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三 小友来聚二老相争,同门议事岂容旁听

三三 小友来聚二老相争,同门议事岂容旁听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嘿嘿,猜得不错,又是一个长老,哎,小乙哥,你的面子可大了去了!”

童陆忍不住说上一句。小乙回那小童话道,

“你们长老说有大事发生,不知?”

小童咧嘴笑笑,回道,

“哪有什么大事,我们回来,一切如常,只是多年不见人影的三长老回来了!大家也都很高兴。”

小乙看这小童爱说爱笑,不知是否因为常在老头身边,这才有些与众不同。他指了指那方,问道,

“我们真可以进去了?”

小童笑道,

“这是自然,快些跟我来吧!哎呀,我都忘了带几把伞出来,你们也真是,出门在外,竟然不多带把伞!……”

小童话太多,童陆累得很,也懒得去接他话,因而一路上,三人也只听他一人说话。路过那处关卡,还真就没有任何动静了,三人还是心有余悸,紧紧跟在那小童身后。

转过山来,便是一条小河,雨下了好些天,因而水势极大,漫到了岸上,几人都是踏水而行,反正都已经湿透,多踩踩水也没有什么要紧了。沿着河水走了许久,这才转入一处宽阔河谷。三人一见前方,大声惊叹,

“哇,这是什么东西?”

几人见那河岸不远,傍山一侧有一巨大半球建筑,下方十数根长木支撑,每一根都极粗,想来受力也是极大。巨堡外围散落着不少屋舍,屋舍之间还不时有人走动。那小童得意回道,

“这巨堡是我们……”

小童刚说半句,被人叫住,

“小臭驴蛋,你还不快点!”

那堡二层之上有一小窗,里边探出一个头来,正是那雪洞钓鱼的老头。老头叫唤一声,把头缩了进去。

小童朝三人吐了吐舌头,又道,

“咱们快些,长老怒了!”

几人一同走到堡下,寻得一个笼子,铜铁制成,有锁链拴在顶部,一见便知是何用途。进到笼中,小童在笼上敲打几下,铁索绷紧,慢慢将笼子拉了上去。

“嘿嘿,像个牢笼哟!”

童陆笑道。小乙回他,

“陆陆,你还没坐过牢吧,什么时候也去坐坐才是!”

童陆又道,

“嘿嘿,那我也得把你拉上才是!”

只是片刻,便上到了第二层。这一层极宽,有巨大的议事厅,再从旁边小道过去,绕了几个小弯,这才来到一处房间。房门微启,小童上前敲门,

“长老,人我给带来了,就在门外。”

老头声音响起,

“进来吧。”

小童轻轻推开门来,小乙三人前后脚进入房中。只见这屋是间卧室,虽然不大,却很精致,皆由那实木制成,一进到屋里,尽是那木质香味,好不清新。

“前辈,你这长老面子可真大呀!”

老头嘿嘿笑了一声,道,

“就这点还有点作用!”

老头给小童使眼色,小童赶紧忙去,先取了几只木凳子过来,让三人坐下,又拿了干净衣衫过来。老头说道,

“隔壁空着,去那边换了过来!”

小乙三人受了这几天罪,赶忙挨个换了衣服过来。小乙对老头道,

“前辈,这堡也真够厉害的,从外边看已然如此巨大,进到里边,更是宽广,当真是个神迹!”

老头哼了一声,回道,

“用了百年才建起的巨堡,当然不是凡物!”

几人说话,小童在旁倒水服侍,非常热心。正聊那老头最喜的钓鱼之事,门外有人大声怒喝,

“你个老杂碎,怎么把他们带过来了!”

小乙回头一看,又是熟人,他脱口而出,

“师傅!”

本是夕月师傅,他这般叫来,那人却也没甚不适。

“哼!”

小童眼尖,早已安放好了凳子,可这夕月师傅却不坐下,指着钓鱼老头大声叫唤,

“我刚让人赶他们出去,你却又把他们叫来,是不是存心和我不对付!”

