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四 百岁福寿自带威严,老少无间谈笑风生

三四 百岁福寿自带威严,老少无间谈笑风生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老祖宗!”

那大掌柜跪在最前边向老太请安。小乙看那老太虽然满头白发,皱纹极深,却也脸色红润,格外精神,老太摸了摸轮椅,掠过那大掌柜,来到两位长老面前,道,

“你俩真是老不死了,跟年轻人叫个什么劲,大老远就听到你们叫唤,还以为是小孩子么!”

四长老低下头来,回道,

“老姑,你说的是!”

夕月师傅也回话道,

“我们知道错了。”

“老祖宗”一来,这厅里气氛完全变了个样,小乙三人不知所措,只眼睁睁看她把手伸了过来,

“你这小子好像在哪里见过!哎,我年纪大了,眼睛花了,也老是犯糊涂。你们是好孩子,别怕。”

小乙三人只觉这“老祖宗”十分和蔼可亲,对这唐门也平添不少好感。“老祖宗”让侍女回转轮椅,又回到那大掌柜面前,她忽然拉下脸来,愤怒至极,

“你当我死了不是!”

那大掌柜哪里还有之前嚣张气焰,把脸直直贴在地上,急声回话,

“老祖宗,显儿并无此意,只是这外人……”

还未说完,那“老祖宗”换了副冷俊面孔,又道,

“说得好听!这些日子,你有多少动作,我可是心知肚明,你就这么等不及了?我这翠玉指环,还没到送人的时候!”

“老祖宗”说这话,底气十足,哪里像个百岁老人,众人听她言语,也都敬服。大掌柜趴在地上,再不敢言语。

“你们都回去吧,一切照旧便是,我这里一时半会,哼,还死不了!除了这几个,都回去吧!”

老祖宗向前一指,其余众人请辞告退,厅内只剩下十余人。那大掌柜依旧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起来吧,别跪了!”

有人上前将他扶起,对着“老祖宗”笑道,

“老祖宗,你消消气,大哥也是为咱门中着想,确实有些着急了!”

“老祖宗”从侍女手中取过一枝金竹小棍,翻手便打在那大掌柜身上,

“你四处耀武扬威,真是对我唐门着想?我身子不适,便没插手门中事务,怎料被你这么一闹,只怕在这蜀中已然结下了不少仇怨!”

大掌柜辩解道,

“老祖宗这可冤枉我了,我们去往各门各派,也是为了多多结交,以后江湖商路走动,也多个朋友不是!”

“老祖宗”轻笑一声,又道,

“这小老三是你找回来的吧,怎么问他都不说,可是有甚把柄抓在你手中?”

小乙心想,莫非是以夕月作为要挟,若真如此,夕月一家只怕随时会有危险,这唐门如此势力,那日夕府发生的诸事,也就能够说通了。

“老祖宗,大大的冤枉,我好容易才找到三长老,把他接回来,正好在家中颐养天年。”

“老祖宗”摇摇头,道,

“你怎变得这般油腔滑调!你啊,年纪也不算大,我这位子也迟早是你的!哦,对了,你今年多少岁了?”

大掌柜回话,

“回老祖宗话,显儿今年五十有六了!”

小乙看这大掌柜,以为只是四十上下,没想已然年过半百,再看老祖宗,二人只怕也是差了两三辈。

“哦,都这么大了啊,你爹在时,你才多大呀!”

大掌柜回话,

“爹走时,显儿二十有六,刚好三十年!”

“老祖宗”双手扶头,道,

“老了老了,不记事了!”

她转过头来看着小乙,疑惑问道,

“咦,你们是?是我唐家人?怎的从未见过?”

小乙知她犯了糊涂,回话道,

“老祖宗,我们是来寻三长老的,三长老是我好友师傅,知晓他安全便好了。”

“老祖宗”回道,

“咦,小老三竟然还有弟子?真是奇怪了!”

小乙不知她为何这般说话,她看了看童陆又望了望白青,道,

“这两个丫头长得是满好!”

