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二一 山门巨变老幼相离,救人现身同心助力

二一 山门巨变老幼相离,救人现身同心助力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众人一路北上,谷中湿气极重,路也十分难走,十日只知吃喝,反而让众人疲惫不堪。好在蒜头与众人还在一起,一路之上倒也有说有笑,极为欢乐。

临近正午时分,前方山路之上摔下一人,远远看去,他满身是血,应该受伤极重。小乙赶忙过去查看,来到近前,那人已经不省人事,几经救治,方才醒转过来。小乙开口问他,

“这位小哥,发生了何事!”

那人用尽全身力气,吐出几个字来,

“门……门中……打起来了!”

小乙又问,

“莫非是那齐天门?”

那人点头,再也说不出话来,一口鲜血堵在胸口,小乙干锤几下,这才吐将出来。那人吐出血来,却是好了太多,他拉住小乙道,

“你们,你们绕道走!千万别过去!”

那人欲走,小乙看他并无性命之忧,也就放他下山去了。

小乙与几人商议,

“这齐天门只怕出了变故,我曾答应过夕月,要救她师傅出来,可不能言而无信。咱们这许多人,只有蒜头前辈与我有些功夫,只怕也不好一齐去。不如这样,我一人先去齐天门看看,蒜头前辈带着其他人去往一个香火鼎盛的寺院,探查清楚之后,我再来寻蒜头前辈帮忙。”

蒜头听说这齐天门有事,乐得合不拢嘴,也想去凑个热闹,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小乙拉住他道,

“蒜头前辈,这么多人,你总不能一齐带去吧!我先去看看,然后再来接你。你这么高武功,哪能见面就用上,真是材小用了!”

蒜头想了想,扯了几根头发下来,他又看了看白青和小和尚,这才勉强同意。小乙知施前辈对此处较熟,因而问他,

“施前辈,去哪比较合适?”

施前辈想了想,回道,

“我们先去雷音寺,在那等你便是。”

小乙安排好后,向施前辈问了齐天门方位,便一人上了路。山路崎岖,他却行得极快,一心想着若是自己快上一些,也许就能多救上几人。蒜头带着那么些人,他倒也并不担心,童陆鬼精鬼精,要想算计他,只怕也是不易!

行了两个时辰,便来到了目的地。路旁山石之上齐天门三个大字格外显眼,却是没有见到人影。小乙看这道旁林木繁茂,大树参天,都似生了百年一般。不再多想,马上上山,可刚走出几步,山下紧挨着下来百十号人,小乙看这群人大都是些老幼妇孺,于是现身出来,反而吓了对方一跳。

“哪来的贼子!”

一个七八岁小女孩站了出来,手中一把红柄匕首,直直指向小乙,小乙抬起双手,表示没有恶意,

“我听说齐天门上出了变故,特意前来援助。不知你们这是?”

那小女孩很凶,喝道,

“我看你就不是好人!一定是你干的好事,他们才打了起来!”

小乙一头雾水,又问,

“这究竟发生了何事!”

那小女孩还要说话,一旁干瘦妇人却是捂住了她的嘴巴,

“这位兄弟,若不是我门中人,就快快离去吧!我们还要赶路,还请让道。”

小乙心想,这些人只怕也是为了避难,才这般匆忙,他赶紧让出道来,众人匆匆离去,很快没了人影。小乙继续上山,眼看就要到达山顶,始终未见有人。这齐天门也算是个大门派,屋舍虽多,整个山上却是见不到一人,这也太不寻常了。正疑惑间,身后有脚步声起,小乙赶紧藏在树后。只见七人行来,为首一人三十上下,英气十足,其余几人呈扇形前进,将那人三面护住。小乙心想,这几人此时上山,必然有所图,于是跟在几人身后。

行至大半,轻风拂过,略微有些凉意。前方七人忽然转入道旁一间极其隐蔽的石室,小乙跟着潜到门外,几人正在里边说话,

“大当家,这路之上没见一人,莫非真的出事了?”

