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十八 天不怜人重伤难治,人畜相争欢趣实多

十八 天不怜人重伤难治,人畜相争欢趣实多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几人对这官兵仍心有余悸,出了门来,也都十分机警,绕了几圈,确认无人跟来,这才一路向东北行去。那辜炎虽说有些木讷,体力倒还不错,他背起小和尚,却也没有掉队。

来到一处僻静山林,童陆前前后后仔细查验了一番,这才笑道,

“应该没人来过,咱们快些过去!”

小乙知他做了标记,若是有人来过,必会留下蛛丝马迹。那童西来兄弟二人被藏在此处,应该未被他人骚扰,更何况,还有葱头这绝世高手在,一般人也难对他们造成威胁。众人跟着童陆进去,七弯八拐,到了一处沟壑,上方草势极猛,遮住了下边内凹的一小块地方,他轻声叫唤,

“青青,葱头前辈,他们还好么!”

葱头早就听到几人动静,童陆刚一说完,他便现了身。小乙看他背着自己的棍子和袋子,模样十分滑稽,对他道,

“葱头前辈,你可是把我害惨了!”

葱头哼了一声,看了看旁边的蒜头,问道,

“我都说我去,他非不让,这次是不是又闯祸了?!”

蒜头瞥他一眼,撅着嘴巴跳下沟去,葱头恨恨,却也未再发作。他把棍子背袋取下来递还给小乙,道,

“你的东西,一样不少!你是收破烂的么,什么东西都往袋子里装!死沉死沉的!哼!”

说完,他也转身跳了下去。小乙扶着童陆,辜炎拉着小和尚,几人也跟着下去。小乙双脚刚一触底,自己就被一人抱住,这感觉熟悉至极,不是白青又是何人。回头一看,白青哭成了泪人,他心头一拧,知道有些不妙,赶紧带着白青去寻童家兄弟。

葱头站在童西来身边,面无表情,蒜头则是暴走起来,他那捏起的头发也被气得炸裂开来。童西来脸色惨白,只有一丝出气。小乙来到近前蹲下,握住他手,道,

“没事的,都会没事的!”

那童西来却是一下精神起来,小乙只觉他手中渐渐有了气力,白青也因此止住了哭。

“小乙,我们的人,都撤出去了么!”

小乙点头回他,道,

“都安全出去了,还让我给你带话,‘巽风’。这应该是你们的暗号,等你把身子养好,就去跟他们会合。”

童西来拉着身边熟睡的弟弟,说道,

“我弟弟就托你们照顾了,他受伤不重,应该没有性命之忧。我不在了,他就再无亲人了!哎,他一人在这世上,我真是放心不下啊!”

童西来的弟弟平日里沉默寡言,少与外人来往,童西来常常把他带在身边,小乙几人对他倒也相熟,可又没说过几次话。小乙只知他叫童西回,除此之外,再不知其他。小乙知童西来放心不下弟弟,对他说道,

“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好他的!你们都会好起来,一定会的!”

童西来微笑点头,

“嗯,小乙哥,谢谢你,还有各位,谢谢你们!他也知道如何去寻大人,麻烦你们送他一程。”

童西声音越来越小,还未说完就不住咳嗽,拉动伤口,疼得喘不过气来。好容易停了下来,小乙不让他说话,他却执意不肯,

“小乙哥,我平日里用的那条小船,船头木板切开之后,有一件要紧东西,你帮我找来给弟弟,一齐带去给大人。还有,还有一支火鉴,是为拜火神教立下大功之人才有的信物,你以后若是再遇上我拜火教,没准能够派上用场!我们这百十号人里只有三支,其中的一支便在我这了。它看似普通,却是玄铁炼制而成,极是坚韧耐用,就是拿它来砸核桃,也要比普通工具强上许多……”

童西来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是口中喃喃,再听不出任何言语。小乙将他扶住,他口中忽的喷出一股血水,然后渐渐没有呼吸,最终倒在小乙胸口,再也不能动弹!白青呜呜哭了起来,在场众人无不动容。童陆也是背过身去,不忍再看。辜炎面色凝重,伸手捂住了小和尚的双眼。

“找个地方埋了吧,这小子伤成这样,愣是没叫过一声疼,是条汉子!”

