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二 事出有因兵分两路,山回路转难入谜中

三二 事出有因兵分两路,山回路转难入谜中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蒜头前辈,你这么神啊!”

童陆手持烛火,忍不住问蒜头。

从山上下来的所有人都围在蒜头四周,小乙把经过告知于他们,众人连连称奇。“雪里行”心头终于放下,把准备好的吃食一口一口喂给蒜头吃。蒜头这胃口,足足让他喂了半个时辰。白青处理好蒜头双腿断骨,笑道,

“蒜头前辈,你难道一点都不痛?我弄了这么长时间,你竟然一下也没哼过!”

蒜头嘻嘻笑道,

“小青青医术好,我要叫出声来,怕你不敢弄了!嘿嘿,痛肯定是痛的呀,不过我喜欢笑啊,笑着笑着,也就不痛啦!”

白青竖起大拇指,赞道,

“蒜头前面,对你我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她站起身来,把大家伙往外推,

“你们啊,快些回去休息,这里有我们,一点事也没有!”

众人这才挨个回去,“雪里行”也一齐出去,又赶了回来,道,

“我都忘了这是我家!”

蒜头嘿嘿笑了起来,

“你小子差点把我给害死啊!”

“雪里行”一个劲的表示歉意,蒜头倒也大肚,让白青赶他出去休息。童陆找了个地方睡下,不住叹气,

“这还没入秋呢,就这般冷,这鬼天气,真是要人命!咱们啊,赶紧去成都,找个好吃好玩的地方,好生养养!”

蒜头也道,

“这到也是,我这几天可真是饿惨了!”

“雪里行”殷勤得很,问道,

“还有吃的,我再给你拿点过来!”

小乙赶忙拦住,道,

“可别让他吃太多了,你想,他吃得多,拉得也多,现如今这个样子,还不是要让我来帮忙!哈哈,你就先回屋歇着吧。我们在这屋里挤挤便是!”

“雪里行”拗不过小乙,只好听他的,

“有什么需要尽管叫我!”

小乙回道,

“知道啦,雪山派长门!”

“雪里行”听这称呼,倒是受用得很,慢慢退了出去,拉上门来。这“雪里行”家就在雪山之下不远,只两间房,这么多人,倒还真是有些拥挤了。不过,将就一晚也并无不可,待到明早寻个车马,若是快些,天黑之前便能到成都了。外边又下起雨来,只怕山上又是降大雪了。

转过天来,小乙四处去寻,只找到一辆马车,没有顶棚,是那种专门用于拉货的简易马车。童陆一看,直摇头道,

“这雨下得厉害,蒜头前辈坐这马车,不得把老腰给闪了么!”

蒜头看了看,笑道,

“嘿嘿,这车好玩,就坐它了!”

小乙回道,

“不如我还是再去远处找找,坐这车还真不太对劲。”

几人正说话间,从那山上下来百十来人。小乙几人出门观看,只见这些人统一装束,只顾行走,没有一人说话出声,看众人身板,也是极为结实,不似普通武人。这队人马之后跟着一顶实木轿子,没有任何装饰,完全由原木拼接而成。四人抬轿,满头大汗,这轿子的分量可想而知。

“小乙哥,你去寻马车时上去的,只这一小会儿便下山了,看这架势,轿里人只怕不是等闲!”

童陆在他耳边说话,却是让所有人都听了个正着。

轿子慢慢停了下来,轿夫大喘粗气,轿中人从木窗之中露出头来。小乙一看,惊道,

“前辈,怎会是你!”

轿中人正是雪洞钓鱼的老头,老头嘿嘿笑了起来,一颗门牙空了,真是有些滑稽。小乙没见过他这般笑过,觉得十分好玩,

“前辈,你这排场可真够大的!”

老头示意下轿,有人过来帮忙,把轿放了下来。他慢慢走下轿来,对小乙道,

“那断腿老头呢?让他坐我的轿子吧。这偏僻地方,哪儿再去寻这坐轿!”

