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毒妃重生:盛宠太子爷下载
  3. 毒妃重生:盛宠太子爷
  4. 番外 岁岁长相见(二)

番外 岁岁长相见(二)

作者: |返回:毒妃重生:盛宠太子爷TXT下载,毒妃重生:盛宠太子爷epub下载

许凝一边瞟着玉箫的动静,一边往嘴里扔山药卷,今儿御膳房的厨子可能是多撒了把糖,许凝吃了一会儿就觉得齁了。

恰逢有姑娘给玉箫赠诗,玉箫居然也还接了过去。那姑娘穿了身黛色玉兰花的长袖裙,纤腰细细,衬得上盈盈一握四字。

“这个玉箫.....猥琐死了。”许凝把一个齁甜的山药卷塞进了嘴里,愤愤道。

许锦言和身旁的宋云阙沈思思同时侧目,三人露出了心领神会的微笑。

春盛宴最令人关注的一个环节马上就要开始了,因春盛宴的本意就是一场极大的相亲大宴,所以这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当然与相亲脱不开关系。

这一环节名为‘春遇’,就如同‘春遇’这个美丽的名字,这一环节自然要以相遇为主。

参加春盛宴的男女每人都会随机领一枚刻有半阙诗的半枚玉佩,女子为上半阙,男子为下半阙。领到玉佩的男女前往御花园自行寻找与自己玉佩上诗文对应的人,两枚玉佩合起,方为一首完整的诗和一枚完整的玉佩。

而最先拥有的男女,也就是最先找到自己另一半玉佩的人,将会得到皇后娘娘赏赐的礼物。

自然,对于这些年轻男女来说,得到皇后娘娘的礼物很好,但是借此机会与适龄的公子小姐相识,才更具妙处。

“小五,你也来领一个嘛,你看思思和云雀都领了呢。”许锦言不乏蛊惑意味的道。

许凝扯了扯嘴角,看着一脸苦相的沈思思和宋云阙心里暗道,那是人家俩愿意的吗?不是你和我天仙姐夫硬塞人家手里的吗?

沈思思也就算了,既然是你们的臣子,收了你大乾的俸禄只能看人眼色。人宋云阙一北明人为什么要参与这个愚蠢的游戏!

许凝拿着手里的玉佩,头脑告诉自己不要瞧,但眼睛却不受控制的看了过去。

哼!真是一句酸诗!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酸!真是酸死了!

许凝愤愤的想,她才不要去找什么破玉佩的另外一半呢!

正这么想着,那个该死的玉箫忽然冒了出来。

“呦,你也领了玉佩啊!快让我瞧瞧是哪句诗!”玉箫阴阳怪气的笑。

许凝一听玉箫这个语气,她就气不打一处来,"哼”了一声道:“要你管!反正肯定和你这个猥琐男不是一首!”

玉箫被堵了一下,没好气的道:“那我倒想问问你,你不想和我一首,你想和谁一首!”

许凝一愣,想起刚才玉箫收那黛色女子赠诗的猥琐嘴脸,“那我愿意和谁一首就和谁一首,这和你有关系吗?”

玉箫一时没反应过来,“丫头?我今儿惹你了?”

许凝是想说他惹她了,可是这原因又没法儿说出口,许凝犹豫再三,愤愤推开玉箫,一个人快步跑向御花园。

玉箫站在原地,看着许凝跑远了的身影出神,过了半晌,他才拿出自己手里的玉佩看了起来。

“凤于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会和那丫头是一首吗?

玉箫叹了口气,那么多的玉佩怎么会刚好就和那丫头拿了一对儿的,但转念一想,如果自己和她拿到的不是一对儿,那岂不是有别人要和她拿一对儿?

这个念头一经出现,玉箫瞬间头脑爆炸,别人和她拿一对儿?怎么可以!

“丫头!你给我站住!”

不许去御花园找别人!