“应该是了,所以我们先在此处商议一下!小五,你去外边看着点,有人来先不动声色!”

说毕,那“小五”慢慢移了出来,隐藏在长草之后,一动不动向外张望。小乙与他隔得不远,他却没有发现。里边又有话音传来,

“大当家,你看怎么办才好!”

“他们只怕早有预谋,咱们人手不足,可能比较麻烦。哎,也不知他们是否会念在同门一场,放过这老幼妇孺。”

“大当家,二当家平日里就极其跋扈,有时都不把你放在眼中。这次出行只是半月,他便造了反!只怕已经酝酿了好长时间!”

“是啊,二当家很会笼络人心,只怕最初忠于大当家的也有不少变了节,如今是敌是友,真是很难分辨啊!”

“你们说的都对,只是现如今上边什么情况,我们一点也不知晓,真是难办。若是冒然上去,只怕也是羊入虎口,送死了事。”

“不论如何,大当家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就是去送死,也是心甘情愿!”

“……”

小乙听这几人倒还真有骨气,不过有多少本事,就不得而知了。

“小四小六,你俩个子小些,机警聪明,先去探探上边情况,遇到人千万不要动手!探查清楚之后,再回来一同商议。”

那二人领命出来,小乙看二人步伐轻盈,倒也是此中高手。待二人走远,那大当家又开了口,

“也不知琴儿和她娘此时又在何处,哎!”

“琴儿和夫人都是有福之人,人说吉人自有天相,她们也定然不会有事的!若是被二当家抓了当人质,我就是用掉自己性命,也会将她二人换回!”

小乙心道,这几人忠心不二,个个是条好汉。里边人又说道一阵,只是关于门内情况,小乙倒也听不大懂。他心中盘算,当日夕家一战,凭借利器占得上锋那群江湖中人,莫非就是这二当家的手下,之后又来的一队,只怕就是大当家这边的了,只是不知这三长老在门中又是何等位置,他也只能猜测一二了。

小乙耳力极佳,听得那山下有人上来。步伐凌乱,呼吸不畅,应该不是练武之人。小乙定睛看来,只见一大一小两位女子上了山来。小乙认得二人,正是山下遇到的那一对母女。那“小五”一见二人,赶紧轻唤道,

“夫人!小姐!快些过来,上面去不得!”

二人听到呼唤,朝这边看来,二人应该与这“小五”相熟,马上朝这边跑了过来。“小五”让二人进屋,自己则去那道上查看一番方才回来。

“爹爹!”

“我的好女儿,来让爹爹抱抱!”

“爹爹你终于回来啦!”

“有没有被吓着,爹爹回来了,不用怕了!”

父女腻了一会,大当家这才说话,

“你可知晓上边情况?”

那妇人回话道,

“老二老三纠集了五六百人,想要给齐天门换个主人。还好长老发现及时,这才组织了咱们的人与之抗衡!咱们的人少,哪能守得长久?长老带着众人,拼死护着家眷下山,现如今这门中也不知是何情况,哎,不过双方势力相差太大,现如今,只怕是……”

“所以这守山门的兄弟也全被长老叫去平叛了?!哼,这老二,平日我待他不薄,他偶尔胡作非为,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谁能想到,却是过于纵容,养虎为患了!”

“可不是嘛!阿毅,现在怎么办才好!”

“等着小四小六回来再说。对了,你俩怎么又回来了,其他人又在何处?”

“我们下山之后,遇到了小林子,他说已把事情告知于你,你们脚程快,把他落在了后头。我知道你回来,便让他带着众人在后山躲藏起来,我担心你,就上山来寻你。琴儿太不听话,竟也跟了过来。不过还好,你没事就好。”

“辛苦你了!”

二人还要说话,那山道下去一路人马,走得极慢,还有人对话,

“这都走了一个多时辰了,天台山上草多树多,随便找个地方躲起来,到哪找去!”

“休说这话,二当家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好好做事!”

又有一人说来,

“还叫二当家呢!应该叫大当家才对!大当家今日威风至极,可笑那老不死的长老,还想着当年勇呢!”