老头也站起来,大声回他,道,

“小乙说他认识你,还是他朋友的师傅,你们不也认识的嘛!更何况,他们也是我的小友,我怎的就不能请他们过来坐坐!”

夕月师傅又道,

“我说不行就不行,我比你大,你就得听我的!”

老头不服气,回他,

“你也就比我大个半月,算个屁啊!一走就是十多年,现在又来跟我讲年岁,你还要不要脸!”

夕月师傅又道,

“大一个时辰也是大,反正你得听我的!”

老头闷哼两声,道,

“我才懒得跟你扯,反正他们现在已经过来,你还非要赶他们走?他们是我的客人,你给我注意点!”

二人吵闹在一处,白青面无表情,不发一言,童陆看个稀奇,望来望去,小童更是不敢说话,也只小乙两边劝慰,好一番说道,二人也是吵累了,这才停下,喝口清水。小乙长舒一口气,开口问道,

“师傅,你为何要赶我们出去?”

夕月师傅用鼻子喷了一口气,道,

“这门中已经够多事了,你们再来,徒增麻烦!”

他喝了一口水,问小乙道,

“对了,还没问你,月儿现在怎么样了?”

小乙答不上来,他怒气上涌,脸色泛红,站起身来,喝道,

“你个没良心的,月儿这般对你,你却不辞而别?!”

小乙急忙摆手道,

“没有没有,我们只是突然有些急事,这才没有回去。是月儿,是月儿让我来寻你,再去向她报个平安。”

夕月师傅咬牙道,

“我还用不着你来保护!”

那老头带笑不笑,插话进来,

“那月儿长得如何,和这小姑娘可有一比?”

夕月师傅当然觉得夕月好,

“当然月儿懂事好看!”

白青脸色不太好看,小乙好生尴尬,只道,

“她们不一样,不一样的!”

老头哈哈大笑起来,道,

“没看出来,你小子倒是艳福不浅啊!这小姑娘白白静静的,长得乖巧,我倒真想看看月儿长甚模样了。”

夕月师傅又转向老头,道,

“月儿岂是你想看就能看的?”

老头也不气恼,回道,

“你是怕家里事牵连到他们吧!你别再这吆五喝六的了,咱们心里明镜似的,还是少说些话,省点力气吧!还有,咱们再不济,护着这三个娃娃应该还不是什么难事!”

夕月师傅不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喝水,这屋里一时安静下来,弄得三人都有些不太自在。童陆看气氛不太对劲,只好开口说话,

“两位长老,我听说已经备好吃的,咱们不如边吃边聊?”

那老头一拍大腿,道,

“哎呀,你个小崽子,又不提醒我!”

小童大惊,回他道,

“我这就去看看好了没有!”

老头喊住他道,

“我们自己过去就是!”

他站起身来,对小乙三人道,

“这一路吃了不少苦吧,先吃饱喝足,睡上一觉,明日我再带你们去钓鱼!你可别小看这小河,鱼可是极多的!”

他瞅了夕月师傅一眼,慢慢说道,

“老三,你若不忙,也一起过来!”

小乙看夕月师傅坐住不动,他俯身道,

“师傅,咱们一起吧,还有好多事情想要请教你呢!”

他扶起夕月师傅,半推着他出了门。小童在前带路,众人经过议事厅,来到旁边一处小屋之内,那里有两张小桌,小童取了一张过来摆上,从桌面下方又翻起面子,小桌一下增大一倍,三人都觉神奇。小童动作麻利,进进出出端入十来样菜品,每样分量不多,却很精致。老头取来一小小土坛,装有酒水,也已温好,他给其余四人倒上,说道,

“来,先喝上一杯,这酒是我从成都大名鼎鼎的楼外楼带来,已经存放十好几来年了!快来尝尝!”

小乙抿了一口,只觉酒水甘醇,酒味绵长,他也曾品过许多好酒,这也只能算是普普通通、中规中矩,可这酒又极特殊,喝过酒之后,其他众多好酒是何滋味,也都慢慢模糊,当真神奇。

“长老,这酒,又普通,又极不普通,真是很难说清这其中滋味!”