小乙大喜,感谢他道,

“多谢前辈,我这就去抱他出来!”

小乙抱着蒜头出来,蒜头看那木头轿子,大喜道,

“哎呀,哎呀,好老头,你这轿子可真是厉害!快,快抱我上去!”

老头摸着下巴,向二人点头,小乙这才抱着蒜头上去。蒜头把坐在里边,很是神气,他把那木条帘子拉了下来,又再次打开,伸出头来,大笑起来,

“哎呀,这轿子好!真是好!好老头,你年纪这般大,不如和我一齐坐!”

小乙注意看诸位轿夫,人人脸色大变,他心道,这实木轿子只怕极重,单抬这空轿已十分费力,若是再加上两人,可得要了他们半年命。老头倒也知晓,朝蒜头哼了一声,道,

“我才不跟你一起坐呢!你自己小心着点,别贪玩耍,把骨头再弄断掉,那可就不好再治了!”

蒜头嬉皮笑脸道,

“老头别这么严肃嘛,多笑笑,也能多活个几十岁!”

老头被他这一说,脸拉得老长,又道,

“我肯定比你这臭老头活得长!哼!”

蒜头玩心大起,对外大喊,

“走啦走啦!”

轿夫看向老头,老头点头之后,这才又抬起轿来。蒜头一点也不安分,轿子不时左右摇摆,又有两人侧面扶住,这才没倒下来。老头对小乙道,

“你们都去成都么?”

小乙点点头,低声说道,

“是的,只是我还有些事情想要请教前辈。”

老头明白,道,

“咱们边走边说。”

小乙几人早就收拾好东西,便告辞“雪里行”众人。“雪里行”挽留不住,于是让众伙伴准备了好多当地特产,要给众人带上。小乙哪里能拿这许多,只挑了一些吃的,童陆倒是想拿,却是力不从心。前边蒜头的轿子走出好一段了,他叫停下来,回头大喊,

“你们还磨蹭什么啊!小乙,你莫非还想赖账?”

小乙几人这才启程,“雪里行”送了很远,临别之时对小乙说道,

“长老,你可经常回来看看哦!那酒,我们为你留着!”

“那咱们后会有期啦!保重保重!”

小乙几人向他挥手道别,一帮小孩目送众人离去,其中最小的那小山豆,又追了过来,送给白青一包山豆,这才罢了。

这雨虽然不大,却将山路弄得泥泞不堪。行得极慢,老头虽然年纪不小,却很精神,走起山路来,却比童陆之类强上太多。小乙陪在他身边,与他说话。

“前辈,你是何门何派?”

老头不答,只顾行路。小乙又道,

“不知是否知晓那三长老?”

老头突然停住脚步,转头看他,道,

“什么三长老?”

小乙回他,

“前辈,你相信我,我们绝对没有歹意。这三长老是我朋友的师傅,临别之时特意嘱咐我要去寻他。”

老头眯起眼来,他对小乙印象不坏,只道,

“你这三长老有甚特别之处?”

小乙知他在试探自己,于是说道,

“易容之术天下无双!也不知与你认识的那位有没有出入?”

老头长舒一口气,拉了一把小乙,二人走到前边去了,剩下几位体力不佳,被远远跟在后头。老头看只他二人,这才说话,

“这老三失踪好些年了,为何突然出现?”

小乙知晓的也并不太多,于是把在雅州城中发生的事,捡了个大概说给他听。老头长舒一口气,怒道,

“这老家伙,家中这么多事,却只顾自己玩乐!老都老了,还不正经!”

小乙奇怪,这老头与夕月师傅相比,只怕要差上好些岁数,称他老家伙,真是有些奇怪,小乙忍不住问他道,

“那三长老看起来,倒是没……”

老头冷冷看他一眼,道,

“没我这么老吧!他可比我要大上好几岁!哼!咦,咦,不对,不对,你刚才说有两波人去找他?”

小乙点头回道,

“对啊对啊,两波人,看样子不像是一伙的。”

老头思考片刻,说道,

“只怕要出事了!他们来接我,门中应该有大事要发生!得赶快回去!”

