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十 粮有尽时饮酒度日,年少轻狂争较输赢

三十 粮有尽时饮酒度日,年少轻狂争较输赢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哎呀,太可惜啦!不然这雪豹肉也能让我们吃个半饱的!”

童陆大感惋惜,白青不喜他这模样,回他道,

“陆陆,你看这雪豹多么漂亮,你怎么忍心吃它的肉!”

她始终盯着雪豹,童陆哼哼一声,回她,

“你还不是看中了它那毛皮!还好意思说我!”

白青被他说中心事,轻轻低下头来,玩着手指。小乙知道她早就想要一条漂亮围脖,这雪豹毛皮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青青,它中的那毒,用这皮毛做件服饰,应该不会有甚问题吧!”

白青摇摇头道,

“毒未入口,应该没甚大碍的!”

她看童陆奸笑看他,转过头去。小乙动手,把那毛皮整块剥了下来,趁毛皮未干,取了些麻线缝上。白青在一旁帮忙,乐得合不拢嘴。除了小和尚和辜炎,其余众人看他二人这般,也都拉下了脸来。

“这雪莲真是好看啊!”

蒜头终于进来,他拿着雪莲,在外边玩耍好一阵子。童陆看他手中之物,贪心大起,对蒜头道,

“蒜头前辈,给我也玩一玩呀!”

蒜头赶忙收了起来,回他,

“不行不行!这是小乙送给我的!”

小乙笑笑,

“蒜头前辈,这支雪莲好大,若是大家分了吃下,没准还真能有些用处!你看!”

蒜头疯狂摇头,道,

“不行不行!我还没玩够呢!”

童陆哎呀一声叫喊出来,

“蒜头前辈,你再玩,就把它给玩蔫啦,快些拿来大家一同吃了才是!”

蒜头还是不肯,回道,

“等我玩够再说!”

童陆啊了一声,瘫倒在地上,大喊道,

“哎呀,现在若是有酒,喝醉之后,就再没这烦心之事!”

小乙听他这一说,也是突然想到些事,

“陆陆,你倒提醒我了!我之前查看这些石缝,发现有酒坛,莫非这里还藏有酒?”

童陆翻腾起来,又慢慢躺了下去,叹道,

“白说白说,哪里有酒,没什么事啊,我就先睡啦。”

他假装打着呼噜,也是久久不能入睡。

午后天气不错,小乙到那洞外舒展筋骨,只觉风势见大,若是吹上几日,定然能将这大部分雪吹化。他有些兴奋,紧了紧衣领,抬头看那不远处的雪峰。他忽然觉得那儿有些不同,于是自己一人前往查看。

这一路竟然还有些好走,小乙大为兴奋,应该曾经有人经常过来。只是最后一段比较艰辛,倒也难不倒小乙。他翻身上来,却见一处小小洞穴,往里看去,他心头火热起来,自言自语道,

“哈哈,果然有酒!这可太好了!”

洞有两丈深,入口不大,里边稍宽一些,越往里,酒摆得越多。小乙仔细分辨坛口,越往外边,酒龄越短,最里两坛老酒,也不知放了多少年,他馋得很,却又不忍马上打开喝掉。最后还是只抱一坛新酒下来。

小乙带回了酒,倒是让众人大感意外,童陆一个劲的说些好话,小乙也痛快赏了他几口。如今有了酒,多少也能带些热量过来,众人也同意把那剩余蔬果全部留给小和尚,他吃不了多少,挨个五六日应该没甚问题。

“啧啧,这酒还真不错!初时闻着淡,越往后越是浓香!”

童陆品着酒,大发感慨。小乙笑笑,

“那处藏酒的洞穴,正是极寒之处,更重要的是,那儿没有一丝风气,只怕也因这点,才让这酒如此特别。”

童陆又道,

“小乙哥,你说还有两坛老酒,不如咱们!嘿嘿嘿!”