葱头淡淡说着,又蹲下身来为童西来整理头发。蒜头如此爱热闹之人,此时也是静下心来,盯着葱头双手,看他如何处理童西来的身后事宜。只简单规整一番,葱头将那尸身抱起,道,

“小乙,把你那乱七八糟的东西带上,为他找个风水好些的地方。老蒜头,你就在这里守着,以免外人前来打扰。”

蒜头难得听话,蹲下来看照那童西回,他从地上捡起一根草来,伸向童西回,然后在半空中停住,又把它给收了回来。小乙跟着葱头一齐去了,葱头很是挑剔,几近傍晚,这才寻到满意之地,挖坑埋人竟是没花太多时间。小乙心想,这葱头也是性情中人,忍受力也着实惊人,他抱着个死人,愣是走了半日没有一步停歇,他渐渐有些喜欢上这冰冷古怪的葱头了。

二人回来,童西回早已醒来,双手抱着后脑,将头埋在膝间。他没能见上哥哥最后一眼,心中定然不好受的。葱头来到他身边,轻轻扶过他头顶,只见他微微一颤,把头抬了起来。葱头叹了一声,说道,

“你哥哥是个好样的!我带你去看看他!”

童西回双眼通红,鼻头也是肿大了起来。两人一前一后往外走去,小乙几人也跟了出去,葱头忽的回头,道,

“人太多,目标太大,有我送他过去就是了。”

小乙回他道,

“葱头前辈,不如我和你一同将他送去,咱们再一同行路!”

葱头不容商议,异常坚决,

“我说了,我一人去就是了!你们走吧,去成都等我!”

蒜头跳了过来,叫嚷道,

“凭什么你一个人去!我也要去!”

葱头大怒,回他道,

“我武功比你高,自然是我去!”

蒜头也不服气,转起圈来,又道,

“你跟着师傅多练了十年武功,也就在千招以外才能胜我个一招半招的,你高个卵蛋!”

葱头口水都喷了出来,沾了童西回一脸,

“高一点也是高!你还有这么多人要照看,你不要保护这小秃子了么!”

蒜头似是被说中心坎,冷静下来,他伸出食指咬在嘴中,恍然大悟道,

“哦,对啊,我还得送小和尚呀!好吧,让你去让你去!”

二人很快和解,想必当年一同拜师学艺之时也是如此。小乙开口问葱头,

“葱头前辈,你是说在成都等你,难道你也要去成都?”

葱头恢复了冷峻神色,道,

“我一月之后必然能到成都,成都南门有处茶摊,你们若是要先走,便在那里留下消息告知于我!”

小乙领会得,又问,

“我们这就先走?”

葱头冷冷道,

“不然呢!”

小乙吃了个瘪,谁让他这般厉害,哪里能够惹得。

葱头转身要走,又想起了一事,回头对小乙道,

“童西来船里那东西我去取吧,他既然把火鉴送给了你,我就在成都再转交于你。”

葱头说完,独自一人,带着童西回走了,几人目送他二人没入山林,这才下山而行。天色已然暗了下来,夜空中繁星越发多了,把这片天给点亮起来。童陆边走边抱怨,

“这大晚上的,去哪才好啊,不如咱们还是回夕家,把他们的姑爷送回,也能吃个饱饭,睡个暖床!嘿嘿,小乙哥还能有那美人相伴,真是美极了!”

白青听了,气不打一处来,把那青蛇拔了出来,把童陆吓得上蹿下跳,他口中仍是不服,大喊,

“你看你现在这么凶,人家比你温柔一百倍,你若再凶,小乙哥也不要你了!”

白青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蹲在地上不肯起来,那青蛇被她攥得死死,一剑一剑刺在地上,扎出百十来个窟窿。

“哎,肚子好饿啊!青姑娘,咱们先去吃饭,别理他们了!”

蒜头话音刚落,便已到了白青身后,轻轻一扶,白青被他拉了起来,青蛇也稳稳落入她腰间剑鞘之中。白青哼了一声,不管不顾前方开路,蒜头却是难得耐心,跟上去不停与她说道,

“青姑娘,你别生气啊,你看我整天乐呵呵,是不是比那老葱头要年轻许多!嘿嘿,一会儿我把我那大肥猪给宰了,让你吃肉好不好!”

