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一 遍寻不得偶遇山人,舍命相伴起死回生

三一 遍寻不得偶遇山人,舍命相伴起死回生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雪生,这里应该就是了吧!”

二人走到一处小溪边上,小乙问“雪里行”,他点点头道,

“应该就在这附近了!不过雪这么厚,真不好找的!”

在雪里穿越这许久,双腿早已冻得麻木,可二人又如何能够放弃,他俩分开一丈远,同向一边行走,还时常发出声响以免走散。如此找过一遍,又换作另一方向来寻。直寻到了崖边,这才停住脚来。

“小乙哥,你看这里有个水洞,刚才那小溪的水也是从这里流出来的。我这双腿真是迈不开步了,咱们不如到这里边稍事歇息一下,待把双腿捂暖一些,再继续找寻!”

小乙双腿也快冻坏,只好回道,

“那行,咱们先找个落脚之地。”

二人慢慢摸进洞来,找到一干爽之处,坐了下来。小乙脱下鞋卷起裤腿,只见双脚青紫一片,若是再晚上个把时辰,那就任那神仙也救不了了,再看“雪里行”,也是一般无二。二人捂搓着双腿,好长时间,这才暖和一些。“雪里行”发现有些异常,开口问小乙,道,

“小乙哥,你看这里如此干净,莫非有人常来?”

小乙这才注意到二人坐着的这石块,只见石块光洁,还真是没有一点尘土。

“咦,还真是,这里如此偏僻,怎会有人过来!”

话音刚落,听得有人说话,

“是谁,这么讨厌!”

小乙听得水洞之中竟然有人出声,大惊失色,赶忙举起棍来,又听得那人声道,

“钓个鱼都不安生!还让不让人活啦!”

说话之人气冲冲奔了出来,来到近前,大声叫唤,

“两个小狗屎,这里都能找来!你们长的狗鼻子么!”

小乙细看这人,满头花白,皱纹布满额头,双腮还带着些红润,虽然年事已高,脾气却一点没小。小乙慢慢站起身来,

“前辈勿怪,我们寻个友人,路过此处,多有打扰……”

那老头微微抬头,道,

“你们两个不是来寻我的?”

小乙点点头,认真道,

“我们刚从雪山之上下来,真是来寻友人的!”

老头将信将疑,又道,

“这雪下了好久,被困在山上,还能活?”

小乙回他,

“我们上边寻到一处避难之所,这才幸免于难!对了前辈,你怎会在此处钓鱼?”

老头哼了一声,回道,

“我只一个爱好,便是钓鱼,时常外出钓上个把月,也没甚稀奇。”

小乙看看周围,摸摸溪水,又问,

“这水如此冰凉,只怕鱼儿不太好钓吧?”

老头干笑两下,又道,

“就没有我钓不起来的鱼!”

老头回去里边,带出一根金竹鱼竿和精致竹篓,找了个石块坐了下来,他从怀中取了一小块肉来,娴熟的将它串在鱼钩之上,丢入水中。溪水很急,这般钓鱼,小乙还真没甚把握钓起鱼来。

二人暖和一些,互看一眼,便要离去。

“别动别动!”

二人刚一起身,那老头压低了声音说话,二人回头看他,只觉他异常专注,怕是有鱼在吃那肉饵。老头突然提竿,飞起一条白鱼。

“哈哈,你个小杂皮,中招了吧!”

老头把鱼收入竹篓,放到溪水之中。

小乙开口道,

“前辈,我们这就告辞,你这慢慢钓来。”

老头点点头,又穿起钩来。二人出了洞来,又在附近搜寻,地方虽然不大,雪却极多,又去哪里找去。小乙仍不愿离去,又反反复复找了很久。

二人又回到洞里休整,老头这次的态度倒是缓和了许多,他从溪水之中取了鱼蒌,递了过来,

“来,黑小子,你们也累了吧,我今日钓的鱼,拿去吃吧!”

小乙早饿得头昏眼花,这雪中寻人,已然耗费太多气力,有这鱼吃,倒真能补充一些体力。他谢过老头,将鱼蒌拿了过来。老头嘿嘿干笑起来,

“这里水质极好,鱼肉鲜美得很!你们看看,我这吃了半个月,脸色都好了不少!”

小乙陪笑道,

“多谢前辈!”

