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二五 岁月无情百年终老,多留无益连夜下山

二五 岁月无情百年终老,多留无益连夜下山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七子又一次不知什么时候被人送回,这种感觉说不清楚是好还是不好,他也不知道大山是如何挨过这轮番敬酒,他心想,或许是那“老三”也给了他“神酒”吧。

七子来到外边,只觉人少了一多半,应该如那人所说,都四散开去了,至于各自忙些何事,也都无从知晓。他到河边闲逛,看到大山和那老头竟是坐在一处钓鱼,他走上前去,那老头非要教大山钓鱼,他心中好笑,大山捕鱼技术可是不比自己差的,怎的还需要他来传授经验?他仔细听来,二人对话颇有意思。

“怎么这么笨,蚯蚓要从屁股上穿进去才能钓到大鱼!”

“你倒给我指指看,哪是屁股哪是头!”

“这圆些的一头就是屁股啦!笨死啦!”

“啰,你看这条,两边一个样,它到底是没有屁股,还是有两个屁股!”

“这条不算!”

那老头抢过大山手中蚯蚓,丢入水中,大山哈哈大笑,又抓起一条,把钩从它身体中间穿过,丢入水中。那老头哼哼个不停,一眼不眨盯着大山那鱼竿鱼线,怎料自己那竿中了鱼,自己手慢了一些,让它跑掉。

“嘿嘿,你看你看,从屁股穿厉害吧!要不是我走了神,它可别想跑掉!”

老头喜滋滋穿饵,大山猛的一提,竟是从水中带出一条大鱼,七子心想,只怕有个小十斤。老头整个傻眼!大山大笑不停,

“哈哈,我这一条,可真比你这两日加起来还要多!”

那鱼跳个不停,大山双手将他抓稳,拿到老头面前,用力在鱼嘴之上亲了一口。

“哎呀,真是美啊!”

老头生着闷气,也不说话。大山却是更开心了,

“嘿嘿,我每日跟你来钓鱼如何!”

老头哼了一声,回道,

“爱来不来。”

七子乐了,看来老头还是愿意有人陪他一起钓鱼的,他觉察出大山有意留下,便问他道,

“大山哥,你要留下来么?”

大山微微点头,笑道,

“这小河不大,鱼倒挺多,不如多钓一些,煮了汤给老祖宗补身子!”

七子明白他意,心想,这新老掌门交接,必然有很多事需要帮忙,自己闲来无事,或许也能搭把手来。大山既然说要留下,那就多待上一阵。

大山在老头面头嘚瑟好一阵,这才提着鱼回去了。老头不服气,继续钓起鱼来,七子心中好笑,只因看到老头把那鱼钩子从好大一条蚯蚓身子中间穿过。

大山每日与那老头钓会儿鱼,臭屁一阵,之后就再见不着人影,直到晚间吃饭时才会出现。七子手臂尚未好全,他想帮忙做些事情,大山也未同意,只让他练练拳法棍法,有闲功夫时就在青城山中四处走走看看。这山再美再幽,多看几次也就烦了,所以他干脆把全部精力都放在练武之上。不时有弟子前来,有些对这招式套路颇感兴趣,他倒也不吝啬,毫无保留的把这要点教给对方。

如此这般,转眼间已然入秋,这林间多松木,倒也仍旧是一片翠色。七子算了下时间,已然过了三月,这些时日大山似乎有太多事情要做,与他见面的时间着实不多,七子不愿让他分心,尽量不去叨扰。直到这日,大山只是清晨回去了一趟,很快回来,与老头一起钓了一整天的鱼,七子心知只怕所有事务已然处理完毕,有种预感,他们又要继续上路了。

傍晚收工,二人今日渔获相当,老头看起来十分满意,哼着小歌在前领路,大山用绳子将鱼嘴一一串起,扛到肩头,叫上七子,慢慢跟在后边。今日三人来到老头那屋私下弄饭吃,大山亲自做菜,食材便是今日新钓鲜鱼,他煮了一大锅汤,每一个步骤都极为精细,看那汤汁白白嫩嫩,诱人得很。他亲尝一口,不住点头称赞,然后把汤舀入一个精致小碗之中,端了起来。

“老头,七子,快快尝尝我的手艺,我把汤给老祖宗带去,你俩先吃着。”

七子看那碗极小,似乎只能装上一口,哪里够吃,不过老祖宗年纪大了,不能多吃,倒也不是太大问题。大山一会儿回来,还没到就开口说话,

“怎么样,我这手艺,可还要得?”

