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二四 白云渺渺青城幽幽,老少同庆往来有酒

二四 白云渺渺青城幽幽,老少同庆往来有酒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一路游山玩水,倒也自在,七子十分好奇,为何这十来人会来此处迎接二人。不过,有人保护的感觉着实不错,至少不必错过这沿途绝美风光。这些人对大山极为恭敬,只要是大山的话,就没有不从的,看这情形,只怕大山让他们去送死,他们也会心甘情愿慷慨赴死。七子不时问大山,他却只说些沿途有哪些古迹,这里风景独特,那里视野极佳。七子知道他一路都是如此,只好按耐住性子,待二人到了某处,再大解馋渴。

行得极慢,七子也好长时间没有这么放松过,他听大山说来,之前那雪山便是古人诗词下的西岭雪山,而众人一路往北,则会去到那蜀中四绝之一,有着“青城天下幽”美名的青城山了。他心中盘算,莫非这些人便是青城派弟子,而大山就是这青城派长老?他越想越觉得对,再看那些人,都觉得人家便是一身青城派的装束。

在这青山绿水之中走走停停,足足行了五日,到了天黑时分,这才遇上一条山涧河道。七子看那河道旁边忽的亮起灯笼,那河水波涛闪亮起来,直晃得人头晕,他粗略估计,只这手持灯笼之人便有数百人之众!那十余人一路之上只是听从大山指示,提供些酒肉之类,并无太多话语,到这时,方才站到边上,一齐开口,

“欢迎长老回家!”

而后,那水边众人也是一齐叫喊,

“欢迎长老回家!”

这小河在高山之间蜿蜒,这一嗓子,在山涧之中响了很久方才停下。七子心道,难道已经到了青城山,这些人都是青城派弟子?还有,这回家二字,也是让他心生暖意,感动不已。众人为大山七子点灯指路,二人慢慢向前行进。七子忍不住问道,

“大山哥,我之前问你也不说!这里就是青城山了吧!”

大山回他道,

“正是,咱们今日好吃好住的,明天我再带你四处玩玩!”

七子心想,自己猜的果然不假,正得意间,只见前方不远处,那灯火在空中亮起,他惊叹不已,道,

“这空中竟然还有许多灯笼!”

大山笑出声来,

“七子,你什么眼神,这分明就是一座大殿,只是建得高了些吧。”

七子这才仔细看去,那灯火一点未动,只是挂在高处,在这黑夜之中,确实很难辨别。大山带着七子走到那大殿之下,眼见众多巨大柱子,个个都有三尺粗细,可以想见这大殿规模。七子发现一只铁笼,笼门大开,大山径直走了进去,七子虽是疑惑,还是跟了进去,铁笼宽敞,足能容下十人,二人在这里边,倒也不觉难受。只见笼子上方连有铁索,直往顶上延伸。二人刚一入内,马上有人关上门来,插上门销。七子正要问询,那铁索哐啷响起,迅速绷直,七子只觉身体不稳,差点摔倒,然后自己随着那铁笼慢慢上升。升了十丈有余,这才停了下来。

七子眼前一亮,这里是一小间密室,打开密室大门,外边竟是灯火通明!

“哎呀!这里如此亮堂,为何在下边一点也看不出光亮?”

大山笑笑,

“还不是怕做坏事被人发现!”

“臭贫嘴!”

七子听这人声,知道是位老妇,他转身回看,果然不假,二人推着一位白发老太,从帘子后边出来。七子看他头上眉间早已白尽,满脸都是皱纹,只怕是位百岁老人。

老太又道,

“惹出的动静倒是不小嘛!”

大山笑着迎上前去,轻轻握住那老太双手,

“还好还好,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您这动静也是不小哦,只怕这江湖中已然沸腾起来了!”

那老太把手抽将出来,反过来抽在大山手背之上,

“哼,臭小子,别说其他!你这动静还不大?那就没多少大的了!差点把命都给搭上了吧!”

大山保持微笑,回道,

“我命可大着呢!哪有这容易死的!”

老太盯着大山脸上面具,叹了一声,

“哎,你啊,总是这样!好啦,好啦,什么都不说了!既然回来,那就多住上些日子。有我在,这里绝对安全!”

大山嘿嘿笑道,

“有好酒好肉我才留下!”