-------

沈思思和宋云阙本是在一处的,谁知左清忽然将沈思思叫走,说是军营有事,沈思思向宋云阙告了歉之后便和左清一前一后的走开了,本就一直在旁注视着沈思思动静的李扬飞瞬间变了脸色。

“军营是出了什么乱子?”沈思思小声问道。

现在也已经是副将的左清笑了笑,极灿烂的样子,“将军放心,营里什么事也没有!”

沈思思皱眉,“那你.......”

左清又极爽朗的一笑,“看出将军无心此宴,所以特设此计来救将军于苦海。”

沈思思这才明白,伸出手敲了左清一下,“小子,你倒是够机灵的......不过这宴会也不算苦海,起码豌豆黄还是很好吃的。”

左清笑意更甚,从怀中掏出一油纸包,“将军,属下这里也有豌豆黄。若是将军吃属下的豌豆黄,那岂不是可以既不用参加宴会,又能吃到好吃的豌豆黄。”

沈思思装模做样的点点头,“既然如此......那你还不快把豌豆黄给本将军拿过来。”

左清笑着将手中的油纸包拆开,从中拿了一块豌豆黄出来,轻轻的......递到了沈思思的唇边。

沈思思一愣,她很明白左清这个动作的背后意义非比寻常。

她迟疑的看向左清,“这......”

左清却很坚决,递在她唇边的手没有一丝要移开的意思,那枚豌豆黄的香气就在她的鼻尖环绕。

沈思思言语之间有了拒绝的意思,“阿清.......”

左清没有动,但却笑得更加温柔,眼神瞟向了沈思思的后面。沈思思身后的不远处站着一个男人,那是北明的武将军李扬飞,沈思思已经和离了的夫君。

此时,他看着左清和沈思思的方向,脸色极度苍白,手微微发着抖。

左清知道自己的举动十分卑劣,他早看到了李扬飞在沈思思的身后,所以他很巧妙的安排了角度,从李扬飞那个方位看过来只能看到他将豌豆黄送到了沈思思的唇边,就算思思拒绝了,李扬飞也是看不到的。

这样一来,李扬飞就该明白如今思思的身边早有了另一个人的存在了吧。

人为了得到自己最想要得到的,卑劣一些又算得了什么。

是李扬飞自己不知道珍惜,才让他左清有了认识沈思思的机会,有了.....可以陪伴在她身边的机会。

苍天可见,他知道沈思思是女人的那一刻,他有多么高兴。

那种如同飞上云霄般的喜悦,一辈子又能体验几次?

他左清这些年陪在沈思思身边,南征北战,好不容易建立了那么深厚的默契。如果说沈思思身边要有人相陪,那舍他其谁?凭什么那个伤害了思思的男人凭空冒出来就要和他抢人,李扬飞你想都不要想。思思的后半辈子归我左清了!

左清的笑容更加浓烈,他把豌豆黄收了回来轻声对沈思思道:“将军,你是否也取了那只刻了半句诗的玉佩?”

沈思思点头,随后将那玉佩拿了出来。

翠色的半枚玉佩在太阳的折射下散发着清透的光。

“得辞比目何辞死”

左清的眼睛瞬间亮了,手一翻,他亮出了他那一半玉佩。

“只羡鸳鸯不羡仙”

合在一起,恰好是一对儿。

沈思思倒是没多想,只是笑了笑道:“这倒有趣,不过我们兄弟情衬不得这句话也是真的。”

左清的笑容僵住了,兄弟情?

仅仅只是兄弟情?

左清为了和沈思思拿到一枚玉佩是废了心思的,他提前买通了分发玉佩的宫人,确保他和沈思思拿到一对儿的玉佩。

然后告诉沈思思......他们是天注定的一对。

可是一切的筹划被沈思思‘兄弟情’三个字击溃。

左清没有说话,只是将沈思思手中的玉佩拿起和他的那半枚合在了一起,“思思,这玉佩还真挺好看的。”

沈思思点了头,她听见了左清逾越的称呼,但只皱了眉,也并未多说。

可这一幕落入已经非常靠近沈思思左清二人的李扬飞眼中,就极不是滋味了起来。

李扬飞的脸色已经白的不像话了,他神色复杂的看着沈思思,那个男人已经称她为思思了......