老头今日渔获不少,心情大好,竟是有了不少好话,

“嗯,今日这鱼异常鲜美,真是好久没有体会过这般滋味了!”

七子知他平日并不吃鱼,这言论也不知是否他心中所想,不过他也尝过这汤,的确不错。三人吃鱼喝汤,不多时,皆是腹中鼓起,满足非常。七子摸着肚子,打出一个嗝来。忽听窗外哐啷一声响,似有碗跌落,然后只听得女子叫唤,

“老祖宗!”

“老祖宗!”

那喊声有些慌乱,大山脸色突变,飞快奔了出去。老头面色凝重,七子随他一同跟了过去。大山独自一人上去,老头和七子等在议室厅中,不多时,人群聚集起来,都觉有大事将要发生。又过一阵,女声凄切非常,大山回来,直直跪在上,他大喊一声,道,

“老祖宗,殡天了!”

众人齐齐跪倒,大哭不止!七子也跪了下来,这些日子他深受老祖宗照顾,为她跪拜也是理所应当。大山闭上眼来,深深呼气,又道,

“老祖宗多福,有这数千至亲至孝儿孙,也是不枉此生!”

七子眼中忍不住流下泪来,众人更是嚎啕大哭,直把这议事大厅震得摇晃起来。七子没见到那小九儿,只怕是出了远门,一时也是赶不回来。这样算来,怕是老祖宗的丧事也只有让大山来主持。

果不其然,大山和老头一同主持丧事,虽然人多场面大,却是异常的简短。就连一个墓碑也无,真是精简到了极点,堡垒对面一座小小山丘便是老祖宗最后的归宿。七子心想,只怕也是老祖宗自己心中所愿,不想让众人大张旗鼓替她操办,只要是真心实意爱她念她,就已经足够了。

七子发现,此处这么多人,从长至幼都是无比自律,节俭成风,而门规似乎也是极严,根本没听过有人乱嚼舌根,老祖宗殡天这么大的事,众人虽然悲痛,却也没有乱了阵脚。

三日之后,那小九儿回来,下了马便直奔老祖宗的小山,他趴在上边,哭了半日。哭完之后,在堡中交待一番,又连夜赶回。七子不知外边有何大事,只不过他初掌大权还有诸多要紧事做,这般作为倒也能够理解。

大山又去跟那老头钓鱼了,七子能看出二人都极是伤感,互损逗趣也都少了太多。七子心头也不好受,空时,时常过来看二人钓鱼。自从老祖宗去了之后,就再没人钓起过鱼来。

又过了半月,七子这日学二人钓鱼,他明白,都是空钩,哪能钓起鱼来,这般钓鱼,只怕也是略微缓解心中痛苦罢了。大山起竿,那钩上竟是有一只小虾,他呵呵笑道,

“总算钓到了!你说我是不是也该走了!”

老头眯眼看着那小虾,骂道,

“小东西不长眼!”

大山又道,

“该走了,该走了!待会收拾收拾,下山去咯!”

七子看得出老头十分不舍,可他却仍旧摆出那般无所谓的姿态,

“要走赶紧走,别吓着我的鱼!”

大山轻声一笑,老头抬竿,那钩上却依旧空空,他收回线来,整理一番,再次丢入水中。七子注意到老头这一连串动作不比以往,竟感觉手上无力,吃不上劲来。鱼竿轻晃几下掉了下来,大山上前握住,又放入他手中,蹲下身来,肩头轻轻抵住他后背。七子欲上前帮忙,大山伸手阻止。七子眼中湿润,不敢再看,可他还是没能忍住。只见老头背靠着大山,微微颔首,长发自然垂下,河风一过,掠起几丝发尖。他手中已然无力,被大山一手抓住握紧。那竿头微微一动,大山提竿,钩上扒着一只肥虾,比大山刚才钓上的那只大上数倍。大山微微一笑,道,

“嘿,快看,你这只比我的要大哟!”