小乙摇头道,

“那两坛,只怕已经藏了许多年,喝了真是有些可惜,不如再让它放上几十载,这百年老酒,啧啧,也不知是何滋味。”

童陆又继续小口品酒,再不提这茬。蒜头平日极难喝酒,可这酒量却是深不可测,小乙可不敢让他多喝。他喝掉半坛,又去玩那雪莲去了。众小孩虽然年纪小,却也人人来上了一口,酒太呛喉,几人不住咳嗽起来,却仍是要强,还要再喝。酒是粮食所造,也算有了些食物来源,众人也都安下不少心来。

如此这般,众人被困在洞穴之中已有五日。单靠喝酒度日,酒再好,多喝也是不行,众人身体日渐消瘦下来。小乙找了处崖洞,拉着蒜头一齐,将那三五十尸体放了进去,算是报了他们的酒食之恩。来到高处,向下望去,只见这山上雪白一片,没有一点其他颜色。太阳终于出来,照在雪上,晃得人眼睛生疼。小乙大喜,这夏季烈日当头,雪又如何经得住暴晒,不时听得雪块滑落,应该用不了多久,便能下山。

小乙回来,众人也都出了洞穴,看这四周雪落,蔚为壮观!小乙此时才真正看清这一片雪场,它三面环山,一片靠崖,坡度不大,却是异常宽广。这洞穴前边有巨岩遮挡,上边碎雪不时落下,也是没有太大影响。小乙看那峰上雪层渐薄,露出千年万年积攒起来的坚冰,想来这日头再猛,也是奈何它不得,更何况又时常有雪再来将其覆盖添补,因而峰顶四季都被白色包裹,万年不变。

“小乙哥,你说我们这里美是不美?”

那“雪里行”十分激动,对小乙说道。小乙点点头道,

“确实是美!难得还有此处能够避险,真是妙极妙极!”

“雪里行”哈哈大笑起来,模样倒真与他年纪有些不符,他笑完又道,

“小乙哥,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把这里当做我们的大本营,里边这般暖和,也不用生那许多火了。我们就在这里边议事,那些石缝正好能够住人,哈哈!”

小乙疑惑问他,

“你们住在此处,想做什么?”

“雪里行”回道,

“以后,这雪山之上,便多了一个门派!”

“什么门派?”

“雪山派!”

小乙干笑起来,又道,

“而你,就是这雪山派掌门?”

“雪里行”把胸脯拍得极响,道,

“那是自然,哈哈!小乙哥,你就是咱们雪山派的长老了!”

小乙呵呵笑了两声,回他道,

“这么随便?然后我就成长老了?”

“雪里行”点点头,来到崖边向下指点,

“这一大片雪场,便是我们将来要去耕耘的地方了!我们要把这里打造成为举世闻名的滑雪圣地!嘿嘿,厉害不厉害!”

小乙点点头,明白他的意思,

“我还以为是个江湖门派,照你这么说来,应该只是一个经营雪场的民间组织?”

“雪里行”又道,

“我们哪有这实力,做这些,也是为了乡里多些收入,富足一些罢了!不过我们都爱雪,所以也是有乐子的!小乙哥,我看明日便可下山!我们的雪板全在长绳底下,一人两副,也匀些给你们,咱们滑雪下山!”

小乙看着这雪场,十分神往,

“不如让几人先回去报个平安,咱们耍会雪再走?”

“雪里行”点头道,

“这是自然,我还没有和这蒜头前辈比试呢!”

蒜头耳力倒好,把雪莲藏到身后,慢慢移了过来,躬起身子,笑眯眯道,

“嘿嘿,小子,你这几日没见我身手?还不服气呢!”

“雪里行”笑道,

“前辈功夫了得,我自是比不过的!”

蒜头嘿嘿笑了起来,道,

“算你还有些自知之明!”

“雪里行”又道,

“不过若是用这雪板比试,前辈也只能跟在我身后吃风啦!”

蒜头咦了一声,瞪大双眼,

“胡说胡说!你小子怎会是我对手!”

“雪里行”倒极自信,

“前辈不服,那咱们可以试上一试,今日晚了些,咱们明日再来,前辈你看?”