“哈哈,老不死的又怎会是对手!”

这队人马足有五六十人,多数心不在焉、胡说八道。小乙确信,这些人定是那二当家派去追击那群老弱妇孺,虽然看似没甚武力,但对付逃亡队伍,也是绰绰有余了。

待到那队人马走远之后,石屋之内的大当家才开口说话,

“老二心狠手辣,若是被他抓回来,只怕也要脱层皮下来。你一会带着琴儿下山与众人汇合,找一处清静之地躲起来,隔几日再派人出来查看,若是老二已然站稳了脚跟,就走得远远,再也不要回来!至于我,我是不会离开齐天门的!”

“阿毅!”

“什么都不要说了!小五,你一会送他二人下山!”

“阿毅,我不走!”

“爹爹,我也不走!”

“你们听话!”

外边有人过来,“小五”仔细观察,回头说话,

“老四老六回来了!”

那二人探查回来,大当家急忙问话,二人说话倒是有条不紊,

“二当家的人早就聚在门中,长老得信,赶紧组织人手,只是人数差距过大,难以抵挡,不过还是先护着家眷下了山去。”

另一人也开了口,

“上边大局已定,长老和与之抵抗的兄弟都被抓了起来,长老看起来不太乐观。我们下来之前,有一队人马前去追击家眷,这才下来晚些。”

小乙心头咯噔一下,长老难道受了重伤,若是他出了事,又如何向夕月交待?

那大当家又问,

“我们上去,是否还有挽回余地?”

二人沉默下来,小乙只听里边说话,便已然知晓答案。突然静了下来,小乙心头火急火燎,很想冲到上边,将长老救下再说。

安静之时,一有声响则格外清晰,小乙听外边有人说话,

“都是王八蛋!个个说话都不算话,哼,哼!哎哟,哎哟!我一定要你们好看!”

小乙见那人长相普通,却是青紫面目,应该是被人殴打造成,他不住摸着身上,身上只怕也处处是伤。那人脚下不稳,忽然拌蒜,“啊”的一声,竟是跌落下来,眼看就要掉下崖去,再无生还可能。小乙救人要紧,只好现了身。那石室几人发现小乙竟从室旁飞出,想必之间种种言语也被他听了进去,众人如临大敌,持刀便要结果了他。小乙飞身上前,一手抓住那人胳膊,那人下坠之势极猛,差点把小乙也一同带下去。不过好在小乙早有准备,另一手持棍,卡在了石缝之上。那人倒是轻巧,小乙稍一用力,便将他提了上来。

“哎呀我的妈呀!”

那人大喊,小乙一把捂住他嘴,轻轻说道,

“别叫!”

小乙回头,那几人已然持刀立在他身后,随时能将二人砍成肉泥。小乙急忙说话,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先进去再细细说来。”

小乙扶着那人进了石室,给他找了个石头坐下,那几人进来,将二人围住。小乙把前来支援之事解释清楚,那大当家却依旧不信,一旁“小五”开口说话,

“这二人定是奸细,大当家,咱们杀了,以绝后患!”

大当家有些犹豫,那“小五”作势上来,就要将二人斩杀。小乙心道这几人也不是善茬,不会轻易相信生人。他看这几人并无真正高手,自己稍稍用强,应该能够有些效果。他一个踉跄向前跌出,擦着那长刀转身,只是一下便来到“小五”身后,又掐住了他的喉头。小乙笑道,

“我若是敌人,只凭你们几人,想杀我,只怕也是不易吧。大当家,你大可问问你夫人,若我是那敌人,他们的行踪定然早就暴露了!我真是来帮忙的!”

那妇人开口道,

“我们下山正好遇到此人,我看他不像坏人……”

“大当家,知人知面不知心,我的性命不要紧,你们一定不能放过他俩!”