蒜头突然想到了什么,哎呀一声,

“哎呀,我怎么把它给忘了!”

他奔出几步,又回过头来道,

“这里离碧谷寺不远,你们先去,叫那和尚准备好饭菜,我去把我的小宝贝接来!”

小乙几人也去过那碧谷寺,和尚这么多,又要找谁备饭,还欲再问,那蒜头已然不见了踪影。童陆叹道,

“这两个活宝,真是难搞!”

小乙拉着白青解释了好久,又发誓绝不离开之后,她才消去了怒意,同意跟大伙一同前往碧谷寺。

碧谷寺不大,隐在那碧峰谷中,藏在了极深之处,可即便如此,却也吸引了无数香客前来敬拜。众人向那小寺行进,只觉得水声哗哗,在这谷中回荡,久久不能消散,若只一人行来,只怕也会觉出后背发凉。小乙几人早就来过,并未发现有何特别,不过蒜头说是这里,必然有他的道理,只不过,那和尚又是谁?

众人来到寺中借宿,已是那三更时分,可开门僧人极为热情,童陆心情大好,也是送上了不少香火钱,于是很快就听到后厨动静,应该是要为几人准备斋饭。童陆问那辜炎道,

“你那蒜头世叔饭量如何,可比得上葱头前辈?”

辜炎一本正经道,

“能有普通七八个人的饭量,有时胃口好些,还要多上不少。”

童陆点点头道,

“那是要让和尚多备上一些!”

辜炎点头,马上起身去了后厨。童陆嘿嘿笑了起来,

“这小辜炎呆头呆脑,也不知蒜头前辈怎么受得了他!”

等吃等喝,甚是无聊,童陆看着白青,叹道,

“青青啊,以后你嫁给小乙哥时,他可已经是二婚了哟!”

白青抓起一只鞋,向童陆砸了过来,童陆趴下,轻巧躲过,大喊出声,

“哎呀,小乙哥,你看她这般凶,干脆还是回去当你的上门女婿得了!”

白青另一只鞋子也已到了面门,童陆没能躲开,鞋底正好击中额头。童陆哇哇大喊,小乙一把将他嘴捂住,对白青道,

“青青别理他,他这破嘴也是欠收拾!”

小乙又在童陆耳边说了不少好话,他才不再挣扎,白青却不肯再理他,生着闷气,小乙又到她这边安慰,好不麻烦。

小和尚自从进了寺,就像是鱼儿入了江河,欢乐无比。虽然已经天黑,他却仍央着那值夜和尚带他四处观摩,遇佛拜佛,遇僧作揖,好一副虔诚信徒模样。看他喜欢,小乙也就随他去了,只是提醒他记得回来吃饭。

两个僧人将饭菜端了上来,小和尚抱着碗筷跟在后头,乐得合不拢嘴。众人谢过之后,辜炎又起身将僧人送回。小乙心道,这和尚果然与佛亲近,离那佛祖越近,越是能够获得欢愉。几人正想着要不要等那蒜头,外边便闹腾了起来,猪放声大嚎,一人却是叫得更加响亮,

“呔,你这死肥猪,信不信我现在就结果了你!”

小乙几人大喜,只道又有好玩的事情发生,马上出门去迎那蒜头。辜炎对此并无兴致,只是慢慢跟着出来。童陆刚出寺门,便大声问那蒜头,

“蒜头前辈,这里可是佛门清静之地,别要打打杀杀才是哦!你若在此处杀生吃肉,可是会得罪佛祖的!”

刚一说完,他便哈哈大笑起来。只见那蒜头满身是泥,跨骑在那肥猪身上,一手按住猪后脑,另一手则托在它下巴,双腿则是夹在肥猪腰上,人猪紧紧沾在一起。肥猪气力极大,却也抵不过蒜头,那猪头也快被他给拧断。肥猪被压在地上,不住叫唤,看到小乙几人前来,似是看到了救星一般,不住低嚎哀求。虽然白日里刚送走了童西来,可一见到蒜头,那悲痛情绪便又少了几分。

“我说蒜头前辈,你何必跟一头猪较劲呢,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哦!”

