词太过幽怨了,陈北尧听了几句就没了兴趣。

周亚泽办事他一向放心,这次也不例外。只是此时他多年布置,隐忍不发,许多想做的事,也不能去做。

他抬头看着窗外,深蓝色的玻璃外,工厂的一切都像是另一个世界发生的事。

然后在一堆乱七八糟的工人中间,他就这么看到了她。

她穿着非常得体的黑色套裙,妆容精致、神色疏离。像这个城市里所有靓丽的白领,却又比其他人,多了几分难以接近的冷傲。

陈北尧沉默的看了很久,直到周亚泽上了车,惊讶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才发现眼眶有些湿润。

他握住车门把手,轻轻转动,却最终一动不动,远远望着她,没有下车。

耳边,只有那个哀伤的声音,还在反反复复唱着。

想念是会呼吸的痛,它躲在我身上每个角落。

哼你爱的歌会痛,看你的信会痛,连沉默也痛……

亲爱的,亲爱的。

我亲爱的善善。

这世上有人爱得浅薄,有人爱得深沉;

有人爱得很短,有人爱了一生。

有人爱你娇颜如花,有人爱你善良而自由的灵魂。

而我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原来你在这里。

在我迷离的幻觉里,在我冰冷的心房里,在我久违的泪光里。

你就像个天使,终于来到我已经残酷不仁的世界里。

大家还在看: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废材五小姐之废材逆天燃情仕途回到地球当神棍极品神医最佳女婿天域苍穹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饿狼老公,宠宠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