蒜头哪里能够服气,马上就要与他见分晓,小乙好说歹说,再加上确实晚了,他这才作罢。

转过天来,众人收拾妥当,回家心切。小乙几人第一次来,虽然腹中空空,当然也不能放过这大好的耍雪机会。“雪里行”的雪板都是自制,虽然丑些,倒也坚固实用。雪场早被孩子们清理过,应该没甚危险。小乙滑了不远,便适应下来,绕了一个大圈回来,这才拉着白青一齐下去。

“小乙哥,你真是有滑雪天赋哦,若是再勤加练习,我也会多个对手哦!”

“不是哪里都有这么好的雪场哦!”

小乙大声回他,拉着白青已经滑得远了。

蒜头踏上雪板,跃跃欲试,

“嘿嘿,小子,你看怎么个比法!”

“雪里行”指了指前方,道,

“从此处到那边岩壁,手触到岩壁才算,一来一回,谁先到,算谁赢,蒜头前辈,你敢不敢比?”

蒜头把衣服扎好,大笑道,

“你说开始便来!”

“雪里行”慢悠悠整理完毕,干脆道,

“开始!”

蒜头一马当先冲下雪坡,“雪里行”却又待了片刻,想来也是太过自信,要让蒜头几步。众人起哄,大声助威,就连小和尚也取下头巾挥舞起来,也不知他那小小光头会不会着凉。蒜头心里来气,哇哇叫喊起来。

小乙白青停在中间,看他二人比试,童陆跌跌撞撞滑了过来,长喘一大口气,道,

“滑雪还挺累人的啊!”

白青笑笑,

“陆陆,这刚滑几步,你就累了呀!真是太差劲了!”

童陆白她一眼,道,

“这么多天只喝些酒水,哪里来的气力!”

白青笑笑,

“别多话了,你看他们滑得多好!”

小乙也附和道,

“是啊,看他二人比试,也是一种享受啊!啧啧,真没看出来,蒜头前辈滑雪功夫如此了得!我还道他只会在雪中钻来钻去呢!”

三人大笑起来,比试的两位一前一后,极快极稳,一路下行,竟是没有溅起太多雪来。由于速度过快,蒜头那一头长发直直向后飘去,看起来十分独特有趣,“雪里行”不慌不忙跟在不远后,伺机从侧方超越。蒜头也不是省油的灯,哪里能让开最近的路线,二人的较量才刚刚开始。

到了“雪里行”指定的回程点,蒜头一头向前扑倒,双手撑地,呈倒立姿势旋转半周,那雪板就似黏在了脚底一般,在空中打了一个圈,借着来势,碰到岩壁之上,他双腿用力,雪板带着人又折返回去,在空中划了一道圈,然后稳稳的落到雪上。他这飞旋折回,竟是没有减上太多速度,引来一片喝彩之声!“雪里行”本来跟上蒜头已然不易,蒜头使上这招,一下把他落下好远。他还不甘心,只是转身这下就差了好多,要想再追,直比登天还难!

蒜头毫无悬念获得了胜利,除了“雪里行”,其他人都大声叫唤,为他庆祝。蒜头抱拳向众人道谢,也是笑得合不拢嘴。他来到一脸沮丧的“雪里行”面前,拍拍他肩头,安慰他道,

“小娃娃,你也是好样的,只是比我稍稍差那么一点啦!哈哈,我可是玩了几十年雪了,你输给我也是正常!”

小乙也上前说道,

“蒜头前辈这体质也不是人人都有,而且你年纪还小,等再长大一些,他又哪会是你对手!”

蒜头有些着恼,

“怎么可能,他再练几十年也不是我的对手!”

小乙又道,

“你们不如约好,每隔几年来比试一次,他才知道能不能胜你啊!”

蒜头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道,

“不比不比,这里玩过一次,就没劲了,我啊,还要去其他地方玩耍啦!”

“雪里行”看他这模样,以后只怕没有机会再翻盘,他咬了咬牙,道,

“蒜头前辈,这局是我输了!不过你用了绝妙功夫,我不太服气!能不能再来一局!”

蒜头想了想,摸摸头道,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啊!嘿嘿,那好那好!咱们再来比过!”

“雪里行”指着雪坡一侧,道,

“这次咱们换种比法,你看那边,尽是悬崖,前辈是否敢和我一齐,从这崖边绕上一周!”