老头又道,

“这鱼生吃也好,没甚腥味的!”

小乙点点头,从鱼蒌之中取出两条,递给“雪里行”一条,看着自己手中那条,观察了许久。只见这鱼儿有一拇指宽,半掌长,身体呈半透明状,甚至能见得那血在身体中流淌的痕迹,非常神奇!他不忍活吃,还是用刀结束了它性命,这才一口吃掉。

“前辈,这鱼果然没甚异味,即便生吃也是如此!”

“雪里行”听他这般说,才学他模样吃下。也不知是真饿得狠了,还是果真好吃,他一连吃了五六条,最后又把嘴中塞满。小乙摇摇头,对他道,

“你可慢着点,别被鱼刺划了!”

说完他才想起来,似乎这鱼并无鱼刺,只头部有些软骨,其余地方尽是鲜肉。

“小乙哥,这鱼我也吃过的,只是很不易得,前辈寻得的这个地方,以后我也常来钓钓看。”

老头不喜,道,

“这鱼你可钓不来,你不信来试上一试!”

“雪里行”看看小乙,慢慢移步过去,老头退到一边看他钓鱼。小乙只觉这老头钓瘾太大,看别人钓鱼也是兴奋至极。“雪里行”钓了好一会,一点动静也无。换老头来钓,只是片刻便上了两条。“雪里行”竖起拇指,叹道,

“前辈真是厉害!看来我还是回去找张网来,我就不信它还能逃掉!”

老头鱼竿提起,照着“雪里行”头顶就是一下,直把他打得跳将起来。

“前辈,你为何打我?”

老头怒喝一声,

“你个小驴货!我最讨厌下网的!你若敢来此处下网,看我不打断你腿!”

“雪里行”没说对话,慢慢退了过来。小乙心道,钓鱼人都不喜人下网,这小子也是触碰到老头的禁忌了。他赶忙陪礼道,

“前辈莫怪,我兄弟他年少不懂事,你就别要跟他一般见识了!”

老头又骂两句,这才又转去钓鱼。

“雪里行”向小乙吐了吐舌头,尴尬一笑。小乙向他点头,二人便要告辞,

“前辈,我们换个地方再去找找,就不打扰你了。”

老头没有回话,只专注于那鱼竿鱼线。小乙看他兴奋之色渐起,应该是有鱼快要上钩了。二人停下不动,生怕再扰到他。

忽的,一物从洞外上方落下,噗通一声砸入水中。小乙回头一看,只见一巨大雪球落入溪水之中,直把这小溪填满,几乎将这水洞遮住。背后老头的怒骂之声响起,异常刺耳,

“又从哪里来的狗杂碎!整这么大动静,是急着看你爹妈去么!”

小乙指着那雪球,笑道,

“前辈,是山上滚下的雪球!还好我们走得慢些,不然就被它砸成肉饼了!”

老头放下鱼竿,走了过来,仔细检查一番,又趴到雪球之上,努力几下,那雪球丝毫未动。他摇摇头,刚要回来,忽然停下脚步,轻声说道,

“咦,这雪球之中有动静哎!”

小乙赶忙上前,趴在雪球之上仔细听来,那老头说的果然不假!他叫上“雪里行”,二人一齐努力,要将雪球打开看看。雪球极大,只怕三五人合力也是抱不下,外面几层还算好刨,越里边越是紧实。好容易刨开一半,小乙大叫道,

“哎呀,蒜头前辈竟然在这雪球里边!”

“雪里行”把眼睛都要贴到雪球之上,却是没怎么看清,不过小乙说是,他定然是信服的。二人加快速度,那雪球越变越小,现出了一个人形,最终解救出一个人来,那人头发冻成冰柱直直竖起,不是蒜头又是何人!

小乙太过兴奋,抱住蒜头不住摇晃,可蒜头身子冰凉,口鼻没有一点出气。小乙心头咯噔一下,这般火热身体,如此却无一丝热度。他把自己身子贴了上去,把蒜头抱入怀中,希望能将蒜头唤醒。可蒜头身子僵硬,返倒把小乙冻个不轻。“雪里行”也一同过来,想要帮上些忙。

“死啦死啦!别费劲啦!整个人都冻硬了,一点气儿都没有,哪里还能活,赶紧找个地方埋掉!”