老头看起来不像是懂酒之人,回道,

“听说这酒在楼外楼一年也只百十来坛,可不易得,我也是花了大价钱才买来,嘿嘿,偶尔装上一装,也是不错哟!”

小乙点点头,道,

“这楼外楼有点意思,嗯,以后定要去看看!”

几人吃喝,地方虽小,也还算惬意。小乙问二人道,

“两位长老,你们平时都在此处吃饭?”

老头点点头道,

“这里自在一些,为了让我们这些老家伙吃得舒心,也很少有人过来打扰。”

小童给倒上酒水,端着酒壶立在一边,想说几句又不敢出声,模样十分可爱。正说话间,外边有脚步声传来,老头双眉立起,有些不悦,

“怎的这么不懂事!”

小童闻言,赶忙出去探听情况,不多时便回,

“长老,几位当家都来了,门中要紧的执事也全都到齐,这,这……”

小童有些疑惑,又有些担心,全都印在了脸上。老头看着夕月师傅,道,

“难道时候到了?”

夕月师傅微微摇头,回他,

“我俩起不了什么作用,也就只能看看罢了。”

二人难得如此融洽,小乙几人却是心事重重。夕月师傅对三人说道,

“你们先回避一下,我们外边看看。若是真出了事,小毛儿,你带着他们三人出去。”

那小童抿嘴点头。小乙回道,

“师傅,有何大事发生?若是有需要,我也可以助上一份力啊!”

夕月师傅摇头道,

“自己家事,你还是不管为妙,更何况,咱们也没那能力改变什么。”

小乙头顶疑云丛生,还要再言,两人都是沉默以对,便不好再说些什么了。小童留下,陪着三人,二人一同出去,听得外边众人齐喊,

“三长老好,四长老好!”

三人趴在门边,向外张望,可小童死死拉住门栓,低声说道,

“可千万不要出去,会惹麻烦的!那时,长老都不一定能保住你们!”

小乙三人放开了些,静静听那外边动静。众人叫了“长老好”之后,好一段时间的沉寂,真是那大战之前的清静,令人十分不安。良久,这才有一人粗声粗气说话,

“今日招集大家前来,只为告知大家一事。”

众人依旧沉默,不发一言,那人又道,

“老祖宗这阵子身子渐弱,随时都有可能撒手人寰,咱们是得为门中考虑考虑了!”

另有一人说话,

“你这就已经等不及了?老祖宗尚且康健,哪能轮得到你来指手画脚!咱们今日奉命前来,只怕也是你假传的消息!”

那人也不气恼,回道,

“两位长老都在,你们大可问下,老祖宗是否已经……”

“二位长老,你们说说,老祖宗是否?”

小乙听得那老头,也就是那四长老的声音响起,

“老祖宗确实已经,哎,只怕时日无多了!”

一阵低沉悲音传来,连小乙几人也都觉得难过。夕月师傅也开了口,

“这些日子我一直陪在老祖宗身边,她,哎,只怕也就在这一两天了!”

之前开口那人又问,

“老祖宗虽然已经过了百岁,但身子骨始终强健,为何会突然出现不适,这次召集大家过来,是否真是她老人家的意思?”

夕月师傅回他道,

“我认真查过,并非中毒或是其他,只怕也真是太老了,不过我不精医道,也只略懂一些!至于让大家过来,也确实是她的意思。”

听他这般说话,众人虽然起疑,却也不好再说些什么。那粗犷声音再次响起,

“找人去看看老祖宗,若是她还能有意识,便带过来,大家也好趁她还活着,向她多磕几个头。”

吩咐之后,便有人去了,一人开口阻拦。四长老开口道,

“我不管事已经好些年了,这一上八十,整个人身子也不行了,每日钓鱼,倒也舒心,能够安度余生就很不错。门中事务,也着实不用再问我这糟老头的,这老三啊,他也一样,不过他不喜欢钓鱼,所以我们还是玩不到一处。以后门中的事,你们互相担待,礼让几分,我们也就安心了。”

小乙一听这话,心道夕月师傅也已经八十以上,难怪只喝一点小酒便醉倒不行,虽然面容看不出年岁,身子却是骗不了人。令他更惊心的是,众人口中那老祖宗早已过百,这“老祖宗”的称号倒也合适的很。

“哎哟!”