七子长呼几口气,这才缓和过来。他每日都来看老头,虽然没说几句,却早已相熟。老头的死,可比老祖宗要突然的多,他竟一时不敢接受。大山把那鱼竿仔细收好,这才抱着老头尸身回去。一路之上,众弟子一一跪倒,痛苦不堪,与老祖宗走时一般无二。虽然老头平日与普通弟子并无分别,可七子知他身份地位必然不低,众弟子这般表现,倒真是印证了他心中所想。

依旧是大山处理老头丧事,这一场更是简单,临水的崖壁,便是他今后的住处了。小九儿又如之前一样,回来哭过,又折返回去。七子看得出,一下失去这两位老人,这里从上到下,人人心中都有了一层阴影,挥之不去,不可言说。

待到所有事务了结,大山私下一一拜别众多故人,七子跟在一旁,瞧得真切,他们之间没有过多言语,可那双眼不会骗人,亲人之间的情谊,没有比这更真的了。

二人连夜下山,火光也是伴了一路。一直到了山下,送行之人这才停住脚步。大山步伐坚定,一次也没回头。七子默默跟在后头,走了很远,他转头看去,火光仍在,却早已模糊,他心中仍是有些不舍。

“大山哥,我们为何不明日再走?”

七子开口问他,大山回道,

“我们这一路,不能总让人护着,多走走夜路,才能看得更加清楚。”

七子明白,不再多言。

青城山下,一片旷野,这官道修缮得不错,伴着繁星倒也好走。这里有山有水,气候宜人,便有人在此耕作长居,二人走近农家,有狗狂吠起来,又走很远,方才停下叫来。二人行得极快,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到了一处廊桥休息。七子听这水声隆隆,开口问道,

“大山哥,这雨已然停了许久,这河水倒也不见小啊!”

大山那黑色面具在这星辰之下,隐隐泛着光亮,他把它轻轻扶正,这才回道,

“这里可是大大有名!”

“怎么个有名法?”

“你可听过都江堰?”

七子恍然大悟,道,

“我早该想到的,真是太笨了!听说这都江堰已有千年历史,也正是因为它,成都才会变得如此富饶。”

大山点头,又道,

“它确实算得上神迹!”

二人说谈一阵,只觉有人声响动,七子轻声道,

“大山哥,好像有人!”

大山点点头,笑道,

“他们早来了,终于按耐不住了!”

七子看他并不着急,又问,

“大山哥,你早就发现他们了?为何不早些准备迎敌?”

大山笑笑,

“在这地界,还真不用咱们出手的!”

七子只听得有人吃痛大喊,他很是好奇,

“难道有人在暗中保护咱们?”

大山回道,

“你以为呢?从雅州过来,没见过一个找事的吧!哈哈,这可是我的地盘!”

七子明白过来,应该是有人一路相随,只是之前没有听到过动静,今日只怕对头有点麻烦,这才引起二人注意。七子到外边查看一番,只看到地上有人踩踏打斗痕迹,并未发现活人。他回来坐到大山身边,摇头道,

“没看到人,倒是有些脚印之类,看来他们不愿现身。”

大山向四周喊道,

“出来吧!”

没有动静,只有流水之声。又过了一会儿,黑暗之中慢慢现了数十人出来。这些人都统一装束,全身上下尽是黑色,衣着紧实,显得十分干练。大山招手,让他们过来,众人来到跟前齐齐站好,大山这才开口说话,

“你们一路跟着,太过辛苦,还是快些回去吧,我们用不着这般保护。”

一人回话,

“长老,这是老祖宗生前的指示,我们断然不敢违意!”

大山叹了口气,道,

“老祖宗已经西去,她的好意,我也心领了。你们啊,听我话,就回去吧!”

那人又道,

“长老请不要再说,即便没有老祖宗安排,我们也会前来保护!”

大山笑笑,

“若是没了这许多围追堵截,我这一路还不要寂寞死,你们存心让我无聊不是!”