老头朝前方大喊道,

“小白眼儿狼,快些过来!”

一小童屁颠屁颠走了奔走过来,小乙看他脸上几处红肿,正是一个大巴掌印,不由问道,

“你这脸上是?”

小童小心翼翼扶住老头,向小乙尴尬一笑,不敢说话。老头却开了口,道,

“快去给我寻匹快马来!”

小童赶忙答应,飞快跑了出去。老头却依旧恨恨,

“早就说过别来烦我,定然是收了人家好处,这才透露我的行踪,可恶可恶!”

小乙心想,这小童只怕是老头贴身使唤,因而知晓他身在何处。这般大费周章的来寻老头,这老头地位应该不低。

不多时,小童骑马回来,手中还牵着另外一匹,不很神俊,却是那耐力极强的品种。来到近前数十步远,小童跳将下来,牵马过来。老头接过牵绳,飞身上马,身手当真了得。小乙心道,这老头年轻之时,也不知有多么英俊潇洒。老头回转马头,看着小乙,欲言又止。小乙大喊,

“前辈,不如让我与你一同前往,我还懂些武艺,或许能够帮上一些忙!”

老头摇摇头道,

“我门中之事,不需外人插手,你还是跟着你的小伙伴一起吧。来日方长,或许能有再见之时!”

老头骑马走远,蒜头又在轿中大喊大叫,说要让那老头带他一同骑马,可老头转眼便没了影。再看前方队伍,只留下抬轿及替换之人,其余人等排列整齐,向前狂奔起来。

小乙来到白青面前,对众人道,

“我想跟上去看看,不如你们先跟蒜头前辈去往成都,我办完事情就过来。”

白青问他,

“什么事情这么重要?还非得一个人去!”

小乙支支吾吾,说不清楚,童陆嘿嘿笑了起来,问道,

“小乙哥呀,莫非又是关于月儿的事?”

小乙偷看白青,只见她略微有些不喜,童陆不嫌事大,又道,

“咱们月儿的嘱咐,小乙哥当然会放在心上啰。哎,小乙哥,你去吧,青青就由我来保护了!”

白青一脚踩下,童陆轻巧躲过,嘿嘿大笑,

“咱们小青青又酸得不行啦!”

小乙一手拉住一人,解释道,

“我总觉得这事不简单,再加上这前辈也救了蒜头前辈,算是对咱们有恩,我看他如此焦急,只怕真是有了麻烦!”

辜炎一听,也道,

“我也去!我也能帮得上忙!”

小乙摇头对他讲,

“蒜头前辈腿断了,这么多人,还得靠你保护,咱们就约在葱头前辈指定的地方,我快去快回,绝计不会耽搁太长时间!”

白青死活不肯,道,

“你若非要去,也把我给带上!”

童陆不住叹气,

“哎,青青,你是怕小乙哥独自去会月儿吧!”

白青呸了一口唾沫,小乙还真未见过她这般,听她说来,

“陆陆你还是跟着蒜头前辈一起吧!”

童陆大笑起来,道,

“休想把我丢下!你看老头那模样,跟他一起去,定然有数不清的好吃好玩!”

小乙心知规劝不动,只好同意,

“辜炎哥,你带着小和尚,跟蒜头前辈先行一步,我们去去就来!”

辜炎也很想去,可他看了看小和尚圆心,蒜头又在前边叫唤,他没办法,只好点头答应,带着小和尚前面去了。小和尚早就想去成都,因而也没有任何意见,临走时又给三人做上几个鬼脸,嘻笑走开。

这百十来人的队伍,却是留下了不少行路痕迹,小乙三人虽然走得慢些,还是不至于跟丢。一路上山下山,顺水逆流,好不艰辛。再加上这雨下个没完,一连两日,全身上下湿成一片,苦不堪言。自离开辜炎等人,只走了半个时辰,童陆便一直喋喋不休,此时又在抱怨了,

“这破雨,还有这破老头,躲这么老远干嘛,我这细胳膊细腿的,哪经得住这般折腾!”