老太怒斥他几句,这才看向七子,七子不知怎么称呼,木讷开口,

“老人家你好!”

老太哈哈大笑起来。两位侍从初听这话还有些紧张,看老太这般大笑,这才长舒一口气来。七子心道,难道说错话了,他赶紧闭上嘴,向大山求救。大山只是干笑,老太笑了一会,这才对他讲来,

“我最是不喜别人叫我‘老人家’,你不知此事,也不怪你。你跟这小子一起行走江湖,千万别学他这臭得性!我初见他时,也是与你一样,憨憨傻傻惹人爱,现如今,哎,真是一入江湖岁月催啊!”

大山陪笑道,

“我这些年变化不少,您却一点没变啊,几十年如一日,真成了那活神仙啰!”

老太又是哈哈大笑,

“就你会贫嘴!”

大山接过轮椅,老太向那二人道,

“走吧!”

两位侍从把那帘子拉开,现出一道门来。门外整整齐齐列着数十人,都恭恭敬敬低下头来,待到大山推着老太进来,众人齐齐跪倒,一起说道,

“恭迎老祖宗,恭迎长老!”

老太轻呵一声,道,

“起来吧,今日没这许多规矩,这小子难得回来,可别放过了他!”

话音刚落,俩位侍女过来接过轮椅,老太对大山讲,

“我受不住这许多人,就先回房歇着了,你自便吧!”

大山嘻笑回她,

“那是自然,我可绝对不会客气的。”

老太十分满意,二女推着她出了门,七子听到铁索响动,她们只怕是又上了一层。老太一走,这边欢腾起来,七子只见众人身后摆满各式吃食,酒水也是堆得老高,真有那不醉不归之意!

二人被拉了过去,不由分说,便被灌了三大碗,七子哪里受得住这般直饮,差点没喷吐出来。他望向大山,大声问道,

“大山哥,你不是长老么?怎么他们对你也这般粗鲁!”

大山无奈一笑,

“我这长老只是挂名啊,我说的,他们可未必会听啊!”

一人马上接话道,

“把这坛喝了,哥哥我就听你的!”

大山被那人擒住,掰开嘴来,往里灌酒,大山倒也不太抗拒,好在只是小坛,这才一气喝完。大山喝完,打了个长长的嗝,然后对那人道,

“二哥,你看,三哥的酒,就你帮我喝了呗!”

那二哥想起之前的话,捶胸顿足道,

“啊呸!真是嘴巴子贱!”

他接过身旁那人的酒,咕咚咕咚全喝下去,

“哎,我说二哥,这是我要给兄弟喝的,怎么让你给喝了!”

那二哥大笑,

“我刚答应过要听他的,你啊,待会再来,待会再来!”

那三哥有些不喜,一眼看到了七子,于是邪魅笑一笑拿了酒过来,七子心道不好,这酒还在喉中,哪里经得住这般摧残!

“兄弟的兄弟,当然也是我兄弟了!来,兄弟,跟哥哥一起喝过!”

七子又哪里能够拒绝,他心一横,大不了醉上几天,今日有酒今日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三哥,我先干了!”

七子倒是干脆,喝完之后,他却觉得胃中较之前舒畅了不少,也不知是何原因。他喝得太急,没能品出那酒滋味,只隐隐觉得这酒有些与众不同。

那三哥喝了酒,又去大山那边,吵嚷着喝酒去了。七子又与这一群中年男子喝了不少,却没觉得有多醉人,似乎自己酒量突然猛涨不少,他只道这一阵每日练武,可能对提升酒量也有些帮助。不过真是喝得过多,他眼前虚幻起来,隐约看到几位老者过来,与大山推杯换盏,交头接耳,好不热络。七子醉了,只感觉被人抬着,送到一张温床之上,他舒服极了,即刻进入梦乡。

转过天来,七子被雨声惊醒,他睁开眼来,看向窗外,见那窗边坐着一人,不是大山又是何人。他马上起身过去,

“大山哥,我昨夜醉了,后来的事真是一点也不知晓了。”

大山看着外边,轻轻喝了口茶,道,

“这青城雪芽虽比不得一众名茶,却也别具风格,你也来尝尝!”

大山给七子倒上一碗,七子捧在手中,闻了闻,一口喝完。大山笑笑,

“七子,你可知陆羽?”