白青噗嗤笑出声来,回她道,

“老祖宗,他可是男的哟!”

童陆难得没有开口,“老祖宗”呵呵笑了两声,又道,

“我这老眼看不清了,哎,我回去休息了,你们啊,该干嘛干嘛去!咦,小老四,你那里好像还藏了不少好酒,去取来给大家尝尝吧!”

四长老说好,众人跪下送行,待到再无一点声响,一人长叹一声,说道,

“啧啧啧,老祖宗虽然头脑有些不大清楚,看起来倒也没甚大事啊,大哥,你再多等上两年吧!嘿嘿,四老爷,你那好酒?”

说话那人嘻皮笑脸,扒在大掌柜肩头看着四长老。

“老祖宗在这时,也没见你敢多说两句。哼,还惦记着我的酒!你不知道十年前就已经被你们喝完了么!老祖宗记不住,你也健忘了?”

小乙心头起疑,这“老祖宗”一人在上,两位长老在下,再往下一辈,却是没见一人,莫非多年前也发生过什么大事,这才断了一代。

“四老爷,这三个小娃娃是你带回来的?”

四长老回道,

“哼!我就不能带人回来?”

又有人道,

“哎呀,四老爷,老大,老五,你们就别再说啦,咱们难得聚在一处,好好吃喝一顿才是正事!”

那六七人齐齐走上前来,小乙能看出大掌柜与两人有些不太对付,只是碍于情面,这才不至于撕破脸皮来。几人叫来酒菜,就在这厅中摆开,虽然都是些普通菜式,众人却是喝得极为爽利,之前严肃神情,伴着酒水再也不见。

小乙虽然与众人都不相熟,却也被灌了好些酒,他喝得晕头转向,还好有白青在旁照顾,这才不至于被喝翻当场。再次醒来之时,已是日上三竿。童陆睡得更死,直到正午时分这才醒转过来。白青弄了些醒酒药给二人服下,好长时间,才恢复过来。童陆抱着头,低在床边,问道,

“那些人怎么这般能喝?”

白青笑笑,回道,

“听他们的醉话,说是一年到头,也只有一两次这等机会,若不多喝一点,那可太不值了!嘻嘻,不过他们也真是够海量的,足足喝了一夜,今日一早方才散去!小乙哥,我以为你的酒量已经极好了,可跟他们比起来,真是差了太多太多!”

小乙深吸几口气,又道,

“两位长老呢?他们不会也被灌醉了吧!”

白青回道,

“吃了几口,二人便吵闹着走开了!说是要去比谁钓鱼钓得多,嘿嘿,大晚上的,钓什么鱼,就是找个借口溜走罢了!小乙哥,你不会也喝多了吧?这都记不住!”

小乙仔细想想,确实没什么印象,索性也就不去想了。童陆折腾了好一会,又开了口,道,

“你们有没有觉得奇怪?”

小乙点点头,回他,

“是有一些,可又不知在哪里出了问题!”

童陆又道,

“我觉得老祖宗不太对劲,那大掌柜有些奇怪,不过有人更是让人琢磨不透!”

小乙点点头道,

“你们说,夕月家后边来的一波,是谁的手下?”

白青一听夕月名字,浑身的不自在,小乙说完赶忙闭嘴。童陆出来解围,道,

“猜不出来,不过与大掌柜只怕不是一路,虽然表面和善,只怕也不是那善茬!”

白青摇头道,

“陆陆,你这人心思要不要这么多,无论是谁,到了你的眼中,都变得充满诡计阴谋!”

童陆笑了笑,回道,

“青青,你还是太单纯了!好吧,不说这了。咱们还要在这里待多久?总觉得这里的人古板得很,一点儿都不好玩。咱们不如早些下山,去成都好吃好喝,还能找蒜头前辈耍呢!”

小乙回道,

“既然夕……她师傅没事,那咱们就告辞吧,到成都后寻人带个信去给她……就是了!”

小乙听得有人过来,在门上敲了三下,

“几位休息好没,老祖宗有请!”