已经这般亲密了吗?

“夫人.......”李扬飞低声唤道。

前方的沈思思背影一僵,但并未转身过来,“阿清,我们走吧。军营还有事。”

李扬飞一愣,‘阿清’这个称呼......

小时候沈思思唤他做扬飞哥哥,后来唤作夫君,直到现在的李校尉,李将军。

哥哥与夫君......该是这世上最亲密的称呼。可他是怎么把那个声声唤着他夫君的人弄丢的,给了她唤别人‘阿清’的机会。

李扬飞你这一辈子,糊涂两个字盖了一多半。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还是追上了前面的人。

“思思.......你总该再给我一个机会。”李扬飞的目光有哀求的意味。

沈思思停了下来,旁边紧随着她的左清也立住了。沈思思今日没穿官服,穿了身浅青色的缎带女装,清雅的立在左清身边。

看起来的确是一对璧人。

沈思思看着李扬飞叹了口气,“李将军,您还是早些回北明吧。我并不值得您花功夫在我的身上。”

这些年来,李扬飞时时打扰,沈思思若是还不晓得他的心思,那她就真成了痴人。

可是沈思思从前太痛了,痛的心有余悸,痛的她不想深思李扬飞的心思。

李扬飞摇头,“思思,你我夫妻一场。你总该给我和你好好谈一次的机会。”

左清一怔,立马上前一步,将沈思思挡在了后面,“李将军,您若是有事,不妨同我讲。”

李扬飞把那句“你算什么东西”憋在了心里,他明白了一件事,以后绝不能在沈思思面前发脾气。

无论这怒火是对谁的,都绝不能在沈思思面前展露。

从前他伤沈思思太深,从今以后,无论他和沈思思的结局如何,他都要尽他所能的对沈思思好。

这是他欠沈思思的,如果沈思思想,他可以赌命以还。

“思思,我想同你谈。没有别人的打扰。”李扬飞说话的语气很平稳。

沈思思想了想,一个月后她要去大乾北边驻守,这一去少说都要好几年的光景。

那不如就和李扬飞把话彻底说清楚。

“好,东南边有一处凉亭。将军我们去那里谈。”沈思思点了头。

左清惊讶道:“将军?”

沈思思对左清道:“阿清你去御花园里等我,我同他说完话就来找你。”

左清还是不愿意,他摇头,“将军,我想陪在你身边。”

沈思思拒绝了,她摇头道:“不必了,你留在御花园里等我。”

有些话还是得和李扬飞单独谈。

看着左清懊恼的面容,李扬飞心里倒是窃喜了一下,他整理了一下表情,随着沈思思前往了凉亭。

“思思......”

到了凉亭,李扬飞激动的凑了过去,这大概是沈思思离开北明之后,他距离她最近的一次了。

已经太久没有这样心平气和的单独和她在一起了。

然而......

沈思思侧过了身子,躲开了李扬飞。

李扬飞顿了顿,道:“这些年来.....你身子可还好?”

沈思思点点头,“很好,当年流产之后,锦言花了很多心思给我调理。没落下什么病根.....”

只是不能再生孩子罢了。

这对于她来说也无大碍,下半辈子她只打算一个人过,能不能怀孕已经不再重要了。

李扬飞没料到沈思思能这么神色平静的将流产的事情讲出来。

“夫人......”李扬飞喃喃道。

沈思思摇头,“这个称呼.....我受不起。”

李扬飞点了点头,的确,他是没有唤她为夫人的资格,只是.....知道是一回事,不甘心又是另外一回事。

沈思思咳了咳道:“我下个月就会去大乾北边的柳城驻守了,你若是在大乾玩够了,就收拾收拾回北明吧。你现在也是将军了,总是在大乾待着也不太合适。”

李扬飞急了,“你要走?”