蒜头眯眼看了看,回道,

“有何不敢的!随时可以出发!”

小乙赶忙拦阻,说道,

“比试就比试,可别拿小命开玩笑,若是谁一个不小心,掉下崖去,那也只有等着我们下山为他收尸啦!”

“雪里行”盯着蒜头,蒜头哪能说不,

“小乙你别管啦,我和他都是高手高高手,哪里会出事!嘿嘿,等我们先比个高低,再一齐下山大吃一顿!”

众人阻拦不住,只得眼睁睁看他二人再比一次。这一次“雪里行”再不敢小看蒜头,一声令下,二人一同出发,没有人占到一丁点的便宜。

小乙看他二人都是憋足了劲,要让对方彻底服气。二人速度极快,众人只能远远跟在后头,勉强能够看到比试过程。他俩不时互换位置,这滑雪的技术倒还真有个一比。二人越走越远,慢慢只剩下一个小黑点,蒜头若没那一头硬发,又哪能分得清谁是谁来。

众人还未下到一半,两人已然往回走了,小乙心道,这“雪里行”果然有些能耐,竟然能跟蒜头斗个旗鼓相当,这一次,即便输了,也一点也不丢人!童陆嘿嘿从上边滑下来,却没刹住,整个人飞了起来,砸到雪中,雪板又向下滑出老远。众人转而看向童陆,大笑起来。童陆也笑了起来,在雪中乱滚起来,把身上弄得全是雪粉。小和尚欢腾起来,蹿到他身边与他一同玩雪。

童陆趴在地上,把雪块塞进自己嘴中,又吐将出来,小和尚欢喜得很,也学他模样,把众人逗得直乐。童陆突然脸色一变,大声叫喊,

“哎呀,哎呀!小心啦!”

小乙心头一紧,看向那比试的二人,只见“雪里行”稍稍在前,脚下有些不稳,摇摇晃晃,脚下雪板折断开来,变了方向,他根本无法控制,斜斜朝那崖下飞去,若是无人相救,便要摔个粉身碎骨。

众人大惊,可离得太远,什么都干不了。小乙知道一点没用,但还是奋力往那边滑去,他心头明白,能救“雪里行”的,也就只有蒜头一人了!

蒜头出手了,他飞身出去,扑向“雪里行”。小乙心头扑腾扑腾,看这架势,真是不要自己的命了!众人暂缓下来,只盼他二人好运。只见蒜头在“雪里行”掉落山崖那一刻拉住了他,可二人速度过快,竟是一起掉了下去!

“啊!不!啊!”

小乙大声叫喊,疯狂朝那边滑去。众人跟在后头,人人脸色惨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小乙率先来到二人掉落之处,他绝望的向下叫喊,正要朝下看去,只见一只手伸了上来,他大喜过望,一把将那手抓住,使劲提了起来。

这人正是“雪里行”,他被吓懵了,缩在地上一声不吭。小乙朝他大喊,

“蒜头前辈在哪?”

“雪里行”抽泣起来,仍旧不发一言。童陆赶了过来,抓住他双肩不住摇晃,大哭道,

“这下满意了吧!满意了吧!算你赢了好不好!好不好!”

小乙与蒜头一路行来,也是一路的欢乐,这人一下没了,任谁都不会好受。再看这崖,岂止数百丈高,他飞将下去,又如何能活!小乙不由滴下泪来,再看白青,早已与小和尚一抱在一处,哭得停歇不下,就连一向傻愣的辜炎也是大哭大喊起来,若是没小乙拉住,只怕也要随蒜头一同下去。

小乙过来将童陆拉开,说道,

“多说无益,他也只是要强些,想多挣点面子。咱们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说雪生,你是要待在这里哭,还是跟我一齐去寻他!”

“雪里行”听了这话,慢慢坐起身来,他抹了一把泪,回话道,

“我,我跟小乙哥一起去!”

小乙点点头,吩咐众人慢慢行来,众人心气不高,也没了主意,因而也只好听他安排。小乙与“雪里行”先行一步,滑雪下山。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