三人不防还有此一出,打开门来,只见那小童趴在门上,朝里边张望,这门往外一推,差点把他推坐在地上,他见三人出来,欢喜道,

“快些,快些!老祖宗有请!哎呀,老祖宗可不经常见人呢!你们呀,真是好运啊!”

童陆走到他面前,笑道,

“你是小毛儿吧,嘿嘿,名字好听得很哟!”

小童嘿嘿笑起来,道,

“还好还好,快些过去吧,别让老祖宗等急了!”

三人跟他一齐过去,坐铁笼再往上一层,然后换作侍女带入里边。小童在后边招手,只在铁笼旁边守候,三人随那侍女进去,转过几处过道,这才来到一处小厅。这里各处都是实木制成,连那盆中的花儿样也是一样,倒是精致得很。“老祖宗”闭眼坐在窗边,直到三人走到近前,这才开口说话,

“你俩先下去吧!”

两位侍女虽然犹豫,却还是退了下去,把那厅帘也给放了下来,帘上木块相撞,发出沉闷之音,虽不动听,却让人十分舒服。

“老祖宗,你叫我们过来,是有什么事么?”

小乙问“老祖宗”,她却不急不忙道,

“你们先坐下,对了,这桌上的蔬果都是木雕,可吃不得哦!”

小乙这才仔细看来,确是木雕无疑,这巧匠也当真了得!

“听说你们从大理过来,一路倒很辛苦吧!”

童陆弹腿玩,白青托腮看,只有小乙一本正经回话,

“是啊,老祖宗,我们走了好长时间,也遇到好多奇人奇事,当真有趣得很!”

“老祖宗”点点头道,

“本来要把你这黑棍子收下,可看你这般实在,也定然没有歹念。你呀,还是放松一些才好话说!”

小乙点点头,放松下来,“老祖宗”又道,

“小乙对吧!我年轻时也曾去过大理国,在那里待过两年,嗯,风光确实是极美。对了,那苍山洱海,哎,真是美的不像样子,也不知道现如今有没有变了模样!”

小乙回道,

“苍山洱海,百年如一,定是没有什么变化的!老祖宗若是想,随时都能再去看看!”

“老祖宗”轻笑一声,又道,

“还有还有,那大理还有个蝴蝶谷,不知你知不知晓?”

小乙点头道,

“确实有的,那里蝴蝶漫天飞舞,当真神奇,我们也只闲来无事,去看过一次。”

“老祖宗”只怕是想起年少时的情景,竟是有些多愁善感起来,

“还有,还有好些峻山险峰!我年轻时啊,就喜欢爬山玩耍,那扇子峰啊,险得很,这么多年了,也没听说有人上去过!哎,都是年轻时候不注意,这年纪大了,腿脚也不太利索了!”

白青笑着回她,道,

“老祖宗,我略通一点医术,稍后为你看看,即便治不得,却也能缓和一下的!”

“老祖宗”笑得很是开心,又道,

“这娃娃长得好乖,小乙啊,你真是好福气哟!不过,那月儿又该如何?”

小乙“呃”了一声,偷看白青,白青瞪回,他赶忙侧过身来。

“没事没事,算你小子艳福!”

老祖宗手执的小花掉落下来,小乙帮她拾起,一看,竟是一朵木质荷花。

“咦,老祖宗,你喜欢荷花么?”

“老祖宗”回道,

“最喜荷花,从未变过,哎,好些年没见过那荷叶满塘,花开富贵了!只是我们这儿没有那样奇景,我这身子骨啊,也经不住折腾了。”

小乙笑道,

“我们过来,有一处荷花景致极美,而且每年都有荷花节,热闹极了!”

“老祖宗”来了兴致,又问,

“不知是何地方?”

小乙回她道,

“那地方名叫草海,荷花极多,我们过来之时,刚好赶上了荷花节,真是好玩得很!”

“老祖宗”若有所思,轻叹道,

“草海,草海,嗯,待我身子骨好些,定要过去看看!”

小乙笑着道,

“那草海边上,还有甜姓一家,他们酿的酒,取名甜心,人酒同名,当真有趣!那酒呀,蜜一般,甜美极了!”