小乙看他累得很了,找了棵大树,三人树下躲雨歇息。

“你说他们放着大路不走,干嘛走这山路,真是要累死个人!”

小乙也觉奇怪,

“我也很好奇,真是想不通!”

童陆又道,

“这路绕来绕去,老头骑马当然不觉得累啦,到了地方,定要让他多备些好吃的!我这胃里啊,翻腾好长时间了,再不安抚安抚,可就要……”

话音未落,唰唰几声,小乙如临大敌,只见十余只羽箭齐齐刺入三人面前一步远处。若是稍有偏差,三人立时没命。小乙朝那羽箭来向看去,只见树丛之中隐约有些动静,不过仍旧看不清楚。他想,这些人只怕早就在此处埋伏,因而三人一点也未发现。进入了别人领地,自然要被警告一番。

“我们只是寻人,并无恶意,还请现身说话!”

小乙朝那方叫喊,好一会儿,那边方才有回话,

“这里是私人地界,还请速速离去!”

有人说话便好,小乙又道,

“我们是长老的朋友,还请通融通融!”

“什么长老?”

“三长老是我友人师傅,特来拜访!”

对方沉默下来,小乙心道果然没有来错地方,又接话道,

“三长老刚回不久,走得匆忙,落了些东西,我们这次过来,正好给他带过来。”

一阵沉默,小乙心想,这三长老失踪这许久,如今刚回,定然没有太多人知晓,他这么一说,倒还真能对上。又等片刻,对面走出一人,青衣装束,包裹严实,手持特制弓弩,走上前来,

“你们在此处稍等片刻,我派人禀报,若是属实,再请三位进去!”

小乙点头称是,

“多谢大哥!”

那人极冷,一句也不肯多说,向后比划了手势,马上有人往里去通报。又过小半个时辰,那人方才回来,大声说道,

“三长老说从未见过几人,让他们速速离去!”

刚一说完,二人便抬起手中弓弩,对准三人,

“还请三位快些下山,莫要让我等为难!”

小乙听得对面树丛一阵机械响动,只怕弓弩也都上好了弦,若是强入,就要将来人射死当场。更让小乙心惊的是,他们头顶大树上也有持弩之人,竟是一点也未曾发觉。

小乙身上尽湿,冷汗直冒。小乙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先退出去再说,若是硬来,自己都无法保全,又何谈保护白青童陆。三人慢慢原路返回,走了很远,这才停下说话。

“啧啧,小乙哥,这些人也真够厉害的!你说咱们若是不走,他们是不是真会拿那东西把我们射得满身窟窿?”

童陆好奇问道,又不住摇头。小乙回他道,

“若是强闯,只怕会的!看他们一切按部就班,一点没有道理可讲。”

童陆想了想,又道,

“你说月儿师傅为何不想见咱们,他定然是识得你的呀!”

童陆这月儿叫得亲热,小乙赶忙接话过来,

“我在想,他在这里地位如此之高,却实是有被利用的价值,若是真被人要挟,只怕也是不愿让我们只身犯险!所以,他越是如此,越是危险,我也更要去助他一臂之力!”

童陆点头道,

“小乙哥,你和我想得一样,只是钓鱼骑马的老头又是何人?还真是无法猜透!”

小乙想了想,又道,

“莫非老头也是个长老?他称夕月师傅老三,看来有同样地位!”

童陆又道,

“若真是这样,你竟和两位长老都有了交情,哎,那些小子还敢拦我们,看我不叫老头好好教训他们!”

小乙站起身来,看向远处,道,

“哎,有人过来了!小心一些!”

白青童陆贴到小乙身后,果见一人慌忙赶来,还未走到近前,便向这边不住招手,大声说道,

“小乙,小乙,长老让我接你们进去,他已经让人备下酒菜,快跟我来吧!”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老头身边的那小童,他脸上青红尚未消散,模样倒极可爱。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