那老头瞅了几眼,摇摇头道。小乙还不死心,依旧死死抱住不放。“雪里行”低声哭了出来,不住擦着眼睛。小乙始终不发一言,由于太冷,脸手之上都起了一层白霜。

“你小子是有情有谊之人,这炸毛有你这样的小友,也是三生有幸!放开吧,不然你也会被冻坏的!”

“前辈别再说了,我还想再试上一试!”

小乙回他,老友叹了口气,他也没甚办法,只慢慢坐下,盯着他们一言不发。小乙开口对“雪里行”道,

“雪生,你先去看看其他人,他们应该早到了村里,跟陆陆说我们已经找到蒜头前辈,我这一会便带他过去。”

“雪里行”擦着泪,向那老头示意,出了洞去。小乙依旧抱着蒜头,老头也不知从何处取来一件狐皮大衣,披到小乙身上,对他说道,

“这大衣,平日我都舍不得穿的,嗯,就给了用了!”

小乙谢过老头,又把蒜头抱得更紧了些。

“多谢前辈!”

老友走来走去,忽然看到什么东西,他咦了一声,问道,

“这是雪莲?”

小乙回道,

“是我前几日采来,蒜头前辈喜欢,就让他拿去了。”

老头急道,

“这么大的雪莲我可第一次见,也不知功效如何。我听老二说过,服用这雪莲,时常会有意想不到的功效。咱们不如让他试试?”

小乙知道,只能是死马当活马衣,赶忙回话,

“前辈,我这手脚已然冻麻,就麻烦你了!”

老头点头,回道,

“这里没有火,我也只有将它研碎成汁喂他服下了!”

小乙称是,老头取过雪莲,摘下两片,放入一只金色小碗之中,用那木棍较粗的一端研磨起来。老头磨得极细,又稍加一点冰水,于是成了小小的碗汁水。他拿了过来,递给小乙。小乙点头示意,接过碗来。还好蒜头嘴微微张起,小乙扶他倾倒一点,将那汁水慢慢喂了进去。

小乙只盼这雪莲能有那起死回生之效,他好想蒜头在他面前显摆,好想他在自己面前胡说八道。想着想着,流下一滴泪来,正好滴到蒜头额头正中。

小乙忽觉蒜头动了一动,他大喜过望,大声叫喊,

“蒜头前辈,蒜头前辈!”

老头听他这般叫唤,也走了过来,他探了探蒜头口鼻,摇摇头道,

“这雪莲也只多些滋补功效,想要用它起死回生,应该也是无望!”

小乙回他道,

“蒜头前辈可不是普通人,他定会醒来的!”

又一滴泪下来,小乙再次惊叫,

“他动了!真的动了!”

老人又过来,把了把脉,奇道,

“这都冻硬了,竟然没死?”

小乙喜极而泣,只觉怀中蒜头身子慢慢火热起来,最后如往常那般,反而暖了自己的身子。蒜头突然睁开眼睛,

“哎哟哎哟!”

小乙哈哈大笑,

“蒜头前辈,你没死,你没死,太好了!”

蒜头不住叫唤,又道,

“你走开走开,把我腿给压到了!”

小乙赶忙起来,从后边将他身子撑住,

“蒜头前辈,你可真神了!从这么高的地方掉落下来,一点事儿也没有!”

蒜头呸了一口,又道,

“怎么没事,你没见我两只腿都断了么!”

小乙这才过来查看,果然两腿折到一起,断成了四截。他哭笑着回道,

“没关系,腿断了,咱们接上便是!”

那老头过来,把蒜头从上到下检查了一遍,用手托着腮道,

“小老兄,你真是从那山上掉下来的?冻了这么长时间,竟然还能活!你到底是不是人!”

他揪住蒜头脸皮,轻轻按捏,蒜头倒似很舒服一般,慢慢闭上了眼睛。

“蒜头前辈可是天生的极热体质,一点不怕冷的。不过这次被裹到雪球之中,又过太长时间,这才被冻成了冰人。”

蒜头摇摇头道,

“我刚才睡得好舒服,也不知怎么的,有人滴水在我脸上,把我给吵醒了!”

小乙笑出声来,道,

“是我打扰你睡觉啦,蒜头前辈,你刚才可是没有呼吸,也没有脉搏了哟!对了,你从崖上落下,为何过了半日才掉下来呢?”