那大当家未想多时,便道,

“我暂且相信你,你先把小五放了。”

小乙点头,轻轻放开手来。几人看他孔武有力,这屋内空间狭小,若是打斗起来,只怕会伤到母女二人,因而只是那小四小六守住门口,不敢妄动。

“大当家,另外这人尖嘴猴腮,绝计不是好人!咱们杀了他,定然不会有错的!”

小乙心道,他们这是有气,暂时奈何不了自己,便找那人解气。那人一听,冷汗直冒,却仍旧故意压低声音,不住求饶,

“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大侠放过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都等着我一人养活呢!放过我,放过我!”

“小五”在众人面前丢了人,便把气撒在那人身上,

“别废话,看你这伤就知你在撒谎,你一定是奸细,还有什么话说!”

“我……我……我确实是二当家的宾客,平日里不常露面,所以大家不大认识我。我为他出谋划策,他说事成之后,给我这个数!可他说话不算话,竟是找人把我赶下山来!你们看,我这伤!哎哟,疼啊!疼啊!”

“大当家,你看我说的没错吧!哼,看我一刀结果了他!”

“哎呀,饶命啊!我知道错了,知道错了!”

大当家发话,

“小五等等,要他还有用的!”

小五停下,又听大当家问那人道,

“上边现在如今什么情况?”

小乙心知这是在试探于他,那人赶紧回话,

“长老那些人,倒是抵抗了一阵子,家眷被带下山去,二当家也派人去追了!”

“大当家,我看他也没什么用处了,不如杀掉,以绝后患!”

“哎呀不要啊!我有用我有用!”

小乙听得好笑,这人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你们听我说,听我说!我虽然给二当家出谋划策,却也知道他一些弱点,若是给我个机会,我定会助你们把齐天门夺回!”

小乙心道,此人已然猜到这些人身份,现在所说也不知是真心还是假意,

“二当家和三当家现在虽然是合作关系,可嫌隙也是颇深,齐天门本就几方势力,任谁也无法掌握全局,现如今更是完全摊开摆在桌面之上,这就是我们可以突破的地方了!”

“嗯,继续说来!”

“所以,我还是有用的,你们留我一命,我助你们一臂之力,还不要银子,很划算的!很划算的!”

大当家却也是大气之人,回他道,

“事成之后,银子定然也是少不了你的!”

那妇人说话,

“毅哥,咱们现在人手有限,若是现在去,只怕也是白白送了性命。不如先下山避避风头,集齐人马之后再来?”

“你俩先回去,我们定会小心!”

“爹爹,你跟我们一起走!”

“琴儿乖,爹爹定会没事!趁那山门还未有人把守,小五,你赶紧护着他们娘俩去找兄弟们的家人,我们就在山中与之周旋,待时机成熟,再将其一网打尽!”

小五还要再说,大当家眼中尽是肯求之意,他才点头同意。

外边又有一队人马经过,看来也是去搜寻家眷下落的,小乙心想,这二当家三当家的,确实是怕大当家卷土再来,寻到这家眷,怎么也能多个棋子,让他不敢放手来攻。

“小五,你们一路小心,待送到安全之地,你再回来!”

小乙知晓,这小五有些气不过,因而大当家找个差使将他支开,以免他冲动坏事,对这大当家倒是多了些好感。那妇人倒真识趣,拉着女儿跟小五下山,小小女孩虽是不愿,被夫妇二人好言说道,最终还是听话跟去。那妇人经过小乙身前,向他点头致谢,小乙坚定回她道,

“我定会尽全力协助大当家,夫人放心!”

妇人行礼,小乙赶忙将她扶起。没有多言,那小五带着二女出了石屋,小心翼翼往山下行去。

大当家马上换了种姿态,将众人聚在一处,道,

“我暂且相信你二人,若是有二心,我定会亲自出手!”

小乙轻轻笑道,

“你大可放心,我小乙从不贪生怕死,做那卖友求荣之事!今后若有差遣,在所不辞!”

那青脸之人也赶忙表了忠心,

“我也是,我也是!在所不辞,在所不辞!”

众人暂无间隙,一齐商讨那反攻之计。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