童陆腿脚发麻,那小童双手也放松下来,这不,正好把门撞开,童陆翻了个跟头,跌倒出去。众人齐齐向他看来,小乙没法,只好硬着头皮上去将他扶起。童陆将手举至脸侧,微微苦笑道,

“你们好啊!你们继续,继续!”

二人慢慢转头回去,那粗矿声音叫住二人道,

“哪来的小子,给我站住!”

二人停下脚步,又转了回来,白青跑到二人中间,小童则是滚了出来,趴在地上,对那人道,

“大掌柜,这,这是长老们的小友,他们……”

小乙看清那人模样,只觉如他声音那般,长得十分粗狂,与这一厅众人大有差别。他头发散乱,用一条一指宽细长蓝色布条,在头上绕了一圈,简单固定住。他鼻头宽大,旁边有几点小痣,由于肤色较黑,倒也不太能够看出。眼神深邃,舌尖微吐,应该是刚刮过胡子,可又已然冒出几根胡渣。

“偷听门中议事,是何居心!长老,你们说说看!”

夕月师傅脸都绿了,回他道,

“我们虽然老了,还不能有几个小友?再说,他们只是在里边吃饭,又岂能威胁到你?”

那人轻笑几声,道,

“唐门在蜀中扎根数百年,若非事事小心,哪能有如此盛景?长老说这话,可不太合适!”

他伸出两指,轻轻往前一拨,马上有人上前将小乙几人围住,小乙见得众弟子手持精致箭弩,这类武器他早见识过了,也知它的厉害。

“狗杂碎!用得着如此大惊小怪么!”

四长老张开手臂,过来护在三人身前,他大怒道,

“有这闲功夫,不如多做些实事!我今日就护着他们了,我看你能把老子怎样!”

四长老白发飘逸,倒似神仙一般。小乙心道这唐门实乃蜀中第一,以那门风森严闻名于世,三人误打误撞来到这里,他当然也不能当那缩头乌龟,站了出来,道,

“大掌柜,我们无意干涉你门中之事,今日只是长老相邀,这才过来相聚,绝对没有任何非常意图。”

那大掌柜大笑起来,道,

“老人家头昏眼花,总是容易受人蒙蔽,来人,速速拿下,好生审他一审!若真是清白,自会还你们公道!”

话音刚落,众弟子上前捉拿,夕月师傅大喊一声,道,

“怎的!我们两个老头子,加在一起也护他们不住?”

站在前头的几位不发一言,毕竟小乙三人确是外人,门中人议事,有这外人在,确实不太合适。有人开了口,对两位长老道,

“长老,他们毕竟是外人,咱们也不会对他们动粗,切莫因为这几个小子伤了自家和气!”

两位长老不服,怒气上涌,四长老大喊出来,

“哼,老了就不中用了?亏得还叫上一声长老,真是太过丢人,这长老,老子不做也罢!”

夕月师傅也附和道,

“好,好,把我们一齐抓了才好!”

小乙心知他二人这般相护,只怕更多是想跟那大掌柜抗衡,在众弟子面前表露态度,可这没了权势,又如何能够服众!

众弟子看他二人架势,也是不敢轻举妄动,正犹豫间,那大掌柜眼看就要撕破脸皮,却听得一老妪嗓音响起,

“好热闹啊!”

“老祖宗!”

有人叫唤了一声,紧接着众人齐齐转身跪倒,喊出声来,

“老祖宗!”

小乙见得两位女子推着一个木质轮椅出来,椅上老太咳嗽一声,回道,

“奇怪吧,我还没死呢!”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