那人笑笑,说道,

“长老一路虽无惊喜,倒也能多些时间看看风景。”

大山摇摇头道,

“总不能护我们一辈子吧。有些东西必须自己去面对,你们又何必如此!”

那人想了想,又道,

“这是我们的使命,长老请别再为难我等!”

大山苦笑一声,向那人道,

“借你剑一用!”

那人递剑给他,他拿在手中观瞧,问那人道,

“没的谈?”

“没的谈!”

那人很是干脆,大山轻轻一挥,切下一段长发,握在手中。对方有些慌乱,欲要上前阻止。大山却把手举高,慢慢说来,

“罢了罢了!我这长老本就是个虚名,不做也罢!”

大山把切下的头发塞入那人手中,又道,

“从此以后,我与你门中再无瓜葛,你们也不用再为我卖命!”

那人一听,跪了下来,大声说道,

“长老,我们,我们……”

那人一时语塞,说不出口。大山把那剑轻轻放回他腰间,回身对七子讲道,

“我们走吧!”

七子点点头,紧跟着他,二人慢慢往外走。

“长老!长老慢些!”

那人大喊,大山头也不回,只是挥动右手,作道别势。

“长老!长老!我们回去便是!回去便是!不论如何,你永远都是我们的长老!这一点,即使让我们都去付死,也丝毫不能改变!”

大山停下脚步,又听那人讲来,

“长老,这一路艰险,你们还得多加小心。我门人遍布大江南北,只要长老有需要,随时都能舍命相助!”

大山转过头来,对他笑笑,

“看来,你们还是比小九儿要通情达理一些!”

那人看了看手中长发,又道,

“这头发是长老不小心划下的,长老还请收回!”

大山愣了一下,轻笑一声,道,

“丢到这堰中去吧,让这里的鱼儿也尝尝我头发的味道。”

那人一呆,随后还是照办。长发散开,落入江中,不知终要流向哪处。

七子见众人情绪不高,心想这些人还真是义气深重,若非二人随时都会身处险境,倒还真愿意与之为伴,一路同行!大山轻描淡写一句,打破这尴尬局面,他道,

“若是不嫌麻烦,给我们二人寻个小船如何?”

那人一滞,赶紧回道,

“马上来,马上来!”

都江堰乃重要水利工程,哪能没人把守,有人就有船,想来也是由于门中势力影响,只消片刻,那人便回,

“长老,船已经准备好了,就在桥下。”

大山抱拳谢道,

“有劳各位兄弟!快些回去睡个大头觉吧!我们,先行一步!”

说完,他便带着七子一起寻那船去,其余众人立在当场,不敢动弹。过了桥来,便见一只小船横在水中,大山跳进船内,十分满意,他招呼七子过去,二人划水,向下流行去。

行船途中,二人闲谈,七子问道,

“大山哥,那人说门内弟子遍布天下,是否真有这般实力?”

大山回他,

“确实不假!”

七子又道,

“这青城派好生奇怪,这些日子我也接触过不少人,虽然待人十分诚心,但大都不苟言笑,也是完全猜不透他们心思!”

大山张大了嘴,看着七子,七子不明白,摸摸头,又摸摸脸,问道,

“大山哥,我这脸上有什么东西,你怎么这般看我?”

大山呆了一阵,方才咽下一口,回道,

“谁告诉你是青城派的!”

“在这青城山上,难道不是青城派?”

七子疑惑问道,大山摇摇头,苦笑一声,

“在青城山上就是青城派了?七子,你还真是天真的很!”

七子尴尬摸头,又听大山道来,

“这青城山分前后两山,前山便有那青城派,乃道家法场,名气倒是有些,可也算不上什么大门大派,江湖上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也不少。这些,你一点也不知晓吧!”

七子想了想,回道,

“确是不知!这青城山还分前后,我第一次听说。至于那青城派,我一直以为与普通江湖门派一样!”

大山点头回他,

“这也难怪!你平日也没太多话,对上这一群喜欢沉默的弟子,想多了解一些也是不易。”

七子有些着急,问道,

“大山哥,我从一开始便猜错,一错就错了三个多月!你可别再卖关子了!”

大山笑笑,回他二字,

“唐门!”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