蒜头摸了摸头,道,

“哼,那臭小子真是太坏了,弄个坏雪板来跟我比试,莫非到时输了又要怪到这雪板头上!我算看清他了!我落下时,把小兔崽子向上托了一下,也不知他上没上去?”

小乙回他,

“上来了,他没事,只是情绪有些低落,他本也没想到会有这一出!”

蒜头哼哼两声,又道,

“这下总能服气了吧!”

小乙也学过这骨伤疗法,他砍来树枝,削成木板,给蒜头固定住双腿,又问他道,

“蒜头前辈,你从上边飞下来,是不是很过瘾?”

蒜头得意至极,笑道,

“那是那是!哇,这感觉还真是非同凡响!你可不知,从上边飞下来,越飞越快,真是太刺激了!不过我也知道,小命也快玩完啦!嘿嘿,还好我机智,把这大衣展开,倒是慢了不少。后来落在树上,摔到雪中,一路上也都是树枝,这才将我拦下。我知道双腿断了,突然困得很,于是睡着啦。等我醒来又见到你了,嘿嘿,你说神奇不神奇!”

小乙陪笑道,

“那是自然,你本身就是一个奇人!”

老头站在一旁,听二人说话。蒜头这才注意到他,只怕刚才被老头捏脸之时,神情还在恍惚。

“嘿嘿,这里怎么还有个老头!”

小乙回他道,

“这前辈在此处钓鱼,我们寻你寻得久了,来洞里歇息,倒打扰到他钓鱼了。”

蒜头嘻笑看着老头,问道,

“嘿嘿,这里竟然还能钓鱼?有没有钓到鱼呀?”

老头长袖一甩,轻笑道,

“这世上还没有我钓不到的鱼!”

蒜头哈哈大笑起来,连带那双腿都不停颤动,小乙怕他又伤着骨头,赶忙过来稳住。

“这鱼好不好吃呀,我肚子好饿啊!”

老头看蒜头刚醒,虽说不愿,却还是取了鱼蒌过来,

“啰,就只这些了,这两个臭小子吃了不少!”

蒜头接过蒌来,取出一条,在手中把玩一阵,

“嘻嘻,这鱼好看哦,还真舍不得吃掉!”

那鱼儿出了水,又被他玩了几下,眼看死掉,蒜头唔唔低吟两声,

“死掉就不好吃啦!”

他把鱼儿放入口中,大嚼起来,

“哎呀,还真是不错!若是再有些小酒就更好了!”

小乙笑着回他,

“蒜头前辈,莫不是这几日喝酒喝上瘾了?”

蒜头又吃一条,这才说道,

“这酒啊,啧啧,还真是……呦呦,老兄,你这酒来得正好啊!”

小乙回头一看,只见老头手中拿着一小壶酒,慢慢朝这边走来。小乙对他道,

“前辈,这里边到底还有多少东西,你莫不是把家都搬到了此处!”

老人不理他,过来把酒塞到蒜头手中。蒜头打开壶盖闻了闻,咕嘟咕嘟喝了一半,

“哎呀,这酒可以啊!老兄你哪里弄来的,快给我说说,我也去弄点回来喝!”

老头哼了一声,道,

“这酒可不是人人都能有那福气喝的,一年也只百十来斤。”

蒜头看小乙眼睛不离那酒,倒也大肚,

“嘿嘿,你个臭小子,这小小年纪便如此爱酒,罢了罢了,这一半,你给拿去喝掉,免得别人说我蒜头不够意思!”

老头换了副面容,对二人道,

“老兄还真如江湖传言一般,似仙人一般,今日有缘得见,也是我俩缘分,这酒就算是见面礼了!”

蒜头没个正形,双腿断了还嬉皮笑脸,回礼抱拳。老头又捡起他的鱼竿,对小乙说道,

“天就要黑了,他腿断不久,若是治得及时,或许也能恢复如初。快些带他下山去吧!”

小乙点点头,回他道,

“多谢前辈提醒,我这就带他下山。嗯,对了前辈,不知你是?”

老头摆摆手道,

“乡野老汉,不足挂齿,去吧,去吧!”

小乙知道他不愿表明身份,于是向他辞行,砍了些树枝将蒜头固定好,背下山去。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