童陆打趣他说,蒜头却是来了气,回他道,

“这死肥猪以前跟我在一起一直都是很乖的,我让它去哪就去哪,可让老葱头带了一阵,就这般不听话了!真是气死我了!哼,这老葱头,下次再跟他算账。”

童陆又道,

“那你刚才说的是把它宰了吃肉,可是说话算话?我们可都等着这口呢!”

蒜头嗯嗯几声,回道,

“哼哼!看它以后表现!今日就先饶过它!”

小乙上前好言相劝,才将这一人一猪分了开来,肥猪得以解脱,嗯哼着一溜烟跑入一旁树林,再也看不到踪迹,蒜头恨恨骂道,

“死肥猪,不跟着我,你还能吃饱饭?不得把你饿个半死!”

小乙把蒜头往寺里推,又道,

“这饭菜都准备好了,若是不快些点,就要被我们吃光光了!”

蒜头转怒为喜,问道,

“是不是那秃子做的?”

小乙歪起嘴来,回他,

“哪个秃子?”

蒜头急急道,

“就是那个一直傻笑个不停的秃子,个子这么高,腰这么粗,牙齿和我的一样白……”

蒜头好生描述一翻,众人回头张望,却未见到那人,对那和尚也是充满了好奇。蒜头一马当先冲进寺中,奔走一阵又回来,一把拉住童陆,

“哎呀,快些点啊!”

众人知他未找到那住处,想着再逗弄他一番才好,

“哎呀,小乙哥,你说那肥猪跑出去不会有事吧!咱们快些出去找找!”

小乙也很配合,

“我听说这谷中也有猛兽出没,它若是运气不好,遇上个厉害角色,蒜头前辈,可就便宜了别人啦!”

蒜头双手抱起,摇摇头道,

“不管它!这死肥猪命大得很,哪能这容易就被吃掉!快走快走!先把自己肚子填饱才是!”

众人这才慢慢悠悠向那住处走去。

这大半夜的,掌灯吃喝,吃的是斋饭斋菜,喝的是山谷清泉,倒也有些雅致。这饭菜备得甚足,够二十个普通人的饮食了,味道极好,几人又不想浪费,于是狠劲往肚子里塞。白青虽然并不赞成夜里吃太多,可是肚子饿极,也是没能控制住,把自己肚子吃得高高鼓起。这二十人的吃食,不多时便被吃个精光,蒜头一人就吃了将近一半,端水和尚吓得不轻,又很快把这奇人奇事传遍寺院。

“蒜头前辈,你也来过这里么?为何会知道这和尚做的饭菜好吃?我们来过一次,印象中没有这般味道!”

小乙吃饱了,问他。

蒜头用手剔着牙,悠悠然回道,

“我刚一到这雅州城,便跟人寻问好玩的地方,人家一张口便说这里,所以我就过来啦!然后就遇到那秃子啦,然后就觉得味道不错,于是吃了三天才出谷。”

除了辜炎,其余人等都是大跌眼镜,童陆笑笑,道,

“竟然吃了三天!蒜头前辈,你可真是贪吃啊!以你这饭量,还不得把这碧谷寺给吃垮掉!”

蒜头用指甲抠下一小块沾在牙上的菜叶,轻轻一弹,差点飞到童陆脸上,童陆大叫一声,

“蒜头前辈,你怎么这般恶心!”

蒜头也不理他,脱下鞋袜,用手抠脚,抠了几下,又放到鼻子边上闻,如此反复,实在是令人恶心反胃,众人纷纷捂住口鼻。蒜头抠了一会脚,疑惑道,

“我就奇怪了,那家伙脚如此臭,他竟然还闻得下去,真是奇怪了!”

小乙问他道,

“那又是谁?”

蒜头突然兴奋起来,回道,

“后山竹林里的怪人,我们明天去找他玩呀!”

众人知晓这蒜头老没正形,那人只怕也不是个正常人,这寺不大,却是藏了两个有趣之人,今夜好生休息,明早再去寻他二人。白青去往那为女香客准备的禅房,蒜头倒在床上,马上呼噜声起,响声震天,让几人惊心不已。与他相反,那葱头睡熟之后,一点声音也无,似那小小婴儿一般。这胞兄胞弟,还真是两个极端,有趣得很。小乙几人刚要休息,只听得门外有人拍门轻唤,

“几位歇着了么?你们的猪自己又跑回来了!”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