七子摇摇头,回道,

“好像有些耳熟,不知是何方神圣?”

大笑回他,

“此人乃前朝人士,精通茶道,作有‘陆羽茶经’,因被人推崇,书成了茶道圣经,人也被尊为茶圣!哎,这喝茶太多讲究,我等粗人哪里能懂,也只当解渴罢了!”

七子笑笑,

“我只知茶汤解渴,至于茶味如何,好像也没太过在意!”

大山又道,

“习武也是一样,不能拘泥一处,太过死板,反而不好。我不是反对这陆羽,只是看不惯有人把那茶经当作圣典,不容辩驳。”

七子点头同意。

外边雨小了些,温润气流伴着细风吹入,七子只觉异常舒服,

“这房子好生别致,从这就能看得老远,每日清晨醒来,向外边看看,也是一件乐事!”

大山深吸一口气,回他,

“背靠悬崖,三面环水,每层极高,只能通过链索铁笼上下,因而易守难攻。咱们这里只是第二层,再往上还有两层。虽是前朝所建,但经无数人增砖加瓦,填缝修补,直到现在也如百年前那般坚固。前朝有外族来攻,弟子们守住此处,对方围城数月,依旧无功而返。”

七子叹道,

“真是厉害!想不到百年前便有这般能工巧匠!”

大山点头,又道,

“咱们出去逛逛吧!”

七子跟大山一起下来,七子这才看清此处,只见一座巨大堡垒依山而建,再由这最下一层的数十根巨柱支撑起来,当真是巧夺天工,也不知当年花费多少人力财力,方才成就这般伟大建筑。柱群三面环水,还有弟子四处巡视。见到大山,也都恭恭敬敬称长老好。

二人四处闲逛一番,在一处水边发现一位头发苍白的老头,看起来年岁不小,那人正在钓鱼,神情专注。大山走上前去,抓起一块石头,砸入那人的垂钓之处。

“鱼都被你钓完了,还钓!”

那人大怒,回头骂道,

“你小子没个正形,看不惯我清闲不是!”

大山哈哈大笑,来到旁边,端起鱼篓,把他刚钓的鱼全给放入水中,这才说道,

“你钓上来鱼,自己又不吃,干脆放了了事!”

那人破口大骂,

“你个死王八,败家子!好容易才钓起来的!”

二人又说一阵,七子只觉十分有趣,也坐下来听二人说话。

“这些年都好吧!”

“臭狗屎!当然好啦!年青的长大了,老的更老了!”

“你这变化倒是太大,嘴巴臭了好多!”

“什么混账话!”

“现在这么强盛,不怕哪天跌倒谷底?”

“哼!反正又不是我当家,我只关心我的鱼!”

“尽说臭屁话,也罢也罢,你继续钓你的鱼,我呢,去找别人玩了!”

那人赶紧回话,

“滚,滚,快些滚开!”

二人把这周围山水看了一遍,大山似乎认识很多人,其中多数中年和老者,想必他也很长时间没有回来,对这年轻一辈不大了解。不过众多弟子却都认得他,在这山上,倒也威风得很。七子注意到不少弟子腰间都别有特殊装置,只半露在外,实在看不出是何东西,他想着大山讲过雅州夕家发生的事,只怕就是那些江湖豪侠的后辈了。至于这其中又有何关联,也就只有等大山来讲了!

又到落日时分,大山带着七子回来,又是昨日那般,一见面就喝个没完。没用多少时间,七子便醉得不醒人世,再醒之时,已然过了午时。他头疼欲裂,寻到大山问询,

“大山哥,前日喝了许多,却没这般难受,昨晚真是三两下就醉了!”

大山嘿嘿笑问,

“前日是否有人给你喝过一种有些特别的酒?”

七子记得此事,回道,

“确实有过,那东西真这般管用?”

大山点头道,

“这东西不易得,你倒运气不错,他平日哪有这般大方!”

二人正说着,有人过来叫大山道,

“长老,祖宗让我请你们过去!”