“是,我是大乾的将军。要做将军该做的事情。”沈思思的表情很真诚。

李扬飞思索了片刻,便扬起头一笑,“我知道,你是大乾的将军,是全天下都景仰的天才将军。你当然要做将军该做的事情,无论是驻军,还是守护黎民,都是应该的。”

沈思思愣了一会儿,她其实没想到李扬飞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我以为.....你会不让我去。”沈思思犹疑的道。

李扬飞瞧着沈思思那样子,倒是极爽朗的笑了,“怎么,我不让你去,你便不去吗?”

沈思思立刻便道:“当然不可能了。我是一定要去的。”

李扬飞嗔怪的看了她一眼道:“瞧你否认的多快,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留。”

“这......”沈思思一时噤声。

“好了,我明白的。你早已不是从前的沈嘉珏了,你是沈思思,大乾的天才将军。从前你做我夫人的时候,其实真是委屈了你。我一直也是知道的,只是我一贯不晓得如何让你发挥你的才华,女子做将军.....我以前从来没想过的事情却被你做到了。这是你的人生,你沈思思的人生是该这样绚丽的。我又怎么能阻止。”

李扬飞很真诚,他的确是这样想的,从前他就觉得沈思思做深闺里的夫人着实屈才,可是以他那榆木脑袋,他也确实想不到能让沈思思做女将军这一出。

既然命运使然,沈思思做了女将军,那他有什么道理阻止。

况且,他知道,如今的沈思思光芒万丈,早已不是他能阻止的了。

当然他也绝不会阻止她散发光芒。“你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沈思思很意外,看着李扬飞喃喃道。

“是不一样了。你离开我了这么些年,我若是还不检讨自己,岂不是愚蠢的着实没有尽头。”李扬飞轻声道。

沈思思虽然诧异,但还是点了头,“我没想到,你居然会这样大变......此番你回北明,请帮我给李将军和李夫人带个信儿,我在沈家待了这么些年,二老的恩情如海深,我无以为报,虽然已经不再是沈家的儿媳,但只要沈家有事寻我,我绝不会有任何推辞。”

“只是我爹让我给李家做女儿,做儿媳。这一点我是做不到了。”

沈思思自知自己的话十分伤人,所以也就没有再看李扬飞的眼睛,但李扬飞却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你的话我会带给爹娘的。”

沈思思站了一会儿,觉得稍微有些尴尬,便想同李扬飞告辞。

李扬飞却拦住了沈思思道:“思思,你听我说。你能给我这样一段独处时间我已经非常感激了,我想对你说的话很多,但是有一句是最想告诉你的。”

“如果我李扬飞下半辈子还能有幸娶妻,那么我的夫人一定叫沈思思。不会有别人。”

李扬飞的眼神坚定,光芒再其中绽放。

沈思思不解,“李将军,我已经说了很多次了,我们再也没有任何可能了。而且将军是李家的独子,将军该知道,我以后是无法再生育的。”

不能生育这件事对于沈思思来说已经不算难过了,她只是想用这件事吓退李扬飞。

谁知李扬飞弯唇一笑,“思思......关于这件事,我也说了很多次了,我一点儿也不在意有没有孩子。我可以一辈子没有孩子,但我不能一辈子没有你。”

沈思思怔住了,迟疑半天只说了一个字:“你......”