看得出“老祖宗”有些动容,

“甜心,甜心,听着都甜啊!哎,听得我都馋了!”

小乙又道,

“老祖宗若想喝这一口,大可托人买来一些,这酒不可久放,刚制成时最好了!”

“老祖宗”心情不错,大笑起来,

“照你这样说,我还得亲自去一趟才行?哈哈,好,好,我把这手头事情放下,就过去走上一遭!”

小乙回道,

“这当然最好啦!甜老虽然去了,但甜心娶了亲,日子也是过得甜蜜!”

“老祖宗”面色红润起来,又问小乙道,

“你可认识那建昌府姓洪的小子?”

“可是那洪大人?”

“老祖宗”点点头,小乙回道,

“见过几面,但是没有什么交情,老祖宗也认得他?”

“他娘是我的近侍,后来出了谷去,嫁给姓洪的人家,这才有了他!哎,这人啊,几十年没见过了,不过她这儿子,倒也还算争气,成了有头有脸的人物!”

小乙道,

“老祖宗真是见多识广!”

“老祖宗”叹道,

“活得久了,自然知道的东西多。对了,你们过来,是否遇到过危险?”

小乙点头道,

“确实是有的,我也曾受过一次重伤,其余小伤也是不少,不过行走江湖,这也难免。”

“老祖宗”看着小乙三人,又道,

“你一人也罢,还要带上他们,让他们也跟你一同受苦么,真是的!”

童陆一直在观察“老祖宗”,这时才回话道,

“老祖宗,有危险时,我们就躲得远远的,哪里能够被人伤到,嘿嘿,好些次力挽狂澜,还都是我们的功劳呢!”

“老祖宗”笑得厉害些,却是咳嗽起来,白青欲要上前看看,却被她拒绝,

“没关系,老毛病了,没法治,不用看的!你们啊,时刻要小心,若是遇到了麻烦,便找我门中人,定会得到全力相助。”

童陆回道,

“老祖宗,你这也太过客气了,我们刚来一日,就能享受如此待遇,当真受不得啊!”

几人随意回答起来,大都说些风景民俗之类,也算是相谈甚欢了。好长时间,“老祖宗”看起来有些疲惫,她挺了挺腰,对三人说道,

“好了好了,我累了,你们陪我说话,也辛苦了,赶紧下去吃补一下!”

“老祖宗”唤来两位侍女,小乙三人这才告辞出去。小童一直等在那边,看到三人回来,喜笑颜开问道,

“怎么样,老祖宗是不是很开心?!”

小乙点点头,那小童正要大喊,又赶忙收住,轻声道,

“老祖宗高兴,你们呀,有得乐喽!”

童陆这时方才来了兴趣,

“怎么说,难不成还要赏我们些金银首饰?”

小童咽了口唾沫,回道,

“也有可能不止这些哟!”

三人回到房内,小童便去张罗酒菜,童陆关上门来,轻声对二人说话,

“你们有没有觉得不太对劲?”

小乙轻轻摇头,白青也答不出来,童陆又道,

“我们刚来,就有这般待遇,不觉得奇怪么?老祖宗就这么放心我们?难道只是因为两位长老的面子?哎!想不通啊!”

白青皱眉回他道,

“陆陆,老祖宗很健谈,我觉得她就是位普通老人家,哪里有什么奇怪之处!”

童陆摇摇头道,

“你们啊,还是太年轻了!我之前一直在观察,想要找出一些蛛丝马迹。从你们的对话之中,能察觉有些不对,但又想不通是在什么地方有问题!”

小乙道,

“我同意白青的看法,老祖宗就是见识胆识比常人高上许多,除此之外,真没多少特别地方!”

童陆又道,

“好吧,既然这样,那我也无话可说了。见过老祖宗后,我更觉得这唐门很快就会有大事发生,咱们现在如何,是走呢还是留下?”

小乙有些摇摆不定,好一会方道,

“不如,咱们再去找两位长老商量一下?”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