大山明白,带着七子跟着那人过去。

二人来到议事厅中,这里已然聚集了不少人,老老少少皆有,老祖宗坐在正中高台之上,看到大山,马上招他过去,七子不便上前,退到了一旁。

大山上前扶住老祖宗,她开口说话,声音洪亮,哪似百岁之身,

“今日召集大家过来,是有一事想要宣布。”

众人神情肃穆,待听她言。

“我近日瞌睡得很,再怎么睡都不够,这门中大事,都没那精力去管了。这次小乙回来,倒是能帮上些许忙来,不过看他这副模样,只怕也待不了太久。我现在倒是挺羡慕小老四的,每日钓钓鱼,喂喂狗,自在逍遥。哎,说正事,正好小乙也在,我就正式把这重担交到我重孙儿手上。小九儿,快过来!”

七子看一人走上前去,大家也没太多惊愕,想必这接替人选早就定下,只是一直没有正式交接罢了。七子见那小九儿也只三十上下,想必也是英雄出少年,这么大的门派,交给这般年纪之人掌管,倒还真要些魄力!他又想,这老太的重孙儿已然三十,那这老太想必也真是百岁开外了。

老祖宗将小九儿拉到身边,对众人道,

“多的话我也不说了,小九儿还年轻,需要你们的支持!若是没甚意见,就这样吧!”

老祖宗看无一人有话说,轻轻摘下他右手拇指之上的翠玉指环,小九儿跪倒在地,老祖宗将指环戴到他无名指上,动作干脆,一点儿也不慌乱。仪式极其简单,又十分庄重,如此轻描淡写便把这大权下放,就连尚未解他们的七子都觉得不可思议。

“别这么严肃嘛,这是好事,好事!来来,让小九儿给大家讲上几句!”

大山一旁吆喝,众人这才放松下来,老祖宗一拳砸到大山身上,又示意小九儿听他的话,讲上几句。小九儿向前探出半步,举起戴有指环的那手,表情不太自然,坚毅说道,

“定不辱使命!”

只说这几字,却是没了下文,众人虽然早有准备,却还是有些尴尬,这仪式只怕又要冷场。大山嘻皮笑脸站了出来,把手拍得啪啪直响,然后大声道,

“好!好!我看这小子可以!来来,大家支持支持,表示表示!”

众人跟他说话,也都会心一笑,跟着拍起手来。七子心头好笑,这么严肃的事情,被大山这么一搅和,倒成了杂耍一般。大山说来,

“正巧我在,那我就再多说几句。咱们小九儿懂事能干,大家也都有目共睹,心中也是服气的吧!”

看众人没有异议,他十分满意,又道,

“这小子太过腼腆,半天挤不出个屁来,真是让人着急。所以啊,他也很多不足之处,还需要,老二老三,阿七阿八什么的多多帮忙!你们年轻人啊,就得多分担一些,别像那个老不正经的,每天就只知道钓鱼!”

七子看大山眼神偏向一边,他顺着看去,果然见钓鱼那老头走进厅中,刚才大山只怕也是故意这般说话,就想多逗弄他一番!

“你个狗臭屎又在背后骂我!”

那老头立时反击,引得众人哈哈大笑起来。又有人向大山挑战,

“你小子比我还小上好几岁,好意思说这年轻人?信不信我用柳条儿抽你啊!”

众人更是欢声大笑,七子不知其意,只是傻傻看他们说笑。

气氛欢乐起来,众人乱七八糟说了一通,一点没扯那老祖宗传位之事。小九儿脸上放松下来,微笑看着老祖宗,老祖宗也很开心,拉着他一同坐下。

众人再无拘束,竟是相互打闹起来,老祖宗点头不断,应该也是乐见此情此景。七子注意她不断打着哈切,应该困得很了,这不,老祖宗站起身来,众人骤然停下,听她说话,

“我回屋睡了,你们继续,继续。这可是最后一天了哟,抓紧玩乐,以后这样的机会可不多啦!”

众人目送老祖宗离去,然后又似刚才那般玩闹在一处,七子拉住旁边一人问道,

“为何是最后一天?!”

那人年纪与他相当,看起来十分兴奋,回他道,

“老祖宗说长老回来,大宴三日,你可不知道,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这般热闹过了!从明日起,咱们这些人啊,又得和以前一样,四处分散开去,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聚得这般齐啰!”

那小伙说完又去找大山说笑,大山人缘极好,不多时酒肉上来,便是一刻也停歇不得。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神话版三国武炼巅峰第一序列伏天氏轮回乐园神秘复苏至尊重生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