就再也没法儿说下去了。

“总归下月我便要离开。李将军还是回北明吧。”说罢,沈思思转身便走。

李扬飞在大乾已经停留了不少日子了,再留可就说不过去了。此番她离开京都去了柳城,李扬飞就没有任何机会可以跟着她去。

柳城是大乾的军事重城,想来英明神武的皇帝陛下萧衡昭总不可能放李扬飞过去。思及此,沈思思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只是她没看到,凉亭中央站着的李扬飞却看着她的背影笑了笑,那个笑容并不像是要离开的样子。

李扬飞望向北方,那个方向是他的国家北明,但他已经辞退了自己所有的职务。

从此以后,他不再是将军,只是一个平凡的男人,一个犯下了滔天错事想要弥补回来的男人。

一天不追回自己夫人,一天不弥补从前的错误,他就绝不会回去。

-------------最后的‘春遇’游戏的胜利者是一对北明人,来自北明的许恪将军和宋云阙小姐。

众大乾人:......我们怀疑有黑幕。

皇后与皇帝:就是有黑幕,不服你们来打我们。众大乾人:不敢不敢

许锦言看着下站的自家哥哥与云雀,心里有些乐呵,她和萧衡昭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清清嗓子道:“既然最后的胜利者是许将军,许将军有什么想要的礼物吗?”

许恪一愣,神色复杂的看着羞红脸的宋云阙,心一横道:“娘娘,许恪有一个请求。”

萧衡昭挥手,“快讲快讲。”

许恪跪了下来,“我想求陛下和娘娘赐一门婚事。”

许锦言立刻坐直了身子,嗯?

怎么怎么?哥哥这就开始了?

“我想求娘娘和陛下赐我与宋家小姐云阙的婚事。”

许锦言心里一喜,看着脸红的快滴血的宋云阙,心里更喜,但面上还是很有国母威仪的道:“只是许将军和宋小姐皆为北明人,我与陛下......似乎无权赐婚?”

萧衡昭轻巧的将话接过,“皇后此言差矣,即使许将军与宋小姐都是北明人,但既然这是许将军的心愿,又是这样一桩美事,那我们自然要尽力促成。朕修书一封给北明帝商议此事,想来北明帝应该也不会拒绝此等美事才是。”

许锦言憋笑,现在的北明帝是赵诚,赵诚当然会同意了。

万一不同意,惹了萧衡昭这位爷不高兴.....大乾的大军直接压过来,有他赵诚焦头烂额的时候。

这个算盘,赵诚会拨。

只是许恪为什么会来大乾求婚,此事倒也有渊源。

许恪虽然是年少俊才,只是许家已经彻底凋敝,当年又是满门抄斩。英国公不想让宋云阙嫁进许家这种人家,而许恪和宋云阙却早已经眉来眼去许久。

英国公见势不对,想给宋云阙结亲,人家都定好了,宋云阙那是能答应的人吗,直接就跑来大乾了。

美其名曰‘找我的姐妹许锦言玩两天’

但谁不知道她是为了逃婚才来的大乾?

而许恪后脚就跟来是什么意思......那还不是为了他和宋云阙的婚事想求妹妹和妹夫帮忙。这才来大乾迂回这一趟。

许锦言和萧衡昭当然知道宋云阙和许恪的心思,这个忙,当然要帮!尤其是萧衡昭打定了主意要帮,自打这宋云阙来了大乾之后,他每日和媳妇儿待的日子与日俱减。

他还能不赶紧帮许恪把媳妇儿娶到手,然后让这夫妻两人回北明,他好天天独霸自个儿媳妇。

萧衡昭笑眯眯的点头,凤眸好看的无以复加,但他心里的盘算已然过了无数个弯儿。

不过无论他心里过几道弯,总体只有一个主旨思想.......

那就是独占媳妇!打倒一切敌人,独霸媳妇!

不管这敌人是两岁的小孩还是二十岁的大人,只要敢和他抢媳妇,那就打倒!全部打倒!“这些年我派人送给你的补品.....你一样也没收过。

大家还在看:田园纨绔妻邪王宠溺杀手妃江山尽风流妙笔田园小福后十里医香:携子妃嫁不可很难不爱 下盛宠之嫡女医妃天降恶夫惊世毒妃:轻狂大小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